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王爷,妾身不嫁 V第十六章[10.10]
  「说的不过是实话。」李嫣然不懂李婉儿干什么拦住她,「李大小姐可有事?」
  「夫人不如进茶楼说说话?」
  既来之刖安之,她不知道李婉儿想做什么,可没什么好怕的,王府的侍卫都跟着。
  李嫣然跟着李婉儿进了茶权的一间包厢,春风一直跟在她身边,李婉儿笑着说:「夫人,我想私下与你说说话。」
  李嫣然想着严司信坚决不会娶李婉儿的态度,再看李婉儿脸上藏不住的恶意笑容,轻摇着臻首,「还请李大小姐见谅,我身边离不了人。」
  李婉儿今天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李嫣然根本不是什么善茬。
  索性,李婉儿也将自己的目的说了,「我对王爷一片痴心,从见到王爷那一天起,我就决定非君不嫁,我今年「什八了,从及笄等到了现在,就是要我等到死,我也不会轻易嫁给别人。」
  李嫣然默默地看着李婉儿,淡淡地点头,「哦。」
  「你如今与我处好关系,等来日我嫁入了王府……」李婉儿想的就是靠李嫣然知道信王的喜好,
  「我会好好善待你。」
  原来是想与她打好关系,她茶水未沾,缓缓地站起来,「李大小姐,想必你是忘记了,我不过是个妾。」

  说完,她便转身带着春风一同出门,李婉儿愦怒地看着她,「李嫣然,你!」
  门口路过几个公子哥儿,在看到屋里的两位女子时,纷纷诧然,倒是其中一个年纪较轻的公子沉下了脸,「李婉儿,你这是做什么?」
  「见过六公子。」李府的几个仆人纷纷行礼。
  李嫣然微讶,没想到还会遇到李府的人,她看了一眼那位李六公子,一身的正气,显然是不满李婉儿那副欲以势压人的模样。
  李府到底是有明事理的人。
  李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李婉儿的性子不好,还大呼小叫,实在是丢了李府的脸,「出门在外的,你在做什么!」
  说着,看了一眼李嫣然,这一看,他傻眼了,这人怎么跟……
  李嫣然施施然施礼,告辞地带着春雨走了。
  「这位姑娘,不对,似乎是夫人。」其中一个男子说。
  「看着倒是年轻。」
  男子看女子最先看的自然是外貌,李嫣然的外貌好,自然容易的欢喜。
  「她是信王的宠妾。」李婉儿语带恶意地说,果然看到这几人都沉静了下来,她扬了扬笑。
  「六弟弟就知道凶我,也不问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婉儿委屈地说。
  「现在人家走了,你爱怎么编排就怎么编排,刚才有委屈怎么不说?」李靖从来不给李婉儿面子,他是李府老祖宗的心肝宝贝,又是直肠子,有话便说。
  李婉儿一时间忘记了李靖这人的性子,这时被气得鼓起了脸颊,「六弟弟就为了一个外人这般说我?」
  「咳咳,李兄,不是说要赶着去看南栀先生的耋作吗?」
  「是啊是啊」
  「那我们赶紧走吧。」
  几人纷纷圆场,将李靖拉出了茶权,出了茶权,李靖才发现,他刚才胳膊肘往外拐了,也不怪他,主要是看着那位信王妾室,他就心生好感。
  当然不是男女之情,就是觉得她面善,看着就喜欢。
  回府之后,李靖便跟自己的爹和兄长说:「我今日看到了一位姑娘,看着真面善。」
  「谁?」
  「信王宠妾。」
  「离她远一点,凡是跟信王搭边的,我们都敬而远之。」李三老爷摆着脸说,他是真的不喜严司信那人。
  李靖的兄长李培问了一句,「面善?像谁?」
  李靖想了想,啊了一声,「像爹!」
  李三老爷只要一想到一个长得和他像的女子是严司信的宠妾,他就像喝了馊水一样。
  「不对、不对,还有一点像娘。」
  李培轻轻地叩了他的脑袋,「又犯糊涂了?」
  「真的,和爹书房挂着的画像里的女子真像啊。」李靖感叹道。
  「闭嘴!」李三老爷火大地拿起戒尺,「不孝之子!」
  「啊!爹,饶命啊,娘,救命啊!」
  李培看着这一幕,摇摇头,这六弟真的是义,娘亲虽然过世了多年,可爹心中始终只有娘,这么多年不提娘,不是不记得了,正是记得才不提。
  长得像娘吗?李培叹气,如果小妹还在的话,娘就不会因为郁郁寡欢而去,家中也不会只有他们三个臭男人。
  李嫣然回到王府,想着李婉儿的话,再看到严司信的时候,都觉得他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都是这张祸水脸,惹来了麻烦。
  「这是怎么了?」严司信比她先一步回府,此时坐在喝茶,见她黑着小脸进来,下意识地问她。
  「没什么。」她径自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严司信挑挑眉,本王使小性子呢?」
  「没有。」她喝着水,喝的急了,呛到了自己,咳得脸都红了,背后一只手轻轻地拍着。
  「急什么,谁跟你抢水喝了?」
  「哼!」她扭过头不欲理他。
  小兔子胆子大了,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大手掐着她的腰肢,指尖在她的腰身处轻轻地游走,
  「说说看,你是怎么了?」
  她心中犹自烦恼,「没有。」说着将腰间的大手给推开了。
 
 
豆豆网官方网址01:topsaham.com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