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嫡妻 卷三 第三章
  今天有贵客上门。上回她为了墨儿的婚事向石大少奶奶通了气,石家终於请了媒人来,老夫人方才已经叫人过来请她赶紧过去了。
  问过璎珞老夫人遣来的人怎麽说,听得老夫人只招呼她往鹤年居去,她就不禁带着一脸的笑意。
  璎珞与流苏有些不明就里,皇甫惜歌便笑盈盈地说了,「打个比方,今天有人请媒人上门来求我将你们其中之一嫁给他,那男子我若是没瞧上,他请来的媒人也就配坐在咱们的穿堂;我若觉得不错呢,会叫人领她进明间来坐。」
  流苏羞红了脸不说话,只是一味低头帮主子系着裙带和压裙玉佩。
  璎珞却一脸不解地回道:「主子这话说得好没道理,石家可是皇商,殷州的望族之一,又是来求娶咱们府上的姑娘,难不成老夫人还能在穿堂里见那媒人?」
  「都当你聪明得紧,不想你也犯了傻。」流苏好不容易褪尽羞涩,便拿璎珞打趣,「主子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老夫人若没瞧上石家,肯定就在西花厅见那媒人啦,脸面虽然给足了,可不一定是真心高兴呢。」
  璎珞恍然大悟,「既是如此,主子不如撺掇老夫人将石家留给墨儿、不是,留给四姑娘吧。」
  皇甫惜歌眨眨眼,「你当我为什麽这样开心,不正是这麽想着?其实就连老夫人也不用我撺掇,我早就告诉石大少奶奶,请她家的媒人来了之後,点名求娶四姑娘呢。」她彷佛被人瞧穿了小伎俩般笑个不停。
  往鹤年居的一路上,她都为自己的计谋得逞满脸是笑,路上遇上的丫头、婆子们都很纳闷,今儿个三少夫人为何如此高兴?
  可当进了鹤年居坐了没片刻,皇甫惜歌便笑不出来了。
  石家是替石五少爷求亲不假,但求的却是三小姐萧婉绣。

  怎麽竟是这麽个结果 是哪里出了错,难道是石家嫌弃墨儿曾经是她的婢女?又或者,是墨儿那不拘的性子令石家不喜了,不好明里拒绝,才在背後使了这一手?
  按理说,石大少奶奶不是这种人啊,八姑娘石晨雨也是和墨儿一样直爽的性子,倒和她几个嫂子都处得挺好呢。
  三郎清明那一晚招待了皇甫硕,他身负着娘子交代的任务,自然不敢怠慢,经他转述,皇甫硕丝毫没提和墨儿有关的一个字,难不成皇甫硕这只狐狸瞧出她叫三郎带着墨儿去蹴鞠的本意,才趁机在石大少爷跟前玩了一次截胡?
  萧老夫人乐呵呵地招呼着石家的媒人,又大概商议了之後的纳采、问名、纳吉等礼的日子。
  皇甫惜歌愣怔地坐在一旁,心里既是忐忑又是疑惑,这事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却见媒人起身欲告辞,忙从袖兜里掏出两锭银子递过去。
  那媒人掂量着这赏钱足有十两,嘴儿便笑得阖不拢,连连屈膝哈腰谢过赏,与她一比之下,皇甫惜歌的笑容更显得牵强。
  孙嬷嬷代萧老夫人送媒人离去,萧老夫人望着皇甫惜歌意味深长地笑着,令她更有些难耐,一边亲自给萧老夫人续茶,一边忍不住发问:「祖母这是笑什麽呢?惜儿心里可是很忐忑,不如有什麽话您就直说吧。」
  萧老夫人哈哈大笑,「祖母不过是想着,该如何谢谢惜儿给三丫头结了这麽一桩好姻缘,还有这明明是桩好姻缘,惜儿又为何有些不高兴?」
  皇甫惜歌扭捏了片刻,才毅然开口交代了,「不瞒祖母说,自从得知石家想与咱们家结亲,惜儿确实是与石大少奶奶商议过,可是惜儿没想到,这商议好的事今日为何变了人选。」
  「你本来打算的是将墨儿丫头嫁给石五少爷吧?你是觉得石家家规宽容,石五少爷又不是长子,墨儿过去便能做个清闲少奶奶?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可惜了。」
  萧老夫人摇了摇头。惜儿这孩子的心眼是不少,也是真心替墨儿着想,可她就是没换个位置多想想呢。
  见皇甫惜歌懊恼地皱起眉,她笑着解释,「傻孩子,石五少爷他虽不是长子,却也是嫡子,以後分家也要分些家产的不是?就算你要说我们墨儿不在乎这些,石大少奶奶能容一个有萧家和郡主甚至是谨亲王府撑腰的妯娌吗?
  「娶个啥样儿的媳妇可是人家石家的家事,你一厢情愿哪里做得了数,人家总要替自己衡量一二不是?你想想,每次出去你总带着这几个小姑,大夥儿对这几个姑娘也都熟知了,若你是别人家的当家主母,你喜欢哪个做你的妯娌,不是绣儿最合适吗?」
  皇甫惜歌听了这话仍是不太明白,眨了眨眼道:「难道绣儿嫁过去,咱们萧府与惜儿便不给她撑腰了吗?何况惜儿一直与石大少奶奶处得不错,她若不愿意可以直接回绝我啊,何必阴一套阳一套的?」
  她当时提议将墨儿配给石五少爷,石大少奶奶当时一口应下,一点也没有不情愿的样子啊,原来竟是石大少奶奶搞的鬼,差点冤枉了十一哥呢。
  萧老夫人细心地讲给皇甫惜歌听,「待你再与石大少奶奶见了面,她必会和你说,给石五少爷求娶三丫头是她家长辈拿的主意,她一个人作不了全家的主。
  「她是当家主母不假,可毕竟上头的老爷、太太还在呢,横竖当初你说将墨儿嫁过去她也应了,笼络人的事她做了,得罪人的事她完全可以推到老爷、太太身上,你与她不是还能照样做朋友?
  「但若是她当初一口就回绝了你,又将墨儿嫁过去会令她难为的道理讲给你听,你会不会觉得她既自私又阴险,就连给小叔子挑媳妇都要替自己这一房着想,生怕来了对手?」
  皇甫惜歌听得连连点头。若往後她当了家,给几个小叔选媳妇想必也是喜欢像婉绣这样既老实、好拿捏又懂事理的,总比为人刁蛮精怪、腰杆儿又硬的好摆布……想到这儿,她也就想通了,俗话说好女不愁嫁,大不了她再给墨儿挑选别的好人家,少了婉绣,再上门来提亲的不是随她们挑?
  虽然萧老夫人方才没说,皇甫惜歌往深处想了想,也稍微明白了些道理,想必石家除了这些缘由,还觉得她萧三少夫人作不了主,也不该作主。
  既是要与萧家联姻,哪里能越过萧家的当家主母,与她一个孙媳妇便商定了?到此她更是心知肚明,真是像老夫人所说,她一切的安排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她起身谢过祖母的点拨,脸上再没有一点不快,笑容既真心又灿烂。
  萧老夫人心里暗暗点头。这孩子够坚韧,被好姊妹摆了一道,害得替小姑安排的亲事泡了汤,竟然几句话就转过心思,还真是能屈能伸,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和萧老夫人又闲聊几句,皇甫惜歌便告退离开鹤年居。
  离晌午用饭时间还有一个时辰,她於是转去花园溜达溜达,晒晒太阳。
  季节已是晚春,园子里的海棠花竞相绽放,她打发了璎珞去墨园将萧婉墨也请过来一同赏海棠,就带着流苏先往花园走去。
  萧府的花园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撷芳园,听说那园子口的匾额还是萧老太爷留下的墨宝。
  主仆俩才跨进撷芳园的月洞门,便见到不远处有群人也在散步,为首的人手叉着腰身,挺胸凸肚的,不是大少爷的李姨娘又是谁?
  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过才怀上两个多月而已,为了显摆她是个功臣便连形象仪表都不要了?皇甫惜歌很不厚道地笑起来。之前安园没少给清苑惹事,可大少奶奶李秀媛最终倒是给她自己找了这麽个麻烦回来。
  流苏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主子,不如咱们避开她们走吧,整个安园就没一个省油的,还是离得远些为好。」
  「我到底也是太后赐婚下嫁到萧家来的正房夫人,八抬大轿打正门抬进来的,却要避开大伯的姨娘走,亏你想得出来。」皇甫惜歌笑啐了流苏一口,「大不了咱们俩去亭子那里坐上一坐,以静制动吧。」
  大好的春光下,笑看李秀娟满面红光、趾高气扬,这是多好的景色啊,可比这满园子的花儿还有趣呢。
  皇甫惜歌扯着流苏快步走到凉亭里,正欲一屁股坐下,流苏笑着拦住她,拿绣帕将椅子擦了又擦,才扶着她落坐。
  「你也坐吧,还不知道墨儿要磨蹭到什麽时候才来。」
  流苏谢过,便坐在主子身边,两人才坐定没说上几句话,方才那一群人已经走近。
  这凉亭就在通往月洞门的必经之路上,扶着李秀娟缓缓走来的丫头秋桂,低声吩咐了身旁小丫头两句,那小丫头便上前替她扶着李秀娟,而秋桂却离了众人紧走几步往这边过来。
  到了长椅跟前,秋桂便屈膝施礼道:「奴婢见过三少夫人,我们……我们姨娘身子不大爽利,奴婢代李姨娘给三少夫人问安。」
  「你这丫头倒是忠心,随李姨娘出来时候也不短了吧?快快服侍她回去歇着吧,我瞧着都替她累。」皇甫惜歌似笑非笑地道,又给流苏使了个眼色。
  流苏见主子示意,便取了一颗银瓜子往秋桂的手中塞。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