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夫人不开心 V第十一章
  初见是个抓鸡的野姑娘,没想到却识字,正觉得她还可以的时候,肚子却叫了起来——挺矛盾的,可是他居然觉得挺有趣。
  他知道,这丫头不怕他。
  不像京城那些婢女,不是战战兢兢怕他生气,就是献媚讨好想飞上枝头。
  很久以前,有个婢女也在他看书的时候叫了肚子,那婢女吓得当场跪下,拼命磕头,直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窦万里见眼前丫头通红着脸,一脸万念俱灰,只觉得好笑,也忍不住笑出来,这丫头怎么这么好玩?
  而一旁,姜苒先是尴尬,后来也忍不住笑。老天鹅啊,怎么会让她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肚子叫,难不成是嫌她的考验还不够多吗?
  窦万里阖起书,对这丫头起了兴趣,「你叫什么名字?」
  「姜苒。情重姜肱的姜,星霜荏苒的苒。」
  窦万里点点头,会用成语,那不会只读过《女诫》跟佛经,四书五经应该也是有涉猎的,「家里有些什么人?」
  「母亲,还有一弟一妹,是龙凤胎。」
  窦万里想起来了,黄嬷嬷跟他说过,有个丫头是京城大户的小姐,姨娘被宅斗斗出府,那个小姐也随着自己姨娘被放逐,理由也很可笑,姨娘姓羊,续弦叫做蔡菊芳,因为羊会吃草,所以羊姨娘不能留在府中。

  羊,一说是上古黄帝裔之后,一说是周朝官职羊人后裔,不管是哪一个,说来是贵姓,没想到会是这个下场。
  就算不在京中,那也是侯府的小姐,沦落到来给人当丫头,可见金银很窘迫。窦万里觉得很不敢相信,侯,食邑千户,庄子铺子更不在少数,居然连自己家的女儿都不照顾。
  「安泰侯府竟没管你们母子生活?」
  「没有。」
  「肯定恨了吧?」
  「当然,不过知道嫡母把我们母女弄走后,自己也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窦万里一怔,继而大爆笑——这么老实可以吗?他觉得可以。比起说「小女子不恨,只希望父亲母亲身子安好」这样的回答更得他的心意,羊氏不简单啊,一个被放逐的女子,把女儿养得这么大心大性。
  庶子庶女因为母亲身分,很多都像小白兔,整天害怕担心说错话,嫡母永远是对的,错的是自己。凭什么?他偏偏要说,主母就是有错的时候。
  想是这样想,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想逗她,「身为子女,不能这样说自己母亲。」
  讲到嫡母蔡氏,姜苒一肚子气,原本还能装乖,但这下忍不住了,「正妻也不过占了个好出身,凭什么欺负姨娘,有能耐就让自己男人别收这么多,治得住丈夫,那叫本事;整姨娘,那叫小心眼。真正的妻子是能让丈夫尊敬,让姨娘敬畏,而不是在丈夫面前装乖,然后把姨娘治得死去活来。」
  窦万里一怔,忽而觉得好痛快!
  他想到自己——他也是庶子,母亲虽然是贵妾,但还是矮嫡母一截,嫡母这辈子拿着正妻这个身分,趾高气扬。
  小时候他真的不懂,明明是母亲先进门却得对嫡母卑躬屈膝,母亲什么都好,就是输在娘家不够强大,所以只能为妾,不足为妻。
  他记得小时候,母亲身分还是普通姨娘时,嫡母总是会在午后把母亲叫过去,说人不舒服,那几个医娘下手太轻,按了也不舒爽,还是妹妹手艺好,能不能帮姊姊松松肩膀,母亲一按就是一个时辰,按得满头大汗,两手发抖,直到再也使不出一分力气,嫡母才放过母亲。
  而这种戏码,一个月总有好几次。
  只能说恶人自有天收,嫡母如此欺负母亲,自己却生不出儿子,后来抱个小妾的儿子过去养偏偏很不受教,还会在课堂上跟先生顶嘴,如此人品,不要惹事让家人收拾已经万幸,根本不能期待他会孝顺,父亲也没把家传给那个过继的「嫡子」。
  东瑞国讲究礼仪,就算窦万里在心中替母亲不平,但也不能说出口,不然不只是他的问题,还是母亲教子不善,没想到在离京城这么远的地方,会有个丫头说出了所有庶子庶女没敢说出的话。
  窦万里原本只是觉得她很有趣,现在发现她不只有趣,她还有思想——祈瑞大师跟他说,思想是内在的东西,肉眼看不见,只能用心体会。
  人跟人之间的缘分,看的不是皮相,而是思想。
  祈瑞大师还说,他姻缘不顺,是他以为的正缘,其实是偏缘,门户不是一辈子,外表更不是,要能跟一个人想到一处,说到一块,这种缘分才可能延续下去。
  昨天他被鸡追上树,她送他回玉佛寺,祈瑞大师一看他就说,命中桃花已开,正缘已来,原本还觉得祈瑞大师开玩笑,现在想来,那个正缘莫不是姜苒?
  自己是庶子,她是庶女,这可以。
  她能理解后宅问题出在哪,将来的问题就不会大。
  她母亲是姨娘,过门后自然不会看不起他母亲的姨娘身分,会好好孝顺母亲。母亲生他养他十分辛苦,将来的妻子一定要能承欢膝下才可以。
  窦万里认真思考起来,眼前的丫头跟自己配不配。
  姜苒还在替自己母亲打抱不平,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古代人已经想很多了,也不能怪她,毕竟不是土生土长古代人,她常常会忘记在这个世界,男女只要说过几句话就能决定终身,而窦万里身分尊贵,向来只有他说不,别人没有拒绝的余地,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人可以拒绝他,就算想拒绝也不敢,他有绝对的权势能让所有人点头。
  撇除这个,他对自己的外貌也有自信,瞧这几天丫头们都一个两个扑上来了,就是因为少爷长得好,丫头们扛不住啊。
  姜苒的身分要当正妻有点低,可是他若喜欢,也没人会说不。不过这事不急,反正他还要在这小地方多住几个月,祈瑞大师的学问惊人,他想好好讨教一番,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估量,看看姜苒是不是祈瑞大师替他算的那个有缘人。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