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夫人不开心 第十一章
  据闻祈瑞大师当年无缘考场,心灰意冷之下开始修佛,此后修为一日千里,能知佛意,甚至听见灰尘落地的声音。
  姜苒来过玉佛寺很多次,总看到祈瑞大师在大殿旁免费教授穷人家的孩子读书,这些孩子读了书,将来就可脱离贫困,因此从来没香客去打扰大师。姜苒也打从心里尊敬这样的人,读书识字能让穷人家的孩子有资本去改变命运,祈瑞大师年复一年免费教字真的很了不起,这才是真正的佛心,佛事。
  要说她穿越到这边有什么偶像,那就是祈瑞大师了。
  现在被偶像微笑以对,姜苒只觉得要高兴得上了天。
  窦万里从怀中拿出书卷,「昨日深思一晚终于想出答案,不是重农轻商,而该是重农保商。」
  祈瑞大师点点头,表情写着「孺子可教」。
  窦万里继续说:「我东瑞国以河道立国,因为有东西河道数条,南北河道数条,北方得以吃到新鲜蔬果,南方可以得到珍贵药材跟木材,这些不只是农民辛苦的结晶,也包含商人的努力。商人,不只是商,底下还有一群劳力,每个劳力背后都是一个家庭,若是重农轻商,压抑商业,那相对的也会压抑到苦力,在河道工作的人,船务,码头工人等都会被影响。朝廷应该鼓励商业,鼓励商人给工人多一点工资,而不是处处挑剔商人,以为这样打压就是对农民的公平。」
  姜苒在内心哇了一声,古代人能有这见识,不简单。
  重农轻商是自欺欺人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到进入二十世纪才渐渐被一些经济专家所检讨,商人也繁荣了社会,他们为什么要被轻蔑?
  但这古代人生在这保守的世代,可以说出重农保商,可见是真的有脑子,他的说法是共享,共荣,而不是齐头式公平。
  祈瑞大师微笑,「小姑娘怎么说?」

  「我家少爷说的对,要是没商人,北方的人一到冬天只能吃咸菜,南方的人只能用一些普通木材搭屋,然后十年就倒。现在不管南方北方,过的都是差不多的日子,你有人参,我也有人参,你能吃蔬菜,我也能吃蔬菜,当然农民很伟大,可这也有商人的功劳在里面,朝廷应该减轻农民赋税,而不是整天骂商人,动动嘴皮子这可不叫施政。」
  窦万里心里一动,难道这就是祈瑞大师说的「心意相通」吗?
  朝廷轻商,为了讨得朝廷欢心,京城上到下莫不轻贱商人,但好笑的是大家嘴巴上轻贱商人,私底下又大做生意。做生意没关系,可嘴巴上不对商人好一点,不也是骂到自己吗?
  减轻农民赋税,这点他也想过,朝廷这几年税收丰厚,其实可以在实际上对农民好一点。
  「老衲问小姑娘一个问题,若有人送你三间铺子,收,还是不收。」
  「大师问倒小女子了,若对方要求我的事情,我能做到,我收,若我做不到或者对方不愿说何事,除非我穷到无路可走,不然不敢收。」
  祈瑞大师眼露笑意,「没有断然拒绝,小姑娘爱财。」
  姜苒坦然,「爱得不行,我与母亲被家族放逐,这么多年来只有银子照顾我们一家四口,最香的不是桂花,而是铜钱,最美的不是牡丹,而是金子。」
  窦家的丫鬟活被众人抢破头,还不是因为那二两银子。
  祈瑞大师微笑点头,「这么多年,若不是香客捐赠,玉佛寺也难维持下去,老衲也爱金银。」
  姜苒打趣,「大师不是四大皆空?」
  祈瑞大师回得大大方方。「四大皆空也得活下去,何况老衲还有贪念,想办学堂,想办善粥棚,都得要银子。」
  两人话说得有来有往,一旁的窦万里却是心想,祈瑞大师说的没错,让他带她过来这里跟祈瑞大师说说话,自己从旁看看便能知道这是不是正缘。
  原本只是半信半疑,现在觉得,好像可以……应该可以。
  他说政事,说朝廷,她不但懂,还能附和上几句。祈瑞大师说,这就是思想沟通,两人要是不能想到一块去,相处起来也不高兴,譬如说,如果她刚刚大赞农民,大贬商人,他可能就不高兴了,可是她不但想法跟他一样,还能有新观点说要给农民减税,对,虽然不是多特别,但至少那是她自己的想法。
  他喜欢的女子既然不喜欢他,那他就找一个能相处的。
  母亲总是替他担忧,尤其是梅家把梅如玉送入宫中后,母亲总是用很担心的眼神看着他,怕他冲动,怕他惹事,如果他这一趟江南行能带回一个正妻,母妃也会高兴的……是的,不是母亲,而是母妃。
  窦万里,本名齐万里,是当今皇上第九个弟弟,为正一品亲王,封号为「敬」,朝中称为敬王,食邑万户,为爵位最高等。
  他母亲窦氏在后宫位分是嫔,窦家并不是太入温皇后的眼,窦嫔自然十分艰难,而东宫中的窦昭训也跟窦嫔一样,努力求生存。
  窦家没有什么不好,就是女儿都生得太美,姑姑跟侄女分别侍奉了皇帝跟太子,且都生有儿子,看在容貌普通又无子的温皇后眼中,自然刺眼得很。
  皇上病重的时候,亲自命了四个顾命大臣,把皇位传给太子,也就是萧贤妃的儿子,至于温皇后从低等嫔妃那边抱养来的六皇子,虽然已经寄在皇后名下,但个性顽劣不堪,皇上当年说他「不足以为太子」,温皇后怎么哭闹都没用。
  皇帝病逝后,萧贤妃的儿子登了大宝,生母萧贤妃成了圣明皇太后,温皇后则变为温太后,窦嫔则成了窦太嫔。
  圣明皇太后跟窦太嫔是自小的闺阁交情,入宫后也彼此扶持,又蒙皇上开恩让窦氏跟着萧氏住在宛月宫。后宫新人太多了,皇上不是常常来,两个姊妹能彼此作伴又各养有儿子能交换育儿经,这十几年来的交情自然不同凡响。
  皇帝跟齐万里虽然不是同母所出,却是同在宛月宫长大,是兄弟中最亲的,于是登上大宝后,皇帝分封兄弟为王,却只封了一个一品亲王,就是齐万里。
  圣明皇太后也恩准窦太嫔可以出宫让儿子养,现在窦太嫔虽然住在敬王府,却是每个月都会入宫去跟圣明皇太后叙旧。至于温太后,只是名义上的太后,她当年因为自己无子,为难遍了后宫的有子嫔妃,圣明皇太后跟窦太嫔都吃了不少亏,现在谁会理她。
  齐万里这几年总是京城住半年,然后当钦差半年,明察暗访,要是有贪官污吏就往京城上奏,东瑞国的地方官都知道有个亲王钦差,于是做事也谨慎起来,只要为官者清明,百姓自然安居乐业,于是人人都称赞皇上圣明。
  大家都很好,只有窦太嫔心里苦……儿子都二十岁了还没个正妃。她就不懂了,那梅如玉有什么好,让儿子神魂颠倒这么多年,现在她都入宫了,他还是没娶。
  齐万里当然知道窦太嫔的心思,可是他也不想随便将就,看他几个哥哥娶的王妃一个个像什么样子,什么都不会,争风吃醋跑第一,自己生不出孩子的不多念念佛,还想着弄掉姨娘的孩子,要是随便乱娶,那还不如不娶。
  不过他现在想法改变了,或许姜苒真的可以。
  【未完待续】
  注:本作品由豆豆0小0说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