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小娘子 第九章
  皇帝不疾不徐吹拂着茶汤上的袅袅白烟,听了他的建议后微顿了下,侧头看了眼跟弥勒佛一样笑咪咪的元宝公公,「换人?」
  「是啊,皇上,虽然都是刑部官员办案,但术业有专攻,王大人拿手的是查办贪官污吏,这种凶杀案让他办……是为难了点。」
  皇帝这才猛然想起,王科之前负责的几件贪渎案是办得不错,扫荡了几个贪官,这些日子朝堂上的确是有另一番新气象。
  「这么棘手的凶杀案,元宝你说,放眼刑部,哪个人适合?」皇帝接受了元宝公公的提议,开始思索该由谁来接手这个案子。
  「皇上,您忘记司徒大人了,他最拿手的就是各种棘手的凶杀案。」元宝公公的胖手指往东边方向指去。
  「君玉啊……」君玉是司徒慕的字,皇帝直接称呼字以表示亲近。
  皇帝沉吟了下,「他的确是最适合办这案子的人,不过他……」
  说起司徒慕,他这个皇帝也是伤透脑筋,好好一个文武双科状元,什么官不好当,偏偏喜欢办案,主动跟他要求去刑部。
  他办起案子来快狠准,跟个拼命三郎似的,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还能同时发现案外案,或是一些幕后的阴谋、指使者等等,得罪了各界,不少人想要他的命,否则他现在不会请假在国公府里养伤。
  想到这里,皇上随即想到皇后所说,司徒老太君又进宫来向她哭诉了。
  光想到司徒老太君,皇帝就一阵头疼,「算了,君玉的伤势还没好,朕不想再让老太君担心。」他摆摆手直接否决这人选。

  昭国公府所有男丁皆在战场上殒落,只剩下司徒慕的父亲,他这皇帝的结拜兄弟,现在镇守边关力抗大元国的国公爷司徒业。
  司徒慕这次案子办得漂亮,却让自己差点去见阎王,国公府现在可以说就只剩下司徒慕这个宝贝独苗,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日后怎么有颜面去见司徒家一门忠烈?日后结拜兄弟班师回朝,他怎么有脸接见?
  「皇上,奴才早上奉您的命前去探望司徒世子,回来还来不及跟您说,世子的伤势看起来好了不少,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元宝公公将这好消息告知皇帝。
  「那就好。」皇帝松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似的,怒瞪了元宝公公一眼,斥责道:「元宝,君玉的伤势才刚痊癒,你竟然向朕推荐他侦办挖心案,存什么心思!」
  「皇上,您误会奴才了,奴才是一心为皇上着想,不想皇上再为此案气坏龙体,这才想到司徒世子啊。」元宝公公下跪喊冤。
  「那也不能是君玉!」
  「可是……皇上,放眼朝堂之上……真的没有人有能力办这件棘手的案子了啊……」元宝公公委屈的说出大实话。
  皇帝噎了下,嘴角抽了抽,最后很无奈的吁了口气,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罢了,你起来吧,你亲自去一趟昭国公府,再次确认君玉的伤势如何,若是他已经能下床行走,体力也还可以,就让他进宫一趟。」
  「是,奴才这就去。」元宝公公领了旨意,就要退出御书房。
  「等等。」
  「不知皇上还有何吩咐?」
  「若是他能进宫,让马车直接驶进宫中,停在外头用轿子抬他进御书房,别让他走。」
  「是,奴才这就去办。」
  【第四章 挖心凶杀案】
  关在客栈里好几天,江思翎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顾不得黑阎的警告,一个人到街上溜达,想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同时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
  她答应江雪母女要为她们报仇,只是报仇两字说出口很简单,要实际行动却很难。
  在擎苍古国,她人生地不熟,完全没有外援,得先让挤进脑子里的一大堆东西消化消化,再来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进行,而上街晃晃有助于她的思考。
  自古以来最繁荣热闹的地方都是一个国家的行政中心,擎苍古国的首都苍龙城自然也不例外,热闹的程度超出了她的想像。
  逛了一小圈下来,她发现苍龙城会如此热闹繁华不是没有原因,全因为它有两条四通八达的水路,一条是擎川运河,一条是沧江河,贯通东西南北,是京城及附近几个州县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商业要道。
  水路上的船只往来十分频繁,大小船只排队等着在码头靠岸,码头上满是准备上下船的货物与忙着搬运货物的工人。
  码头两旁酒楼、饭馆、商铺林立,各式各样的幌子飘扬,还有许多挑着担子四处叫卖或者是沿着河道摆摊的小摊贩。
  码头附近不管哪个角落都是人潮,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行人摩肩接踵,热闹到了极点。
  在现代除了跨年外,江思翎可没有见过如此热闹景象,让她兴奋不已。
  她决定今天好好地逛上一圈,还好出门前有询问过店小二,店小二很热心告诉她苍龙城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最热闹的地方全在河岸边,她想逛街买东西,沿着河岸走便是。
  「老伯,谢谢你。」江思翎接过摊贩手中刚出炉还热腾腾的烧饼,迫不及待地拿出一个咬了口。
  「真好吃啊!」果然还是这种纯天然手工做的烧饼好吃,满嘴面香与炭烤香气,让人一口接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她边吃边逛,沿路买了两根簪子、一双绣花鞋跟两套新衣裳。本来她是不打算买衣裳的,但是路边小摊子上卖的鞋子与衣物比上回客栈婆子买的衣裳还要便宜上二、三十文钱,忍不住就多买了两件衣裳。
  「喵!」
  忽地,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喵叫,她下意识地抬头望去,一只黑猫站在屋檐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竟然是黑阎,这里人这么多,它还找得到她,太不可思议了!
  黑阎四肢一展,灵巧的跳到她肩膀上,未等站好便马上厉声质问,「女人,本使者不是让你待在房间里不要随便外出!」
  「大白天能出什么事情,况且我虽然是出来逛街采买,但最主要还是藉由逛街厘清思绪。」她自包袱里取出一包小鱼乾,拿了条放到它嘴边,「小鱼乾,很香,吃看看。」
  如今她已知晓可以用意念与黑阎沟通,就算是在外头,他们也能大方交谈,不必担心被当成异类。
  「本使者……」黑阎本想拒绝,但那萦绕在鼻尖的香气让它只能把剩下的话吞进去,张口咬住她递来的小鱼乾,「你可有想到什么法子?」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红豆,我打算先前往江雪给红豆的那个小庄子,看看红豆在不在那里。」她也拿了条小鱼乾咬着。
  「不行,你短时间内不可以离开苍龙城。」黑阎马上制止,「你还想要这条命的话,就别到处乱跑。」
  「干么说得那么严重,不过是去寻人而已。我不出城去找红豆,难道是你要去找吗?」她侧过脸瞄它一眼,边说边准备走到对街卖胭脂水粉的摊子去,「这里我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半个朋友可以帮忙,不自己跑,还能指望谁?」
  这时,远远的便传来一记吆喝声跟阵阵急促的马蹄声——
  「让开,让开!」
  有马车疾驶而来。
  古代就是这一点不好,交通太乱。江思翎跟着众人赶紧退到一旁,免得被马车给撞到。
  也许是因为这条街道比较狭窄,人潮又多,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在马车缓缓从江思翎面前经过时,一阵夹带着水气的凉风吹来,车窗上挂着的窗帘被掀起了一角,让人能将里头所坐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坐在马车里的男子身着玉色锦袍,头戴玉冠,神情清冷,五官俊朗非凡。
  江思翎瞬间瞪大了眼,「他、他、他……」
  她认得他,却喊不出名字,只能用食指直指着马车,扼腕的看着马车渐渐远离。
  吼,该死的,重要时刻她怎么把他的名字给忘了!
  「原来是他。」黑阎顺着她手指方向望去。
  「你也认识他?」
  「刑部侍郎司徒慕,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乱葬岗那一夜它全程参与,自然知道他是谁。
  「对,司徒慕,就叫做司徒慕,我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她记得当时他再三提醒她,日后若需要帮忙,就到刑部找他。
  「走,我们赶紧回客栈。」她把那玉佩放在客栈的房间里。
  「方才要你回去,你理由一堆,怎么现在肯主动回去了?」
  「我想到一个法子了,司徒慕手下肯定有很多人可以用,我要拜托他帮我找红豆跟当年那几个替江雪看诊的大夫。」她兴奋的说着,「我们快回客栈,把他当时给我的玉佩找出来,然后去刑部找他。」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