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圆满 上 第三章
  红倚在一旁眼睛一亮,凑了上来,殷勤地说:「原来是温御医,我家主子多蒙温御医照拂,奴婢感激不尽。」
  温御医笑了笑没说什麽,带着药僮往华阳宫去了。
  程宝贝颇为留恋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便拉着红倚要回屋用午膳。
  「红倚,贵妃娘娘说要给我双份的饭菜呢,今天我总算能吃个饱了。」程宝贝欢快地说。
  「主子您怎麽就知道吃,也不和温御医套套交情,他可是御医局里最红的大人了。听说他十五岁的时候便名震京城,十八岁便破格被御医局录取,二十岁成了最年轻的御医,是陛下跟前的大红人呢!」红倚惊叹着道。
  「又是你在御膳房里听来的八卦?」程宝贝斜眼睨着她。
  红倚点了点头,憧憬地说:「以後您要是升了位分,就会有专门的御医,要是再怀上个皇子皇女的,一定少不了要和御医局的人打交道……」
  「你想得太远了吧?」程宝贝听得後背忍不住起了一身冷汗。
  「主子您一定行的!您看您,天庭饱满,一脸的富态,以後一定贵不可言。再说了,您长得多漂亮啊,这眉是眉,眼是眼的。」红倚斩钉截铁地说:「到时候您荣归程府,奴婢也能让我那尖酸刻薄的嫂子看看,我红倚也有风光的一天。」
  程宝贝打了个冷颤,却是不忍打破她的幻想,只好笑咪咪地说:「好,那我们先从填饱肚子开始吧。」
  【第二章 秘密拉勾】

  程宝贝盼了半天午膳,结果来的依然是二菜一汤一白饭,压根没像吴贵妃说的一样来了双份的膳食,她眼巴巴地继续盼着,盼到了晚膳,想不到也仍然是这样。
  直到一连过了好几天,她盼星星盼月亮,每日的膳食依旧是老样子,她这才明白人家吴贵妃宫务繁忙,早就把随口说出的话给忘记了。
  鱼头豆腐羹、炒三鲜、糖醋排骨……吃来吃去就是这几样,就算是山珍海味也都吃腻了。程宝贝的筷子一边在碗里扒,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当初行乞的时候,师傅虽然又穷又凶,但对她还是很好的,看到她对着好吃的东西流口水,隔没几天都会想办法帮她弄来。
  可是,有一天她在破庙里醒过来时,却发现师傅不见了,只留给她一块破布,上面画符似的不知道写了些什麽。
  她在破庙里饿了两天,最後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外面去找吃的,和别的乞丐打了一架後跑得老远,想回去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那个破庙了。
  幸好,後来她遇到了程家的老爷和夫人,那可真是两个大好人,不仅把她接进了家里,一天三餐加两顿点心喂养,还把她打扮得像花朵一样,又替她买了红倚进府做婢女,逢人便说她是他们的女儿。
  一开始程夫人告诉她要进宫参加选秀的时候,老实说程宝贝有点害怕,可程夫人说了,程家在宫里有人,选秀不过是走个过场,连头带尾只要两个月的时间,等被刷下来就好,到时候程家会在城里送给她一间小屋,还有很多银子,让她这辈子都衣食无忧。
  为了「衣食无忧」这四个字,程宝贝硬着头皮上了。
  选秀的那天早上,她硬是吃了一碗牛肉面、六个热腾腾的生煎包子、一碗馄饨,再加一份消食的山楂糕,撑得肚子都圆滚滚的,衬着她圆圆的五官,看起来十分讨喜。
  她对着铜镜照了半天,确定一切「圆满」,这才跟着人到宫里,原以为她这模样没人会看上,怎知太后一句话就打乱了她的计划。
  入宫为采女的诏书一到程家,程宝贝便收拾包袱要告辞,程夫人红着眼眶拉着她说了一个晚上的话,什麽宫里遍地是黄金、处处是美食,那美食民间都看不到……
  什麽采女只要一年之内没有被陛下临幸,便可以外放出宫……什麽以她这模样,陛下一定连小手都不会想拉……什麽程家宫里有人,位至婕妤,一定会照拂她到出宫为止……
  於是,程宝贝不知怎的脑子一糊涂,便应了程夫人进宫了……
  想起往事,程宝贝不由得咳声叹气起来。
  红倚见了便凑过来说:「主子,奴婢刚才在御膳房听说了,今日娘娘们晚上的点心是木瓜燕窝盅,隔得大老远便能闻到那股香甜味呢。」
  「真的?」程宝贝的口水一下子便泌了出来。
  「听说明天早上的豌豆黄和皮蛋瘦肉粥也已经备好料了。」红倚看着她又道。
  程宝贝眉一蹙,这回倒很有骨气,佯作不屑地撇了撇嘴,「我才不稀罕呢。」说着,她把饭碗一推道:「我吃饱了。」
  红倚叹了一口气,收拾起桌子来,念叨着说:「主子,您还是多出去走走吧,听说封蓉蓉已经见过天颜了,陛下长得就好比天上的神仙,好看得紧。」
  「再好看一定也没有『他』好看。」程宝贝两手托腮撑在桌上,想着那个晚上看到的那名侍卫,喃喃地说。
  「对了主子,夫人说每个月都会送书信进来,怎麽就刚入宫的时候来了一封,後来就没了?」红倚困惑的问道。
  被红倚一提,程宝贝才想起来这件事,「是啊,你倒是去问问看田公公。」
  「我昨儿刚问过,这都过去四五十天了……」红倚叹了一口气说:「也不知道我哥有没有被我嫂子欺负?」
  「等我们回去了,我帮你收拾你嫂子,拿泥巴糊她脸。」程宝贝最擅长打无赖架,想当初她一个女子之身都能在那堆乞丐中间抢到东西吃,就知道她「身手」不差。
  说到这里,主仆两个对视片刻,呵呵笑了起来。
  「哎呦,程妹妹,什麽事情笑得那麽开心?」封蓉蓉站在门口,浅笑盈盈地看着她们,手里拿着一个点心盒子,慢吞吞地走进来,「妹妹可是平日里都吃不好?我这里有贵妃娘娘赏的印糕,左右我也吃不完,便来送给妹妹嚐嚐。」
  程宝贝高兴地上前接过来,随即拿起一个吃了,印糕又甜又酥,入口即化,让她开心得眯了眼。
  「封姊姊,你可真厉害,听说你见了陛下啦?我们这群人里你可算拔得头筹了。」
  封蓉蓉矜持地笑了笑,「倒也没有,只是那日和贵妃娘娘在御花园里赏春,奉命抚了琴,正好让陛下听见,便赞赏了几句。」
  「真的?」程宝贝惊叹道,「封姊姊,听说要是封了九嫔便可以在御膳房开小灶了,到时候你若吃不完,别忘了分点给妹妹。」
  这话让封蓉蓉分外受用,她这几日春风得意,一直想找个人来炫耀一番,今日终於忍不住到了程宝贝屋里,果然让她找对了人,程宝贝惊羡、天真的话语,顿时让她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她佯装嗔怪地点了一下程宝贝的额头,「你瞧你,就会胡说,小心被人听到了。」
  程宝贝吐了吐舌头,忽然想起什麽似的,问道:「封姊姊,宫里头的嫔妃你是不是都认识?里面有没有一个姓洪的?」
  「姓洪的?」封蓉蓉沉思片刻,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後宫中现有三妃五嫔,还有许多个婕妤、美人,我不记得有个姓洪的。」
  程宝贝愣了一下,挠挠头说:「难道是我听错了?」
  封蓉蓉眼神一闪,笑着说:「怎麽,妹妹打听这个人做什麽?莫不是和你有什麽渊源?」
  程宝贝摇了摇头,「我哪里会认识後宫的人,要是认识,怎麽会窝在这种地方?」
  封蓉蓉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我倒听说太后的娘家是姓洪的,莫非……」
  程宝贝霎时有些紧张起来,连连摆手,「没有的事!封姊姊你不要瞎猜。」
  封蓉蓉压下心里的狐疑,掩着嘴笑了,「好了好了,妹妹怎麽慌成这样?我们两个一起选秀入宫,又住在左右,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以後有姊姊一口吃的就短不了你的,有什麽事尽管来找姊姊。」
  程宝贝点点头,心不在焉地应和几句,等封蓉蓉走了,立刻抓住红倚的手说:「你明儿个去打听打听,这後宫中有没有一个姓洪的妃子?」
  红倚颇感奇怪,「主子,您在宫里有认识的人?怎麽从来没听您提起过?」
  程宝贝支吾了半晌想不到藉口,只得推说有些头痛,便到自己的屋子里睡下了。
  听着红倚在外面收拾,程宝贝把头蒙进被子里开始想事情——
  「宝贝,你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宫里有个洪婕妤,是娘的表侄女,在宫里很受宠,你万万不可去找她坏了规矩,她会暗中照应你的,只要忍一年,最多一年,到时候你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娘每个月都会写信给你,有事情你也托人带信过来,娘会想办法疏通的……我的乖孩子,都怪你那杀千刀的姊姊,你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了……」
  临进宫前,程夫人的殷殷叮嘱依稀还在耳边,可现在她怎麽觉得有点不对劲啊?难道是她记错了,不是洪婕妤?那是姓王还姓吕?难道是程夫人也和她一样得了健忘的毛病,把亲戚的姓记错了?也把写家信的事情给忘记了?
  想着想着,程宝贝有些担忧起来,要是能找个人再去问一下程夫人就好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