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不下床 第二章
  「哥,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虽然两人毫无血缘关系,但自她被妈带进这个家,姜东宇就待她很好,对她的宠爱丝毫不比她妈少,因此她也非常依赖他,凡事以他的意见为主。那天兴许是鬼迷心窍,才会冲动之下对他说出那般令人伤心的话来。
  「哥,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今天特地给你挑选了礼物。」说着,也不等姜东宇作出回应,崔洛洛突然跑下床,赤脚在木质地板上咚咚咚的跑来跑去,最後从被她随意丢在一旁的购物纸袋中找出她要送给他的礼物。
  不一会,她重新坐回床上,献宝似的将礼物递到他面前,「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在她的催促下,姜东宇当着她的面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是一对精致绝伦的袖扣,简约低调的设计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不得不说,这二十年他并没有白疼她,她很懂他的喜好,每次送给他的礼物都令他感到很满意。又或许是,因为送礼的人是她,所以他才会格外珍惜。
  察觉到自己的思绪有点飘远了,姜东宇垂了垂眼睑,掩去眸中的异样情绪,故意说道:「你以为送礼物就可以让我轻易原谅你吗?」
  「那你想怎麽样嘛?」她嘟起了小嘴。
  「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其实他早就没在气她了,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从未真正生过她的气,他只是在伤心,伤心她居然为了别的男人跟自己顶嘴,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好朋友,他的心仍是堵得慌。
  「什麽嘛。」她不满,「哥哥真小气。」
  「嗯,所以以後不要轻易惹我生气。」姜东宇从不否认,在爱情面前,他是个小气的男人。
  「人家哪有那麽坏。」不依地嘟喃着,这时崔洛洛像是想到了什麽,突然问道:「对了,哥,你这个时候怎麽会在家里?」

  虽然崔洛洛不是姜父所出,但她乖巧的性格和甜美的笑容,早在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就成功的俘获了姜家两个大小男人的心,以致於现在的崔洛洛被宠出了娇气,可就算如此,她在他们眼里依然是可爱的小天使。
  不过跟崔洛洛的娇养不同,姜东宇从小就被家族赋予了重任,在别人还是玩耍的年纪,他已经开始接受医学知识,同时还要学习管理方面的知识,出了社会後更是一心投入到工作中,因此造成了他沉稳内敛的性格。
  而小他七岁的崔洛洛显然是不能理解他的压力,从小就爱跟在他身後,缠着他陪她一起玩,每次他不肯,她就耍赖撒娇发脾气,无所不用的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长大後她虽不像以前那般缠人,但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她还是会想办法让他妥协。
  在她的面前,他彷佛变得没有原则可言,只要是她说的,没道理最後也会变成有道理。
  起初,他以为自己对她的百般疼爱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直到她十四岁那年,他无意间在她的桌面上看到别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他仍记得自己当时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守护多年的宝贝要被人抢走了,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何时开始,他对她的感情就已经变了质,不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疼爱,而是一个男孩在呵护自己心爱的女孩。
  「哥?」忽然,耳边传来了耐心的低唤。
  姜东宇回过神,转眸望去,只见崔洛洛不知何时已从床上站起,一张娇艳的小脸凑到他眼前,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充满疑惑地盯着他,「哥,人家在跟你讲话,你怎麽可以走神呢?」
  「咳。」太过接近的距离让姜东宇的神智有些恍惚,他轻咳一下,很快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静,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此时的耳根子有点红。
  不过一向粗枝大叶的崔洛洛没有留意,只是好奇地问道:「哥,你刚刚在想什麽?」
  说话的同时,她的脸又靠近了他一些,距离近得让他连她脸上的细小毛孔都能看得见,微垂下眸,便是她一张一合的樱桃小嘴,泛着自然的粉色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意识到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姜东宇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颤,慌忙往後退开,可剧烈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如雷贯耳。
  「哥,你怎麽了,脸为什麽这麽红?」完全察觉不到他复杂的心情,她忽然伸手,抚上他饱满的额头,自言自语般皱眉说道:「奇怪,没有发烧啊,怎麽会这样?」
  随着她的动作,她的身体几乎快要贴上他的身体,刹那间,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少女馨香不断充斥在他的鼻息间,让他的呼吸也跟着乱了。
  为了不让她察觉自己的异样,更害怕自己在冲动之下对她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来,他连忙稳定心绪,拉下她的手,力持冷静地说道:「我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有点闷。」
  「闷吗,那我去帮你开窗。」崔洛洛体质偏寒,所以从小就怕冷,一般睡觉是不关窗的,现在一听姜东宇喊闷,马上就要跑去开窗透气。
  「不用了!」姜东宇拉住她的手,阻止住她的动作,语气温柔地说道:「我问几句话就走。」
  她顺着他的力道重新坐回床上,有些诧异地问道:「什麽话?」
  「书阳和丁宁复合了,你知道吗?」
  听到他提起游书阳的名字,崔洛洛神情一黯,轻声应道:「嗯,我知道。」他们复合的消息在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她想不知道都难。
  「那你的想法呢?」问这话时,姜东宇的神情夹杂了紧张。
  可崔洛洛没发现,她咬了咬唇,难掩落寞的说道:「除了放弃,我还能怎麽办。」
  「洛洛……」姜东宇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她,然而他的内心深处更想做的是将她紧紧抱住,然後告诉她,书阳不爱她,他会爱她,他会一辈子将她捧在手心中呵护,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可现实上,他什麽也做不了,更什麽也不能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内心澎湃的心情,故作平静地重新开口道:「爸前几天去游家为你提亲了。」
  「什麽?」像是听见了什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崔洛洛瞠大眼,语气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哥,你刚刚说什麽?爸他……」
  「你没听错,爸去游家帮你提亲。」她不知情的态度总算缓和了姜东宇内心的焦虑,他多怕这是她主动要求姜父去做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哥,你这话是什麽意思,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专门破坏别人感情的人吗?」
  「我也不愿意这麽想,但书阳曾跟我提过一件事情。」
  「什麽事?」崔洛洛心一跳,不知怎地突然变得心虚起来。
  「那次你跟着我们到美国出差,你是不是曾接过丁宁的电话?」他目光炯炯的望着她,大有一种看透她灵魂的感觉。
  崔洛洛心一慌,语气急切的解释道:「其实……其实我只是想跟丁医生开个玩笑而已,并没有要拆散他们的意思。」
  「但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时的玩笑,书阳差点就失去了丁宁。」
  「如果是这样,那也刚好证明了丁医生不够爱书阳哥而已。」
  听见她这麽说,姜东宇气得拉下脸,「那是你还没真正爱过一个人,如果你爱过了,你就会知道,情人眼里是揉不下一粒沙的。」他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才会在听到她说自己坚持要爱游书阳,不管游书阳爱不爱她,她都一定要爱游书阳时,气得好一阵子没理过她。
  「我……」崔洛洛被姜东宇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喜欢游书阳的,毕竟在她童年的时候,他就经常出现在她面前,他的温文尔雅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般,激发了她少女时期对爱情的憧憬之心。
  可奇怪的是,现在听见姜东宇说她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她竟连一个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这是为什麽?
  为什麽她没有大声的告诉他,谁说她没有爱过,她明明就很爱游书阳呢?还是说,其实她对游书阳只是仰慕而不是爱情呢?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去向书阳哥和丁医生道歉。」
  「嗯。」看出她是真的知错了,姜东宇没有再责怪她,突然伸手在她柔软的发顶揉了下,语带宠溺的说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吧,我要回医院了。」
  「你还要回医院?」说话的时候,崔洛洛的视线扫过床头柜的闹钟,接着又说道:「哥,今天是周末欸,你要不要把自己搞得那麽辛苦啊。」
  「没事,我习惯了。」说着,姜东宇从她的床上起身,顺带的将医药箱提起,放回它原来的位置,这才转身走出房间。
  虽然泰安医院近几年在他的整顿管理下,发展得越来越好了,甚至在美国那边建立了分院,但也正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他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在工作上全力以赴,只为了能让家里人过上安稳无忧的生活。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