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胜女 卷三 第三章
  马氏果然被哄得眉开眼笑,伸手轻拧了她胳膊一下嗔怪道:「你这丫头,嘴上跟抹了蜜似的,说话最是当不得真。」
  那丫鬟放下手里的绸缎,倒了一杯茶捧到马氏身前,笑道:「那也是夫人平日教导得好。夫人,奴婢听说锦绣坊又进了一批上好绸缎,不如明日夫人去转转,也选几匹中意的回来?」
  马氏喝了口茶刚要应声,就听得门外有小丫鬟禀报道:「夫人,二少爷带着年货回府了。」
  马氏放下茶杯站起来,面色一喜道:「这小贱种今年倒是听话,早早就回来了。」
  大丫鬟赶忙拿起灰鼠皮斗篷,一边伺候主子穿上一边笑着说:「这真是瞌睡时有人送枕头,太巧了,夫人刚说没有好料子,二少爷就送了年礼回来。若是有好皮毛,夫人不妨也换件狐皮披风穿。」
  马氏眉毛一挑,冷哼道:「有那几个狐狸精在,怕是真有狐皮也分不到我头上。」
  大丫鬟拍马屁的功夫早练得炉火纯青,笑着应了一句,「她们再得宠也只是个妾,哪里能越过夫人去。」
  马氏把这话听进耳里,这才重新绽了笑颜。可惜主仆俩还没跨出院门,就又有小丫鬟跑来报了个坏消息。
  「夫人,外院方管事要奴婢来禀报一声,说二少爷只带了一车年礼回来。」
  「什麽?一车 」马氏脸上喜色尽褪,双眉不满的皱起,怒道:「往年不都是五车吗?今年为何这麽少?」
  小丫鬟哪里能答得出来,只得低头不语,气得马氏抬手就甩了她两巴掌斥道:「没用的东西,传个话都传不明白。」骂完这话,她就气冲冲的抬步往院外去。

  那大丫鬟赶紧跟上去,心里暗自叫苦,别看大夫人长得一副娇弱温柔的模样,实际上手段可狠辣着呢,若有什麽事情不遂她的心,第一个倒楣的就是她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她刚才好不容易才哄得大夫人露了欢颜,这下倒好,前功尽弃了。
  主仆两人急步走在游廊里,迎面遇到慌慌张张疾走来的三人,正是先前被方杰闯了院子的年轻女子和她的两个小丫鬟。
  她一见马氏立刻上前行礼哭泣道:「夫人,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啊。方才有个年轻男子闯了妾身的院子,还出言辱骂妾身占了他娘的地方,言行很是无礼,妾身心里好生惶恐……」
  马氏眼见丈夫最疼宠的妾氏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心中快意难忍,却还是装了一脸温柔之色安慰道:「哎呀,怎麽让妹妹受惊了?我刚才接到禀报说是咱们家二少爷官哥儿回来了,还想着让丫鬟去跟各位妹妹说一声呢,没想到晚了一步。官哥儿还不知道妹妹搬去了那座院子,这才生了误会。妹妹先去老夫人那里坐一会,等一下老爷得了信怕是也会赶过去的。」官哥儿是方杰的小名。
  微雨听得马氏软言安慰,脸色稍稍和缓一些,却是依旧抱怨道:「老爷同妾身说起二少爷,都道有礼又孝顺,怎麽今日一瞧如此莽撞无礼呢?」
  马氏眉梢一挑,也不接话,转而催促她道:「你快去老夫人那里吧,我去前院看看就过去。官哥儿那孩子每年都要带许多绸缎皮毛回来,也不知道今年又带回什麽了?」这般说着她就越过微雨主仆三人走了。
  微雨听了美眸一转,心里不停盘算着晚上一定要吹吹枕头风。若是老爷能开口赏她几张好皮毛做披风,过几日回娘家穿上定然晃花所有人的眼。
  想到这里她也欢喜起来,扭头吩咐丫鬟回去熬煮莲子羹,只要晚上讨得了老爷欢心,保管求什麽都能心想事成。
  马氏带着大丫鬟站在拐角处把微雨主仆的言行看在眼里,大丫鬟当先呸了一口,替主子喝骂道:「夫人,这微雨姨娘也是个贪心的,平日没少同老爷讨要首饰衣衫,这会儿不知又打什麽主意了。」
  马氏冷笑的嘲讽道:「尽管让她去要,老爷就是愿意给,也要有东西才行,到时候还是那个小贱种受责骂。」
  大丫鬟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赞道:「还是夫人高明,这微雨姨娘就是再修炼十年也斗不过夫人一根手指头。」
  马氏被捧得心情好了许多,主仆两人很快到库房,结果一见满箱子都是点心、棉布和山货,别说好皮毛了,就是连包药材都没有,她立刻黑了脸咒骂道:「小贱种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原本以为年礼就是少一些也该有好东西,没想到居然就是这堆破烂货,真是可恨!」
  同一时间二进跨院里,东子忙前忙後服侍着主子换衣衫鞋帽,末了终究有些担心的问道:「少爷,今年的年礼太轻了,老爷夫人必定要恼怒训斥,不如小的再去锦绣坊把剩下的一车拉来吧?」
  方杰伸手正了正头上的赤金嵌宝石发冠,不知想到何事,嗤笑摆手道:「不必,就是送座金山回来,他们也是一样嫌少。」说完他在腰侧系了一块双鱼羊脂玉佩问:「如何,这身装束可算贵气?」
  东子挠挠脑袋,实在想不明白主子送回那麽寒酸的年礼,按理说应该哭穷装艰难才是,怎麽反倒穿戴得如此贵气逼人?「少爷,您不必刻意妆扮也是一样英俊,只不过今日……」
  「今日怎麽了?我自己辛苦赚回的银子花用在自己身上,谁人也说不出个错来。走吧,带你去看戏。」方杰毫不在意,大步出了屋门。
  看戏?恐怕是武戏吧。东子苦了脸,小跑着跟上去。
  【第四十八章 拒绝再做凯子爹】
  三进正房里,出门赴宴的方老爷早就赶了回来,正大模大样坐在椅上喝茶边陪老母亲说话,几个小妾也跟着凑趣,偶尔娇声奉承几句,哄得方家老夫人一张老脸笑咪咪。
  微雨眼见方家两尊大佛都心情愉悦,就趁机挨到方老爷身边央求道:「老爷,听说北地盛产毛皮,二少爷年年都要运回许多,今年若是还有剩余,也赏妾身几张做件大毛衣裳可好?过半月妾身娘家爹爹过寿,妾身也风光一回,替老爷长长脸面。」
  方老爷刚纳微雨不过半月,正是最贪恋痴缠的时候,听得爱妾这般温言软语相求,自然满口应下,扭头望向脸色很是古怪的大夫人笑道:「夫人,微雨刚过门又年纪轻,多喜鲜艳颜色,若是那毛皮里有火狐的就分两张给她吧。」
  坐在炕里的方老夫人也是笑着瞄了一眼微雨的肚子,附和道:「微雨这年纪正是喜好穿戴,多打扮也是应该。不就是两张狐皮吗,我这老婆子做主赏了,你好好伺候老爷,尽快为我们方家开枝散叶,保管亏不了你。」
  微雨行礼道谢,一张娇美的小脸羞得绯红,惹得方老爷更是喜爱,心里直想着晚上要早些去她那院子歇息。
  其余两个小妾见微雨如此受宠,也是羡慕又嫉妒,不约而同上前奉承讨好,倒是哄得方家母子越发眉开眼笑。
  马氏眼见丈夫同小妾眉来眼去,自然是恼火万分,但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不好因为吃醋坏了大事,只得勉强装了一脸委屈模样说:「娘、老爷,这事媳妇怕是无能为力了。不是媳妇吝啬,不愿意给几位妹妹添衣衫,实在是……唉。」她说到一半就叹气不已。
  方老爷一脸疑惑的问道:「实在是什麽?难道是下人谎报,官哥儿没有回来?」
  马氏摇头,脸色好似更苦了,低声应道:「官哥儿确实回来了,只不过他今年只带回一车年礼,别说贵重皮毛,连匹锦缎都没有,全是零碎山货和破棉布。我也不敢多问,正想禀报给娘和老爷知道呢。」
  「什麽 」方老夫人一顿,皱眉问道:「怎麽同往年差这麽多?难道生意出了什麽岔子?」
  几个小妾一听这话也是满脸失望,看向马氏的眼神隐隐都带了怀疑。
  马氏心里暗恨,脸色却是万般委屈,扯了帕子假意抹起眼泪,「我也不知是什麽原因,还怕说出来老爷和娘不相信呢。不然老爷亲自去库房瞧瞧,那年礼当真是连张兔皮都没有。」
  方老爷神情难看,想起先前去锦绣坊支银钱时,王家老少行事就多不顺他的意,想来定是受了这儿子的指使,於是心下更气恼,扭头冲着门外呼喝,「门外谁在伺候?立刻去跨院把二少爷喊来!」
  「不劳父亲召唤,孩儿这就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门口的雕花刺绣屏风後就转出一个人,正是自北地归来的方杰。
  此时他换了一身鸦青色暗纹的丝绸袍子,头上金冠束发,脚踩玄色缎面鹿皮靴,腰间有莹润玉佩闪动,衬得他面容俊美、身形挺拔。行走间衣角翻飞,惹得一旁象鼻炉里袅袅的香烟飘散开来,犹如天上仙人下凡一般。
  早微雨进府的两个小妾是第一次见到这神秘的二少爷,都没想到他居然是这般出色,忍不住多瞄几眼,脸色也悄悄红了起来。
  就连微雨也早忘记刚才她还骂这人莽撞无礼,暗赞他真是人间难得的佳公子,扭头再去看身前已是半老的方老爷,心里突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