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不下床 V第二章
  一声又娇又甜的叫唤在安静中的空气中响起,带着天生的软糯,可以轻易的融化任何一个男人的心。
  姜东宇身子一颤,放下她的脚,跟他温柔的动作不同的是,他的语气硬邦邦的,似乎在跟她生什么气一样地道:「以后再弄伤自己,我不会再理你。」
  说完,他收拾好医药箱,就要起身。
  可崔洛洛却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一般,赶忙从床上爬起,跪坐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可怜又可爱地撒娇地道:「哥,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你也知道我在生气?」他还以为她不知道。
  「拜托,我又没瞎。」意识到自己讲话太过没大没小,她吐了吐舌头,又恢复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哥,我知道错了,你以后都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你不是叫我以后都不要再管你的事情吗?」
  「我……」崔洛洛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他一眼,又小心翼翼地说道:「我错了,我收回可以吗?」
  「你真觉得你错了?」他面不改色,依然是一副生气的冰山模样,「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那样子说话,更不该对你说那么过分的话。」事后其实她也很后悔了,只是她仗着他对自己的宠爱,以为他不会怪自己,可或许是她这次说的话太伤人了,从美国回来这么久了,他始终没理过她,就算她去找他说话,他的回应也是非常的冷淡,她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哥,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虽然两人毫无血缘关系,但自她被妈带进这个家,姜东宇就待她很好,对她的宠爱丝毫不比她妈少,因此她也非常依赖他,凡事以他的意见为主。那天兴许是鬼迷心窍,才会冲动之下对他说出那般令人伤心的话来。

  「哥,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今天特地给你挑选了礼物。」说着,也不等姜东宇作出回应,崔洛洛突然跑下床,赤脚在木质地板上咚咚咚的跑来跑去,最后从被她随意丢在一旁的购物纸袋中找出她要送给他的礼物。
  不一会,她重新坐回床上,献宝似的将礼物递到他面前,「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在她的催促下,姜东宇当着她的面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是一对精致绝伦的袖扣,简约低调的设计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不得不说,这二十年他并没有白疼她,她很懂他的喜好,每次送给他的礼物都令他感到很满意。又或许是,因为送礼的人是她,所以他才会格外珍惜。
  察觉到自己的思绪有点飘远了,姜东宇垂了垂眼睑,掩去眸中的异样情绪,故意说道:「你以为送礼物就可以让我轻易原谅你吗?」
  「那你想怎么样嘛?」她嘟起了小嘴。
  「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其实他早就没在气她了,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从未真正生过她的气,他只是在伤心,伤心她居然为了别的男人跟自己顶嘴,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好朋友,他的心仍是堵得慌。
  「什么嘛。」她不满,「哥哥真小气。」
  「嗯,所以以后不要轻易惹我生气。」姜东宇从不否认,在爱情面前,他是个小气的男人。
  「人家哪有那么坏。」不依地嘟喃着,这时崔洛洛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对了,哥,你这个时候怎么会在家里?」
  虽然崔洛洛不是姜父所出,但她乖巧的性格和甜美的笑容,早在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就成功的俘获了姜家两个大小男人的心,以致于现在的崔洛洛被宠出了娇气,可就算如此,她在他们眼里依然是可爱的小天使。
  不过跟崔洛洛的娇养不同,姜东宇从小就被家族赋予了重任,在别人还是玩耍的年纪,他已经开始接受医学知识,同时还要学习管理方面的知识,出了社会后更是一心投入到工作中,因此造成了他沉稳内敛的性格。
  而小他七岁的崔洛洛显然是不能理解他的压力,从小就爱跟在他身后,缠着他陪她一起玩,每次他不肯,她就耍赖撒娇发脾气,无所不用的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长大后她虽不像以前那般缠人,但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她还是会想办法让他妥协。
  在她的面前,他彷佛变得没有原则可言,只要是她说的,没道理最后也会变成有道理。
  起初,他以为自己对她的百般疼爱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直到她十四岁那年,他无意间在她的桌面上看到别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他仍记得自己当时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守护多年的宝贝要被人抢走了,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何时开始,他对她的感情就已经变了质,不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疼爱,而是一个男孩在呵护自己心爱的女孩。
  「哥?」忽然,耳边传来了耐心的低唤。
  姜东宇回过神,转眸望去,只见崔洛洛不知何时已从床上站起,一张娇艳的小脸凑到他眼前,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充满疑惑地盯着他,「哥,人家在跟你讲话,你怎么可以走神呢?」
  「咳。」太过接近的距离让姜东宇的神智有些恍惚,他轻咳一下,很快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静,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此时的耳根子有点红。
  不过一向粗枝大叶的崔洛洛没有留意,只是好奇地问道:「哥,你刚刚在想什么?」
  说话的同时,她的脸又靠近了他一些,距离近得让他连她脸上的细小毛孔都能看得见,微垂下眸,便是她一张一合的樱桃小嘴,泛着自然的粉色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意识到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姜东宇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颤,慌忙往后退开,可剧烈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如雷贯耳。
  「哥,你怎么了,脸为什么这么红?」完全察觉不到他复杂的心情,她忽然伸手,抚上他饱满的额头,自言自语般皱眉说道:「奇怪,没有发烧啊,怎么会这样?」
  随着她的动作,她的身体几乎快要贴上他的身体,刹那间,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少女馨香不断充斥在他的鼻息间,让他的呼吸也跟着乱了。
  为了不让她察觉自己的异样,更害怕自己在冲动之下对她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来,他连忙稳定心绪,拉下她的手,力持冷静地说道:「我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有点闷。」
  「闷吗,那我去帮你开窗。」崔洛洛体质偏寒,所以从小就怕冷,一般睡觉是不关窗的,现在一听姜东宇喊闷,马上就要跑去开窗透气。
  「不用了!」姜东宇拉住她的手,阻止住她的动作,语气温柔地说道:「我问几句话就走。」
  她顺着他的力道重新坐回床上,有些诧异地问道:「什么话?」
  「书阳和丁宁复合了,你知道吗?」
  听到他提起游书阳的名字,崔洛洛神情一黯,轻声应道:「嗯,我知道。」他们复合的消息在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她想不知道都难。
  「那你的想法呢?」问这话时,姜东宇的神情夹杂了紧张。
  可崔洛洛没发现,她咬了咬唇,难掩落寞的说道:「除了放弃,我还能怎么办。」
  「洛洛……」姜东宇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她,然而他的内心深处更想做的是将她紧紧抱住,然后告诉她,书阳不爱她,他会爱她,他会一辈子将她捧在手心中呵护,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可现实上,他什么也做不了,更什么也不能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内心澎湃的心情,故作平静地重新开口道:「爸前几天去游家为你提亲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