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十年试婚 第一章
  【第一章】
  以边家的财力信誉跟社会地位,领养小孩的手续很快就核准下来,他们直接挑七岁以下的小女孩,因为边舟闹着说想要一个妹妹。
  边家父母觉得自己儿子很有爱心,边舟则只是认为妹妹会乖乖听他的话,比较好欺负。
  约好到育幼院那天,符合他们要求的小女孩都被叫过去。这天边舟穿西装像个小绅士,边家父母跟在他后面,眼前是一排穿着朴素的小女孩。
  院长为难地看着他们,想跟边家大人说几句话,边舟却并不理会,慢悠悠地走到第一个小朋友跟前。
  小女孩眼睛圆圆的,胖嘟嘟很可爱。
  「你看起来好香!」边舟的赞美小女孩没明白,睁着无辜的大眼好奇地盯着他。
  边舟捉起小女孩的手臂低头咬了一口,这一口大人小孩都猝不及防,院长愣住,小女孩嚎啕大哭了起来,圆眼落下豆大的泪珠。
  边舟嫌弃地甩开小女孩的手臂,边母尴尬地笑了下并拉了拉他,「边舟,你怎么能咬人?」
  「妈妈,这个妹妹太会哭了,我不要。」
  「妈妈知道了,这里有这么多小妹妹,你不要急。」

  院长搂着那个哭泣的小女孩,错愕地看边舟又走向旁边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精明地躲开,育幼院的生活教小女孩学会不顶撞人,但内心的恐惧却让她逃开。
  「你跑去什么?回来。」边舟拧着小眉毛,学他爸爸的样子。
  小女孩摇了摇头,跑得更远了。
  「不听话,我不要她。」边舟哼了声。
  院长来到边家夫妻身边,带着掩不住的怒意,「我们要不要先进里面聊一下?」
  「不用不用,我们下午还有个重要会议。对了,这是一点心意,给孩子们买零食吃。
  边家夫妻的话,把院长气得脸都白了。
  边舟也一副买完东西赶紧要回家的样子,在第三个小女孩手臂上又是一口,小女孩忍了一会后也哭了起来。他生气的训斥起那些吓得哆嗦的小女孩,「你们这么胆小,又不能吼又怕痛,我才不要哄着你们玩!」
  「边先生、边太太,我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这次就先这样吧。」院长使眼色,叫人把其他小女孩带走。
  「院长不用担心,小孩子是想找个能玩在一块的伴,我们儿子的方法虽然直接了些,但本意不坏,不会真的伤到小朋友的。」
  都看见牙印了还能怎么伤害!院长觉得她忽略了领养人对小孩的爱心,领养这件事情需要再从长计议。
  这时,有人拉了拉她的袖子,她转头,一个小女孩乖巧地站在那里,等她回过头,小女孩才轻声开口道:「院长,茶水已经准备好了,王老师说可以带客人过去了。」
  看到她,院长的气顿时消了一半,甚至还挤出个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女孩点了点头,转身要走,边舟却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打量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孩,小男孩也在仰着脑袋看她。知道小男孩是今天来的贵客,冯向晚站在那任由他打量。
  「你今年几岁?」边舟问。
  「十一岁。」
  「你们这里的小朋友很没意思,又土又无聊,还喜欢哭,怎么会有人愿意带你们回家?」
  「向晚,你去找王老师。」院长说。
  冯向晚的嘴角动了动,一旁小妹妹们抽噎着,害怕又不敢出声地看着这边。小妹妹们有些是她看着长大的,虽然她也是个小孩,但在这里已经算大姐姐了。
  像她这么大的孩子很少有家庭会考虑领养,成年前大既都会住在这里,所以她负责照顾小弟弟和小妹妹。
  看了眼前的情况,她卷起袖子,露出皮包骨的手臂,递到小男孩嘴边,「给你咬人。」
  边舟像见到骨头的小狗,还真不客气地一口咬下去,这一口又快又狠,咬住就不松口,院长倒吸了口凉气,见边舟使劲咬时还抬着大眼不服气地瞪冯向晚。
  冯向晚咬着下唇,小脸发白却没哭出声,「小舟,可以了。」边母这次不再是作样子,少见地去拉边舟。
  冯向晚的手臂上两排深到发紫的牙印,再多咬一会可能要见血了。院长刚要发怒,冯向晚却问边舟,「咬人的游戏是不是不好玩?」
  边母检查着儿子的牙齿,怪他干嘛咬这么大力,把牙咬坏了怎么办。
  「妈妈,我要她!」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包括冯向晚自己。
  「儿子,你不是想要个妹妹吗?爸爸、妈妈也想给你找个妹妹。」
  太大了养不亲这种心知肚明的话,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边太太,领养的事我们院方可能还需要再想一想适不适合。」这种人家再有钱也不能让孩子去受苦,院长暗暗咬牙道。
  这时,嫌小女孩哭很烦人的边舟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一会一个妈妈骗人,一会一个不管不管,哭着哭着还咳嗽了起来,这可把他父母吓坏了。
  「算了算了,反正都是一样的,随他吧。」边父赶紧说,反正他们只想给儿子找个玩伴,又不是给自己找女儿。
  又不是买水果,哪有这样说话的,院长压下火气,「向晚这孩子,可能不适合被领养……」
  「叔叔阿姨,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冯向晚看都没看撒泼的边舟。
  「没关系,叔叔有钱给你看医生。」边诚倒真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你愿意来叔叔家吗?你看这弟弟这么喜欢你,你要是愿意的话一会就跟我们回家,什么东西都不用带,家里已经为你准备了房间,里面什么都有。」
  边舟哪里是喜欢,只是觉得欺负她比较有快感吧,冯向晚心想,有钱人家的小孩肯定过惯了饭来张口的日子,想要的东西哭两声就有,到了手又马上腻了扔在一旁。
  冯向晚看院长紧张的样子,相信自己说了不愿意,院长一定能拒绝这家人。
  但她却同意了,看到边家夫妻脸上的笑和院长错愕的脸,冯向晚知道自己也许作了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个叫边舟的小鬼肯定不会让她好过。
  小鬼的哭声戛然而止,跑过来一把拉过她的手,得意地笑了,就是因为自己目的达成,眼泪才能收放得那么自如。
  她已经被领养家庭退回来两次,她知道被收养的日子很可能还不如育幼院,她也不稀罕漂亮的房间,但她还是想试着离开育幼院。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