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嫡妻 卷一 第三章
  她越想越伤心,抽抽噎噎地哭着,一口气未喘上来便伏在皇甫竞的胸前晕了过去。
  皇甫竞忙扶起她,掐着她的人中呼唤,「惜儿,你醒醒!」
  皇甫惜歌的身子不太好,这一激动就昏厥的毛病更是她自娘胎里带出的病。
  皇甫竞撩起车帘子对车夫喊道:「尽快回洛府!」
  坐在车前的墨儿惊问:「郡主怎麽了?」
  她迅速入了车厢,见皇甫惜歌昏厥,立即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只小药瓶,将药膏分别抹在皇甫惜歌的人中和太阳穴上。
  良久,皇甫惜歌才悠悠睁开眼。
  当马车稳稳停在洛府的大门前,皇甫竞抱着妹妹跳下车匆匆进门。
  「墨儿,去问看看四舅老爷可回来了,请他来给郡主诊脉。」他一边快步走,一边嘱咐。
  墨儿也不顾还穿着小厮的装束,点头便跑。
  皇甫竞轻车熟路地进了二门,直奔妹妹暂住的咏秋园,路上早有眼尖的婆子大老远看见了,忙跑进院子里喊人,也有赶去禀报洛老夫人的。

  跟着皇甫惜歌来殷州的两大丫头璎珞和流苏听闻了婆子的报信,都惊慌地到门口等候着,直到见主子已经清醒,才放下心。
  流苏嘱咐着小丫鬟们噤声忙活,一边快步走在前头,打起帘子请皇甫竞进屋。
  璎珞没见到墨儿,知道她必是去请四舅老爷,便留在门口候着,若是老夫人和舅夫人们打发人来询问正好一并回了,省得再扰了主子。
  皇甫竞由於心急妹妹的身体,毫不避嫌地闯进後院,如今见她除了有些无力外并无大碍,忙让她躺在床上,嘱咐流苏好生看护,就退出寝房。
  璎珞见他急匆匆地出去,抿嘴一笑,指着院里榕树下的藤椅道:「王爷不如稍坐一会,奴婢去喊小丫头给您泡茶。」
  谨亲王出事後生死不明,因此皇帝并未让世子皇甫竞直接袭爵,而是另封他为安郡王。
  皇甫竞本想去前院的外书房等着,因後院都是洛府女眷,还是避嫌些为好,但见璎珞如此善解人意,又想惜儿是亲妹妹,二来她身子实在不太好,他亲自守着更安心,再说院门四敞大开无嫌可避,一想他便依言在榕树下的藤椅坐了。
  丫鬟送上茶水,他端起茶狠狠喝了两口,一路风尘仆仆从京城赶到殷州,他未曾喘口气又赶着去赏云楼逮妹妹回来,可说是又渴又饿。
  刚放下茶杯,他便见洛四老爷拎着药箱进门,连忙起身去迎。
  舅甥俩寒暄两句,迳自去了正屋寝室。
  皇甫惜歌半靠在床上,见哥哥陪着四舅父进来,欲起身施礼。
  「别起来,你好生歇着吧。」洛四老爷紧走两步,按着她重新躺好。
  流苏接了药箱,又搬来椅子请洛四老爷和皇甫竞坐在床旁。
  「惜儿已经没事了,还劳四舅父又跑这一趟,您交给墨儿的药膏真是好呢,又提神又醒脑。」皇甫惜歌对洛四老爷讪讪地笑。
  洛四老爷还是为她诊脉,确定没有异常,方才接过流苏递来的热手巾擦手。
  「惜儿就快及笄了吧?不如行了及笄礼再回京城,竞儿若是忙就先回去,过几日再与你母妃一同过来,还能看看赛龙舟。」洛四老爷说着,向皇甫竞偷偷挤了挤眼睛,他知道外甥这次是特地来带这小丫头回京的,但按这丫头的个性怕是不甘愿依从,因此试探地道。
  皇甫竞见他使眼色,忍着笑点头。四舅父真了解这妹妹是顺毛驴,若是捧着她,她必然比谁都懂事;若是戗着毛了,只怕她要上房揭瓦,大闹一场了。
  果不其然,皇甫惜歌连忙开口,「让四舅父费心了,惜儿还是尽早随大哥回去吧,在殷州住的日子也不短了,母妃的身子又不好,怎能让她为惜儿奔波,惜儿赶紧回去陪陪她才是正理。
  「大哥替我送四舅父回去歇歇吧,我收拾收拾就去向老太太赔罪,我……我出府前答应了,却没按时回来陪她用午膳,老太太肯定生我的气了。」
  洛四老爷笑着点头,夸赞惜儿懂事了,便与皇甫竞离去。
  出了门後,他低声告诉皇甫竞,「这丫头,挺会装的。」
  皇甫竞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日後可不能再任由她胡来了,得赶紧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才是正经,不然如何嫁人?
  【第二章 妩霞自梳】
  第二日一早,皇甫惜歌与洛府众人一一惜别,随着皇甫竞回京。
  抵达京城,进了城门後,皇甫竞便打发长随先以快马回谨亲王府报信。
  得知女儿就快到家,谨亲王妃忙嘱咐内院管家吩咐底下人忙碌起来,务必处处妥善周到,好迎皇甫惜歌回府。
  许久不见的女儿终於回来了,谨亲王妃心里高兴,以往忧愁的脸上满布笑容。
  她的陪房谢嬷嬷笑道:「王妃向来将王府打点得处处妥善,哪里有不周到的时候?老奴看王妃是太想念郡主了,才乱了心神。」
  谨亲王妃先是一愣,立刻笑了,「可不是吗,这丫头一去就是半年多,我做娘的一颗心成天系在她身上,好在如今人回来了,我终於能安心。」
  她在谢嬷嬷的搀扶下正欲回房打扮一番,院门外的丫鬟进来传话,「禀王妃,云侧妃来了。」
  谨亲王妃仍让谢嬷嬷扶着往里走,一边笑道:「妹妹来得可真快,请她在偏厅里等我一会吧,务必好生伺候着。」
  云侧妃是谨亲王妃的表妹,也是次子皇甫晟的生母,性情端淑温和,更是谨亲王妃的好帮手,因此即使谨亲王出事後,谨亲王妃曾藉机整顿後院,处置了那些不安分的通房侍妾,却仍对她十分宽厚。
  谨亲王妃在谢嬷嬷的服侍下换了套浅褐金色绣缠枝牡丹的衫裙,配上一支赤金八宝钗,又挑了个蜜蜡兰花押发别在左鬓,最後用玫瑰膏润了唇,再上了面霜。
  「怎麽样,看起来气色还好吧?」她笑问。
  谢嬷嬷含笑上下打量着,啧啧夸赞道:「老奴好像又瞧见了十几年前的主子了,这多好,郡王爷和郡主瞧见您这样肯定很是欣慰。」
  打办妥当後,谨亲王妃才来到偏厅见云侧妃,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王府大门处。
  且说另一头,皇甫惜歌一路上都端坐在马车里,直到听车前的墨儿说马车进了谨亲王府所在的景福街,才撩起车窗帘子朝外瞧,望着熟悉的街景,满腔的思念之情顿时涌了上来,不由得扁了扁嘴,猛然见璎珞在一旁笑着瞧自己,她才忍住泪。
  来到谨亲王府大门前,马车停了下来。
  皇甫竞先下了马,将缰绳交给长随,待墨儿撩了车帘子,他才伸手扶妹妹下车。
  谨亲王妃见儿女回来了,连忙紧走两步迈出大门。
  皇甫惜歌一见她便再也忍不住眼泪,一头扑进母妃的怀里。
  皇甫竞忙环住母女俩,将人扶往大门内,一边走一边笑着打趣,「没见过母妃这样的,都到家了,竟然拦着不许咱们进门。」
  皇甫惜歌离了母妃的怀抱,不好意思地与云侧妃见了礼,又转向谨亲王妃撒娇道:「母妃,今日天气正好,惜儿又离府好久了,不如不坐碧油车,溜达着回内院可好?」
  谨亲王妃哪有不应的,皇甫惜歌於是挽了母妃与云侧妃一路往後院走去。
  用罢午膳,皇甫竞告辞回安郡王府,皇甫惜歌则赖在谨亲王妃身边陪着说话。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