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难嫁 下 第三章
  【第四十三章 鸳鸯戏水】
  雨骤风狂之后,那喜帕上的落红刚好两块。慕沉泓咬住了宫卿的耳垂,低声笑道:「你看,这像不像那株牡丹,比翼双飞?」
  她根本没心思看,身子又疼又倦,眼都不想睁开。
  「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的调笑只让她羞恼,一记粉拳捶了过去。他笑嘻嘻地握住她的拳头,放在心口,暧昧地问:「还要不要?」
  宫卿一听立刻断然拒绝,「不要。」
  慕沉泓亲了亲她的脸颊,柔声问:「饿不饿?」
  宫卿横了一眼,「当然饿。」
  他笑嘻嘻道:「我也是。」
  「那你怎么不吃?」
  「我吃了啊,只是没吃饱。」他笑嘻嘻地看着她,她这才明白过来,当即粉脸一红,嗔了他一眼。
  「我已经让李万福备好了吃食,等我去叫他们摆上来。」

  说着,慕沉泓披衣起身,叫了人。然后又进喜帐帮宫卿穿衣。
  宫卿羞红着脸道:「你帮我拿一件新的来。」
  「别穿了,一会儿吃完了去净身。」他挑了一件明红色的袍子,替她穿了。
  李万福带人进入寝殿,悄无声息地摆上一桌的吃食。
  东宫司仪带着几名宫女进来,宫女将喜帕交给司仪,将床上的被褥被单换了新的。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情爱气息。宫卿忍着不适坐在桌前,低头羞赧不已,她们看见了那被单也不知道怎么想……
  很快,宫女内侍都退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两人。新妇容色明艳,娇羞无限。只穿了一件宽宽松松的袍子,愈加显得风姿绰约,飘飘欲仙。想到那内里的无限风光,慕沉泓心神一荡,伸手挑起她的下颔。
  他的眼珠特别黑,幽幽的看不到底。
  她看见自己映在他的眼眸里,正是一副娇滴滴羞怯怯刚承了雨露不胜柔弱又风情丰润的模样,顿时羞赧地别开脸。
  他心里如同放了一团甜蜜蜜的酥糖。伸手将她抱到膝上,环着她的腰,啄着她微微红肿的樱唇,「卿卿,卿卿。」一遍遍低声呢喃,好似念不够她的名字。
  她低低应了一声,心也像是被软软的一团蜜液泡着。
  「我每日都在心里叫你无数次,你可曾听见?」
  她莞尔失笑,「你心里叫的,我如何听见?再说,」她媚眼如丝,斜睨着他,「你心里九曲十八弯,谁能猜出你的心思?」
  「哪有九曲十八弯,明明只有一根直肠子。元宵节那日,你信誓旦旦地对向婉玉道,我绝不会嫁给太子。我巧合就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当时,心都碎了。」
  她吃了一惊,「你听见了?」
  他捏一下她的鼻子,恶狠狠道:「不肯嫁我,我就偏让你嫁给我。」
  「你娶我是为了和我赌气?」她生气地嘟着小嘴,小脸蛋立刻拉下来。
  「当然不是。」他亲了亲她的樱唇,笑笑不语。
  她又横了他一眼,凶巴巴问:「那你是为了淳于天目的那句话娶我吗?」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宫卿沉着脸,气势汹汹,不依不挠,俨然端出了宫夫人的霸道风范。
  慕沉泓只是笑。
  「快说。」宫卿恼了,伸手拧住他腰间的肉,偏生他常年练武,腰间肌肉特别紧,拧了两把还没拧住。
  他将她的小手捂住,低笑,「等你吃饱了再告诉你好不好?」
  嗯,也好,吃饱了好有力气逼供。
  餐点十分精致,宫卿用的不多,心心念念一会儿要逼他吐露实情。
  他也没心思用,心想一会儿是继续一次呢,还是继续两次……三五次是最好不过,不过她初承雨露,恐怕受不住。
  用完饍,李万福带人进来收走餐食,又低声道:「殿下,水备好了。」
  「嗯。你退下吧。」
  宫女内侍退了出去。
  宫卿很霸道地睨着太子殿下,「可以说了吧。」
  「你第一次进宫看向太妃,我就记住你了。」慕沉泓将她抱在怀里,开始吐露心迹。
  「什么时候?」
  「两三岁的年纪吧,你叫我太子哥哥。」
  那么久远?宫卿心中一暖,樱桃小口弯成一道月牙。
  慕沉泓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后来总算咬字清晰了,叫我太子哥哥,软糯糯甜丝丝的,比那蜜果还香甜。我最喜欢听你叫,可惜后来却不肯了,见了我便躲得远远的,为何?」
  「长大了自然如此,男女授受不亲。」记得那会儿八九岁,宫夫人便告诫她别和太子多说话。等到十三四岁,便极少带她进宫了。
  「后来再想见你一面就难了,只能在宫宴上远远看着,心痒难耐。好不容易等你及笄,巴巴地想娶你,你却一心想着嫁给别人,真是可恨。」
  说着,慕沉泓又恶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她娇羞又俏皮地笑,「你当真气了?」
  「自然。」
  「你还说呢,我屡次被你……」
  「被我如何?」
  她羞赧地道:「反正你欺负我。」
  「你那般气我,不肯嫁我,我当然对你……」他软绵绵地叫了一声,「卿卿,我的亲亲。」这时,她察觉臀侧有一处硬硬的东西顶了上来。
  她脸色一红,忙不迭从他膝上跳下。
  他拉住她的手道:「我们去沐浴吧,水都备好了。」
  「你先去。」
  「一起去吧,净室在后面。」
  「不,我刚吃过饭,要等一会儿。你先去。」她当然知道他的用意。娇怯怯地站到远处,一副防贼的小模样,万分可爱。
  他笑了笑,「那我先去了。」
  宫卿心绪万千,又是欢喜又是惆怅。原本百般不愿的婚事,因为突如其来的真相而惊喜连连。而方才他的话语,也分明是一种当时相见已留心的意思,若当真如他所言,对自己从小就上了心,那一生一世一双人也未必不可能。眼前就有一个典范,便是宣文帝。
  想到这儿,宫卿暗暗决定,就算他是太子,她也绝不会将他拱手相让,和别的女人分享。
  很快,他去而回返,广袖长衫,如谪仙一般翩然而至,身上带着一股特别的味道,如兰草的清香。
  「我抱你去吧。」
  「我自己去。」宫卿忙不迭地躲开他的手。
  走到寝殿后的净室,宫卿一怔。
  果然是皇家气派,宫家已经够富贵,净室可没有这么豪奢舒适。
  汉白玉垒成的浴池,墙壁上镶嵌着一个龙头,水流从那龙嘴里涓涓而下,腾着嫋嫋的白烟,这厢从龙嘴里源源不断流进来,那边又流出去。
  水里飘着无数的花瓣,浮浮沉沉的像是盛开的花海。
  原来他身上的香气源自于此。宫卿忍不住长吸口气,清雅幽远的香气让她浑身舒畅。她脱下身上的明红色外袍,踏入池中,随着水波荡漾,花瓣被冲开,露出池水下大小如一的鹅卵石。池中雕了一只玉石鸿雁,那伸展的双翼,刚好形成一个躺椅,她躺在那鸿雁背上,玉臂放在鸿雁双翼之上,舒适极了。
  身下的红肿被热水泡着,不适之感渐渐好了许多,本就累了一天,又被他在床上折腾那么久,此刻一泡热水,才知道自己有多倦累。
  她侧身趴在鸿雁上,懒洋洋的一动不想动,只想就这么睡过去。可是身子倦累之极,偏偏脑子却很活跃,因为今天的遭遇实在离奇。先是他揭秘了元宵节的缘分,接着又是床笫之间从未经历的刺激。
  一幕幕的场景在脑海里盘旋,无不香艳旖旎,宫卿自己想着想着,便羞红了脸。
  泡了许久,她才解了乏,想要起来,结果一回头,险些叫出声来。
  慕沉泓坐在水池边,双手合握,撑着下颔,笑吟吟地看着她,像是欣赏一幅春宫画。
  他何时来的,居然一点声息都没有。
  她恨不能缩到水底去,可惜这温泉池子水很浅,她半躺在那鸿雁的羽翼上,水刚好淹到她的酥胸,那两点殷红藏在一团花瓣下,若隐若现。
  万幸水面上飘满花瓣,虚虚地掩住水下的春光。她娇羞无限,一动不敢动,暗暗祈祷花瓣不要散开来,否则……
  慕沉泓笑笑地站起来,缓步走到池边蹲下身子,不急不缓地伸出手,在水里撩了几下,于是,那些簇拥着的花瓣一下子散开了。
  他故意的,显然就是故意的。
  「水温可好?」他离她咫尺之遥,笑嘻嘻地看着她。
  她满面羞红,慌张地双臂抱在胸前,却暴露了身下。既然他不肯走,她银牙一咬,索性豁出去,一个箭步起身,要去取自己的衣服。
  就在她伸手的那一刻,他突然出手,搂着她的纤腰,进入池中。
  一入水中,她被他牢牢固定在怀里。
  他笑嘻嘻问:「卿卿见过鸳鸯戏水吗?」
  「没见过。」
  她身上光滑不着一物,触手之处如凝脂一般娇嫩。
  「还差七口没咬呢。」
  「不要。」
  「这次,是哪里呢?」他托着她至鸿雁的双翼上,双手一圈,将她困在身下。
  她肌肤娇嫩,玉雪的胸前,还有一个红印,此刻看着格外的香艳旖旎。「这边吧。」
  宫卿又羞又气,推着他的脸颊,不让他的唇落下。
  他笑着拿开她的手,将她身子一翻,放在鸿雁的双翼上,整个后腰浮出水面,刚刚好花瓣飘在她的腰窝处。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