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恶女 第十章 童年往事篇
  十五年前,台北市信义区  
  放眼望夫,仍看得见绿油油的稻田、挨家挨户的眷村,这地区等待着开发,就如同这故事等待着开幕。  
  当年的信义国小还是旧校舍,但就和现在一样,充满了孩子们的吵闹声。  
  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向来是阴雨的天气,很难得地放晴了,一道七色的彩虹横越过整片天空。  
  第一节上课钟响了,快迟到的学生争先恐后的冲进教室。  
  “当当!”最后一声钟响之后,四年一班的导师王佳敏走进教室,背后还跟了一个小女孩。  
  那是个陌生的小女孩,理所当然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力,睁大了眼睛看着这绑着长长辫子、脸色微微苍白、眼神隐隐不安的小女孩。  
  “新同学耶!”  
  “长得好像洋娃娃!”  
  窃窃私语不断响起,还有许多观望好奇的眼神。  
  “好了,大家安静。”王佳敏拿点名板拍了拍桌子,让这阵骚动平缓下来,“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鼓掌欢迎。”  

  “啪啪啪!”整齐的掌声响起。  
  小女孩似乎有些受惊,往后退了一步。  
  “来,我们让新同学介绍一下自己。”王佳敏宣布道。  
  在众目睽睽之下,小女孩的脸色更苍白了,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同学,咬着下唇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不要紧张啊,你只要简单说几句就好了。”王佳敏拍拍她的肩。  
  每个人都拉长了耳朵,想听听看她会说些什么,但小女孩还是沉默着,下唇仿佛快被咬出血丝。  
  王佳敏苦笑了一下,“不然,你在黑板写下你的名字,让大家认识你好不好?”  
  对此,小女孩总算有了回应,缓缓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出整齐娟秀约三个字:任雨虹。  
  雨虹,雨后的彩虹,就如同此刻窗外的景象。  
  王佳敏点点头,“好,那么从今天起,任雨虹同学就是我们四年一班的一份子,大家要和平相处!听到了没?”  
  “听到了。”学生们齐声回答。  
  王佳敏拉起雨虹的手走下讲台,在狭小的走道中寻找位子,终于,她在最后一排找到了空位,“任雨虹,以后你就坐在这儿,要乖乖的喔!”  
  雨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娇小的身子略带吃力的爬上椅子,根本看不见前方的黑板,因为她前排是个超级大个子。  
  虽然如此,能有位子坐就很不错了,这可不是那种小班制的贵族学校。  
  王佳敏解决了这问题,便转身走向讲台,“各位同学,请拿出社会课本,今天要上第六十七页!”  
  雨虹从书包拿出杜会课本,她不用抬头看前方,反正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一道专注的视线传来,她感觉到有人在看她,于是她抬起头来,忽然就和前方一双黑眼对上了,那是一双带着点研究意味的黑眼。  
  原来这是坐在她前面的大个子,一个皮肤略黑的男孩子,他有一对好浓的眉毛、好黑的眼睛,没来由地对她看了几秒钟,不说半句话便又转过头去了。这什么意思?雨虹眨了眨眼睛,不懂。  
  那时她望着他背影,还不晓得自己将会看着这背影很久、很久。  
  ***  
  第一节下课钟响,王佳敏才踏出教室门口,所有学生都向雨虹围了过来。  
  “嘿!新同学,你从哪儿来的?你的头发可真长!”  
  “你爸妈在作什么的?你家里还有谁?”  
  “奇怪了,你怎么都不说话?你很紧张啊?”  
  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雨虹只是睁大了惊慌的眼睛,在膝盖上握紧了两只小拳头,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  
  从未接触陌生环境的她,只有选择沉默以对。  
  同学们得不到回应,觉得无趣或是想玩,两个调皮的手男孩伸出手,一起抓住了雨虹的辫子。  
  “没看过这么长的辫子耶!好好玩!”  
  “拉起来玩跳绳!哈哈!”  
  受到这番捉弄,雨虹眼中蒙上泪雾,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不知如何抗拒?  
  “够了!你们别闹了!”一个男孩的怒吼响起,原来是雨虹前方的大个子。  
  雨虹抬起小脸,看见刚才对她注视的男孩,此刻看来横眉怒目、满脸阴沉,那高于同龄男孩的身躯,发起脾气来更具有威吓力。  
  “阿强,你替人家打抱不平啊?”另一个女孩问道。  
  何家强确实是打抱不平,“老师说要和新同学和平相处,你们干嘛这样吓唬人家?快放开手!”  
  “放就放嘛!”那两个淘气的男孩乖乖松开了手,因为他们都知道,何家强一翻脸发作起来,那种蛮劲可是全班都挡不住的。  
  “好了,同座位上去!”何家强挥一挥手,就叫所有人离开了。  
  雨虹望着这一切,眼前只剩下何家强一个人,两人陡然四目相接,她赶紧又低下了头。  
  这个班级、这些同学、这个男孩,都让她胆怯起来。  
  “你……你不要怕,他们只是闹着玩而已。”何家强的声音转为平静。  
  雨虹沉静了一会儿,很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只听见她小小声地说:“谢谢。”  
  何家强抓抓后脑勺,带着点不自在地笑了,“不用客气,以后我会多多照顾你的。”  
  天晓得为什么?一看见这小女孩,这双美丽的眼睛,他就涌起一股甜甜的、柔柔的感觉,他或许还小,不懂得何谓一见钟情,却懂得保护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在五月的最后一天,梅雨季的阴雨暂停了,何家强遇见了雨虹,天边昼出一道美丽的彩虹,从此,他找到了一生要照顾的人儿。  
  ***  
  当天放学后,雨虹站在信义国小大门口,所有学生都已经陆续回家,只剩下几个孩子还等着家长来接送。  
  这是雨虹第一天来上学,她根本不记得回家的路,早上她妈妈送她来以后,跟她说好了要来接她的,却迟迟不见人影,让不会是忘了吧?  
  她细瘦的手腕上没有手表,也不知道时间几点了,只见天色渐渐暗下来。  
  “咦!这不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吗?”一群男孩从球场中走出来,每个都玩得满身大汗,看见雨虹便叫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回家?在等谁啊?”  
  “叫你的护花使者送你啊!哈哈!”  
  一群人打趣着、笑闹着,这种年纪的心男孩对于文静的小女孩,总是会有这样捉弄戏耍的心态。  
  雨虹退缩到墙壁角落,藏在背后的双手交握着,已经隐隐发抖。“好了!你们又吓到人家了。”何家强走在最后面,这时才看到这情况,立刻开口怒斥。“哇!又有人要生气了,”这群小男孩嬉笑着一哄而散,“我们要回家了,你们慢慢聊啊!”  
  没多久,校门口只剩下雨虹和何家强,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夕阳满天,彩云如昼,映照在两人身上。  
  望着那双小猫一般晶莹的眼,何家强不禁咳嗽一声,“呃……你家住哪儿?”  
  他……他问这做什么?雨虹的脸蛋都快垂到胸前了,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你……你告诉我,这附近我都知道路,我可以带你回家的。”何家强诚挚道。  
  一阵沉默之后,雨虹开口了,“我家住在眷村,我妈妈会来接我。”  
  “可是……现在都快六点了,我想你妈妈不会来了。”  
  听到何家强这么说,雨虹心头一阵害怕,却又难以启齿。  
  看出她眉目之间的不安,他连忙道:“别怕,我家也住眷村,我带你回去。”  
  雨虹抬起了头,望进何家强单纯关怀的双眸,突然觉得这个男孩是可以信任的,虽然地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总之,她点了头,跟在他后面慢慢走着。  
  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长,对于娇小的她来说,他简直就像巨人一样。  
  何家强走得并不快,反而为了配合她而放慢脚步,两个人以散步的速度走到了眷村,途中尽管安静无语,却也是另一种祥和。  
  “眷村到了,你家住几号?”  
  “三十七号。”  
  何家强愣了一下,因为那正是他家的地址!但他并没有多作反应,只是“哦!”了一声,便继续带她往前走。  
  循着熟悉的路线,他们走到三十七号门牌前,那是一栋红砖黑瓦的平房,有扇木制的大门和环绕四周的盆栽,看来和眷村内其他房子没什么两样。“这就是你家?”何家强疑惑地问。  
  “不是。”雨虹摇了摇头,“我和我妈妈今天才搬来,住在后面的小屋,是这家伯伯租给我们的。”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家搬家了呢!”  
  “你家?”雨虹也觉得惊讶。  
  “是啊!我家就住你家前面,就像我坐在你位子前面一样!”  
  何家强打开大门,一进门就看见大人们坐在走廊,正在乘凉吃西瓜呢!  
  “阿强回来啦?居然还带着一个女孩子!”何家的大家长何振辉打趣道。  
  “这不是后面那家太太的女儿吗?早上才见过面嘛!”杨淑芳指着雨虹道。  
  此时,雨虹的母亲谭少萍从后头走出来,一脸的慌乱,“糟了,我忘记去接我女儿了。”  
  何振辉和杨淑芳一起笑了出来,“我们阿强帮你接回来了,别紧张!”  
  “妈!”雨虹跑上前,抱住母亲的手。  
  谭少萍又是鞠躬又是道谢,“真不好意思,这么便宜的价钱租了你们的屋子,又让你们的孩子送我的孩子回来。”  
  “不要紧的,我们是好邻居嘛!”杨淑芳大方道。  
  大人们开始谈天说地,何家强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雨虹,原来她不只是他的同学,竟又是他的邻居,这样的缘分可真是奇妙,不是吗?  
  “那明天起,就叫阿强接送雨虹上下学吧!”  
  “也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一堆帮人修改的衣服都还没弄好呢!”  
  谭少萍松了一口气,自从丈夫去世以后,她一个女人要赚钱生活,又要抚养女儿,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阿强,听到没有,要好好照顾雨虹喔!”何振辉特别叮嘱道。  
  “是,我会的!”何家强大声回答,脸上充满了光彩。  
  而雨虹呢?只是握着母亲的手,偷偷望了何家强一眼,心里不知怎地有些儿怕。  
  ***  
  就这样,何家强成了雨虹的贴身保镖,除了每天接她上学、放学,遇到要捉弄她的男生,更是由他一手解决。  
  “阿强,谢谢你。”日子久了,雨虹会这样细细声地说。  
  何家强只是傻傻笑着,“不用客气啦!”  
  没过多久,同学们就绕着他们起哄,说他们是一对、是夫妻。  
  雨虹先是沉默以对,何家强对他们大吼了几声,轰走了那些七嘴八舌的家伙。  
  “雨虹,你别理他们。”他担心她会不高兴,她是一个常把心事藏起来的女孩,他已经慢慢了解她了。  
  雨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但一到放学时间,何家强照例替雨虹背起书包,她却开口说:“今天……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果然,她还是在意那些人的话!她的脸皮太薄了。  
  何家强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已然做出决定,“你在这儿等我,记住喔!一定要等我回来。”  
  “你要去哪儿?”雨虹还没问完,轨见他转身跑出教室。  
  这怎么回事?雨虹迷惑不解,只好坐下来等候。过了半个小时,雨虹都已经趴在桌上昏睡了,才听见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那进门的人自然是何家强。  
  只不过,他全身都是尘土,制服也破了,嘴角还流着血!  
  “阿强!”雨虹睁大了眼。  
  何家强还是对她微笑着,尽管嘴里充满了血的味道,“你不要怕,我把那些人打得很惨很惨,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  
  “你跑去找人家打架?”  
  “对不起,让你等我这么久。不过谁教他们惹你不开心!活该!”何家强背起她的书包,一副强忍伤痛无所谓的模样。  
  “你真是……真是……”雨虹快说不出话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要为地做到如此?这样的热切会让她感觉窒息的。  
  “怎么了?我们快走吧!”他已经走到教室门口,见她还愣在原地,便走上前拉起她的手。  
  “别……别碰我!”她像被烫到了一样,很快甩开他的手,自己先走出门口。  
  何家强一阵心跳,因为,他发现她脸红了,比起他所看过的每个夕阳都要美丽。  
  “以后你别打架了。”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肯开口。  
  “只要你开心,我都听你的话。”他回答得自然而然。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有种命定的预感,好像从此以后还要这样纠缠,说不上是甜蜜是为难,总之是牵扯不断。  
  夕阳余晖洒在两人身上,他们安静了,不说话了,轨这样默默走回家。  
  一回到何家,杨淑芳立刻数落了何家强一顿,“你这孩子成天不会念书,就会打架!真是的,长大了以后一定没出息!”  
  何家强只是任母亲叨念,没有说出真正原因,雨虹在一旁看了,更是沉默无语。  
  杨淑芳拿出救护箱,替何家强包扎到一半,看看时间惊道:“你爸快回来了,我得去煮饭了。雨虹,你帮他随便包一句就好了。”  
  雨虹点了点头,接过那纱布和药水。  
  客厅里,因此就只剩下两个孩子,一个默默忍着疼痛,一个静静包扎伤口,有种难以形容的心情包围着他们。  
  晚餐时间到了,何振辉回到家中就闻到饭菜香,但也闻到了药水味。  
  “阿强又打架啦?”何振辉开着玩笑,“是不是为了雨虹啊?”  
  何家强傻笑了,雨虹则低下头去。  
  “你们快去洗澡啦!等会儿要开饭了。”杨淑芳从厨房探出头来说。  
  “是!”何振辉和何家强一起跑进浴室。  
  由于谭少萍成天忙着修改衣服,一直没空煮饭,因此何家包办了她们母女俩的伙食,让雨虹端了两人份的食物,拿回后面的小屋子。  
  当杨淑芳做好晚餐,便交给雨虹道:“端好喔!别给热汤烫到了。”  
  “谢谢何妈妈。”雨虹点了头,正要端起餐盘。  
  “我来就好了!”何家强刚好洗完澡,从浴室冲出来,立刻为之代劳。  
  “不用了……”雨虹摇头,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何家强还是坚持着,“妈,拿给我啦!”  
  “你可别弄翻了,到时我就罚你不准吃饭。”杨淑芳把餐盘转交给儿子,雨虹没法子拒绝,只好跟着走在后头。  
  看着这两个孩子,一大一小,一前一后,杨淑芳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老婆,没事叹什么气?”何振辉从浴室走出来问。  
  杨淑芳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儿子突然长大了,难免有点失落。”何振辉听了不禁失笑,“长大?他才只有十岁耶!”  
  “可是,他都已经找到未来老婆了呢。”  
  “你是说雨虹?”  
  “可不是吗?我们这儿子牛脾气得很,我看这下子他是非伊不娶了。”  
  “那好,咱们再等个十几年,就可以抱孙子啦!”  
  夫妻俩对视一笑,此时的戏言,不知何时能够成真?  

言情推荐: 《帝王宠后千千岁》 《妙手嫡妃》 《庶女逆妃平烟云》 《庶女要翻身》

《穿越之御天凰女》 《重生之小爱怡情》 《腹黑战神的医妃》 《绝代毒后》

《王爷的圣手倾妃》 《重生之嫡谋凰途》 《重生农家女》 《王爷的仵作狂妃》

豆豆网官方网址01:topsaham.com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豆豆书吧 - 豆豆言情 - 豆豆书库 - 豆豆精品言情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