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镶孀妇 卷二 第三章
  这让他们夫妻俩简直是不敢相信,甚至怀疑她所吃的樱桃有动过手脚,但经过柯北元检查与亲自再试验一番,确定玉琉璃没有动过任何手脚,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又输了。
  玉琉璃开心的又丢了一颗樱桃进嘴里细细的品嚐。嗯……这樱桃真是好吃啊!相较於她开心的贼贼笑脸,柯北元可是懊恼不已。
  其实她今天会赢,全都是在现代时闲来无事练出来的,因为她很爱吃樱桃,所以在看店的时候总会买盒樱桃吃,没事就练练嘴技的将樱桃梗打结,日积月累一番的练习下来,她甚至还能打出双结咧。
  不能怪她欺负他们夫妻俩老实,自古以来兵不厌诈啊!
  她拿过小碟子将籽吐在上头後,挥挥手说:「吼,你们的脸色也不要这麽难看嘛,我们不是说好了嘛,输家的惩罚就只是吃樱桃而已,这是皆大欢喜的惩罚耶!」
  柯北元双臂抱胸,一脸正色的说:「愿赌服输,说吧,要怎麽吃?」
  「柯公子你先来吧!」玉琉璃左右手各拿起一颗樱桃,咧嘴一笑。「就是吃你的樱桃小嘴!」
  柯北元眉头瞬间打上二十四个结,「什麽意思?」
  「就是少夫人嘴里含着樱桃,而你必须负责将她含在嘴里的樱桃吃光,同时夫妻还要合力将整盘的樱桃梗打结,全程不准用手,就算樱桃掉了也必须用嘴将它含回来喂对方吃掉。」
  「这简单……不过……」柯北元盯住玉琉璃,有些顾忌、有些难以启齿的吞吞吐吐着。
  看着他那显得尴尬的眼神,玉琉璃赫然明白的勾勾嘴角。一个大男人竟还会害羞,怕她这个外人看。「要不,将你们两人的手绑在身後,然後你们到内室去接受惩罚,如何?」

  「绑起来 」柯北元的声音略微拔尖。
  「没错,免得你们用手拿樱桃吃,可若要到内室就必须得追加一项,就是把我藏起来的四颗樱桃找出来吃掉,才能算完成。」
  「你若是藏到屋顶上,难不成要本公子上瓦去找?」愿赌服输自是没话说,不过她的惩罚却愈来愈刁钻,让他不由得有些动怒。
  玉琉璃扬扬手,「这是不可能的,既然是你们夫妻一起接受惩罚,自然只会藏在你们夫妻两人身上。」
  「这样还能接受。」
  「到底绑不绑手,二选一。」玉琉璃伸出两根手指在他们面前晃着。
  「没有第三选择吗?」她给的两种选择都令他难以接受,柯北元忍不住问。
  玉琉璃漫不经心的摇着头,提醒他,「就二选一,你是输家呢,惩罚是赢家说了算的。」
  这二选一的惩处其实也是要逼着柯北元不得不就范的选二,她知道脸皮薄的他是没法子在她面前做些有失男人面子的事,所以最後他一定会选择绑手,另外,她也没兴趣看人家夫妻演半套春宫的戏码。
  「你要是像昨天一样又走人,我们夫妻两人不就让你绑到天明!」要他唤下人进来帮他们解开绳索也太丢人了吧!
  以前他是盛京里所有人的笑柄,那麽多年过去了,好不容易盛京的百姓们已渐渐淡忘他的事,若是这回的处罚处理得不好流传出去,他一定又会再度成为大家茶余饭後的嘲笑对象,还很有可能再重谈他受辱的事,他得小心谨慎的处理才行。
  玉琉璃继续丢了颗樱桃进嘴里。「既然你担心的话,那……处罚结束後,就由你们帮彼此把绳结咬开如何?」
  柯北元思索了一下,最後决定—— 绑就绑吧,毕竟他们夫妻之间的亲密之举被外人看见总是不好,绑着虽然行动不方便,却好过春光外泄,而若是最後由自己或小梅将绳结解开,就不会让下人看见,也不会到处嚼舌根。
  「好,我选後者。」他回答。
  「那好,少夫人,就麻烦你去取两条丝巾来,还有针线。」玉琉璃嘴角扬起漂亮弧度,看了下手中的樱桃梗。
  黄梅香瞧见她灵亮剔透的眼眸闪烁着一抹调皮的光芒,那光芒让她的心头突然怦怦的乱跳一通,心里清楚玉夫人肯定又有什麽羞死人的计谋了,一颗心突然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期待。
  「咳,好的,玉夫人请稍等一会。」她轻咳了声说着,就怕自己会泄露了心头那又害羞又期待的心情。
  玉琉璃瞄了眼黄梅香那翩然轻快走进内室的身影,不由得哑然失笑。欸,真是可怜了她嫁个这麽不解风情又心灵受创严重的老公,希望今天的这个惩罚能够让她老公冲动得忘了自己心里的创伤和阴霾,要不然就苦了她明天还要再过来。
  【第十九章 送礼烂藉口】
  时间稍稍流逝,黄梅香将玉琉璃所交代的东西全取来,「玉夫人,丝巾与针线都在这里,你要怎麽使用?」刚刚她本要叫来府里的丫鬟拿来这些东西,但想想若丫鬟嘴碎那就不好了。
  「少夫人,你用这条丝巾将你相公的手反绑。」玉琉璃将一条较长的丝巾交给黄梅香,然後将樱桃分别用针线串成串,接着在她耳边交代一下。
  只见黄梅香的脸蛋儿又瞬间染红一片,娇羞的点了下头,照着玉琉璃的指示先将柯北元的手反绑,然後便拿着刚串好的樱桃串跟着玉琉璃一起走进内室。
  柯北元见状,疑惑的看着她们走进内室。这玉琉璃究竟又想做什麽?
  不消片刻,玉琉璃一人走出来,拇指往内室的方向比了比,露出一记贼笑。「柯公子,你可以进去了。」
  「那你还不出去!」柯北元在踏进内室前停下脚步回过身道。
  「别急,我总要先听到一点声音,确定你们两个是真的在接受惩罚後,我自然就会离开。」
  「吃东西怎麽会有声音,另外,你这麽做不就是不信任本公子?」
  玉琉璃一双水翦明眸迎上柯北元那显得有些受辱的不悦眼神,笑咪咪的说着,「有没有声音等一下就知道,但柯公子,你总得让我给你娘有个交代吧,我不能空口说白话啊,就算不能看,也得听到声音啊。﹂
  柯北元眉头皱得死紧的瞪着一脸嬉笑的玉琉璃。
  「你也很清楚我对接下这件委托其实感到很头痛,你既然都已答应要玩游戏了,我们就彼此配合一下吧!」
  他撇撇嘴的看了她一眼,撂下警告,「不准出去给本公子乱嚼舌根,离开这里後,即刻把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忘掉,要是让我在外面听到什麽不利本公子的胡言乱语,本公子第一个找你算帐!」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才不想被流放边疆咧,你就无视我的存在,爱怎麽做就怎麽做,爱怎麽吃就怎麽吃!」玉琉璃盘腿坐在软榻上,迳自拿着樱桃吃,开始将他当成隐形人。
  「哼!」得到她的保证,柯北元这才不甘愿的进内室接受惩罚。明日玉琉璃若是再来,他一定不陪她一起疯,玩这种吃东西的无聊游戏,他男人的面子这两天都因她而丢光了!
  要不是昨天的惩罚游戏让他发现能从中找到一点乐趣,否则他今天肯定跟她翻脸!
  没一下子就听到内室里传来柯北元的问话,「你说要我怎麽吃樱桃?」
  玉琉璃懒懒的说了声,「你将少夫人嘴里的樱桃吃掉便成,并且记得还要将樱桃梗打结哦。」
  内室里的柯北元苦恼的看着坐在床缘嘴里含着鲜红多汁的樱桃等着他品嚐的妻子,不假思索的他便将嘴凑了过去,与她一起含着那颗染着妻子嘴里香蜜的樱桃,一口一口慢慢吃着,却也同时品嚐着妻子娇嫩的樱桃小口。
  柯北元赫然发现这滋味感受实在太美味,於是,他在妻子身边坐下,弯着身子在她耳边说着悄悄话,只见黄梅香纤细的身子站起坐进他怀中,仰颈承受着他炽热的男性气息。
  刚刚的甜美滋味让柯北元意犹未尽,等妻子一坐进他怀中,他便将舌头探进妻子的嘴里,与她的小粉舌相互交缠着,企图将妻子嘴里的樱桃梗打结,却怎麽也无法成功。
  他有些挫败微喘的说:「小梅,你咬着樱桃梗,为夫的想办法将它打结。」吃妻子嘴里的樱桃与跟她的小蜜舌互相交缠滋味是不错,不过碍事的樱桃梗很杀风景。
  「好。」黄梅香羞红着脸点头,将樱桃梗咬在嘴里任由柯北元不断的在唇瓣间咬吮舔缠,卖力的将樱桃梗打结。
  滑溜的舌头也不时的舔着她的下颔,有时甚至会因为妻子的呻吟而让樱桃梗不小心掉进衣襟内或是裙上。
  柯北元得弯身用牙齿咬开妻子的衣襟,或在她裙上咬着樱桃梗,随着他唇舌咬含的动作,鼻子不断摩挲着妻子颈项上敏感的雪白肌肤,或是碰触到她敏感的腿心,这更是会惹得黄梅香娇吟连连,整件衣衫也凌乱的敞开。
  「小北……唔……好痒啊……」
  柯北元舌尖探进她的中衣里,用力的卷起那根掉进衣内的樱桃梗。「小梅,忍忍,就快拿出来了……」
  「小北……要不……我们先把樱桃全吃了……再来弄樱桃梗……」
  「也好。」正合他意,眼下他只想与妻子做更进一步的交缠,不想理会那恼人的樱桃梗。
  随着两人的交缠,内室里的旖旎氛围愈来愈浓,柯北元也不顾嘴里的樱桃是否已被他吃下,只顾着与妻子做进一步的甜蜜交缠,现下他身体里就像有一把狂猛的火在烧,亟需妻子嘴里的蜜津来浇熄。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