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换夫 卷一 第三章
  「阿盈乖,别怕。」纤手轻轻拍着初盈的後背,宋氏不停柔声对女儿说着话,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阿盈,快别哭了。」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走了过来,肌肤胜雪、容色秀丽,和宋氏、初盈都有几分相似,笑吟吟上前拉人,「跟姊姊一起去放风筝,好不好?」
  「阿慧等等。」宋氏柔声道:「你妹妹多半是被梦魇吓住了,我先哄哄她。」
  初慧懂事的点了头,静立一旁。
  初盈哭了一阵,情绪慢慢平复不少,转头看向姊姊初慧,伸手抱住了她,「大姊。」真好,姊姊还没有远嫁,还在她的身边,而不是再也见不得面。
  她这反应弄得初慧有点手足无措,转而看向宋氏,「娘,阿盈这是怎麽了?」
  宋氏亦觉得奇怪,笑道:「阿盈喜欢你,一块去玩吧。」又嘱咐道:「你多哄哄她,一会她醒过来就好了。」
  「嗯。」初慧应了,弯腰牵起妹妹的小手,转身去找了一块龙须糖递到她眼前,「阿盈,想不想吃糖?姊姊屋子里还有桂花糕喔。」
  初盈接过龙须糖低头咬了一口,眼泪再次扑簌簌落下来。
  初盈没有想到自己再次醒来,居然回到了十二年前
  她有点茫然,分明前一刻还羞愤难当、痛不欲生,怎麽转眼那一切就全凭空消失了?

  如果现在只是一个梦,她情愿再也不要醒来,不然如何承受在成亲当日遭新郎官弃婚的打击?
  不仅沦为众人茶余饭後的笑柄,还要忍受那些同情、怜悯、嘲笑的目光,以及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那每一句都在深深的羞辱她,像刀锋一样刺伤她……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经过了最初的怀疑、不安和担心之後,初盈终於相信自己不是在作梦,渐渐适应了重生後的生活。
  眼下她年纪还小,只有两岁,平时住在正房旁边的暖阁里,使唤的都是母亲的人,身边只有简嬷嬷和一个叫青蘅的丫头。
  凝珠和浮晶等人,这会也还都是小不点呢。
  初盈现在的日子很惬意,吃吃睡睡又有母亲和姊姊陪在身边,还能见到大哥和总是一脸严肃的父亲。
  傅文渊娶妻宋氏,另外还有两位妾室卢姨娘和陶姨娘,一人生了一个庶女,二小姐初容五岁,三小姐初芸三岁。
  宋氏有儿有女,主母的地位十分牢固,况且庶女不比庶子有威胁,因此她待两个庶女甚是宽厚,从未显得厚此薄彼,也时常叫两人过来,正好可以陪着初盈一块玩。
  毕竟初慧已经十岁了,年龄上有差距,和小不点们玩不到一起,更多时候都是在学习女红,或在母亲身边学些管理家务的经验,为将来出嫁做准备。
  这是每个女子的必修课,况且初慧做为长女,宋氏对她的要求不免更严厉一些。
  初盈是嫡出的小女儿,上有亲生父母疼爱,身边有同胞兄长和姊姊呵护,还有庶出的姊姊和姨娘们奉承、下人们讨好,是家里最受宠、最被娇惯的那一个。
  如果前世不是宋氏早早亡故,这种幸福至少可以延续十几年,直到初盈出阁,正式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之前。
  初盈前世只知道母亲因为染病很早就去世,现今母亲的身体也不是太好,每天晚上都要喝药,一大碗颜色乌黑的药汁闻着都发苦,但看家里人和母亲的态度,却又并非像是什麽恶疾,只隐隐听说好像是些积年的顽疾杂病。
  傅家并非薄祚寒门,母亲想吃人参鹿茸还是供得起的,照理说只要不是绝症,每日汤药补品的好生滋养,即便身体比常人虚弱一些,也不至於要了性命。
  可是,按照前世母亲的祭日来算,却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为什麽?难道中间出了什麽岔子?这种一早就知道坏结果却又不明白原因还要苦苦等待的心情,实在是太令人煎熬了。
  她到底应该怎麽做才能改变这一切?
  「阿盈怎麽了?」宋氏最近时常发现小女儿闷闷不乐,担心她是身子不舒服,「是不是想出去玩?让简嬷嬷抱你出去吧。」
  初盈摇摇小脑袋,「不去。」她哪儿也不想去,只想陪在母亲身边。
  母亲还有一道大凶的坎在前面等着,不知道这一世熬不熬得过去,她总担心好日子过一天少一天,正在一点一滴从自己指缝里溜走。
  宋氏正想多问小女儿几句,外面却来人了。
  「夫人,宝庆祥的人过来送新料子。」一个穿石黄色高腰长裙的丫鬟走进来,是宋氏身边的大丫头织锦,因为主母喜爱素净的颜色,故而丫鬟们也不敢穿花俏了。
  「让人进来吧。」宋氏一贯的轻声慢语,转头看向榻上的初盈和初芸,含笑问道:「你们两个小丫头,要不要也下来挑一挑?」
  简嬷嬷在旁边笑道:「两位小姐还小呢,哪里懂得。」
  宋氏淡笑道:「让她们挑着玩吧。」说着又看向旁边在绣花的初慧,还有一旁老实坐着观看的初容,「先放放,你们自己也去挑自己喜欢的。」
  初慧抬头笑了笑,「我就不挑了,上次做的新裙子还没穿遍呢。」
  宋氏对大女儿的淡然表示满意。姑娘家就怕眼皮子浅,在一些不要紧的小事上看得太重,显得肤浅俗气,往後出阁了没有主母的大度气派。
  「阿盈还小,你过去帮她看看吧。」宋氏补充道:「你总是做荷包什麽的,不会有大的进步,不如给你妹妹做一件小裙子,正好学学裁剪。」
  初慧这才放下针线,含笑起了身。
  外面送料样子的人已经进来,满面堆笑的请了安,五颜六色的一大堆料子全都放在圆桌上,让人看得眼花撩乱。
  宋氏让人去叫了两位姨娘过来一并挑一挑,卢、陶两位姨娘都很有分寸,皆表示夫人给的衣服不少,自己足够穿了,这一次就不用挑了。
  眼下并不是做四季衣服的时候,这赏赐不在定例里面,姨娘们不会不知高低,以为主母给个脸面让她们过来瞧瞧就真的大大咧咧挑三拣四。至於最後主母赏不赏,那得看主母的心情如何,赏了是恩典,不赏也没有立场去埋怨。
  宋氏的心思都在关注女儿会不会挑东西,对姨娘们没有太过在意,反倒上前指点了初慧几句,哪些料子做上衣好,哪些料子适合做裙子,什麽颜色搭配才会相得益彰,又有哪些万万不能凑在一块。
  她一面说,初慧便一面应声点头,十分受教听话。
  初盈对前世这个年纪的记忆几乎等於没有,现在亲眼瞧了才知道原来姊姊从小就这般贞静沉稳,可她明白姊姊骨子里是傲气的,不然的话就不会为了她跟继母争执,以至於惹恼对方,最终无奈被远嫁外省。
  事後初盈心里十分懊恼,後悔自己当时年纪小没主见,没有拉住姊姊。如果那次没惹恼继母,或许姊姊就不会被远嫁了。
  想到这里,初盈不由得紧紧握住了小拳头。
  这一世,自己绝对不会容许那些事再发生,一定要让母亲好好的活下去,一定不能让继母进门,不能让姊姊远嫁,不能让哥哥离京,更不能让自己再次重复前世的悲剧!
  「简嬷嬷。」旁边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鹅蛋脸,一袭烟色的蝶袖罗衣衬得容貌甜美可人,「快抱四小姐过去瞧瞧,她一直看着不转眼呢。」
  初盈扭头一看,原来是比较得父亲欢心的陶姨娘。
  另外一位卢姨娘是母亲的陪嫁丫头,年纪比陶姨娘要大一些,姿色亦逊几分,加上性格呆板嘴也不甜,印象中父亲很少过去留宿。
  不过,卢姨娘服侍母亲周到尽心,更得母亲信任。
  这份尽心尽力,是她这近段日子观察出来的,但凡父亲去了陶姨娘那里,卢姨娘都会过来服侍母亲就寝,彷佛还是刚陪嫁的丫头时,任劳任怨做得十分妥贴。
  初盈在心里笑了笑,前世里卢姨娘在继母跟前也是如此,或许对卢姨娘来说,主母捏着自己和女儿的命运,反正都要做小伏低,不如做得更完美一些。
  初盈现在是十四岁的灵魂,遇事自然不像孩童一般天真,因为有此体悟。
  她想卢姨娘应该是个聪明人,既然做了妾室,又比不上竞争者得老爷的宠,那麽只能竭力讨好主母。有时候在内宅,得了主母的信任比得了老爷的欢心还重要,陶姨娘就没有明白这一层。
  再活一世,初盈对身边的人有了新的认识。
  胡思乱想间,简嬷嬷已经抱了她过去,初盈想着自己的年纪不好对衣料表现出太多见地,於是这儿摸摸那儿摸摸,装出一副不懂瞎玩的样子,最後还是初慧拿了主意,给她挑了匹杏黄色的天蚕薄绸,犹豫片刻又挑了水蓝色的贡纱预备做裙子。
  宋氏让初容自己挑,初容却道:「女儿不懂,母亲看着哪个好就是哪个。」
  宋氏知道她素来是腼腆的性子,也不勉强,指了一块鹅黄色的料子问道:「这块瞧着怎麽样?颜色喜不喜欢?」
  初容应道:「挺喜欢的。」
  此话一出,卢姨娘便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初盈瞧在眼里,明白初容的表现应该都是卢姨娘私下教导的结果。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