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如兽 V第三章
  当年她偷偷读爹亲的医药藏书被发现后,坦承自个儿想习医的想法,却被爹亲以及柳氏严厉斥责,事后她还被关进佛堂静思己过。
  可如今,她曾被斥责的行为竟因为「被需要」让她成为代罪羔羊……
  易少吟是柳氏的么女,又是嫡出,从小就是被爹娘兄姊捧在手掌心长大,说话向来直接霸道。
  他们商量出的这个对策,由易少吟口中说出,彷佛天经地义她就是必须当那个牺牲者。
  她尚不及有所反应便听到柳氏呜呜咽咽的开口:「不是的!凝姊儿,你别听你五姊姊胡说。我们的意思是想趁这次送药箱将你爹救回来,你大哥会带上护卫好手,你不会有危险的。你爹有了岁数,禁不起这番折腾……」说着,柳氏哭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听到这一番话,易少凝抿唇不语,心头有无数的疑惑闪过。「为何是我?」
  柳氏知道易少凝平日看起来温婉安静,但其实非常聪慧,她早料到她不会轻易相信他们的说词,也幸好在商量这件事上,她有了万全的准备。
  「我也不瞒你,因为那恶人实在太凶狠残酷,肯让你爹捎信回来取药箱,肯定也猜到我们会趁机救人,让你去,他看到你一个女孩儿,肯定会放松戒备。」
  柳氏的话合情合理,但也因为这样让她的心微涩、微揪,家里的女孩不止她一人,但她却成了最适合的人选。
  她可以拒绝不任他们利用,可爹亲对她有养育之恩,眼前遇上这危难,她如何置身事外?
  她若拒绝,一个「孝」字就足以将她压死。

  可若她真点头答应,当那个诱饵,她一个姑娘家的闺誉可就毁了。
  虽说她一心习医想悬壶济世,本就没打算嫁人,加上亲娘不在,依柳氏偏私护己的心思,她从没奢望能讨门好亲事。
  即便没今日的灾厄,她这庶出的女儿,随时都能因为任何事成为代罪羔羊。
  见她低眉敛目不知转什么念头,柳氏止住了泪,变了脸问:「你、你这是不想救你爹的意思?」
  「是呀!六妹妹,外头天寒地冻的,也不知爹的身子骨撑不撑得住,你还在那磨磨蹭蹭的浪费什么时间哪?」
  易少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压根儿没听到两人的喳呼。
  因为没说话,那微微垂敛双目的模样温婉平和、气质灵秀,比家中任何一个姊妹都还有大家贵气的小姐模样。
  易少吟容貌虽也不差,与易少凝相较之下却失色许多,瞧着她,惹得自个儿的心越发烦闷,只是转念一想,她心倒开怀了。
  一个庶女长得再好、才情再高也掩饰不了她低贱的出身,更别说娘亲都说了,将易少凝送出去挡灾,死了最好。
  易少吟在心中暗暗冷嗤了一番,心情好了许多。
  易少凝自然不会知道她们的盘算,反覆思索后,心里有了想法。「我去。」
  既已决定行医,她便做了终身未嫁的打算;再者此行若真能平安归来,闺誉受损,依柳氏平日待她的行径,怕是也说不上好人家吧?
  说不准……到时她连家门都进不了。
  没了待她好的亲娘,这个家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个能遮风避雨的牢笼。
  她不只一次动过想离家的念头,但她是女子不可也不能。
  现在有这个机会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她的心竟有丝丝喜悦,完全没了要去当诱饵的恐惧。
  或许将来,她可以在山里觅间小屋继续研学医理,到时需用的药草,她再也不必特意溜出府上山寻觅。
  心里有了主意,她翻腾的心绪竟瞬间踏实许多。
  柳氏听了转怒为笑,满意地舒展眉眼,露出前所未有的慈蔼。「好好好,我让你大哥准备送你到云氤山。」话落,她转向女儿道:「快,快去把上回做好的雪狐暖裘拿来,让你六妹妹带去。」
  一听到自个儿心爱的新暖裘还没穿过,便被低贱的妹妹给拿去,易少吟恼得直跺脚。「娘呀!」
  她所生的大姊儿、二姊儿都出嫁了,身边只剩这个闺女,却眼光短浅的只看得到眼前,看来她真的太娇宠她了。
  柳氏气得险些上前揪她的耳朵,好好教育一番。
  她抑住怒气,咬着牙警告:「不想拿,你就跟你六妹妹换,让你行行孝心去救你爹!」
  听到这话,易少吟再舍不得也只能赶紧回房去把雪狐暖裘取来。
  待女儿离开,柳氏才又开口:「过了午时,你大哥就会带着护卫送你上山,你先回去收拾收拾。」
  易少凝柔顺福了福身走了出去。
  直到易少凝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柳氏才对着儿子交代:「此行最重要的是将你爹救回来,至于她……护得了就护,护不了,那也是她的命……」
  云氤山位于京城近郊,因长年云雾缭绕、雾气氤氲而得名。
  易少凝近几年上山采药皆是来此处,因此对这座山并不陌生,看着那半掩在缭绕迷雾间的翠绿山峦,心情倒是十分怡然,并没有旁人出入此境的不安与戒慎。
  一行人来到入山处的第一座凉亭,易玄辉领着守卫停在山径间,不再前进。
  易少凝觉得奇怪,爹亲捎来的信里写明了是在云氤山入山处的第二座凉亭,怎么他们就在此停住?
  才想问便听到易玄辉开口道:「大哥就送你到这儿了,为了不打草惊蛇,剩下的路你自己看着办,到了约定的地点,你要想尽办法拖住恶人,我们会尽快将爹跟你救出来。」
  易少凝不知道他的计画是什么,但既然决定当诱饵,她没多说什么地颔了颔首,直接循着山阶往上走。
  虽是晌午时分,也还未至深山里,但袅袅云烟随风飘荡,轻易便将周边景物笼罩在一层白纱当中。
  不过一里之距,竟让人瞧不清亭中事物。
  想来这也是那恶人选中此处藏匿的原因之一吧!
  袅袅烟雾,来者陷入视线迷茫之境,形同敌在暗我在明的局势,是优势也是劣势,让人很难不忐忑。
  再想着家人说那武功高强的恶人行径,易少凝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想到爹亲以及自个儿此次的任务,她不允许自己畏缩,滞足不前。
  片刻后,当她走进下一座凉亭,看到爹亲的身影,不禁一阵鼻酸的开口喊:「爹……」
  因为专治毒物又能医病,易飞鹏比一般大夫多了种恃才傲物的气质,可才过了一夜,他总是高高在上的傲然模样不复见,憔悴狼狈。
  被这武功高强却心狠手辣的恶人胁持至此后,他绝望的认定自己就算治好了对方的病,也极有可能没命离开。
  尤其当他看到那恶人毒发时的状况,他吓得心神俱裂,还没开始治就差点被吓没了半条命。
  可万没料想到,他匆忙间没能带上的随身药箱,成了救命关键。
  倘若家里的人想救他,必会趁着送药箱的时机下手,只是没想到他等来的竟是自家闺女?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