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如兽 第三章
  心里有了主意,她翻腾的心绪竟瞬间踏实许多。
  柳氏听了转怒为笑,满意地舒展眉眼,露出前所未有的慈蔼。「好好好,我让你大哥准备送你到云氤山。」话落,她转向女儿道:「快,快去把上回做好的雪狐暖裘拿来,让你六妹妹带去。」
  一听到自个儿心爱的新暖裘还没穿过,便被低贱的妹妹给拿去,易少吟恼得直跺脚。「娘呀!」
  她所生的大姊儿、二姊儿都出嫁了,身边只剩这个闺女,却眼光短浅的只看得到眼前,看来她真的太娇宠她了。
  柳氏气得险些上前揪她的耳朵,好好教育一番。
  她抑住怒气,咬着牙警告:「不想拿,你就跟你六妹妹换,让你行行孝心去救你爹!」
  听到这话,易少吟再舍不得也只能赶紧回房去把雪狐暖裘取来。
  待女儿离开,柳氏才又开口:「过了午时,你大哥就会带着护卫送你上山,你先回去收拾收拾。」
  易少凝柔顺福了福身走了出去。
  直到易少凝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柳氏才对着儿子交代:「此行最重要的是将你爹救回来,至于她……护得了就护,护不了,那也是她的命……」
  云氤山位于京城近郊,因长年云雾缭绕、雾气氤氲而得名。

  易少凝近几年上山采药皆是来此处,因此对这座山并不陌生,看着那半掩在缭绕迷雾间的翠绿山峦,心情倒是十分怡然,并没有旁人出入此境的不安与戒慎。
  一行人来到入山处的第一座凉亭,易玄辉领着守卫停在山径间,不再前进。
  易少凝觉得奇怪,爹亲捎来的信里写明了是在云氤山入山处的第二座凉亭,怎么他们就在此停住?
  才想问便听到易玄辉开口道:「大哥就送你到这儿了,为了不打草惊蛇,剩下的路你自己看着办,到了约定的地点,你要想尽办法拖住恶人,我们会尽快将爹跟你救出来。」
  易少凝不知道他的计画是什么,但既然决定当诱饵,她没多说什么地颔了颔首,直接循着山阶往上走。
  虽是晌午时分,也还未至深山里,但袅袅云烟随风飘荡,轻易便将周边景物笼罩在一层白纱当中。
  不过一里之距,竟让人瞧不清亭中事物。
  想来这也是那恶人选中此处藏匿的原因之一吧!
  袅袅烟雾,来者陷入视线迷茫之境,形同敌在暗我在明的局势,是优势也是劣势,让人很难不忐忑。
  再想着家人说那武功高强的恶人行径,易少凝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想到爹亲以及自个儿此次的任务,她不允许自己畏缩,滞足不前。
  片刻后,当她走进下一座凉亭,看到爹亲的身影,不禁一阵鼻酸的开口喊:「爹……」
  因为专治毒物又能医病,易飞鹏比一般大夫多了种恃才傲物的气质,可才过了一夜,他总是高高在上的傲然模样不复见,憔悴狼狈。
  被这武功高强却心狠手辣的恶人胁持至此后,他绝望的认定自己就算治好了对方的病,也极有可能没命离开。
  尤其当他看到那恶人毒发时的状况,他吓得心神俱裂,还没开始治就差点被吓没了半条命。
  可万没料想到,他匆忙间没能带上的随身药箱,成了救命关键。
  倘若家里的人想救他,必会趁着送药箱的时机下手,只是没想到他等来的竟是自家闺女?
  「凝、凝姊儿!」
  爹亲脸上一闪而逝的震惊以及失落尽入她眼底,易少凝还没开口,便听到一抹没有半点起伏的冷嗓响起──
  「把药箱放下,走!」
  循着声音望去,易少凝才发现在爹亲身后不远处站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流动的云雾间,那一身玄黑的身影似要融入蓊郁绿林深处。
  听见男人略沉却无半点起伏的冷然声线,易少凝只觉得心脏在胸口怦怦怦跳得厉害,彷佛随时会跳出喉头似的。
  她暗自调整气息,握紧粉拳,遵照着易玄辉的指令,拖延时间。
  她望向男子伫立的方向,柔柔开口:「我可以治你的病,放我爹走。」
  易飞鹏听见女儿坚定大胆的言词,心重重一震,尚不及开口,便听到狂妄嗤笑响起。
  「天底下居然有比毒医易飞鹏更厉害的毒物女大夫?」
  沉默了片刻,易少凝才掀动唇瓣,徐声柔道:「有。我是我爹的嫡传弟子,医毒双攻,专研世上诡谲毒物,也专治天下毒症。」
  那声嗓分明娇滴滴柔弱弱,可说出口的话竟是那般狂妄,没来由的挑燃起冷烈心头之火。
  易家派了这么个大言不惭的女子来交换易飞鹏,俨然是对他的轻视,他正欲出手,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纷沓脚步声。
  他狠瞪了易飞鹏和易少凝一眼,「竟敢找救兵、设埋伏。」
  话声方落,男子已身手迅捷的欺身到易飞鹏身旁,铁臂一伸就要将他拽走。
  易少凝几乎是直觉反应的扑身抱住男子的腰,大声喊道:「爹,快走!」
  没有想到这个他平时最不看重的庶女,在最危急的时刻竟舍身救他,易飞鹏心里感到一阵气虚与羞惭。
  派来送药箱的人选何其多,却偏偏派不受家人重视的庶女过来,无须推想便知,府里安排这事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爹,快走呀……」
  易少凝的声嗓再次响起,易飞鹏看着凶神恶煞般的男人,心里觉得愧对女儿,但保命要紧,脚步下意识的后退。
  见易飞鹏要逃跑,冷烈轻易甩开易少凝,再次伸手要捉住他。
  怎知在他的手快要碰到易飞鹏时,突地,凌空飞来一个暗器,他缩回手躲开,仅一瞬间易飞鹏就脱离他的掌握。
  「爹,我来救你了!」
  易飞鹏听到儿子的声音,喜不自胜,转头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女儿,忙道:「快、快救你妹妹。」
  易玄辉看着倒在地上的易少凝不知是死是活,拉着易飞鹏说:「爹,我们先走。」
  冷烈看着易飞鹏就要逃走,大喝一声想要追上去,但易玄辉带来的同伙里有几个使暗器的高手,平常时这些人再多来十个都不足为惧,偏偏他昨日才又毒发,伤了元气,加上云氤山的环境,让他只能听声辨位格挡暗器,却也不慎被暗器所伤。
  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暗器上还淬了毒,让冷烈的动作不再敏捷,同时身上又多了好几道口子。
  「杀了他!」
  昨日易玄辉被他胁持,今日看他负伤,便毫不留情的下了格杀令。
  冷烈中了暗器上的毒,体内的毒被激发,他痛苦的哀号倒地,当痛到了极致,他的身体开始起了变化。
  原本要围剿他的众人,不禁发出惊恐的声音。
  毫无人性的眸锐利如炬,他扬掌一挥,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瞬间被他的利爪撕裂成两半。
  他再捉起另一个人,张嘴一咬,那人的脖子硬生生被咬断,喷出腥红的血液。
  眼前的画面太让人惊骇,易飞鹏再次看到他毒发的样子,吓得双腿发软。
  易玄辉背起爹亲拔腿狂奔,其他人也跟着四处逃窜。
  易飞鹏看着还昏倒在地的女儿,忍不住喊着:「凝儿、凝儿……」
  被冷烈甩昏在地的易少凝,意识有些模糊,听到易飞鹏的呼喊,才缓缓的回过意识。
  她看着眼前让人惊恐的画面,看着爹亲和大哥狼狈逃跑的模样,直觉的伸出手,抱住立在她身旁毛茸茸的大脚,「不要……」
  毒发的冷烈低头看向抱住他脚的女子,毒发后的敏锐嗅觉,让他隐隐闻到一股药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看着已经消失在浓雾中的易飞鹏父子,他只好低下头咬住女子的领子,将她拖走。
  其实还没跑远,而是躲在大树后的易飞鹏父子,不敢置信的眼睁睁看着那一幕。
  过了许久,一兽一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雾中。
  易玄辉发出如老妪般乾涩粗嗄的声音,惊惧道:「六、六妹妹被野兽给叼走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