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嫁贵夫 上 第三章
  那时林湛卢总是站在为用身边看着无尤。小小的年纪、小小的心动、小小的惦念。
  「无尤,你说林湛卢还会回京城吗?」周青若突然很想知道纪无尤的心中可否有小夫子。
  「怎麽突然想起他?」纪无尤没有停下手中的针线,继续在绣花撑子里飞针走线。
  「就是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是那副教书夫子的样子?」周青若随口说。
  纪无尤手中的针顿了下,不自觉的轻扬嘴角,「不一定吧,他也长大了,应该变了吧,倒是哥哥常常和他书信。」
  周青若把脸凑到纪无尤面前,眯着眼睛问:「你是不是瞒着我什麽?」
  纪无尤挡开周青若,往後坐了坐,摇摇头,「倒也没有,只是他走的那日,爹爹带着我和哥哥一起送行,他说让我等他回来,可儿时戏言,又岂能当真。」
  周青若嘟囔着,「我觉得若是他不曾离开,你这会早就嫁他了吧。」
  「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为何要去想,平添烦恼。」纪无尤继续看着绣花撑子。
  「但也许那不是儿时戏言呢?也许小夫子他一直记得呢!」她追问。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他总会渐渐淡忘。」纪无尤一针刺在手上,血丝印到了白色的绉布上,竟然像朵梅花,「如今没得选,我至少该努力接受这个婚事。」

  周青若看着纪无尤,平静地绣着布上已经画好的夏荷,心里也不像初时听到她要嫁人那般忧心。无尤虽然脾气好,但她相当坚毅,有一股安然的力量,若是那个林善信发现她的优点,肯定也会珍惜她吧。
  「小姐,夫人要您过堂屋呢。」以蓝进了纪无尤的屋子。
  「嗯,这就过去。」纪无尤起身把一枝木簪子随意的插进发髻中,「是有客吧?」
  以蓝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过去就看见了。」
  纪无尤被以蓝拉着往堂屋去,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精明的婆子站在袁氏身侧说话,而屋里一个年约四十岁的男子从她进门就上下打量着她。
  男子身旁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夥子,手中拎着一个精致的手提木箱,一看就是装工具用的。而男子的另一侧是一名少妇,手中拿着一本册子。
  「无尤来了。」袁氏笑了下,对着身侧的婆子说:「不如问问。」
  婆子走了过来,微微颔首道:「老奴卢氏见过纪小姐,我家主子总是说纪小姐这般好那般好,看来真是不差……」她简单解释了下,原来她是周青若屋里的管事嬷嬷,被周青若派来协助处理纪无尤的婚事。
  得知她的来意,纪无尤忙见礼,「原来是卢嬷嬷,郡主一直说有你在就万事放心,婚事有嬷嬷来操持,无尤自然无忧了。」
  卢嬷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纪无尤,对於她的落落大方相当欣赏。
  卢嬷嬷伸出右手,用合并的手掌指向刚才那位男子,说道:「这位是一直给郡主裁制衣裳的裁缝,也是京里有名的快手刘。」接着指向另一侧的女子道:「她是凤阳绣庄的当家杨牡丹,绣得一手的绝绣。」
  纪无尤缓缓对两个人颔首,算是见礼了。
  卢嬷嬷继续道:「关於服饰就拜托两位了,请现在给小姐量身。」
  快手刘让小助手打开工具箱,将各色的绳子套在自己手上,然後走到纪无尤身边替她量身,动作极为快速,纪无尤只看见几条绳子从身上扫过,然後就听见剪刀的哢嚓声。另一边杨牡丹已经拿着手中的册子翻给袁氏和卢嬷嬷选看。
  纪无尤无奈的对以蓝笑了笑,看样子周青若是连询问纪无尤的意见都省了。不过也罢,反正她也不习惯面对这些,就交给卢嬷嬷和娘亲费心吧。
  待量完了身,纪无尤便在厅堂坐下,听着卢嬷嬷说起接下来要筹备的事……
  「小姐,」以蓝叫着发呆的纪无尤,「听说结婚要准备七十二套衣裳呢。」
  「嗯。」她也是前几日听卢嬷嬷说起才清楚婚事有多繁杂,光是要准备那麽多的东西都要疯了,若不是卢嬷嬷帮忙,娘亲真是忙不过来。
  「那个卢嬷嬷好厉害!」以蓝一脸的崇拜,「以前就觉得咱家秦嬷嬷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哪。」
  「小丫头,你才多大,不知道的人和事还多着呢。」纪无尤打趣着,卢嬷嬷这般的人才在安国公府怕是多得很,一个个都是一点错都挑不出的人。
  「前日在前院听老爷吩咐,似乎那边要来下定了,老爷看起来忧心忡忡的。」以蓝就像一个小报事筒,听到啥都对纪无尤说。
  纪无尤抿着唇,「好快……下定後就要定请期的日子了吧?」
  「是呀,老爷当时也是这麽说的,他也说好快呀。」以蓝点点头。
  下午,纪无尤独自坐在院子看着花沉思。
  「想什麽呢?」纪为用走了过来,手上还有一个小纸包。
  纪无尤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回道:「没啥。」
  纪为用打开纸包递过去,那是她最喜欢吃的绿豆糕,「听说郡主全权接手了。」
  纪无尤用指尖捻起一块,另一只手托在下面,怕渣儿掉下来,然後将绿豆糕放进嘴里,淡淡的甜味顺着味蕾直到心里,「真好吃。」
  「我选上翰林院编修了,等你大婚後就去。」纪为用坐在妹妹身旁的椅子,「林湛卢来信了,还说起了你。」後半句他卡在喉咙里,最终咽进了肚子。
  他没有告诉林湛卢纪无尤要大婚了,也不会告诉纪无尤,林湛卢就要回京了。说出来对两人都没什麽好处,虽然他一直想着,若是林湛卢能娶了自家的妹妹该是多美满,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若是平日里,这个时候该是和哥哥黄酒小菜的。」纪无尤在哥哥面前不用掩饰想法,从来都是想什麽就说什麽。
  「有啥可庆祝的,我瞅着一半的人都是翰林院编修。本是想进都察院的,怕是现在有点难了。」有个刚正不阿的爹当榜样,纪为用也一心是想当御史。
  纪无尤丢给哥哥一个果子,「爹当初也是从编修开始的,哥哥莫心急了。这哪是想当啥就当啥的。」
  「我的确是急了一些。」纪为用撇撇嘴,又与妹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纪无尤心里暗笑,同时暖暖的,知道哥哥是担心自己才来陪她说话的。
  婚事有条不紊的筹备着,纪无尤只在有需要的时候被叫去堂屋当木头人摆弄,其他时候她依旧看看书、抄经文、绣花,整理院子里的花草,半点没有新嫁娘的娇羞喜气。
  「无尤,郡主来了!」纪为用在院子里的叫声传进了房里。
  「我一来,你就要走,怎麽,看我不顺眼吗?」周青若嘻笑的声音,如银铃般问着纪为用。
  「不是,我刚好约了几个士子在书雅斋……」纪为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尴尬。
  「只是开玩笑,你倒当真了,呵呵。」周青若的声音近了,「你且去吧。」
  纪无尤掀开帘子,周青若已经一脚踏进屋,手中还抱着一个红木的雕花小盒子。
  周青若迳自走到梢间,一屁股坐在南窗下的炕头,把盒子放在炕上的小方角桌上,招呼着纪无尤过来。纪无尤笑了笑,端起放着茶壶和茶杯的青花缠枝莲纹盘轻步走到方桌旁,把纹盘放在一侧,倒杯茶放到周青若的面前。
  「快润润吧。」纪无尤道。
  周青若喝了一口後问:「高沫?你这是从哪得来的?我父王都没找来呢。」
  「哥哥以前帮我弄来的。我已经备下了一罐,你回去时带给礼亲王吧。」纪无尤指了下旁边架子上的小青瓷罐。
  「那就多谢了。」周青若笑着把纹盘放在对面的架子上,然後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支小钥匙,打开红木盒上的小铜锁及盒盖,接着把盒子推到纪无尤面前。
  纪无尤一看,吓了一跳,「青若这使不得……」
  「哪里使不得,我说了不能让林家轻瞧咱们的。」周青若反驳。
  「可是卢嬷嬷这些日子已经够费心了,你还给我添置了这麽多,」纪无尤指了指红木首饰盒里的物件,「这些太贵重了,你也晓得我不喜欢戴这些的。」
  周青若咧嘴一笑,「喜不喜欢配戴是一回事,有没有就是另一回事了,再说这些我也不是一两天就准备出来的,老早就开始了。」
  周青若指着最上面那层,「这银鎏金嵌珠大红碧玺蝴蝶福禄寿喜如意簪一对,银鎏金镶绿碧玺龙凤双喜如意簪一对,是半年前就准备要送给你的,早就备下了。」
  纪无尤好笑的摇摇头,青若那麽久以前就在想这种事?
  周青若拉开抽屉的第二层,是一对银鎏金点翠海棠花镶宝簪和一对银鎏金点翠蝶恋花步摇,「蝶恋花你知道的,寓意爱情幸福美满。」
  纪无尤听着笑了笑,爱情,奢望吧。
  「还有这两对金镶南海珍珠耳环、银鎏金点翠蝙蝠耳环,我这可是希望你福至呀。」周青若後半句有点喃喃自语。「无尤,你嫁去安国公府,必须有一些点翠的饰品,这样才不失礼。」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