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换夫 卷二 第三章
  「都是你祖母……」过了好半晌,宋氏才突兀的说了这麽半句,她闭上眼睛抚着胸口,长长的深呼吸几次,「事情都过去这麽些年了,还是有人盯着不放。」
  初盈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到底什麽事?」
  宋氏冷哼一声,眼里闪过恼恨之意,「又有人上了摺子,弹劾你爹强占民女、逼良为妾。何姨娘虽然不在了,可还有珍姊儿那麽大个活人在呢!」
  初盈彻底呆住了,「这……」她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翻出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做文章!要说这事本来就是祖母的错,最初算计儿媳就是居心不良,後来越发糊涂竟然让何九儿做了父亲的妾,并且还因仓促成就,连个文书聘礼什麽的都没有。这下可好,倒是方便了小人暗地里落井下石。
  如果说先前那一本摺子父亲还只是受牵连,那这回矛头可是直接指向他,便是想找托词都找不出来,处境更是雪上加霜了。
  这件事初盈完全帮不上忙,使不上劲,只得安抚了母亲几句便出门去卢姨娘的屋里,「姨娘,二姊。」她看了一眼初珍,「五妹。」
  这一世的初珍除了长相和前世一模一样外,其余的和从前几乎没有半点相像。
  可想想也不奇怪,庶出的女儿加上自幼没有姨娘在身边,而偏疼自己的祖母神智不清,整天得提心吊胆看嫡母的脸色,长久下来性子也就变得懦弱胆小,没有半分前世娇惯任性的影子。
  今日初珍一身藕荷色的纱衣小裙,越发显得身子单薄,见初盈直勾勾的看着她,她不自觉就往初容身後缩了缩,怯生生道:「四姊。」
  初盈缓缓收回目光,对卢姨娘道:「姨娘,我们到外面说话。」
  卢姨娘赶忙跟出去,到了侧屋方问:「四小姐,出什麽事了?」

  初盈叹口气,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後道:「娘正心烦着,这几日就让五妹陪着二姊在屋子里绣东西吧。」
  卢姨娘脸色大变,小心问道:「要不要把五小姐送到庄子上去?」
  「不用,这会儿藏也藏不住了。」初盈知道卢姨娘在担心什麽,父亲被人弹劾,万一出了什麽事轻则问过、重则丢官,到那时初珍必定是要被嫌弃的。卢姨娘害怕被牵连,所以才想赶紧甩掉这个麻烦。
  可是眼下家里够乱了,哪里还禁得起再添乱?况且初珍再不济,也是傅家的姑娘不是姨娘,哪有把小姐送到庄子上的?传出去只会让整个傅家都跟着没脸。
  因此初盈想了想,安抚道:「没事的。」她微微一笑,「姨娘照看五妹这麽些年,不仅有苦劳更有功劳,娘都看在眼里,便是五妹淘气不懂事,也怨不到姨娘身上。」
  卢姨娘见自己的心思被看穿还被安慰了一番,有些赧然,「难为四小姐事事想得周全,有四小姐的话,我就放心了。」
  【第二十八章 救人自保】
  到底是什麽人在落井下石?
  初盈对朝堂的事不清楚,只知道祖父和父亲一直是中立派,是帝党、是纯臣,平时作风即便谈不上高洁,却也肯定没有什麽随手可拿捏的污点。
  但……如果是私怨呢?想到这里,她心头猛地一跳。
  要说和傅家结下私怨的还真有一家,当年贺家隐瞒儿子病情,继而急忙忙的上门逼亲,最後闹得毁了婚约,没几年贺衡也熬不住终於去了。
  这件事贺家有不仁义的地方,傅家为了女儿也有自私之举,其中对错姑且不论,至少梁子却是真的结下了。如今姊姊是秦王妃,贺衡却连个後都没有留下,站在贺家人的立场上,对傅家人只怕是有无尽的恨吧?
  可惜傅家权高位重,他们再恨也没有其他法子,现在正好趁着被弹劾的乱子再加上一本,就算扳不倒傅家也能解解恨。
  初盈轻轻叹口气,眼下到底是不是贺家参的都不重要了,要紧的是赶紧解决麻烦,但愿这次父亲不要被牵连得太厉害。祖父虽然是权倾朝野的中书令,是皇上尊敬的帝师,但毕竟年岁大了,将来傅家还是得靠父亲和哥哥撑起来。
  这种时候,她越发明白了多子多福气的道理,如果她还有几个兄弟,或者多几个上进的叔叔,父亲也不至於这样没个臂膀,连帮着跑腿走动的人都没有。
  初盈正在感慨担心着,便听说万家来人了。
  万氏的父亲官职并不高,而且是在户部,不过她祖父是正三品的御史大夫,在朝廷里说话还是很有几分分量。
  来的是万氏的母亲万夫人,看得出她对傅家的事很重视,不放心地亲自过来了一趟。这也难怪,将来万氏就是傅家的当家主母,万家不可能不重视,更少不了得帮忙周旋奔走。
  正屋里摒退了所有人,连万氏都只能在外厅候着。初盈是个有分寸的人,自然也没有进去,只在外头跟嫂嫂说着闲话。
  等了半晌,她才见母亲陪着一个中年妇人走出来,对方身材清瘦、眉眼精明,面貌和万氏有几分相似,正是闻讯过来的万夫人。
  初盈上前福了福,「万伯母好。」
  「盈姊儿都长这麽高了?」万夫人露出长辈的和蔼笑容,让身边的丫鬟上前给了见面礼。看来她虽然来得匆忙,还不至於慌到失了礼数。
  「难为你亲自走一趟了。」接下来宋氏本欲留她用饭,万夫人却再三婉拒了。
  一旁的初盈见状便道:「万伯母没空用饭,好歹看看宪哥儿再走吧。」
  一来让外祖母看一看外孙,二来也腾出时间让人家母女说说话。否则母亲现在心慌意乱的,要是一时没想起忘了,那不就辜负人家亲自过来的一片心意。
  宋氏颔首笑道:「说的是。」而後对万氏点头,「陪着你娘去看看宪哥儿吧。」
  万夫人道了谢,再看向初盈时眼里便多了一丝赞许,到了女儿的屋子方才说道:「盈姊儿倒是个聪明的,又是嫡出,将来少不了一门好亲事。」
  「已经有眉目了。」万氏抿嘴一笑,悄声道:「这些日子谢家老大三天两头的忙着奔走,若说单是为了两家情谊,断没有这麽热络的。」
  「谢家老大?」万夫人蹙眉想了想,有些不解,「倒也是个人物,只是……年岁是不是差得多了些?我记得他们家有个老四,和盈姊儿差不多大。」
  「不清楚。」万氏摇了摇头,「那只是小儿媳,哪里比得上做长媳的呢?将来分了家,除了长房以外,其余的也就分几块田地、几间房产罢了。」
  她是看戏的不怕台高才敢说这种话,反正傅家长房只有她丈夫一个儿子。
  「你呀。」万夫人戳了女儿一记,「赶紧再生个儿子出来!你婆婆只得一个,那是让你占了便宜,可你却不能这样,老了想多个依靠都没有。」
  「这事也急不来。」万氏生怕母亲继续唠叨,赶紧转移话题,「倒是公公这回遇着的事不知道怎样了?娘,你回去可得跟爹和祖父好好说说。」
  万夫人噗哧一笑,「真是女生外向,嫁了人一心只有婆家了。娘忙了半日连一口热茶都还没喝上,你就想着指使你爹和祖父呢。」又道:「你怕什麽?你们家老太爷可不是吃素的。别瞎想了,快去把宪哥儿抱过来让我瞧瞧。」
  「嗯。」万氏在母亲面前少了拘谨小心,甜甜的应了一声,「娘你等等,我这就去把宪哥儿抱来,热茶一并端来。」
  第二天,马家也过来人了。
  当初马氏嫁过来的时候,父亲是个六品小官,不过近十年运气不错,一连往上爬了两阶,当然了,这里面傅家多多少少有点功劳,只可惜是在礼部任职,这种清贵衙门并没有太大的实权。
  马夫人陪着宋氏烦恼唠叨了一会,没敢再打扰便跟着马氏去看了初容,见她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待着,十分恭谨守礼,越发对这个庶子媳妇表示满意。
  回了房,马夫人与小姑马氏说道:「你婆家出了这麽大的事,我们家却帮不了多少,你膝下又没有儿子,往後说话处事更得小心一些。」
  马氏茫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神情继而又浮现委屈,「平日我说文泰他偏不听,整天花鸟虫鱼的过日子,要是他也跟大伯一样有本事,眼下何至於这般悬心?打虎还要亲兄弟呢,咱们家可好,有个兄弟跟没有一样。」
  「行了,行了。」马夫人打住她的话头。自家婆婆去得早,她对小姑就如同对待半个女儿,说话并不避讳,「就你这样一无所出,丈夫是个有能耐的降伏得住吗?好好守着文泰过日子吧。」
  马氏听了便不再多言,只是眼里到底还是有些不甘。
  马夫人也没法深劝,只得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放宽心,你们家只要有老太爷在上头撑着,天塌不下来的。」
  「嗯。」马氏点头,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个。
  傅家固然一时半会塌不了,可是将来老太爷走了呢?长房父子都还算是有出息的,自己丈夫却是不行,儿子也全是庶出的且毫无本事,到时候可要怎麽过日子?想到便是一片心灰。
  傅家这一受冲击,各人都生出各自的心思,不过正如马夫人说的那样,傅家有老太爷傅希直在,傅文渊犯的又不是大罪,傅家的天的确没有塌下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