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睡了你 第六章
  没有人来吗?
  向宸谷搔搔头。
  难不成是他梦遗?
  这么大了还梦遗也太好笑。
  可那血又怎回事呢?
  难道他真的有受伤,只是伤口太小没找着?
  向宸谷双手环胸,信步回房,心头满是疑雾。
  丁靖容捧着装了满满红茶的茶桶,举步维艰的走出来。
  正在做饮料的同事朱恩瑶看她走个路像要了她的命似的,忍不住取笑,「你昨天是去做深蹲,还是跑步,铁腿成这样?」大腿都合不拢,步伐几乎是用拖的。
  要不是晓得丁靖容没有男朋友,她真会以为她是昨晚跟男友战得太激烈,才会难以行走。
  「对、对啦!」丁靖容胡乱点头,把茶桶放上架子。

  「我听说热敷对治疗铁腿有效,你晚上回家泡个澡吧。」
  「喔,好啊,谢谢。」
  丁靖容笑道谢,其实她跟母亲的房间浴室没有浴缸,根本无法泡澡。
  「欢迎光临。」有到有客人来,朱恩瑶朗声招呼。
  客人拿下墨镜,仔细看看menu上的饮料名称,朱恩瑶顿时眼前一亮,偷偷拍了拍正在调整茶桶位置的丁靖容。
  「你看,帅哥。」
  丁靖容抬起头来瞟了一眼。
  是真的挺帅的。
  个子高、腿又长,肩膀宽,五官精致俊逸,像从海报里走出来的一样。
  尤其他的手又宽又大,手指头修长优美,是她觉得最好看的地方。
  不过怎么觉得长得有点眼熟?
  丁靖容微眯着眼,想看得更仔细点,看能不能唤起脑海中的记忆,男人刚好抬起头来,她心虚的立刻别开眼去,抓起抹布,装模作样的擦着台子。
  朱恩瑶将做好的茶递给前一位客人,娇嗲的问着帅哥客人,「请问要喝什么呢?」
  「珍珠绿茶,无糖微冰。」
  丁靖容的心脏怦怦地跳了好大一下。
  这声音……
  这声音跟昨天晚上的姊夫一模一样。
  她倏地转过头来,仔细一瞧,心脏剧烈的动起来。
  姊夫……
  不,不是姊夫,是向宸谷,向禹寰的弟弟,丁筠恬的小叔。
  她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他怎么会来饮料店买茶?
  有钱人不是都只喝星巴克的吗?
  她就不曾看过丁筠恬的手上出现除了星巴克以外的饮料。
  意识到丁靖容的目光,向禹谷的视线往她的身上而来,丁靖容又是一个心虚的速速转头。
  其实她不用紧张,反正他又不知道她是谁,她只是丁家的私生女,从来都见不得光的那一个,与向家人没什么碰面的机会。
  「欸,你不是那个……」向宸谷手上的墨镜指向她,「我大嫂……的妹妹?叫那个什么名字……」他怎么一时想不起来。
  「你们认识吗?」朱恩瑶惊喜的问。
  「丁靖容!」向宸谷总算想起来了,「丁靖容对吧?」
  可恶!
  青英人士不仅头脑好、记忆力好,连记人都特别强。
  丁靖容神色僵硬的回头,「你、你好。」
  「你怎么会在这工作?你没有去你爸那里上班吗?」向宸谷好奇的问。
  这白目的问题让丁靖容背脊不由得一僵,五官表情也僵硬了。
  「靖容,你家有开公司喔?」朱恩瑶比向宸谷还好奇。
  「没有啦,我喜欢自己的工作自己找。」丁靖容面无表情的回,语气有些淡漠,刻意不看向向寰谷。
  他怎么会记得她呢?
  记得跟他好像只有在婚礼的时候见过,那时她跟着妈妈,在父亲的后方,渺小而卑微,父亲跟亲家介绍时,刻意忽略掉了母亲,提到她时也只是草草带过说是丁筠恬的妹妹,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交集了。
  且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
  要不是这几天因为向禹寰的事情,丁筠恬一直烦她,让她再次注意到向禹寰的长相,加上他跟向禹寰在某几个角度十分相似,五官看得出兄弟的影子,她也没法这么快把他认出来。
  「你是靖容的朋友吗?」朱恩瑶一边做茶一边热络的交谈。
  「我是她姊夫的弟弟。」
  「姊夫的弟弟啊。你长得这么帅,你哥哥一定也很帅啰。」
  「没有,我哥比较好看……」
  「丁靖容!」向宸谷的后方有道怒吼声传来。
  向宸谷回头,讶见丁筠恬,但戴着墨镜的丁筠恬没有注意到他,直接就走进柜台。
  「我有话问你,过来。」丁筠恬拉着丁靖容就往外拖。
  丁筠恬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丁靖容很是为难。
  「恩瑶,这边麻烦你一下。」丁靖容匆匆交代,踉跄的被丁筠恬抓来一旁的巷子内。
  向宸谷注意到丁靖容的腿似乎不方便行走。
  「她脚怎么了吗?」向宸谷好奇的。
  「好像是昨天跑步,铁腿吧。」其实这也是朱恩瑶的臆测。
  「跑步铁腿?」向宸谷视线往小巷那关心的探看。
  她们的位置离他有点远,听不太凊楚在说什么,但看得出来丁筠恬非常的生气,而丁靖容的表情在困惑不解中也带着恼怒。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你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到禹寰的房里去。」
  「我怎么没有?」丁靖容啼笑皆非,「我的……我今天腿到现在还在痛耶!」
  「哈!」丁筠恬嗤笑,「你再假啊,再装啊,拿了钱还不办事,贱人!」丁筠恬生气的踢了她一脚。
  「啊!」丁靖容疼得蹙紧了眉头。
  大嫂怎么踢人了?
  向宸谷傻眼。
  「我老公今天早上睡衣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你敢说你有办事?」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事后穿的?」被冤枉的丁靖容气道,「有没有办事,我不会比你清楚吗?」
  「你……」丁筠恬气怒的指着她,「我现在不跟你吵这个,你今天再给我去一趟,要给我留下证据,否则我就认定你是诓我的,我一定让你好看……让你妈好看!」
  丁靖容憎恶的瞪着丁筠恬。
  母亲就是她的软肋,她没法不从。
  「我今天不行。」丁靖容拒绝。
  「你拿了一百万,怎么可以不行?」
  丁靖容的拒绝使得丁筠恬怒气更盛,音量不自觉大了些,这句话倒让向宸谷听清楚了。
  一百万?
  大嫂给丁靖容一百万要做什么?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