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丰年 终卷 第三章
  此时,彤城内外已经如开了锅的水般沸腾起来了,百姓们议论纷纷,酒楼茶馆里连带街头巷尾的小商贩们,见面张嘴都是一句话,「嘿,你听说了吗?赵家大公子活着回来了!」
  要是碰到那还没有听说的,开口的人就会兴奋得手舞足蹈,从赵家大公子如何飘然进府、威风八面的接掌赵家家主之位,一直说到他这一年多来的遭遇,大伙的猜测不知有多少种。
  有说赵家大公子遇到世外高人,带他回海外仙山学艺;有说他被江湖匪类劫走,赵家付了赎金才被放回;更有的说赵家大公子被女子迷了心神,赵家不同意那女子进门他就带人私奔,如今女子有了孩子才一同返回……
  总之传言五花八门,众说纷纭,可不论这些消息正确与否,赵家在彤城里继赵夫人母子饥渴过度,以至于大病小病不断的八卦后,又一次娱乐了全城百姓。
  就在人人想探赵家大公子失踪期间究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城里有处宅院里气氛却是尴尬又无奈,那就是赵家的姻亲,吴家。
  话说吴湘云这些日子被拘束在家里绣嫁衣,本就有些不情愿,这一日便又藉口没有绣线了要带丫鬟去趟绣庄。吴夫人疼宠女儿,也怕她在家里闷得无趣,就派了个亲信老婆子跟随,放了女儿出府。
  吴湘云带着老婆子和丫鬟碧鸾在绣庄里消磨了半个时辰,百无聊赖就要拐去旁边的茶楼吃点心,结果那老婆子却是死活拦着,不让小姐随便抛头露面去那般鱼龙混杂之处,最后吴湘云只得派了碧鸾去茶楼把点心买回府里吃。
  到了家,吴湘云坐在花园亭子里吃着点心,喝着茶随口就问:「碧鸾,你去茶楼买点心可是听得什么趣事了,说来听听。」
  碧鸾站在一旁低头瞧着青石地面发愣,根本没听到主子问话,身旁的百合赶忙扯了她的袖子小声道:「你发什么愣?小姐问你话呢。你在茶楼听说什么了?」
  碧鸾猛然惊醒过来,砰一声就跪下,认错求饶道:「小姐恕罪,奴婢不是故意隐瞒不报的……奴婢只听人说了两句,也不敢把这样不知真假的事说给小姐听。」
  她话音落下,别说是吴湘云,就是亭外站着的小丫鬟们也惊疑的扭头来瞧她。

  吴湘云放下茶杯,皱眉问道:「碧鸾,你老实回话,你在茶楼里听了什么消息?」
  碧鸾此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刚才她一时想着那消息出了神,听得百合提到茶楼就以为小姐知道了消息,责怪她为何没有马上禀报,哪想得到小姐原来根本不知道,这消息若从她口中说出,万一小姐做出什么事,她岂不是又要被连累?但如今骑虎难下,若是不说只怕就要被打,她便斟酌着说道:「小姐,刚才奴婢在茶楼里买点心,听得那些喝茶的人在说、说……嗯,赵家大公子平安回来了,而且已经接任赵家家主的位置。奴婢怕这消息不是真的,一时犹豫就没敢跟小姐提起。」
  「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 」吴湘云听得这话大喜过望,猛然站起身就往花园外跑,惊得一众丫鬟婆子们愣了下,才一窝蜂的随后追出去。
  吴家大门口前,吴老爷访友归来才刚刚下马车,迈步上台阶时冷不防瞧见女儿慌张跑出,随即呵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这样子成何体统!」
  吴湘云却是不理会父亲,开门上了马车就吩咐车夫,「快去赵府,快!」
  车夫为难的转头去看自家主子,吴湘云却已不耐烦的伸手欲抢夺他手里的马鞭,车夫生恐她激怒马匹被甩下车,只得轻轻一鞭打在马屁股上催着马儿前行,但速度却比平日慢许多,只望老爷赶紧追上来,阻止这不知发了什么疯的大小姐。
  不料吴湘云等不及,顺手在车厢里摸了本书卷成筒状就狠狠敲上马屁股,马儿吃痛受惊,立时快步跑起来,待得吴老爷从丫鬟婆子们口中问明因由再想追上拦着时,马车已经走得没踪影了。
  吴老爷气得吹胡子瞪眼,本想自己去追又觉不妥,只得撵了一众丫鬟婆子们追去赵家,然后才愤然回了后院。
  吴夫人这时也得了消息正往外走,见得自家老爷回来就迎上前道:「老爷,你可是遇到云儿了?她这是怎么了?也没同我说一声就跑出去。」
  「哼,真是你养的好女儿!」吴老爷冷哼一声,甩了袖子继续往里走。
  吴夫人第一次当着下人的面被夫主如此呵斥,脸色惨白,低头跟着一路回到正房厅里,挥退了下人亲手给吴老爷倒了茶,这才又道:「老爷,云儿到底为何出府,惹得老爷这般震怒?」
  吴老爷眉头皱得简直要变成一个川字了,「云儿的婚事怕是有变!」
  「婚事有变?」吴夫人着实大吃一惊,两手不安的扭着帕子,「老爷为何这般说,难道赵家想要悔婚?我们云儿许婚可是低嫁了,他们赵家还有何不满?﹂
  吴老爷摇头,叹气说道:「不是赵家有何想法,应该说是云儿或者武都那边要有变化。赵家大公子……回来了,而且刚刚接掌了家主之位。」
  「什么 大公子回来了 不是都说他死了……」吴夫人惊得目瞪口呆,手里的帕子掉了都没发觉。
  吴老爷也是心头懊恼,「这事我还要赶紧给大哥去封信,他要的是与赵家家主联姻,如今家主又改回赵丰年接任,云儿的婚事,只怕真要再改回来才行。」
  吴夫人急得脸色涨红,不知是气还是悔,迭声抱怨道:「当初赵家一传出大公子失踪的消息,你们等不得三个月,怕失了赵家这笔大财,非逼着云儿又与二公子订了亲,我出言劝说你也不听。如今大公子活着回来了,难道还要云儿再把婚约改回去不成?那云儿的名节还要不要了?满城都知道她已经订了两次婚约,再改就是三次了,她可是清清白白的闺女,那是找婆家,不是找买主!」
  吴老爷被妻子几句呛得也是颜面尽失,低声斥责道:「我还没写信问过大哥呢,不过就随口一说,你何苦这么多抱怨?你还是先把女儿看好吧,怕是不等大哥那里吩咐,她自己就闹着要把婚约改回去了。」他说完一甩袖子气冲冲奔去书房写信了。
  吴夫人也终于想起自己女儿已经冲出家门,云儿对赵家大公子那可不是一般的上心,若是真闹起来,下一个全城议论的主角就是云儿了。
  她赶紧出门喊了身边最得力的婆子道:「赶紧带人去赵家,不论小姐在做什么、赵家大公子说了什么,你们只管立刻把小姐带回来。她若吵闹不依,就说我心口疼的毛病犯了。」
  婆子连忙应声去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刁蛮吴小姐】
  吴湘云到了赵家门前,未等马车停稳就跳下来,拉起裙子就跑上台阶,正巧一个小厮在扫落叶,突然被扯了衣袖还吃一惊,待瞧清楚是吴家小姐上门,不等问话就直接指了后院道:「大少爷回来了,在快意居。」
  吴湘云大喜,也不管身后是何人,喊了一声「赏!」就快步跑进去。
  快意居门前,雨顺正依着院门打瞌睡,心里还想着风调这次怕是料错了,眼见一个时辰过去,吴家小姐也没来啊,一会族老们就该到了,到时叫醒主子去会客,就没他什么事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刚这么想,吴湘云便一边喊着「丰年哥哥」,一边从远处奔过来。
  雨顺吓得马上清醒过来,心里叫苦连天,这吴小姐平时在主子跟前温柔可人,私下对待他们这些下人却是极其倨傲,他若是拦着必定要挨打,可若是不拦后果更严重。
  他闪身拦在院门前,行礼笑道:「吴小姐,来拜访我们少爷吗?」
  吴湘云闻言停下,一边整理衣裙和略显散乱的鬓发,一边嗔怒道:「这是快意居,不是来拜访你们少爷难道还是看你不成?快些开门!」
  雨顺硬着头皮笑嘻嘻道:「吴小姐,我们少爷这几日忙碌得没有空闲歇息,刚刚才睡下,小姐不如改日再来?」
  吴湘云皱了眉头。这时她留下两句关心之言转身离开才是符合礼数,也能显出她的贤慧和体贴,但一年多没见到的心爱男子此时就在院门里,她怎么也挪不了脚步,就道:「你先开门,我进去等着丰年哥哥醒来。」
  「吴小姐,这怕是于礼不合,我们少爷……」
  不等雨顺说完,吴湘云已经恼了,娇声怒斥道:「好你个狗奴才!是不是丰年哥哥哪里不舒坦,你们欺上瞒下拦着我不准进去探望?」
  雨顺赶忙摆手辩解道:「少爷身子好着呢,确实是刚刚睡下,吴小姐若是真关心我们少爷,就不该这时候进去打扰。」
  吴湘云恼怒至极,伸手就挥出一巴掌,被雨顺闪身躲过。
  他和风调平日是主子的左膀右臂很得倚重,别说挨打,就是重话都没听过几句,今日差点挨了外人的巴掌,让他忍不住也怒上心头,「吴小姐,这是赵家,我们主子正在歇息,难道你还要硬闯不成?」
  这时,吴家那些丫鬟婆子们终于赶到了,上前一边劝慰一边就要把自家小姐拉回去,但吴湘云哪里愿意,高声斥骂她们,半步不肯挪动。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