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妻关~名媛待嫁 卷二 第三章
  谨娘害羞,一直躲在车里不肯出来见人。
  顾莲虽然知道黄大石有个妾,但是自顾不暇,并没有多加留意过,故而想不到,此时後面车里冤家狭路相逢,针锋相对的情况。
  因为凉坪出了战事,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顾叶两家为了避开危险,另换了方向前行,这一绕路程就有些远了。
  原本只要五六天就能进入鲁州境内,结果一绕圈子,走了将近十天,两家的人都快受不了了,叶大少奶奶还犯了一次病,幸亏没有大碍,粮食也还勉强撑得住。
  抵达临邑边镇,一进鲁州,映入眼帘的尽是太平盛世的景象。临邑地界不算大,但是民风甚是淳朴,土地肥沃、物产丰盛,百姓们脸上都是一副安逸欢乐的神色。顾、叶两家的人都是松了一大口气,悬着的心落回到肚子里,歇了整整一夜,方才继续动身。
  第三天到了长清,入眼的便是山清水秀、风光婉约的江南景象,就算安阳郡太平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怡人的风光。
  叶大少奶奶体弱有病,叶三爷也是一个药罐子,长房和二房又是两对半百老人,叶家便在长清买了一所大宅子,打算暂时在此安居,只有叶东海,因为生意上的事,要继续去南吉府,另一边,跟着顾家二房同行的袁家顾虑到盘缠所剩不多,也打算留下。
  二老爷顾廷安早就去世,庶子没有出息,二夫人想着和娘家人在一起有个照应,於是和兄弟一起对半出钱,买了房子隔墙而居。
  顾家其他几位老爷都是在官场上行走的,皆还想去南吉府谋点差事,就连柳氏母子,孤儿寡母的不敢单独留下,也跟着长房一起进退。
  马车再次前进时,段九开始笑话叶东海,乐呵呵道:「你不放心直说便是,还非要瞎编说为了生意上的事,真是笑死我了。」
  叶东海被他嘲笑了一路,早就习惯,只是充耳不闻。

  段九又问:「回头到了南吉府,你有何打算?」
  这个问题叶东海倒没有仔细想过。是啊,自己可以把她平平安安地送到南吉府,然後呢?本来早就该断了心思,偏偏在逃难的路上又遇到了她,还生出那麽多事,教自己益发放不下,可偏偏自己又不能遂了心愿,反倒纠结着一颗心。
  叶东海从小跟着伯父、堂兄做生意,从小走南闯北,生意上的事经历得多了,凡事都决断果敢,从来不拖泥带水,唯独感情一事,却是头一遭。
  段九「唉」了一声,「瞧你这麽想不开,还是让我来指点你一下吧。」
  叶东海好笑道:「你光棍一条,也好意思指点别人。」
  段九不乐意了,「喂,我年轻时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不知迷倒多少小娘子呢。」
  叶东海见惯了他自吹自擂,懒得理会。
  「其实要做决定很简单。」段九忽地收敛了嬉笑之色,目光飘远,像是陷入了回忆,「你只要想一想,是娶了她回家心里不痛快一些,还是看着她被人推入火坑难受一些,拣轻的那一个选便是了。」
  叶东海一怔,缓缓回头看向他,心下忍不住有所思量。
  段九悠悠道:「可惜啊,这个道理从前没人告诉我,如今我告诉你了,你可得好好选呐。」
  马车晃晃悠悠,叶东海看着前面灰扑扑的官道,想着越来越短的行程,在到达南吉府之前,自己须得做出一个决定。
  不论作何选择,从今往後都不再去想、不去後悔。
  【第二十四章 南吉府的喜事】
  第四天,南吉府终於到了。刚进城门,叶东海与顾家一行人就遇上一队热闹非凡的迎亲队伍,乐队吹吹打打,声响震天,穿着吉服的迎亲人员绵延望不到头。
  叶东海扭头看了一眼,一匹高大肥壮的枣红大马刚刚过去,上面坐着一个英姿挺拔的背影,大约是新郎官长得特别俊秀耀眼,竟然惹得路人纷纷围观。
  叶东海和段九的马车领头,顾家的车马压後,四房的马车在队伍的最後面,因此叶东海只看到了新郎官的背影,顾莲却看到了正面。那新郎眉似剑、鼻若悬胆,一双乌黑眼睛好似存着浩瀚星空,深邃看不透底,在那身大红色的新郎服映衬之下,他显得益发丰神俊朗,不是徐离,又是谁?
  原来他没有死,还成了新郎官,顾莲的心口猛地一紧,泛出酸涩。她因这分痛苦才猛然醒悟,自己竟不知在什麽时候对他生出过情愫。仔细想一想,徐离少年俊秀、英姿不凡,又救自己於危难之中,自己对他怎麽可能没有一点点喜欢呢?之後他还一度和自己定下亲事,她心底深处难免生出少女怀春之思,只是先前忙乱,後来又疲於逃命,没去细想,此刻亲眼见他去迎娶别人,方才後知後觉地发现了这一点可悲的小心思。
  那些铺天盖地的大红色真刺眼!顾莲放下车帘,轻轻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强自忍住那些往眼眶汇集的热烫湿意後,她深吸几口气,毫不犹豫地将那发了芽的情愫彻底掐断!疼是疼,但已然毫无希望的烂疮疤不剜了,只是平白折腾自己。她告诉自己,两人无缘是天命注定,既然他已成婚,自己就该看开了,又庆幸那份情谊并未深植,此时心痛归心痛,倒也不是难以忍受。等她再睁开眼时,眸子里已经是一片清明,侧首看见李嬷嬷心疼的目光,微微一笑。
  「嬷嬷也看见徐三郎了?正好,等会到了让人去打听一下,徐家落在何处,咱们也好把徐姝送回去。」
  李嬷嬷欲言又止,最後只道:「下车我就去打听。」
  顾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道:「先头我还发愁,往後带着姝儿该怎麽处置,现在好了,回头亲自把人送回徐家,少不得还能得一份谢礼呢。」
  李嬷嬷忍了忍,小声道:「没想到徐家也在南吉府,咱们是不是该换一个地方?」
  「嬷嬷想偏了吧。」顾莲浅笑,「徐家也在,我们家反倒安全些,不管怎麽说,他们欠了咱们人情,不说照拂,总不至於恩将仇报吧?更别说我们还要把徐姝送回去。」再者,要去要留得由老爷们决定,哪能容得到她们,那些老爷们还指望谋差事呢。
  李嬷嬷觉得颇有道理,「也对。」
  顾莲又道:「若是再去别处,没准又会遇上那些起了歹心的人,要捉我这徐三郎的前未婚妻献给谁,那才麻烦呢。」
  李嬷嬷顿时骇然,「照这麽看,我们还是待在这儿好。」
  顾莲原本想直接把徐姝送回去,可今日徐家正在办婚事,倒不好去打扰了,毕竟两家的关系有点尴尬,此时上门难免引人乱传言。
  外面的喜乐夹着劈哩?啦的鞭炮声不绝於耳,因为迎亲的队伍特别盛大,整个街上拥挤得水泄不通,顾家的马车停了小半个时辰,方才能够继续行走。因为还没有居所,他们暂时在南吉府最大的一处客栈里落脚,因家眷众多,索性包了一座单独的院子。
  一番洗漱安顿过後,全家人聚在大厅里吃饭,原本用不着如此,是顾廷章吩咐众人过来说话。
  「方才城门口迎亲的队伍想必大家都看见了。」他眉头微皱,叹气道:「没想到这麽巧,徐家的人居然也在南吉府。」
  卫氏恨声道:「背信弃义,小人!」
  顾廷维呵斥,「你少说两句,男人说话,没有你们女人插嘴的分。」
  顾廷章和顾莲想得一样,看了看两位兄弟,「虽说见着徐家有些尴尬,可到底是他们欠了咱们人情,咱们并没有得罪他们,所以留下来也有好处,将来咱们要在南吉府谋事,若有徐家帮忙,应该会事半功倍。」
  「不错。」顾廷崇点头道,目光里闪烁着光亮,「方才听路边看热闹的人说,徐三郎迎娶的乃是鲁州霸主薛延平之女。」
  顾廷章补充道:「薛延平已经将近半百,只有这一个女儿和幼子,往後只怕是要倚重自家女婿了。」
  顾廷维看了看自家小女儿,有些不是滋味,顾廷章的目光也朝顾莲看了过去。
  顾莲知道自己的处境尴尬艰难,赶忙站了起来,「大伯父,侄女有一件事要说。」
  顾廷维怕她有怨愤,皱眉道:「你一个姑娘家的,说什麽?」
  三夫人目光阴冷地看了过来,勾起的嘴角带着讥讽。顾莲不欲与父亲争执,更没工夫理会别人,直接道:「我们在前往凉坪时遇到一群流民,其中有一个……是徐家的二小姐。」此时此刻,反倒不用再遮掩了。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顾廷章忙问:「人呢?」
  「就在楼上我的房间里。」顾莲早将心情整理好,轻声分析,「徐家退亲,欠了我们顾家一个大大的人情,如今我们又救了徐二小姐,他们家再欠下一份人情。既然徐家要成大事,自然在人前讲究『仁义』二字,要是整个南吉府都知道,徐家曾欠了顾家的人情……」话没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大家都能明白。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