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难嫁 上 第三章
  宣文帝作为一名充满仁爱之心和喜欢安逸享乐的帝王,将琼林宴办得更像是相亲大会。每一届都成就了许多姻缘,宫夫人向青舒便是受益者之一。
  向青舒长得娇艳柔弱,骨子里却很霸道,从姑母向太妃的身上总结出了一个女人最实际的幸福,并不是和别人分享世上最尊贵的男人,而是单独霸占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所以当年待字闺中的她虽然有更好的选择,却满心满算地要嫁个比她身分低的男子,好一辈子拿捏他霸占他,叫他不敢纳妾娶小。于是,庆丰三年的状元郎宫锦澜,被向青舒力挫群敌,一举拿下。
  成为宫夫人的向青舒认为自己的人生幸福美满,打算让女儿走上相同的路,所以并未急着为女儿订亲,只等着今年殿试之后,在琼林宴上挑一位品学兼优,才貌双全的女婿。
  向婉玉一直以为宫卿不急着订亲,是为了明年的太子妃大选,所以心里一直酸溜溜的,很是嫉妒,今天得知真相,心里真是莫名的舒服。眼前这个人称京城第一美人的表妹,看着也顺眼了许多。
  她呵呵乾笑,「没想到姑姑竟然是这个打算,我还以为妹妹想明年嫁入东宫呢。」
  宫卿当即道:「不会,我绝不会的。」
  是吗?隔壁的雅间里,一个男子无声地笑笑,取下面上的辟邪面具,放在桌上。
  【第三章 慧眼识佳人】
  向婉玉暗暗觊觎着太子妃之位,一直将宫卿列为她潜在的最大敌人,眼见她完全无意和自己争锋,顿时放下了心中防备。
  她凑近宫卿,低声道:「既然妹妹无意嫁入东宫,那我就透露个秘密给你。」
  「姊姊请讲。」

  「皇后打算挑选家世好品貌好的未婚女子入宫陪公主过花朝节。」
  宫卿一听便觉得这是个幌子。
  因为花朝节年年都有,为何单单今年要挑选少女入宫陪公主过节?且还是家世好品貌好的未婚姑娘?
  果然,向婉玉又道:「皇后其实是想挑太子妃的人选。这是赵国夫人私下透露给我母亲的。你若是不想嫁入东宫,最好就不要入选。」
  「多谢姊姊告知。」
  「要嘛你尽快定下亲事,要嘛就找个藉口避开此事。」
  宫卿皱了皱鼻子,俏皮地笑,「多谢姊姊提点。妹妹打算从明日起就卧病在床。」
  她无心去掺和什么太子妃甄选,更不想去陪公主过节。因为宣文帝的独女九公主,实在是位棘手的人物。
  九公主名字带九,并非排行第九,她是宣文帝唯一的女儿,至于为何称九公主,这其中还有个故事。
  当年,独孤后生了太子慕沉泓之后,连着生了三位公主,却都早夭。司天监的监正淳于天目精于相术,称独孤后犯了九女星,要连生九女。至于破解的办法,便是再生一个公主取名为九,表示已生了九个女儿的意思。
  果然,不久独孤后又生了位公主,于是取名阿九。这倒也奇了,从此,独孤后不再生女儿,但也没有生儿子,膝下只有一子一女。这位九公主被帝后视为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位九公主的脾气非同一般的大,性情也是非同一般的扭曲。
  打过几次交道之后,宫卿对阿九公主只有一个词:敬而远之。
  向婉玉明着是一片好心提点宫卿,其实暗藏私心,她自认为家世显赫,容貌出众,放眼京城,能在家世容貌上超过她的,唯有这个表妹了。只要宫卿不与她竞争太子妃,她自认为有必胜的把握。方才这一番打探,得知这位表妹和姑姑一样胸无大志,打算从寒门士子中挑选夫婿,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宫卿早已从向婉玉的言行和表情中窥出了她心里的秘密,但她只装作不知,反而娇憨懵懂地笑着感谢表姊「善意」的提醒。
  向婉玉略有心虚,换上宫卿的长裙,昂首挺胸出了内室。
  同时从内室走出来的两位少女,年纪相似,风华气度却高下即分。
  宫夫人暗道,这衣服穿在我女儿身上,明明恍若仙子,怎么被侄女一穿,如此俗气?反观自家女儿,换上侄女的嫣红色长裙之后,愈加明媚娇俏。果然是人长得美,穿什么都好看。
  韩氏也在暗暗对比。纵是私心再偏向自家女儿,也不得不说,虽然自家女儿也是国色天香,但和宫卿一比就成了庸脂俗粉。
  容貌不是最关键的问题,韩氏更担心的是自家女儿的性格。知女莫若母,以婉玉这样的性情,纵然被选入东宫,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母仪天下、独宠后宫不过是她一个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的美好幻想罢了。所以从赵国夫人那儿得知内幕消息之后,她立刻紧锣密鼓地准备将女儿的亲事定下来,好绝了她的念头。
  宫夫人眼见今日李代桃僵已经大功告成,便道:「嫂嫂,咱们逛街看灯去吧。」
  韩氏陪着笑道:「小姑,我们还是先走一步为好。」
  「好,嫂嫂先走,我们等一会再出去。」宫夫人知道嫂子一贯精细谨慎,是怕宫卿和向婉玉走在一起,让人联想。
  韩氏带着女儿婢女等人走出雅间。
  向婉玉和宫卿身量相仿,谁知宫卿的裙子穿在身上,那亮缎腰带勒得紧紧的让她呼吸都有点困难。这对于一向自认为身材曼妙,纤腰一束的向婉玉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打击。
  她在家中特意吩咐过侍女青华,给宫卿戴面具时,故意将丝带系松,掉下来好让独孤铎看见那不是她。谁知道宫卿居然反应那么敏捷,堪堪接住了面具。走出登月楼,她郁闷地想要吐一口气,可是腰带太紧,只呼了半口就被卡住了。
  「出来了,出来了。」
  独孤铎激动地站在街对面一家店铺的招牌之后,死死地盯着那张喜上眉梢的面具。
  睿王一走,他和岳磊跟到登月楼下。他想看看方才那猜谜女子是否叫安国公夫人母亲,若是叫了,应是向婉玉无疑。
  岳磊提醒道:「侯爷最好换个面具,方才这个面具她和管家丫鬟可都见过了。」
  独孤铎立刻在身后的街摊上随意买了个辟邪面具蒙在脸上,这才大剌剌地跟在了韩氏一行人的身后。
  过了一会,果然听见向婉玉叫韩氏母亲,独孤铎道:「的确就是向婉玉。」
  岳磊看着眼前的女子,停了片刻,突然道:「不是她。」
  「怎么不是?面具衣服,都是。」
  「面具系上时,那婢女给她打了两个结,现在却只有一个结。再者,她的腰身,粗了一寸。」
  独孤铎瞪大了眼,「果然是左卫将军,这眼力,啧啧……」顿了顿,他又问:「那方才的女子是谁?」
  岳磊想了想,道:「若我猜得不错,想必还在登月楼里。」
  独孤铎猛一转身,「走,看看去。」
  少年心性本就好奇,再加上方才那猜谜女子聪慧机敏,看身形如是佳人,他禁不住想要看看那张面具之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岳磊知道独孤铎是较上劲了。不过,他自己也被勾起了浓重的好奇,那一双眼睛让他情不自禁想要看看面具后究竟是怎样一张容颜。
  两人走到登月楼,巧极,宫夫人一行十人正好出来。
  独孤铎并不知道迎面这一行人就是他想要找的人,只从她们的面具和衣着上看出这些人出自富贵之家。
  宫卿迎面见到一张辟邪面具,还以为是方才人群后的那个男子,再看却知不是,眼前这人穿着一身紫色锦袍,而看她猜谜的那位男子,是一袭布衣。
  一行人走过岳磊身旁,一张出水芙蓉的面具之后,是一双他不会认错的眼。
  岳磊暗自拉了独孤铎一把,独孤铎这才转身看着宫卿。
  虽然衣服换了,但身形很像,窈窕婀娜,如风拂纤柳。莫非是她?他不确定,但岳磊点了点头。
  独孤铎相信岳磊,他年纪轻轻,便位至左卫将军,除了武功高超,更有许多过人之处,所以睿王和他相交甚深。他既然肯定这就是那位猜谜女子,就不会有错。
  独孤铎激动地跟上去。
  宫卿平素就喜欢一些文字游戏,看到灯谜,便跃跃欲试。因为戴着面具,她比平素更放得开,端庄礼仪暂且抛到一边,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活泼娇俏,便是蒙着面具,也自有一番勾人心魄的妩媚风情。
  独孤铎生平第一次跟踪人,觉得很刺激。眼前那婀娜窈窕的背影,那不足一握的腰身,牢牢地吸住了他的视线,春天未来,他的一颗心彷佛已经提前被春风吹醒,泡在一汪碧波里沉沉浮浮地荡漾。
  宫卿高高兴兴地逛街观灯,并未发觉身后一直跟着两人,但管家宫福贵甚是机敏,带着下人一刻不敢松懈,团团围着夫人小姐,生怕走散。
  很快他便发现了身后的两个男人,暗暗留心之下,发现这两人从登月楼一直跟随,他有些不安,便低声对宫夫人道:「夫人,身后有两个男人一直跟着我们。」
  宫夫人扭头看去。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