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花女孩 第十八章
  「不说这个了,我们又安可是个很厉害的旅企喔。」
  「在哪间旅行社?」
  这一次我决定自己回答,抢先的说,「是我自己的兴趣,帮人客制行程。」
  「我最近刚好要去关西,还不知道要去哪呢。」
  「那我可以……」
  话,还没说完,妍依就插话的说,「你是真的要去玩还是要去那里把妹啊。」
  「喂喂喂,别这样好吗?我好歹也是个新好男人。」他的幽默很外放,反应快、表情也很有趣,连我这个不容易笑的人,在这将近一个小时的聊天里,也被逗笑不少。
  这还是第一次,妍依介绍对象给我,那么不感到压力。
  散会之后,妍依跟我之间还有点尴尬,毕竟早上才那样大吵特吵过。
  「抱歉……」我们同时说出道歉的瞬间,就笑了。
  「想不到你居然会来。怎么样,还不错吧?我都帮你打听好了,他对女朋友很好喔,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就是话少了点,刚好跟你也配,不如选一部你喜欢的电影,我们四个一起去看?」

  「话少?我怎么感觉不出来。」我皱眉的问。
  「从头到尾他都没什么说话啊。」
  「你说的是永立?」
  「对啊,不然呢?安格又不是你的。」她脱口的说。
  「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我……」她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了奇怪的话的,有点想刻意的转移开这话题。而赖文威在这时刚好的打来。
  「干嘛?我就说了陪又安相亲啊!刚结束,是怎样,我现在什么事都要跟你报备?」我第一次听她口气这么差,这通不愉快的电话结束,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追问。
  「最近刚好有一部不错,还是要问他们要不要去?」
  「现在?」她眼睛一亮,「好啊、好啊!我马上把他们叫回来。这就对了又安,你这次进步很多耶,你总算想通了。」
  我没有想通,我只想看看我的直觉,对不对而已。
  那两人并没有走远,很快返回来载我们,我跟永立尴尬的一起坐在后座,听着他们俩在前面一句接着一句的聊天。
  「这是我的猫。」停红绿灯的时候,安格把他的桌布分给我们看了一下,是一只雪白的猫,相当可爱。
  「超可爱的,跟你这个老人好不搭。」妍依笑道。
  「什么,它可是我的老大呢。」
  「有部电影叫『为什么猫都叫不来』,感觉你很适合看。」我也接着说。
  「那是因为长相问题吧。」他反应很快的回答。
  我们三个当场停了两秒才意会过来的大笑!
  「哈哈哈!你很会接耶。」我从来没想过一个电影名字有人听了可以这样接的。
  「你看像我这么帅,我家老大从来不会叫不来。」他这种自恋的说话方式不但不讨厌,反而还让人很想笑。
  一路吵吵闹闹的到了电影院,看了一部平常妍依肯定会睡着的电影,但她今天却看得比谁还认真,并且在结束后,抢先的发表感想,她说的那些,都是我平常会拿来形容电影的一些词汇,我顿时有一种话都被说完,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想不到你还满懂电影的。」安格点点头的说。
  「还好啦,无聊就常看啊,我家那个根本不看电影。」她不满的小小抱怨。
  「你们兴趣这么不合还能走那么久啊。」安格问。
  「所以啊,有种快要到尽头的感觉。」
  他们两人聊得忘我,完全忘记我跟话少的永立尴尬的被抛在后面,不知如何是好。
  我发现,从头到尾,安格的眼睛总是盯着她,不说,还以为他们是情侣。
  回家前,我把妍依拉来我家,想跟她好好的谈谈。
  「你是不是喜欢安格,然后想分手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今天就是陪你相亲啊,他只是朋友。」她的情绪又瞬间愤怒起来。
  我叹口气转过头,「妍依,我真的以为我们是好朋友,有很多事情,你不想说就算了,难道你以为我会评断你的行为吗?」
  「懒得跟你说。」她拒绝跟我继续沟通,再次甩门。
  今天一天,她已经甩了我两次门了。
  而且,都是为了一个也许才刚认识不久的男人。
  胸口闷闷的、痛痛的,有股很闷的怨气我无从发泄,甚至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泡了杯咖啡,缩在电脑前,我发现安格也来我粉丝团按了赞,忍不住淡淡的笑了。
  然后,我很快意识到笑了的自己。「我干嘛笑?干嘛开心?」只因为那人今天对电影的另类见解让我觉得有趣?还是幽默又有才华的个性让我吸引?
  我有那么容易喜欢一个人吗?
  「不可能。」
  *
  「你知道石楠花吗?」在听完我今天发生的事,香香突兀的说。
  「其实学校都有种,有白色粉色等等,今天去学校处理一位老师的保险,看到石楠花忽然觉得很像你。」
  「我?」说着的同时,我已经立刻搜寻起花语。
  「它的花语是孤独,香香你这是在暗示我注定孤独一生吗?」
  「它还有另一个隐藏的花语是勇敢,在我看来,就像是勇敢的孤独着也不低头,是不是很像你?」
  「嗯哼。」
  「我想,你其实并不想这样责备你的朋友吧。你只是……有点羡慕,羡慕她能这么轻易的离开任何人,又轻易的找到相互喜欢而且条件更好的人。你只是不喜欢自己被利用了而已,你希望她能跟你坦白就好。」
  「应该吧。」我瘪瘪嘴。
  「我是不太了解女生啦,但我有几个客户跟我聊天有说过,以爱情为重的女孩子,为了能得到想要的爱情,耍点心机只是过程。她说,每个女生都有不想被闺密知道的内心,尤其是爱情刚萌芽的时候,那很珍贵,只想属于自己不想分享。」
  忽然,我了解了。
  我想起上次的事我也没告诉妍依,是不是,我也觉得那份暗恋很珍贵,不想跟人分享呢?
  「但我很伤心,阿臭。」
  「蛤?」
  「我每天都跟你聊天也算幽默感很好,而且跟你一样喜欢电影,你就没有对我有这种感觉过吗?」
  「我……我只是觉得那个人还不错而已。然后……」
  「然后?」
  「然后……对啦,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当我承认的那瞬间,我感觉到他的诡异,感觉他一度说不出话来。
  「怎么?」
  「没事啦,我只是后悔追根究柢的问了而已。」
  今晚的这通电话结束的很莫名,有一种没解释完的感觉浮在半空,就像故事才演了一半就停电一样。
  「石楠花吗……」如果我真的像石楠花,那么也许就只能这样一辈子不停的对谁动了心然后又收起了心。
  我沉沉的睡着,这晚我作了个梦,梦见我跟妍依一起被困在梦中梦里出不来,在那雾茫茫的世界里,隐约听得见安格的声音,当我正想告诉妍依时,才发现,原来只剩下我一个人,被困在那里。
  是个不愉快的梦。
  非常不愉快。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