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天注定 第一章
  最新型的飞机波音787又称为「梦幻客机」,由波音民用飞机集团BCA负责开发,香港古泰航空率先使用,燃料消耗方面比以往的飞机省油,效益更高,预计很快会取代当今的主流客机。
  首航是由香港飞往北京,机长俞承耀理所当然成为媒体报导的焦点人物。
  俞承耀十分年轻,才三十岁,毕业於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机械系,曾经在澳洲的布里斯本受训多年。
  英俊帅气的俞承耀拥有高智商,媒体热烈报导他的学经历,除此之外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还是古泰航空集团总裁的未来准女婿。
  古泰航空的总裁林均只有一位独生女林萱萱,他们交往不到两年,不久前才被媒体拍到一起约会,经媒体披露後,古泰航空集团的公关也没驳斥,因此媒体直接推论,俞承耀未来就是古泰航空集团的接班人。
  此时在北京首都机场,梦幻客机缓缓降落,媒体争相拍摄,林萱萱早已提前来到北京,当机长俞承耀最後步下飞机,她立刻上前献上一束花,镁光灯闪个不停。
  梦幻客机在大众面前第一次亮相,古泰航空为了打知名度,特地在机场办了一个简单的首航记者会。
  在媒体前,英俊挺拔的俞承耀穿着机长的制服,帅气地引领着这次飞行任务的全组机员排排站好,穿着红色小礼服的林萱萱也站在他旁边一起接受媒体的拍照。
  在媒体的发问之下,俞承耀讲述首航心情。「……我从小就热爱飞机,也有多年驾驶飞机的经验,每次执行任务都令我很兴奋,这次顺利首航很感谢全机组人员的配合,旅程中让旅客安心、心情愉快,是我们的……」
  接着他滔滔不绝地进行关於梦幻客机的专业说明。「……与同等规模的客机相比,波音787更轻、更省油、更环保,其载客量可达三百三十人,拥有多项技术创新,如以碳纤维合成材料取代铝来制作机身、机翼和尾翼。古泰航空为了服务大众,率先亚洲其他航空公司购买了十架……」
  虽然俞承耀的介绍十分专业又出色,但记者们显然对此兴趣缺缺,之後的问题全围绕在他们的八卦上。

  有记者发问。「请问你和古泰航空的千金何时会传出喜讯?」
  俞承耀一愣,来不及开口,萱萱已抢先回答。「谢谢大家的祝福,我保证大家很快就会听到我们的好消息。」她满怀笑意地说,说完主动地在俞承耀脸颊上印上一吻,向大众宣示这个男人是她的,谁也不能抢。
  镁光灯一阵乱闪,这对外型登对的男女秒杀了不少底片,没人注意到俞承耀眉头微皱,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他略咳了一声,正经地对着麦克风发言。「今天是梦幻客机的首航记者会,之後如果再提出有关个人隐私的问题,请恕我拒绝回答。」
  他显然过於严肃的态度引来萱萱瞄了他一眼,微微嘟起嘴巴,显示心情不好。
  记者会结束後已经傍晚了,其他机员坐公司安排的小巴士离开,只有萱萱和俞承耀另坐专属司机开的豪华轿车,前往同一家机员下榻旅馆。
  一路上,萱萱抱怨连连。「刚刚在记者会上你干麽那麽严肃?」
  他叹了一口气,强调道:「我的私事不需要跟大众交代,何况我们并不是男女朋友,总裁只是拜托我特别照顾你,结果媒体竟然就编造我跟你在一起的新闻,惹得大家都误会了,我不严肃制止,难道要让这些记者越问越深入吗?」
  「不要说了,」萱萱脸色很难看。「我说过了,我就是要你、我喜欢你,你不准有意见。」
  俞承耀目光一凛,不说话了。这件事他已经和萱萱谈过很多次,目前他一心只有工作,无意谈感情,何况他只当她是妹妹,说得清清楚楚了,偏偏萱萱还是不死心,他也拿她没辙。
  晚上六点,他们抵达机员下榻的旅馆,萱萱和俞承耀当然住在升等的房间,两人一人一间。
  萱萱先跟进俞承耀的房间,放下行李,环顾四周,这里宽敞舒适,还有小客厅和小厨房,布置得不错。
  萱萱此时心情又转好了,拉着俞承耀关心地问:「会不会累?你要休息一下吗?」
  「还好。」他说。
  「不用休息吗?晚上还有得忙的呢,八点我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你要陪我去。」萱萱平日无所事事,偶尔会代替父亲参加一些派对、晚宴,除了是兴趣之外,也顺道能替公司打知名度。
  「好。」他没有意见,毕竟她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他理所当然要照顾她。
  俞承耀开始整理行李箱里的衣服,萱萱坐在沙发上休息,刚坐下,她的手机就响了,她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
  「爸爸从香港打来的!」她开心地接起。「爸爸,我们现在已经在旅馆了。」
  话筒那一端,古泰航空总裁林均威严的说:「到了就好,有在忙吗?我跟承耀讲一下话。」
  「喔,好。」萱萱使了个眼色,把手机给俞承耀。
  俞承耀放下手边的行李,接起手机,礼貌地先问好。「总裁好。」
  「承耀,你在记者会上表现得很好,专业度和领导能力都很出色,这次顺利首航帮我们古泰做了一次很好的宣传。」林均满意极了。
  「总裁别客气,这是我的工作,我做好是应该的。」
  「我先跟你说一个消息,今天公司开会确定了台湾那边的人事命令,这次你回香港之後,就准备一下去台湾接掌台湾区总经理的位置吧!公司这几天就会发布人事命令,你要好好干!」
  林均很中意俞承耀这个人才,花不少心思裁培他,并早已将他视为准女婿。
  「真正热爱飞机的话,只会驾驶还不够,你必须学习人事管理,还有如何全方位掌握航空市场业务发展和技术升级,将来我们古泰航空才能立於不败之地。至於你以後的飞行任务,有必要再配合就好了。」
  「是,谢谢总裁。」俞承耀微笑道谢,心里很高兴,事实上这个消息之前就已经传遍了公司,现在只是确认而已,真正令他高兴的不是升职的消息,而是他终於可以回台湾了……
  「把电话交给萱萱吧!」林均道。
  「是,请等一会儿。」俞承耀把手机拿给萱萱。
  萱萱接起手机,邀功道︰「爸,我今天在记者面前表现得好不好?」
  「不好,你把媒体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你的感情上了,公司首航的宣传都失焦了。」林均忍不住要念念女儿。
  「爸……」任性的萱萱向父亲撒娇。「谁叫承耀表现那麽出色,我忍不住才多讲了几句而已,他和您一样,都是我的骄傲啊!」
  「又故意逗爸爸开心了,你真是……」林均向来拿女儿没辙。
  他们父女感情好,聊得愉快,俞承耀看看墙上时间,跟萱萱比个手势,先去洗澡了。
  萱萱朝他点点头,又坐在沙发上继续讲手机。
  「没有啦,人家说的是实话啊!」萱萱笑着说,随即转移话题。「爸,你刚跟承耀说什麽?」
  林均一五一十地说了,萱萱挤眉弄眼,忍不住抱怨。「什麽?派他到台湾当总经理?爸,我住在香港耶!这样承耀会忙得没时间陪我,你是不是要我跟到台湾去住?」
  「真是,女大不中留,那麽想嫁人,就不管你老爸了啊?没嫁人前,乖乖待在家里陪我和你妈不好吗?」
  「好啦!」萱萱也没多坚持,毕竟在香港有爸妈疼宠,她的日子快活得很!
  想了想,她又兴奋地提起。「对了爸,今天晚上我要带承耀去参加北京国际慈善晚会,我看中了国画大师傅抱石的观瀑图,我打算把它标下来送给您当六十大寿的生日礼物……」
  又聊了一阵子萱萱才挂断手机,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无聊地东张西望,看到俞承耀的机师制服,心里感到很骄傲,他就是这麽优秀,让她很有面子。
  周遭的名媛千金们所认识的对象,大多是纨袴子弟或没能力的草包,仗着家里有钱就四处把妹,大家心知肚明。俞承耀不同,他学识渊博又高大帅气,她不惜倒追也要把他留在身边。
  但他似乎不喜欢她,总是只把她当妹妹,不!她才不要当妹妹,她要当他的女朋友!
  不只她喜欢俞承耀,父亲也很看好他,虽然他没有显赫的身家,从小由奶奶一手扶养长大,家世背景比不上她,但是俞承耀相当上进,靠奖学金到美国念书,後来考进古泰航空,说起来他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连她父亲都很佩服这一点。
  突然看到他放在桌上的皮夹,她心血来潮上前,好奇地拿起皮夹打开看。
  她常常查他的手机来电,倒是没查过他的皮夹,她想看看有没有藏什麽秘密。
  这是一个破旧的皮夹,边角都磨破了,他忙得没时间换,看来有空得帮他买一个。
  他的皮夹里除了必要的证件外,只有一些外币……她拉开放零钱的隔袋拉链,发现里头夹了一个来自台湾行天宫的平安符。
  脏兮兮的平安符说明历史悠久,早就应该要丢掉了,为什麽他还保留着?
  她狐疑地摸摸黄色的平安符,发现里头有点厚度,她从小袋子里掏出一张被摺成很小很小的纸条,打开一看,那是行天宫的一首签诗。在国外求学的她看不太懂中文,觉得无趣就又放回去了。
  此时俞承耀洗好澡走出浴室,在房间里换上了一套正式西装,一身整齐清爽,男人味十足。
  他走到客厅,看到她在翻他的皮夹,没生气,只是淡淡地说:「有找到不该有的东西吗?」
  他已经习惯了林萱萱这种行为,一开始她擅自动他个人的东西,他也发过脾气,但是这两年来已经懒得对这些事再多讲什麽了。
  念在总裁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分上,他一直把萱萱当成妹妹看待,谁知道媒体捕风捉影把他们形容成是一对情侣,从此萱萱更是爱黏着他,他讲也不听,拿她没辙。
  「有,我找到了奇怪的东西!」萱萱噘起红唇,手里拿着平安符晃啊晃。「这是什麽?你怎麽会有这个平安符?」
  很多人都会在皮夹里放平安符,这没什麽,但是这平安符又破又旧的,他不扔又不换新的,实在奇怪。
  他看到黄色的平安符,伸手拿了过来,很怀念地看着它。
  「这是以前我高中毕业时,一个老同学送的,她特地为我去庙里祈求,祝我一帆风顺……」
  眼前这天之骄子般的男人,也有一段不人为知的过去。他的目光深邃遥远,时光回到当时——
  多年以前。
  一个社工带着资料,来到台北私立威桥综合学校拜见校长颜贺寿先生。
  「校长您好,这是您所需要的学生资料。」社工解释。「这个孩子的案例很特别,他智商有一四○,功课很好,但是父母早死,从小由奶奶抚养长大,今年他考上了第一志愿的公立高中,而且他的能力如果经过检定,或许可以直接跳级高三,甚至考大学,真的是很优秀的学生。」
  「我明白。」老校长点点头,仔细查看这孩子的资料。
  俞承耀,十七岁,晚读两年。国中全校第一名毕业、国中基测满分、智力测验一四○……嗯,他学校就是需要这种能拉高整体平均分数的高材生,因为学校多、少子化的影响,现在连学校都得打形象广告来吸引学生入学。
  老校长考虑三秒钟立刻作出决定。「好,我诚挚邀请他入学,只要他愿意到我们学校就读高中部,我会提供高中三年全额免学杂费的优待,以及优渥的奖学金、生活费,希望他在校期间努力念书为我小光,将来可以考取一流大学。」
  「真的吗?非常谢谢校长的帮忙,俞奶奶他们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谢谢校长。」社工再三感谢。
  就这样,俞承耀念了这间穷人梦寐以求、想进也进不来的私立贵族学校。
  奶奶虽然舍不得,但是为了孙子的前途也没办法,她答应让孙子住校,祖孙俩相依为命的生活暂时中止。
  这间贵族学校分国中部和高中部,俞承耀念的是高一,所有支出的费用都由学校提供,学校即将进来一个清寒的天才学生,这消息传遍了校园,引起了一些爱玩的学生相当不满。
  不用花钱就能念贵族学校,又加上听说是天才,嫉妒心作祟,他自然成为同学们的箭靶,上课第一天班上同学对他很冷漠,放学後甚至有群人直接堵他,故意欺负他。
  趁着俞承耀经过厕所前,田晋元这位富家公子故意把脚伸出来将他绊倒。
  当他摔倒在地上,田晋元身边的三、五个跟班吆喝着。「哇!天才也会摔倒啊!」
  众人哈哈大笑。
  「爬起来啊!爬起来啊!」有人吆喝。
  俞承耀沈默不语,想爬起来,田晋元又一脚把他踢倒,不让他站起来。「想不到天才也会绊倒呢!哈哈~~」
  俞承耀什麽话也没说,忍辱负重,一心想着奶奶,如此年迈还要捡宝特瓶回收,一个月也才拿政府补助不到一万元,辛苦把他养大,他现在只想好好念书,早日光耀门楣。
  「你很跩哦!基测满分不会去念别的学校,干麽来私立学校?你家是三级贫户,根本没资格跟我们当同学……」田晋元趾高气扬地故意侮辱他,引起一阵笑声。
  此时,校长的女儿刚好经过长廊,留着一头俏丽短发的颜唯歆是国中部的学生,平常不会来高中部,今天是因为听爸爸说学校来了个天才,她好奇地绕到这里来看看。
  田晋元整人的画面,刚好全部映入颜唯歆的眼帘。
  个性直率的她遇到看不顺眼的事向来是直接大骂。「你们在干什麽!干麽随便欺负人,是我爸让他进来学校的,他功课好有奖学金可以念书关你们什麽事?又没用到你们家的钱!」骂完,她转头瞄田晋元。「你!对我的话有意见吗?有意见快告诉我,我去跟我爸反应一下。」
  众人噤声不语,没人敢惹颜唯歆,万一她回家告状就完了,没有人知道颜唯歆在家里跟爸爸关系很恶劣,父女冷战很久了。
  田晋元很小就认识颜唯歆,两家是世交,他从小就喜欢颜唯歆,遇到这种情况,他只能摸摸鼻子认栽。
  「算了,走吧!」他挥挥手,一群人都跟他散了。
  颜唯歆好心把俞承耀扶起来。「喂,你还好吧,要去保健室吗?」
  「不用了,谢谢。」内敛的俞承耀站起来後先是跟她道谢,而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颜唯歆好奇地上下打量他,乌溜溜的大眼毫不掩饰的盯着他看。原来天才长这样啊……
  「谢谢你的帮忙,我是高一新生俞承耀。」俞承耀整理好自己後,礼貌地跟她自我介绍,发现眼前的小女生长得很可爱,笑起来脸上有酒窝,皮肤白皙,像个公主一样,却有着骑士精神,乐於帮助他人。
  「不用客气,我是国中部一年级A班的颜唯歆,校长是我爸。你就是我爸说的天才学生吗?欢迎你来我们学校。」她笑咪咪地觑着他瞧。
  「原来你是校长的女儿,很高兴认识你。但是……」他还是维持客气的微笑。「拜托不要说我是天才,这造成我很大的困扰,我只是比较用功一点而已。」
  「哈哈!你好谦虚哦!」她笑。
  「你知道吗?你是今天第一个愿意跟我讲话的同学。」他很感动,因为第一天上课,也许是陌生,没有同学对他表达善意。
  「啊?我是第一个来跟你说话的人啊?」颜唯歆很惊讶。「人家说天才都是孤单的,原来是真的,你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说话很直接,他只能苦笑,维持沈默寡言的习惯。
  「你为什麽成绩那麽好啊?」她忍不住好奇地问,随即又摀住嘴巴。「啊,我问错了,你那麽聪明,当然会念书。」
  「再聪明也要努力啊!」他不禁笑了。
  「也对。」她想了想,又问:「你要回家了吗?还是你是住校生?」
  「我住校,因为我家在苗栗,住校比较方便。」
  因为已经是放学时间,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背着书包的两人边走边聊。
  「你晚上会再去图书馆念书吗?」
  「会啊,学校的图书馆晚上会开放到八点半,我已经计划好了,每天晚上吃完饭後六点到八点半要去图书馆念书,九点再回宿舍。」他毫不隐瞒自己的读书计划。
  「天啊,你真的好用功哦!」颜唯歆有点讶异,但随即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以後如果我念书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请教你吗?」
  「当然,有不懂的都可以问我,我以前也常教人功课。」他温柔地笑着说。
  「耶!你人真好。」
  她扬起甜笑,低头看了下手表。
  「我要回家吃饭了,不跟你说了,晚上再来找你一起念书,BYE!」
  「BYE!」
  跟他道别後,颜唯歆蹦蹦跳跳地离开,活泼的公主在他的心中留下一道温暖的痕迹……
  晚上六点多,颜唯歆自己在校外吃完饭後回到学校,准备去图书馆找俞承耀。
  她已经打过手机回家,说晚上要去图书馆,请司机八点半再来学校接她。因为跟爸爸冷战很久了,所以如果有事她都是请佣人当传声筒。
  「你这麽乖要念书,夫人知道一定很开心。」当时佣人还接了这一句话。
  「她又不是我妈,开不开心关我屁事?」她没好气地说,直接切断手机。
  盯着手机许久,郁卒的心情一涌而上。
  妈妈在她五岁时去世了,她一直是跟爸爸相依为命长大的,她以前很爱爸爸,爸爸是学校校长,又有海外留学双博士资格,所有人都很敬重他。
  但是在她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爸爸却跟他兼课的大学女学生谈起了恋爱,对方和爸爸相差二十五岁,两年前甚至直接住进她家。
  爸爸要她叫那个女人「蓓姨」,她咬牙切齿就是没开口叫过,她强烈反对两人结婚,所以蓓姨一直都没有颜太太的名分。
  她很讨厌蓓姨,无法接受另一个新妈妈。
  所以她开始叛逆,厌恶极了这个富有却冷清的家,她一点也不快乐,虽然小学时成绩还很好,不过升上国中後再也不念书了,故意要让当校长的爸爸丢脸。
  她之所以会来找俞承耀,只是想利用他帮她写作业。因为现在她不喜欢念书了,只喜欢弹钢琴和画画。
  七点钟,她来到图书馆的小间自修室,一眼就看到了俞承耀。
  他没骗她,他果然很认真在念书。
  自修室里有明亮的大灯、适温的空调,还有免费电脑网路,念书环境很舒适,需要书籍资料时随时可以查阅,俞承耀沈浸书海,注意力全在课本上,没注意到门外有人。
  颜唯歆开了门走进去,轻拍他的肩,他抬头看到是她,又惊又喜。
  「嗨!」
  他打招呼,示意她坐下一起念书。
  但颜唯歆却摇摇头,只拿了一本作业簿放在他面前,然後低头轻声细语地说︰「我的数学作业不会写,你可以帮我写吗?」
  他皱眉。「不行,这样是不对的。」
  她站直了身体,不高兴地说︰「如果不帮,那就算了。」
  「别这样!」他立即反应,拉住她的手,两人如同触电般地一震,随即弹开。
  颜唯歆是第一次被男生牵手,只感觉他的手大又温暖,害她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我真的只能教你,不可能帮你写作业。」俞承耀很坚持地强调这一点。
  他们四目相交,谁也不让谁。
  没想到他态度这麽硬,她只好屈服了。
  「好啦!」她先认输了。「先说好,我没心情一题一题学到会,作业写完就差不多了。」
  「没关系,只要你肯坐下开始学,我一边算一边教你原理,你多少都能学会几题。」他也不生气,很有耐心地说。
  她只好在他身边坐下来,他拿出废纸开始一题一题算给她看。
  国中的数学作业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他边算边讲解,她在一旁抄笔记,不到一小时作业就全写完了,进度顺利。
  完成数学作业後,他翻看了一下她的联络簿。「你明天有英文小考耶,再留下来念一下书吧!」
  「不要,好累哦,我要看小说。」她任性地走出自修室,来到一排排的书架前寻找想要看的书。
  他跟了出来,走到书柜边,低头对她和颜悦色规劝。「还是多念一点书吧,明天才能应付考试,这种小说可以考完再看。」
  「你别管,作业写完就好了,小说比英文好看多了。」她转头又继续沈溺在小说的世界里。
  他拿她没辙,只好再回自修室去继续念书。
  约莫到了八点二十分,看完一本小说,她才回自修室整理书包。
  「我要回家了,八点半司机要来接我。」
  「我送你走到校门口吧。」他直接站起来,也开始收拾书本。
  「我自己走没关系。」
  「要啦!就算是一小段路也要,路上很黑的。」
  「好吧。」她不再拒绝了。
  他真贴心!如果他是爸爸的儿子就好了,聪明又善解人意,爸爸一定会很以他为荣,不像她,个性这麽讨厌,不得大人欢心。
  从图书馆到校门口有一段路,四周黑漆漆,只有几盏路灯,小径两旁是行道树,凉风徐徐吹来,充满诗情画意。
  一路上,他还是试图说服她。「你明明很聪明,好好念书,成绩不可能太差的。」
  「算了吧,我对念书没兴趣。」她没好气地说,语气不以为然。
  「不可能,你爸是校长呢,你一定可以像你爸一样优秀的,只要肯下苦功、好好专心,你会发现念书很有趣。」他鼓励她。「心态要改变,只要心改变,就会有新转变。」
  「校长又怎样?其实我真的是一个笨蛋,连我爸也很伤脑筋,为什麽我没遗传到他会念书的基因。」她自嘲地说。
  他皱皱眉,不解为何她看来郁郁寡欢?
  「那你对什麽有兴趣呢?」他问。
  「钢琴和画画吧。」她接口说:「我喜欢弹钢琴,喜欢画图设计衣服,我家政课成绩很好哦,我还会缝布娃娃呢。」
  他惊喜地说:「你有你的兴趣真好,不像我,只会念书,其他什麽兴趣都没有。」
  「哈哈!」她调皮地笑他。「你是书呆子。」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忽地,她听到他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你肚子饿了?」
  「没关系,都是这样的。我回宿舍後洗完澡就要直接睡觉了,睡觉肚子就不会饿,早上再起来念书,我要参加高一跨高三的检定考,所以还要念高二、高三的书。」
  「喔!」她同情地看着他,没想到天才也要这麽辛苦念书。
  看他一个大男生每天花这麽多时间念书,念到这麽晚,晚餐早就消化了,这样不行啊!明天叫佣人多带个便当给他吃吧!
  走到校园门口,司机早就在门口等她了。
  她提醒他。「明天晚上我还是会来找你哦,你再帮我写作业。」
  「是教你写作业。」他修正她的用词。
  「随便你怎麽说啦,再见~~」她笑着挥手,转过身,走向车子。
  看着车子离去,他才转身走进学校。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