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丰年 卷三 第三章
  赵丰年自然知道自己改变很大,但院子里人多,也不好解释,于是引了他往二进院里走去。
  楚歌欢被两人忽视,倒也没半点不满,悠哉的摇着扇子随后跟过去。
  进得院子,坐在桂花树下石桌旁喝茶,赵丰年才发现还多了这么个人,眉头微不可见的挑了挑,拱手行礼笑道:「楚公子,今日怎么有空到寒舍?」
  楚歌欢还了一礼,自动坐下,「我极喜爱诗会上的那几样菜色,今日听白兄要来拜访,就厚着脸皮跟来。赵娘子可在?不知今日能否一饱口福?」
  赵丰年不喜他把自家当酒楼、把瑞雪当厨娘的口气,但也不好多说,只是拿眼去瞪白展鹏。
  白展鹏无奈一笑,「楚贤弟是我几年前偶然结识的好友,今次来灵风城,就先去了他那里拜访,没想到你们也相识。」
  赵丰年点头,「楚公子文采风流,灵风城里极富盛名,难得有不识之人。当日我重病之时,多亏他指点内人寻得良医前来相救,说起来,楚公子还是我半个救命恩人。」
  楚歌欢明知他道谢是假,讽刺自己风流人尽皆知才是真,但也不在意,反倒拱手笑了笑,「赵兄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语气甚至有些洋洋得意,听得赵丰年更是恼得牙痒痒。
  【第五十五章 第二个要求】
  瑞雪拎了吃食去云家看雷子媳妇,襁褓里的小婴儿不过半月就已经脱去出生时的小猴子模样,身上的皱褶好似都打开了,小脸儿粉嘟嘟的,小胳膊小腿煞是可爱,喜得瑞雪抱着不愿意撒手,云二婶和雷子媳妇见她如此,脸上也笑得像朵花儿般。
  三人说了几句闲话,瑞雪就又去了钱家,钱嫂子正坐在炕头缝一套小衣服,看式样花色是个女孩子的,显见是盼生个女儿,出乎瑞雪的意料。

  钱嫂子见她来很高兴,请她坐到炕边,还要挺着肚子去泡茶,被瑞雪拦住了,「又不是外人,不用忙这些。」说着就把篮子里的鸡蛋和点心拿出来,放在屋角的簸箩里,「钱大哥正忙着呢,可能要吃了午饭才能回来,过会儿我再让人给嫂子送饭菜来。嫂子这么大肚子,就别随便走动了。」
  钱嫂子感激一笑,「肚子大了,走动是有些吃力。」
  「这还有多久就生了?」
  「大夫说是还有大半月呢,是个女儿。」钱嫂子眼角眉梢都是喜色,夫主对她好,肚子里怀的也是盼望的女儿,真是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瑞雪也替她高兴,刚要问问为何喜欢女儿,就见钱黑炭从外面跑进来。
  「老板娘,家里来客了,我来禀报一声。」
  瑞雪想不到是谁上门,就问道:「哪里来的客人?」
  钱黑炭挠挠脑袋,「好像是灵风城里来的,掌柜的极欢喜,还抱了那白衣公子。」
  瑞雪挑挑眉,压下心里的疑惑起身道:「作坊里也歇工要吃饭了吧,钱大哥在家陪陪嫂子,我一会儿让人连你的饭菜一起送过来。」
  钱家夫妻道完谢,瑞雪出了钱家门一路回自家,刚进院子,翠娘就从厨房跑了出来,「妹子你可回来了,家里来了客,是两位俊公子,都有些傲气,好像家世富贵的模样。」
  瑞雪点头道:「知道了。嫂子,一会打发个孩子去趟钱家,把他们夫妻的午饭送去,另外再多做两样好吃食给钱嫂子。来客了,我也要下厨,怕会忘记。」
  「好,妹子放心吧。」
  瑞雪绕过院子里晾晒的棉纱布,刚走到二进的院门口就听得里面有人说道—
  「二哥,你就甘心在这样的穷乡僻壤过一辈子?你就甘心放手经营多年的庞大家业?你若是怕回去赵家不忍下杀手,我们兄弟几个帮你。」
  「落难的时候我也恨过,认为以前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赵家大公子的身分造成,甚至包括你们几个,我都不愿再信任。后来我成了亲,妻子勤快待我又真心,虽然日子清苦,比不得以前穿金戴银、山珍海味,但是这种心静平和,却是在赵家找不到的。我想在这里终老,平日和妻子一起做个小生意,教孩子们读书,闲暇四处看看风景,再无所求。」
  赵丰年声音平静,透着一种大彻大悟的淡然,但这显然激怒了先前说话的男子。
  「赵丰年,你不是农家闲汉,你是江南首富赵家的家主、堂堂千金公子,难道真要守着个小作坊过一辈子,和个粗俗的村野妇人终老一生,将来生个孩子,和一群野娃子疯跑玩耍?你何时变得如此……」
  瑞雪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不必猜,说话的这男子定是赵丰年以前的知交好友,言辞激烈虽是为了赵丰年好,但他要过怎样的生活,是回归大宅院还是隐居山村,都要看他自己的意愿,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当然,她也是喜欢现在的日子,不喜欢那种会把好人关傻的大宅门,更何况这男子还把她看成「村野妇人」,她心里就更是不喜。
  「怎么?想进去打他两拳?」
  瑞雪正兀自生气,突然听得耳后有人说话,猛一回头嘴唇就轻轻擦过对方的脸颊,惊得她连退两步。待看清那人是楚歌欢,她脸色气恼的涨红,怒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四处溜达啊。」楚歌欢无辜的挑挑眉头,倚在院门上一边摇扇子一边笑道:「我是特意为了再尝尝你那日做的豆腐宴而来,中午等着你大显身手啊。」
  瑞雪不知道他是与赵丰年友人同来,还以为他是见到大门口无人自己溜进来的,不禁道:「楚公子为何如此不懂礼数,擅闯人家宅院?你若是喜欢吃豆腐宴,明日城中大小酒楼都有,随便你去吃,我不是楚家厨娘。」
  楚歌欢神色极委屈的伸出两根手指,「这算第二件事,如何?」
  瑞雪愣了愣,想起当日的约定以及歪打正着成功的第一件事,轻轻皱起了眉头,无奈应道:「好,不过今日家里有客……」
  楚歌欢未等她说完就举步进了院门,吓得瑞雪连忙追上去,这人性子难以捉摸,若是说出什么浑话惹出事端,可就更乱上添乱了。
  结果,楚歌欢一进去便极自然的坐在石桌旁,赵丰年居然没有说什么,倒是那白衣公子抬头见了她,惊疑叫道:「杀猪刀?」
  瑞雪一怔,这白衣公子不就是那日诗会和她同坐一树的男子?当时他说在看他的友人,难道那个被杀猪刀般的岁月改变很多的人,就是赵丰年?
  赵丰年目光在瑞雪和好友间扫了两眼,起身走到她身旁,「回来了?」
  瑞雪点头,「本来在钱家,钱黑炭说家里来了客人,我就回来了。怎么,这是你以前的友人?」
  赵丰年想了想,低声道:「晚上我再同你细说。」而后牵着她一同走到石桌旁,「四弟,这是我的结发妻,你叫嫂子即可。」
  白展鹏还是有些发愣,心里也在琢磨,原来那日在食肆看到的女子不是好友的妻子,这个不顾规矩爬树看热闹的才是?他起身行礼道:「嫂子,小弟白展鹏有礼。」
  瑞雪还了一礼,笑道:「白公子不要客气。」
  楚歌欢不等赵丰年再接话就笑着说:「小弟就不必介绍了,嫂子与我极熟悉,刚才还答应给我做豆腐宴呢。」
  这话实在暧昧,赵丰年看向瑞雪,脸色有些不豫。
  瑞雪轻轻摇头一笑,「楚公子实在客气,当初你替奴家指了明路,寻来前御医给我家夫主治病,奴家感激都来不及,楚公子要吃豆腐宴吩咐一声就好,刚才在院外遇到居然痛哭跪地恳求,真是愧煞奴家了。」
  楚歌欢一顿,想要反驳,赵丰年却有默契的接了瑞雪的话头,「就是,楚公子太客气了,就算耐不得口腹之欲,下次也不要这般恳求。要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岂是一桌豆腐宴能换得的。」
  白展鹏听了这话,再看看楚歌欢脸上如同吞了苍蝇般的僵硬表情,倒是不信他为了一席豆腐宴下跪,摆明是赵家夫妻在以此反驳,不过难得看到一向嘴巴俐落的楚大少吃瘪,他也没有帮着解围的意思。
  赵家夫妻合作扳回一城,算是小小出了口气,瑞雪笑道:「天时近午,掌柜的陪两位客人小坐,奴家去准备饭菜。」说完就到二门边唤了新进作坊工作的云小六,让他送了几块豆腐进来。
  剁了肉糜去拿陶碗时,她偶然见得橱柜角落有只小布袋,眼睛为之一亮。这是她去年秋时无意发现的一种杂草,当时混在韭菜里,炒了鸡蛋吃奇苦无比,但是单吃又没什么味道,此时正愁没有法子折腾楚歌欢就看到了这样好东西,真是太好了。
  她找了只旧陶壶扔几株草梗下去冲了热水,待稍凉就送到院子里,殷勤的给楚歌欢倒一杯之后就装作失手跌了壶。
  赵丰年怕烫了她,忙扯过她细看,见裙摆和鞋子都未湿才放了心,「小心些。」
  瑞雪赧然一笑,「我想冲些新茶待客,哪知笨手笨脚,反倒失礼了。」说完,捡起摔在泥地上的陶壶下去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