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恶夫 V第三章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腹腔里灌满了江水,她一张嘴便吐出数口脏水,声嗓支离破碎。
  男子眸光沉沉,凝视着她好片刻,悠悠启嗓。
  「你命不该如此。」这嗓,沉醇顺滑,仿若天籁。
  「你是谁?」她眼泛水雾,迷惘不已。
  「甭管我是谁,你只须明白,往后你有我照顾,我不会让任何人伤着你一分半毫。」
  男子朝她扬起了绝美一笑。这笑,不染一丝嘲讽,不见厌恶或嫌弃,就只是纯粹的笑,温暖的笑。
  「谢谢你。这是第一次有人待我这么好……公子,谢谢你。」
  滚烫的泪再次涌现,然而这一回,却不是因为心碎,而是终于有人肯对她笑得这般暖沃。
  这泪,是喜极而泣,亦是重燃希望。
  泪水滑下面颊的同时,于缈缈笑了,那张苍白如纸的秀颜,终于恢复一丝生气,娇美的五官看上去虽羸弱,却自有一股病态之美。

  见她笑,延维亦笑,可他的心,只是一个荒凉黑暗的窟窿,那儿不见天日,寸草不生,更遑论是开出一朵花来。
  他望着怀中虚弱的人儿,他只消轻轻一使劲,便能杀了她。
  可他舍不得。舍不得让她这样死去。
  延维抱起了于缈缈,直往常阳城的城门而去。
  体力透支前,于缈缈强撑着沉甸甸的眼皮子,气若游丝的问:「你要带我去哪儿?我家住在常阳城尾……」
  「这里没有人喜欢你,你又何须留恋?」延维未曾缓下脚步,兀自抱着她往前走。
  奇异的是,路上行人好似看不见他俩,竟然对他们视若无睹……
  莫非她早已死去?这个漂亮的男人,便是勾魂使者?
  思及此,于缈缈悲痛地问:「公子……你是勾魂使者吗?」
  闻言,延维这才顿步,垂眸睐向怀里悲伤的娇颜。
  他嘴角一挑,笑回:「我不是。勾魂使者能长成我这般好看吗?」
  于缈缈面上的悲意淡去,又问:「那么,公子是神裔吗?」
  他笑道:「我是谁,很重要吗?」
  「当然。」她轻轻吐嗓,水眸染上几许惆怅。「我想,如我这样低贱不堪的人,有可能碰上神裔相救吗?」
  「你这样的人?」他顺着她的话反问。
  「我娘亲有麻疯病……没有人敢靠我太近,人人都说我是疯婆子的孩子,身上亦有疯病,那些人还说……说我是不祥之人,根本不该出世。」
  延维听着,眸底是一片冷冽,可他面上犹然端着笑,笑得那样柔,那样暖。
  他抬起手,那手,光洁似玉,骨节分明,甚是好看。他将手背贴在她冰凉的颊面上,轻轻滑动,来回抚挲。
  这举动充满了怜惜意味,刚刚遭受霍逸群背叛的她,那颗破碎的芳心,似也被一一拾掇拼起。
  「那人背弃了你,是不?」彷佛洞悉她心中所想,他沉嗓问。
  于缈缈秀颜一僵。莫非,方才发生的那些事,他全看见了?
  无视她惊诧的注视,他扬起一抹笑,俊丽非凡,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弃你而去。」
  「为什么?我不认识你……」她迷惘低喃。
  「我,延维,绝对不会辜负你。」
  他收回手,转而将柔软的娇躯抱紧,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出了常阳城的城门。
  当他抱着她一跃而起,彷佛化作一阵风,游走在云雾之间,于缈缈终于明白,这个绝美的男子不是神裔,而是天神。
  在她最最绝望之刻,延维救起了沉入江底的她,给了她一缕曙光。
  于缈缈在心底暗暗发誓,从今往后,她这辈子只会对延维一个人好,只会喜欢他一个,即使是死,也不会背叛他。
  至死不背弃。
  玄丹国.洛桑镇
  洛桑镇不大,依傍着镇上命脉──洹江而建,小镇多产白桑,镇上人家多取桑叶养蚕取丝,抑或以白桑辟造的各种木器维生。
  小小一个镇,因精良的蚕丝与坚固白桑,闻名于玄丹国,过去在常阳城时,于缈缈便曾在布庄前见过自洛桑镇来的商人,兜售出自他们镇上的蚕丝。
  那一卷卷细致且雪白的丝线,经过织娘的巧手,能够被裁制成一床暖被,亦能与丝绸一同缝制成避冬的暖袄,而且价值不菲。
  然而,这两样物事之于于缈缈,都是奢侈不可求的。
  以白桑与粗石砾砌建成的一间小酒肆,坐落于小镇东侧,面朝一整片桑林,背对洹江,位置算是有些隐密。
  小镇虽不大,但由于人口稠密,又以贸易白桑蚕丝为业,因此常有他乡外客留居在此,镇上居民对于陌生面孔,倒也见怪不怪,态度亦算是和善。
  只是对于这间一年前出现的酒肆,居民竟是有些忌惮的。
  此时,一名纯朴的粗衣汉子,拉着一辆木板车,车上堆着一捆捆的药材,他将车停在酒肆前,收敛起往常爱插科打诨的不正经,一脸略嫌紧张地抬起手臂抹了抹汗。
  他望了酒肆紧闭的大门一眼,犹豫片刻后,才缓步上前叩响铁制门环。
  「于姑娘?我给您送货来了。」
  须臾,坚硬的木门开启,一张秀净娇美的面孔出现在门后,王大石见着,不由得吞咽了下,想起镇上居民的绘声绘影──
  「那姑娘生得花容月貌,非比寻常,与她一伙的男子更是英俊过人,不似凡胎,说不准是哪里来的神裔。」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