石心哑娘子 终章
  知道身为主人是要带头走,任守一便不断对着沈蔓娘身边的丫鬟一次又一次的嘱咐,「记得,别让夫人走快了,身边都要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着,前头得先让小丫鬟走过一次,有雪有水的地方可不能走,还有……」
  「好了!她们都知道了!」沈蔓娘无奈的看着他,不得不自己出声打断。
  老实说,现在除非他自己在她身边,要不然他就是这样紧张兮兮的模样,让她是又甜蜜又好笑。
  她又不是纸糊的,有必要那样紧张吗?!不过就是怀个孩子而已。
  任守一停了话,看着身边已经忍不住笑出来的家人,脸皮厚的转过头,想当作无事,却又忍不住转过头,上上下下看了一眼,确定没有问题了才转身离开。
  众人都忍不住侧头掩脸偷笑,只有任老爷和任夫人仗着辈分大,毫不客气就大笑出声,让厚脸皮的某人,脸上也浮了淡淡的一层红晕。
  几个男人们和任夫人走在前头,任宝珠却有意慢慢落后,跟沈蔓娘走在一起。
  她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她明明穿了一身的素衣,却依旧显得神色娇媚又充满幸福的面容,再想到刚刚看见这夫妻俩的打闹,和大哥那紧张兮兮的关心,心中顿时有百般的滋味萦绕。
  前些日子其实她也曾巧遇大哥夫妻俩上街,看到两人相处的样子,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那英气挺拔的大哥在大嫂面前简直就像个丑角一样,不是又采花又唱戏,就是说说笑笑逗大嫂笑,再不就是买些小东西讨好大嫂。
  她当时完全不解又有些为大哥不平,为什么要做到这地步?直到她看到大嫂仅只是浅浅一笑,大哥也会同时露出那种像是幸福到傻了似的表情,她才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真是一个锅配一个盖。

  那样的气氛让她甚至不敢上前打招呼,反倒默默的转身离去。
  想到自己之前对大嫂的种种厌恶和说过的难听话,她又忍不住侧头看着身边的女子,脸上依旧是淡淡的,没有任何对她的厌恶,对她就像是一般亲戚家里的女眷一般。
  终于,任宝珠停下了脚步,并深深的向沈蔓娘行了一个礼。
  沈蔓娘有些意外,连忙停下脚步,并且揽了她一把,「别!怎么突然行此大礼?」
  任宝珠还是坚持要把礼行完,沈蔓娘虽然不知道她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改变,但还是静静的看着她,等她说明缘由。
  「大嫂,之前那平妻的事情……是我和娘错了!」她嗫嚅的说着,脸却抬不起来,只因她一想到自己那时候说的话就羞愧不已。
  嫁了人之后,她也成熟了不少,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夫婿虽说对她不错,却也左一个通房右一个姨娘的时候,她心中满是嫉妒就会想起那时候自己说的话——不让夫君纳平妻贵妾就是不贤慧!就是妒妇!
  这些话,她那时候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呢?!任宝珠再次觉得自己以前真是不懂事,傻得可怕。
  沈蔓娘这些日子虽然都住在庄园里,但对于任家众人的事情也不是不清楚,夫君多多少少透露了这小姑在夫家其实没那么好过。
  她本就不是会因为那些事情而记仇的人,便轻轻道:「没事,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你们都想着他好,我自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条件,你们那时候会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她们都想对他好,也想给他最好的,谁知道一些意外巧合却让她这个出身不好、家里也帮不上他忙的庶女成了他的妻,他的家人就是有再多不满也是应该的。
  任宝珠见她一点也没有怪罪的样子,心中更是愧疚不己,连连说着「嫂子对不起」之类的话,沈蔓娘没法子,只好把眼神看向从刚刚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的任守一求救。
  任守一本来就是一步三回头的走着,才刚刚注意到自家娘子跟小妹没跟上来,就直接旋回来来寻人,当然也就听见了刚刚义妹说的那些话,本来是怕她又说了些什么来欺侮自己娘子,他才回来的,在听她说的话后,他反倒不好出面了,只得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
  谁知道任宝珠却突然道歉不停,自家娘子本就是个心软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人了,这求救的眼神一扫过来,他自然连忙站出来帮忙。
  「好了好了!说这些做什么,你嫂子都说不计较了,还说这些做什么计这不是存心让她过意不去吗?你嫂子现在有身孕,可不能操半点心呢!」
  说来说去,最后还硬要扯一下她根本还看不出来的肚子,让沈蔓娘实在有些无语。
  任宝珠一抬头,听见大哥调侃她,忍不住眼里泛着泪,哽咽说着,「大哥,你总算愿意和我说话了!」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大哥见到她都像是见了陌生人一样,连声招呼都不打,可让她难过了许久。
  「好了好了!你也都成婚了,还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任守一站到妻子身边,看着她又哭又笑的,忍不住打趣。
  「好了!哭什么?!你嫂子原谅你了没?」说话的是跟着儿子绕回来的任老爷和任夫人。
  任夫人见了这情景,自然是明白女儿说了什么,她轻叹了口气,上前牵住沈蔓娘的手。
  「蔓娘啊!前些日子是我糊涂了,你也不要和我见怪,以后生了孩子多多回府里走走吧!」任夫人说着,还把自己手上的一个独子拔下来替她戴上,「这是我给守一媳妇准备的镯子,收了这许久,终于戴到你手上了。」
  这镯子是那时候新人敬茶的时候就备下的,只是后来这一连串的事情,加上他们那时候分府别居,让她一直没机会把这独子给送出去。
  这些日子,她在丈夫的嘴叨下也明白了自己做得有多么无理,当初她可没有给自己的亲生儿子找什么平妻贵妾的,却在守一这里弄出这种事情来,本来就怕他因为家里的两兄弟而多心,现在又让他怎么能不多想?
  虽说她的初衷的确是想为他着想,但是这么一闹下来,反倒像是刻意要插手他的婚事,还找了麻烦,更不用说他早已对丈夫说过非沈家二小姐不可的心意,她却还……唉!总之都是她的错啊!
  沈蔓娘戴上了镯子,一脸认真的说:「娘,真的不怪你,我明白的,是我不够好。」
  任夫人笑了笑,看她再次说了当初的那句话,心中的感慨更深了,一脸欣慰的看着夫妻俩说着,「好了,不管好不好,以后好好跟守一过好日子就好,以后也别和我们生分了。」
  任守一和沈蔓娘纷纷应着,两个人眼神流转之间带着深浓情意,让任夫人看了也忍不住频频点头。
  说罢,任老爷夫妇俩和任宝珠继续向前行,打算好好逛逛这初雪后带着浓浓南方味道的院子,就把那夫妻俩给落在后头了。
  任守一在他们走远后,忍不住握起妻子的手,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直把她看得粉颊泛红。
  「怎么了?有什么好看的?」
  「不管哪里都好看!」他油嘴滑舌的说,眼里却真实漾着满满的浓情密意。
  「说什么呢?!爹娘都还在前头呢!」她脸皮薄,被他这样一称赞,忍不住脸热烫起来。
  「怕什么呢!爹娘可巴不得我们整日这样恩恩爱爱才好!」
  「你!真是没个正经!我可不和你说了。」说着,她扭头就想走,却被他紧紧的拉住手又拖抱进怀里,动弹不得。
  他定定的看着怀里的她,直到看得她全身都不自在了起来,他才在一声叹息后紧紧的抱住她。
  「娘子,永远都别再推开我,我们多生几个孩子,往后就让我们在这山间看着一次又一次的花开花落,一起到老,好吗?」
  周遭除了静静的落雪声,就是他轻声勾划出美好未来的言语声,顿时整个世界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那样的静益,那样的让人觉得只想要紧紧抱着眼前人不放。
  她脸上绽放出一抹美丽而满足的笑靥,低喃着,「好。」
  听见了她的回答后,他再也顾不得这还是在外头,低头,轻轻吻上她娇嫩的粉唇,任由这一刻的幸福辗转在两人的唇齿间回味。
  这一刻,她无比的感激上天,在剥夺了她许多之后,却换来了这样一个肯爱她、宠她的相公。
  即使她失去了悦耳的声音、曾以为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但转过身才发现,那人早已经在原地等候,早已张开了怀抱只等着她回头——拥抱。
  【全书完】
  注1:相关书籍推荐:
  01、独宠红颜之一《冷宫逍遥妃》;
  02、独宠红颜之二《石心哑娘子》;
  03、独宠红颜之三《冒牌钦差妻》。
  注2:本作品由豆豆小说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