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门贤妇 上 第三章
  树上的人看着她仓皇失措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好笑。
  树林後面的突发事件到底还是被明锦瞒了下来,只不过她一闭眼就不禁想起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让她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上午,一直到下午明瑞被傅维安拧着耳朵进了书房读书,明澜也在齐氏的眼刀下跟着她去学针线,明锦才终於回过神来。
  明锦每天能练一篇字,还能看会儿书,她的字写得好,没有姑娘家的小巧秀气,反倒显得大气豪迈,用齐氏的话讲就是费纸又费墨,半点好处都没有,傅维安倒是喜欢,让她每天都去书房写字读书,虽然不能跟精心栽培的明瑞相比,却也在她身上用了好些心思。
  可惜她没有太多时间能泡在书房里,练完了字,明锦很快告别了父亲和弟弟,往祖母屋里去。
  傅老太太已经在门口等着,每天的这个时候,明锦都要陪祖母一起在院子散散步。
  午後暖阳,正是春天里最好的时刻,明锦却暗暗叫苦,早知道来之前就该将里面的衣服换掉,方才又折腾出一身汗,之後不管是洗衣服还是洗自己都很麻烦。
  傅老太太步子很轻,缓缓走在院子里,回头问:「过年做的那件新衣服怎麽没穿?」
  「我喜欢身上这件。」明锦笑着道。那衣服是打算出门时穿的,平常在家里还是身上这件好,虽然旧了些,可布料穿久了反倒柔软又顺滑,比新做的缎面绣花衣服舒服得多。
  「真是大姑娘了。」傅老太太仔细看着明锦,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庞。
  她的手温暖又软绵,明锦没有躲开,微笑着回视祖母。虽然傅老太太某些时候固执得惊人,明锦却不讨厌她,她知道祖母不是坏心,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傅家,很多时候她对自己比对家人更加苛刻,那些令人头疼的规矩,她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违背过半分,单这一点就值得敬佩。
  「家里几个孩子,只有你一个大方稳重,有傅家人的样子。」傅老太太皱了皱眉头,拉着明锦往自己屋里去。

  明锦深知傅老太太不喜欢小辈多舌,也不说话,跟着她回屋。
  「你母亲跟你说了吧?」傅老太太坐下,笑得有些讽刺,「关於你的婚事。」
  明锦忙做出茫然状,摇头道:「母亲没有跟我说。」
  傅老太太瞥了她一记,似乎有些不信,「我非得让你守着和陆家的亲事,不肯让你母亲给你寻婆家,这事你怨我也是应该。」
  明锦凑过去甜笑道:「怎麽会,我原本就舍不得您和母亲,巴不得多留几年呢。」
  「我原也以为你还小,不用着急,」傅老太太看着明锦,叹了口气,「可瞧着你身上的衣服,这是去年做的,今年穿也合身,身量不再像孩子时期一样长那麽快了,看来真是个大姑娘了。」
  明锦抿了抿嘴,有些哀怨。她也不知道为啥,这个子就是不长了,任凭她再怎麽急,还是比齐氏矮了一个头。
  「其实前几年,陆家来过消息。」傅老太太语出惊人,笑得有些狡猾。
  明锦心里一惊,瞪大了眼,「陆家人来过信?」
  傅老太太点头,「那时候正巧明澜和明瑞一起病倒,你爹娘忙得不可开交,你又没有多大,我就没说起。」
  「那……」明锦想问她为什麽不告诉齐氏却又顿住,祖母既然没有说,自有其道理。这些年她也清楚祖母的性子,自己若是急巴巴的问,她一定会转移话题开始教规矩,并且再也不会跟她提起陆家的事情。
  只是好歹也是她的终身大事啊,曾几何时,她已经沦落到得用心机才能打听未婚夫消息的地步了?明锦更加哀怨的想。
  明锦眨眨眼,笑得牵强。
  「唔。」齐氏完全不知道女儿在想什麽,兴高采烈地扯着她的脸颊扭动,「皮肤真好,也像我,赶明儿让你舅舅弄些好的胭脂水粉来,我给你打扮打扮。」
  明锦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假笑着往外面蹭,「我去叫两个小的起床。」
  齐氏见她要溜,当她是害羞,笑得一脸了然,大手一挥,「去吧。」
  明锦顺势出了房门,却没立即去旁边的厢房,而是顺着父亲的小花圃往後溜达,後院那边有她爹种的树,如今已经长为茂密的树林了,明锦眼尖的看到树林後面开了一片小紫花,忍不住走了过去看个仔细。
  比起小花圃里精心呵护却长得稀稀疏疏的花,这一片恣意绽放的紫花地丁显得炫目多了,让明锦心生喜欢,也陡然生出几许\雄心万丈来。娘说得没有错,她不是什麽天仙美女,在古代这种环境更不可能让她自由恋爱,既然如此,早出嫁和晚出嫁又有什麽关系呢?再看,她好歹也是活了两世的姑娘,征服世界那是妄想了点,但驯服个古代男人难道还做不到吗?
  大不了厚着脸皮去跟娘要求,替她找一个老实又靠谱,肯脚踏实地过日子的男人就好,要不,像爹这样善良却迂腐的,她也能凑合,公婆只要不比她祖母还刁钻就够了,她自认要求不高。
  明锦哈哈一笑,抬起头,冷不防对上一双深潭似的眼,把她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树上的人苦笑了下,他原本正小心翼翼地想挪到另一棵树上去,谁知这姑娘居然会没有预兆的抬了头,把自己看了个正着。
  「你……」明锦吞了吞口水,警觉不对的将问话吞回去,一面惊惧的看着那个男人,一面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礼仪举止,拎着裙摆拔腿就跑。
  树上的人看着她仓皇失措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好笑。
  树林後面的突发事件到底还是被明锦瞒了下来,只不过她一闭眼就不禁想起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让她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上午,一直到下午明瑞被傅维安拧着耳朵进了书房读书,明澜也在齐氏的眼刀下跟着她去学针线,明锦才终於回过神来。
  明锦每天能练一篇字,还能看会儿书,她的字写得好,没有姑娘家的小巧秀气,反倒显得大气豪迈,用齐氏的话讲就是费纸又费墨,半点好处都没有,傅维安倒是喜欢,让她每天都去书房写字读书,虽然不能跟精心栽培的明瑞相比,却也在她身上用了好些心思。
  可惜她没有太多时间能泡在书房里,练完了字,明锦很快告别了父亲和弟弟,往祖母屋里去。
  傅老太太已经在门口等着,每天的这个时候,明锦都要陪祖母一起在院子散散步。
  午後暖阳,正是春天里最好的时刻,明锦却暗暗叫苦,早知道来之前就该将里面的衣服换掉,方才又折腾出一身汗,之後不管是洗衣服还是洗自己都很麻烦。
  傅老太太步子很轻,缓缓走在院子里,回头问:「过年做的那件新衣服怎麽没穿?」
  「我喜欢身上这件。」明锦笑着道。那衣服是打算出门时穿的,平常在家里还是身上这件好,虽然旧了些,可布料穿久了反倒柔软又顺滑,比新做的缎面绣花衣服舒服得多。
  「真是大姑娘了。」傅老太太仔细看着明锦,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庞。
  她的手温暖又软绵,明锦没有躲开,微笑着回视祖母。虽然傅老太太某些时候固执得惊人,明锦却不讨厌她,她知道祖母不是坏心,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傅家,很多时候她对自己比对家人更加苛刻,那些令人头疼的规矩,她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违背过半分,单这一点就值得敬佩。
  「家里几个孩子,只有你一个大方稳重,有傅家人的样子。」傅老太太皱了皱眉头,拉着明锦往自己屋里去。
  明锦深知傅老太太不喜欢小辈多舌,也不说话,跟着她回屋。
  「你母亲跟你说了吧?」傅老太太坐下,笑得有些讽刺,「关於你的婚事。」
  明锦忙做出茫然状,摇头道:「母亲没有跟我说。」
  傅老太太瞥了她一记,似乎有些不信,「我非得让你守着和陆家的亲事,不肯让你母亲给你寻婆家,这事你怨我也是应该。」
  明锦凑过去甜笑道:「怎麽会,我原本就舍不得您和母亲,巴不得多留几年呢。」
  「我原也以为你还小,不用着急,」傅老太太看着明锦,叹了口气,「可瞧着你身上的衣服,这是去年做的,今年穿也合身,身量不再像孩子时期一样长那麽快了,看来真是个大姑娘了。」
  明锦抿了抿嘴,有些哀怨。她也不知道为啥,这个子就是不长了,任凭她再怎麽急,还是比齐氏矮了一个头。
  「其实前几年,陆家来过消息。」傅老太太语出惊人,笑得有些狡猾。
  明锦心里一惊,瞪大了眼,「陆家人来过信?」
  傅老太太点头,「那时候正巧明澜和明瑞一起病倒,你爹娘忙得不可开交,你又没有多大,我就没说起。」
  「那……」明锦想问她为什麽不告诉齐氏却又顿住,祖母既然没有说,自有其道理。这些年她也清楚祖母的性子,自己若是急巴巴的问,她一定会转移话题开始教规矩,并且再也不会跟她提起陆家的事情。
  只是好歹也是她的终身大事啊,曾几何时,她已经沦落到得用心机才能打听未婚夫消息的地步了?明锦更加哀怨的想。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