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换夫 卷三 第三章
  谢长珩闻言笑道:「果然好人做不得。」
  初盈抿嘴一笑,「你才知道。」
  「大少奶奶,」凝珠在外面喊道:「现在要摆饭吗?」
  「等会吧。」初盈出去交代了一句,「大少爷有正事,等一会再吃。」
  她说完回来继续在丈夫旁边磨着墨,微微偏了头欣赏他赏心悦目的字迹,「真漂亮!」
  想让这愉悦的时光更长一些,她磨墨的手不由自主放慢了速度。
  【第五十章 初持中馈当立威】
  次日清晨,初盈打扮妥当去给婆婆请安。
  月饼一事关系着谢家的脸面,再者谢长珩还送了墨宝,因此少不得要回禀一声。为免等一下黄氏尴尬,因此她提早了一刻过去。
  谢夫人还在梳头,听说大媳妇过来得早,她不好披头散发的见人,便吩咐良辰,「昨儿的杏仁茶不错,给老大媳妇端一碗喝。」
  「夫人就当大少奶奶是小孩。」良辰笑了笑,转身出去让人备热水冲杏仁茶。

  雪白的杏仁茶热腾腾,闻起来甚是香甜,上面撒满了碎杏仁、花生、芝麻等物,还有桂花、枸杞点缀,光看就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良辰笑道:「大少奶奶慢用。」
  「多谢良辰姊姊。」初盈笑着回应,自己等下还要回话,不便耽搁,很快一口接一口的喝起来,总算赶在婆婆出来前喝完了。
  「好不好喝?」谢夫人一头青丝如云堆叠,珠钗横斜,仪态万千的自屋里走出,笑着问。
  「很香甜。」初盈起身见礼道了谢,上前扶婆婆坐下道:「昨儿给亲戚家们送月饼,瞧家里做的不是很好,就去外头买了。」
  谢夫人也是从媳妇做到婆婆,同样做过主持中馈的当家主母,一听便心下了然,淡淡问道:「今年做的月饼送不出手?」
  「也没那麽糟。」初盈不好说妯娌的不是,只得委婉道:「我就是想着既然送了就得送好一点,便做主换了,长珩担心外头买的失了礼数,又每家都补了一幅字。」
  大儿子居然会在家中庶务上费心思?比起家里月饼出了问题,这件事更让谢夫人惊讶,转头对苏嬷嬷笑道:「果然娶了媳妇就好了,不似从前,从来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现今总算知道过日子了。」
  苏嬷嬷抿嘴一笑,到底不好背後多说少爷的闲话。
  「你看着办吧。」谢夫人敛了几分笑意对初盈道:「若是有不听话的,或打或骂只管做主办了就是,不必来回我了。」
  这便是全权撒手不管了。婆婆的这句话,多少有给她撑腰的意思,初盈不会听不出来,因此感激道:「媳妇年轻不懂事,先学着仔细点办事,回头有不懂的地方,再过来让娘指点。」
  谢夫人淡笑点头,转而说起别的家常闲话。
  初盈一面陪着说话一面思量,处理月饼偷工减料一事,是她做当家主母第一次行权,成则立威,败则颜面威信大损,这里头,也有婆婆在考量她这个儿媳的味道吧。
  初盈在谢家还没有仆妇的人脉,查事效率快不了,费了半日工夫才总算弄明白是怎麽回事,而里头的弯弯绕绕还真不少。
  一般来说,厨房里头的人都是签死契或者家生子,以免有人在吃食上做手脚,但厨房又是个好地方,买进送出藏着大学问,即便只是负责点心这一块,也足够捞上不少油水,结果便有人眼红盯上了这个位置。
  谢家大厨房的上一任点心婆子姓于,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後来也不知旁人怎麽说动了黄氏,新换了一个姓张的婆子顶下于婆子,中秋节的那批月饼,便是于婆子最後一次差事。
  于婆子心里有气,就想丢个烂摊子给黄氏,却不料上头主子换了人,才惹了这场风波。
  要说事情原本也好办,把那于婆子抓来打一顿差不多也就了结,偏生这于婆子还不足五十就意外丢了差事,里面明显有蹊跷,而这和黄氏绝对脱不了关系。
  凝珠愤愤道:「多半是二少奶奶想着管不了事,临走前要再狠捞一笔,肯定没少收那张婆子的好处!」
  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事有些棘手,初盈猜黄氏也没想到于婆子会来这麽一手。可要罚于婆子,就必定会咬出黄氏收了别人好处的事,自己刚进门不久便闹得妯娌大大的没脸,别人说黄氏闲话的同时,少不了也要说她刻薄,容不得庶出的弟妹了。
  一旦闹大了,黄氏心里肯定要记仇,然而若是不处罚,大家的眼睛还都可在看着呢。
  凝珠建议道:「要不……告诉夫人?」
  「不行。」初盈摇头,「一点点小麻烦都处理不了,以後还当什麽家?便是娘不说什麽,家里人也会看轻我,下人们今後更会阳奉阴违。」
  「二少奶奶惹出来的麻烦就找她去!」凝珠不满地道:「凭什麽要少奶奶来替她收拾烂摊子?她得了好处,咱们却到处得罪人落埋怨。」
  「找她有什麽用?」初盈笑了笑,「先不说二少奶奶肯定是要严惩于婆子,而且事情一旦闹开,多半就和我这个大嫂结下梁子了。」
  简嬷嬷一时也想不出好主意,「不然,我回去宋家问问夫人?」
  初盈好笑道:「哪有嫁了人还凡事回去问亲娘的?你们不嫌惹笑话,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再说往後怎麽办?每次都回娘家不成?行了,我自己想一想,记住,可别在大少爷面前多嘴。」
  晚上谢长珩回家,却带来另外一个大消息,初盈上次在万寿节上见到的孙氏进宫了,封了正三品婕妤,她一直担心惦记的事终於还是发生了。
  有孙太后在上面罩着,一旦孙婕妤有孕生子,位分肯定要升的,想来用不了两、三年工夫就会压到蒋昭仪上面去。如今四妃之位可还全部空着呢,就看谁有本事了。
  说完消息後,谢长珩依旧一派从容,云淡风轻道:「外头的事,你不用担心。」
  初盈看着他,他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不要瞎操心﹂。
  没错,不论是朝堂还是後宫的事她都插不上手,以丈夫的个性也不会让她去搅和这些,自然会去尽力筹划。
  毕竟孙婕妤得了势就代表傅家式微,谢家也会跟着受影响。
  况且还有祖父、父亲,就连姊姊也不会没个盘算,自己除了瞎操心,还真帮不上什麽忙。
  用完晚饭,谢长珩喝了两口热茶,微笑看着妻子,「你的月饼案审得如何了?」
  初盈挑眉笑道:「自然是秉公执法,绝不徇私。」
  谢长珩听了,不由得嘴角微翘,「原来还是个傅青天呢。」
  难得见他打趣,初盈也娇嗔地瞪向他,「大胆刁民!」
  看着她闪闪发亮的双眼、微微嘟起的红唇,谢长珩忍不住柔声道:「天凉坐着冷,早点到床上去捂着吧。」
  结果捂着捂着,两个人反倒热得把衣服都脱了。
  上次闹了半个月的别扭,谢长珩现在像是为了补回来似的,鱼水之欢不免行得多了些,初盈都快有些吃不消了。
  原本想推辞几句,可一想到他不知会不会恼羞成怒,以为她嫌弃他慾求过多,她就只好吞下话继续由着他。再说多那个……她应该会早一点怀上孩子吧。
  「在想什麽?」谢长珩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他在努力﹁耕耘﹂,身下的妻子却在走神,任凭哪个男人都会受不了。
  「没、没什麽。」初盈赶忙抱紧他,避开他的视线。
  看吧,她猜对了吧,连出个神他都受不了,更别说提出什麽拒绝的话来了。
  「嗯……」受到来自丈夫不满的惩罚,初盈闷哼一声,身体都快要被撞散架了。
  唉,怎麽同样一个人,白天和晚上却这麽不一样?
  谢长珩不知道妻子一直在腹诽,事实上对他来说,肉体的愉悦远远次於子嗣後代的重要,他需要一个嫡出的儿子。当然了,如果这过程能让他们都愉悦,他自是甘之如饴……
  完事後,初盈软绵绵的推着自己身上的人,「重!」
  对於妻子的「过河拆桥」,谢长珩倒不在意,笑了笑便翻身躺到一旁。
  初盈正在想于婆子的事,耳边传来一声询问——
  「是不是底下的人不好处置?你要是觉得为难,明儿我帮你发落。」
  有这样的好事?初盈只高兴了一下,马上就警醒过来,偏头看向丈夫。
  他那双迷人的漂亮凤眼里有着晦暗不明的光芒在微微闪烁—— 他不是要帮忙,而是正在考验她。
  没有错,只要他出面这件事就极好解决,但那也正好说明了她没有主持中馈的能力,不足以承担谢家嫡长媳的重任。
  尽管他应该不至於为了这个便休了她,或是冷淡不理,然而从此在他心里,她便会成为一个懦弱无能的妻子,只能在他的庇护下讨好他、听命於他,而不是一起面对承担风雨。
  「不用。」想清楚後,初盈裹紧被子,用一种哀怨的目光看向丈夫,「你在外头忙一天还不嫌累?管理後宅可是我分内的事,你不许越权!」
  谢长珩彷佛满意地勾起嘴角,笑道:「好,我不越权。」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