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别铁齿 第二十七章
  「你打算要怎么牺牲自己?」侯岩很好奇好友做了何种决定。明明对舒晴有意,却死要面子,维护那值不了几块钱的该死自尊。
  「为了你和我堂妹的至顺,我只好牺牲自己去追求她,才能让她没时间缠着你们。」
  「臭顾人怨,你简直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妄想。」
  「就算我是只癞虾蟆,可你也不会是只天鹅。」
  「你!!」舒晴快被他气死了。「阿姨,他欺负我啦!」
  「任远,你怎么可以对女孩子这样,难怪你会追不到女朋友。」侯鸿豪故意拉下脸来骂他。「记住,女人喜欢听的都是甜言蜜语,都是要被哄的。」
  「爸,你就是这样把妈妈骗到手的吗?」侯岩笑着问。
  「刚好相反,我是被你妈妈骗去的。」
  「老公,你在孩子的面前胡说些什么。」刘婉君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在丈夫的面前,娇羞得仍像是个小女孩一样。
  所有人被侯岩父母的打情骂俏给逗笑了。
  原本有些严肃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比较轻松愉快。

  一顿饭,就在和乐的说笑中结束。
  「爸,你和妈要回家了吗?」
  「好久没和你妈约会了,」侯鸿豪深情地看了妻子一眼。「我想带她去看场电影。」
  「我都不知道伯父是这么浪漫的人,伯母你好幸福呀!」顾任远好生羡慕。「喂,烦人精,我看我们也一起去约会吧!」
  「谁要跟你去约会,我又不是疯了。」舒晴反应激烈地说。
  「你不要口是心非了。」他拉起她的小手。「伯父、伯母我们先走了。」
  向大家道完再见后,他完全不理会舒晴的挣扎反抗,就将她强行带走。
  「也许任远比阿岩更适合小晴。」侯鸿豪说。
  「阿岩,这星期六带葑沄回家吃饭吧!」刘婉君说。
  「妈……」侯岩没想到母亲会有这样的转变。这不就表示她认同葑沄了吗?
  「伯母,谢谢你。」顾葑沄惊喜得眼泪差点都要流下来。
  「阿岩,你也带葑沄去约会吧!」
  「嗯,爸、妈,祝你们有个美好甜蜜的夜晚。」
  「谢谢。」侯鸿豪和妻子坐上司机开过来的车子,先行离去。
  「大家都走了,你想去哪里?」
  「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
  五年后!!
  顾葑沄穿着白纱礼服,挽着父亲的手,一步一步地走过红毯,朝着等候在红毯另一端的男人而去。
  今天是顾葑沄和侯岩第二次大喜的日子,舒晴当伴娘、顾任远当伴郎,她和侯岩一双四岁的可爱龙凤双胞胎当花童。
  除了侯岩的亲戚外,顾葑沄父亲这边的家人和住在台中的舅舅们全都来参加这场婚礼。
  今天的婚礼除了双方的亲戚,以及很好的朋友之外,并没有邀请其它人参加。
  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简单却温馨的婚礼。
  整个教堂里,用上万朵的粉红色玫瑰花布置而成,营造出既浪漫又典雅的气氛。
  顾振华将女儿的手交到侯岩手中的那一刻,感动地流下泪来。如果葑沄的妈妈
  也能看见她,穿着漂漂亮亮的礼服,嫁给最心爱的人,过着至砠的生活,不知该有多高兴。
  「阿岩,我把我最爱、最宝贝的女儿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她、爱护她。」
  「爸,请你放心,我用我的生命向你发誓。」
  「好好。」顾振华转过身,坐回观礼席上。
  站在讲台上的牧师先为他们说一串祝福的话,最后问:「新郎侯岩先生,你愿不愿意娶顾葑沄小姐为妻,不论贫困、富有,愿意与她同甘共苦,一生一世爱她、守护她,不弃不离?」
  「我愿意。」侯岩很快地许下承诺。
  「新娘顾葑沄小姐,你愿不愿意嫁给侯岩先生为妻,不论贫困、富有,愿意与他同甘共苦,一生一世爱他、照顾他,不弃不离?」
  「我愿意。」
  「借主之名,请新人互相交换戒指。」
  站在旁边的顾任远赶紧将结婚戒指递上,让他们帮对方戴上。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
  侯岩缓缓地低下头,吻上了顾葑沄的唇,随即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直到他们那一对小双胞胎儿女挤进他们之间,才打断了他们忘我的亲吻。
  「爸爸,我也要亲亲。」女儿侯平平拉着侯岩的裤子。
  「妈妈,我也要亲亲。」儿子侯安安也拉着顾葑沄的白纱。
  他们两人一起蹲下去,分别亲吻着这对可爱的双胞胎。
  「爸爸,我长大后,也要嫁给你。」
  「妈妈,我长大后,你也要嫁给我。」
  这一对双胞胎的童言童语又引来了一阵大笑声,然后分别被侯鸿豪夫妻一人抱一个。
  「大家到教堂外拍个照,新娘也要丢捧花。」
  所有人全都移到教堂外,摄影师拍过照后,顾葑沄准备丢捧花之前,顾任远靠了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如果你希望我早点结婚,不再当单身汉的话,那就把捧花丢准一点,丢给舒晴。」
  「这样我的压力好大呀!」她知道虽然顾任远平常和舒晴总是大吵大闹,但他是真的爱她。
  缘份的事真是奇怪,没想到他们竟会成为一对欢喜冤家。
  「我能不能在今年结婚,完全靠你了。」
  顾葑沄笑了笑,朝着舒晴站的方向望过去,却发现她一点也没有接捧花的打算,不过她仍将捧花用力地朝着舒晴的方向丢过去,就这么不偏不移的直直落在舒晴的前面。
  但舒晴却没有伸出手接住捧花,而让花掉落在地上。
  「姨,你的花掉了。」侯平平走过去,帮她捡起来,硬塞进她的手里。
  「这不是我的花。」
  「是啦,舅舅说姨要拿花,才会变成我们的舅妈。」
  「平平,你不要听你舅舅胡说八道。」
  「好吧。」侯平平将花拿给一旁的一个中年妇女。「婆婆,我舅舅很可怜,没人要,你就当我舅舅的老婆好了。」
  他的话一出,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顾任远又气又羞的过去把这个小鬼抱过来,将捧花塞进舒晴的手里。「你要是不肯嫁给我,那就当我的情妇好了,我一定会和侯岩一样,把情妇至高无上的捧着。」
  「你别妄想。」
  顾葑沄依靠在侯岩的身边,深情款款地看着他。「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我们也会很幸福。」侯岩搂着她的腰,低下头吻着她的唇。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情妇了,你还会像以前一样对我好吗?」
  「不管你是我的情妇,还是我的妻子,在我心里,你都是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
  幸福的钟声在他们的生命中响起,永永远远……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不要说我爱你老公之一《达令拒当正牌妻》;
  02、不要说我爱你老公之二《甜心懒得做情妇》;
  03、不要说我爱你老公之三《亲爱的别铁齿》;
  04、不要说我爱你老公之四《Honey天生爱反骨》。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一分快三(http://topsaham.com)】
  【一分快三电脑站:topsaham.com;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