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换夫 终卷 第三章
  「他没说。」初盈摇了摇头,又道:「不过最近外头乱得很,我想孙家二房这个时候只怕不单是想联姻这麽简单,或许……」她低了声,「这还是经过皇上同意的。」
  谢夫人听了神色一凛,点了头,「你说的对,倒是我想得浅了。」
  「我也只是瞎猜的。」初盈谦虚道。实际上也并非她见识比婆婆高出多少,而是有个姊姊在皇宫,她不由得惦记着宫里的人罢了。
  谢夫人却是满意的笑道:「说来不怕你恼,当初你没过门的时候,我总想着你年纪小,又是小女儿,还有些担心呢。如今看来,我是白担心了。」
  婆婆肯掏心掏肺的说体己话实在十分难得,初盈不会不知好歹,赶忙也陪笑道:「媳妇原先的确不大懂事,幸好跟在娘身边天天瞧着,总算学了一、两分。」
  谢夫人被初盈哄得满面笑容,回头去看苏嬷嬷,「瞧瞧这张小嘴甜的。」
  苏嬷嬷也笑了,「大少奶奶说的不错。」
  待初盈告辞离去,谢夫人看着她出了门,方才轻声道:「上月里,老大陪他媳妇去了白云庵一趟,多半是为了子嗣的事吧。」
  这话苏嬷嬷不好回答,只是笑了笑。
  「唉……」谢夫人忍不住叹气,「听说小俩口如胶似漆的,老大也开窍了,知道心疼自己媳妇,怎麽肚皮就偏偏没个着落?」她揉了揉额头,「罢了,但愿老四媳妇这次生个男丁吧。」
  「要不,给秋绫一个恩典?」

  「给她恩典做什麽?」谢夫人皱眉,「先不说上次雨桐的事秋绫还有嫌疑,便是她清清白白,生下来的也不过是庶子。」
  苏嬷嬷不由得叹息,「也是,只有等大少奶奶的喜讯才是实在。」
  谢夫人又道:「再说了,嫡庶分明这是根本,即便咱们家不讲究,也不能带头去打皇后娘娘的脸……唉,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
  「听说孙家老三又查了一件大案。」
  「查吧。」谢夫人冷笑一声,「日後有他哭的时候。」
  【第七十章 秋绫有孕?】
  今日谢长珩中午没回来,晚上也没回来吃饭,等到天色漆黑一片,初盈忍不住叫人去打听,结果说是去了书房和幕僚一起商量事情,还得一会儿工夫才会结束。
  初盈呆坐无趣的等着,时间长了不免困意袭来,便伏在桌上打盹儿。
  不知等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替她搭了件衣服,一抬头就看见丈夫的脸近在咫尺,於是揉着眼道:「几时了?」
  「寅时初。」
  「这麽晚?」初盈看着他,「等会都该收拾出门了,还睡什麽?」
  谢长珩微笑,轻轻抚着她的脸,「一夜不睡也不打紧。」
  「那我陪你。」初盈起身去倒了热茶过来,又问:「要不要吃点宵夜?我去给你冲杏仁茶好了。」
  「不用了。」谢长珩喝了两口茶搂她在怀里,脸上并没有多少倦色,大手反而不老实起来,摸索地钻进了她的衣服里。
  初盈拍掉他的手,啐道:「你歇歇吧。」
  「在歇了。」谢长珩看着她那双莹亮乌黑的眸子,雪白娇小的脸庞,想起往日欢好的愉悦缠绵,忍不住一阵情动,「就抱一会儿,不闹你。」
  初盈嘴里嗔着,倒也不可能真的拒绝丈夫求欢,便由着他去了。
  谢长珩见状索性把人压倒在美人榻上,「知道我今儿商议什麽事吗?」一面说着话,他的手一面熟练的游走。
  初盈不好意思地闭上眼,「想来是孙家的事吧。」
  「真聪明。」谢长珩奖励似的给了一个温柔的吻,埋首在妻子的脖颈间继续轻声道:「事情差不多了,再拖下去怕有变数,还是落定了吧。」
  温暖暧昧的气息轻轻拂过,再加上胸前被人捏住轻揉慢捻的,初盈克制不住微微的轻颤,话语也不成句了,「真的?什麽……什麽时候……」
  「快了。」谢长珩啃吻着她的耳珠,一路向下滑去,修长的脖颈、小巧的锁骨、洁白的香肩……最後剥开衣服,含住了那朵嫩红的花蕊。
  「别……」初盈的声音绵软,低声急道:「等会儿,你该去上朝了……」酥麻的感觉袭来,她想推人却没力气,还有一点的舍不得。
  谢长珩抬起头,一本正经的坐直身体,「那便算了。」
  初盈一愣,跟着起身裹了衣服,气恼得扭了脸不理他。
  「阿盈?」
  她站起身往床边走去,扯了薄被便躺下,「我睡觉了。」
  「生气了?」谢长珩跟过去坐下,眼里尽是戏谑的笑意,「你说不让的。」他故意又撩拨她,「要不……咱们把事情做完吧?」
  「才不要!」初盈咬着唇瞪他,「你就欺负人吧。」
  「我只欺负你。」谢长珩忽然说了这麽一句,目光里有掩不住的温柔,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你睡吧,别起来了。」
  「呃……好。」初盈怔怔地回味他那句话,心里顿时生出一丝甜蜜,气也消了大半。
  等丈夫走了,她稍微小睡片刻,然後就梳洗打扮去请安,回了屋还得分派一天的事务,等到忙完便不禁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凝珠道:「反正无事,少奶奶再去歇一会好了。」
  初盈点了头,刚站起身要进去,豆蔻便从外面进来道:「大少奶奶,外头来了个报信的小丫头。」
  一个小丫鬟进门请了安,却是紧张得直搓手,说话也结巴了,「就是、就是……」
  「秋绫,你们先下去。」初盈遣退了不相干的人,并留浮晶守门,「说吧。」
  「是、是雨桐。」小丫鬟道:「我原是不理她的,偏偏她说有要紧事告知少奶奶,我要是不说,将来少奶奶一定会怪我。」
  凝珠啐道:「呸,就会花言巧语。」
  上次谢长珩发了话,不让雨桐进谢家的门,初盈不想违逆丈夫,也不想和雨桐说话,遂对简嬷嬷道:「你去打发了吧。」
  简嬷嬷去了好一阵子,回来时脸色不大好看。
  凝珠连忙问:「可是难缠?」
  「欸,我先进去回了少奶奶。」简嬷嬷打了手势示意凝珠守在帘外,自己进了里屋找到初盈,「雨桐说,她找着香杏了。」
  「香杏?」初盈怔忡了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谁,「什麽 人呢?是她发现了香杏,还是抓着了人?」
  「是知道了香杏的藏身之处。」简嬷嬷回道:「至於抓人,我想她还没那个本事。」说着她有些恼火,「可我问她详情,她却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只让我来回覆少奶奶。」
  既然来报信了,又不肯说明白?那就是有什麽要求了。
  初盈心思飞快一转,雨桐要回来做姨娘这当然不可能,但除此之外还能是什麽事呢?想起前些日子见面时雨桐那个厉害的继女,她心中顿时明了,抬头对简嬷嬷道:「你去问她,想要多少银子?」
  简嬷嬷再度去而复返,回来道:「雨桐想求少奶奶一个恩典。」
  恩典?初盈不知道除了银子自己还能给她什麽恩典,又怕她狮子大开口,不免有些不耐烦了,「她的事怎麽这麽多?到底要什麽?」
  简嬷嬷也是一脸烦躁,「她想让少奶奶白租给她五亩中田,租二十年。」
  时下租一亩中田二钱银子,五亩中田租二十年就是二十两银子,倒也抵得上她提供的消息价值,重点是五亩中田的进项,足够雨桐和程贵两口子吃喝了。
  初盈挑眉一笑道:「委实聪明。」
  上次她给的银子转眼就落在雨桐继女的手里,所以雨桐若再求她赏银子并不划算,况且二十两银子要买田,顶多也只得一亩而已,哪里够两个人吃喝?要知道过日子可不只是吃饭,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要钱,改成租,手头便明显宽裕许多,而租来的东西她那继女自然无法拿走,更不能当作陪嫁。
  有了这五亩地的进项,雨桐就包管程贵吃上饱饭,因此那程贵就算脾气再大,也得给妻子几分好脸色了,真是一番玲珑的心思啊。
  至於二十年之後,雨桐若是命好,想来儿女都长大成人能享福了;若是命运不济,那几亩田地也救不了她。
  「少奶奶,」简嬷嬷小声道:「何必理她,直接抓了人,总有法子撬开嘴的。」
  「罢了。」初盈摆手,「眼下还不够乱吗?和一个丫头计较什麽?」她叹了口气,「就当是行善积德好了,再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以後她也才会安生一些。」
  她会这麽说也有道理,自从「借」给初芸二百两银子後,初芸人就老实多了。
  半晌後,雨桐捧着手里的免租条子看了又看,眼圈忽地一红,跪下磕了个头,「替我谢谢大少奶奶。」说完她再也忍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掉落下来,若是大少奶奶有半分要拿捏她的念头,这事就绝对成不了,她真是愧悔不已。
  简嬷嬷没有和她蘑菇的工夫,招呼人上车,「快点,别让人跑了。」原来後头跟着一辆大马车,里面是几个粗使婆子,要去拿人的。
  雨桐随着上了车,心神一阵恍惚,想起当初发现香杏时,她还犹豫要不要告诉大少奶奶,以为说了多半能让秋绫受罚,但是不说,也能让大少奶奶心头多一根刺拔不去。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