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后荣华 卷一 第三章
  「那又如何?」徐离感觉被她的话冒犯了,语气含怒,「你懂什麽,那些事……哪是那麽容易看开的……」他话到後来,语气变得沉重苦涩。
  「是啊,有些事想看开并不容易。」邓姮娘脸上笑道︰「在臣妾看来,如果看不开,不如别看开了。」
  徐离皱眉看着她,他神色严肃起来,语气却在不知不觉间缓和不少,「你好大的口气,什麽叫作看不开,就别看开了?」他忽然有种被捉弄的感觉,十分懊恼,自己怎麽听着她的琴音,心态稍稍好转了,和她聊着聊着,许多不该说的话都说出了口。
  邓姮娘听出他语气微愠,略为收敛了笑意,正色道︰「皇上请听臣妾细细解释,本来嘛,这世上便不是什麽事情都能轻易看开的,只要是人,心底都有几件放不下的事情,放不下是因为珍重,表示那些事对咱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她眼睛悄悄瞅着徐离的神色,见他认真地听着,突然眨眨眼道︰「再说,若是就连皇上这样英明神武的人都放不下,那更说明了那些事情至关重要,既然如此,皇上与其强行放下,不如将它们攒得牢牢的。」
  她平时乖顺安分,从未有过如此灵动俏皮的神情,也从未说过这麽多的话,令他很是新鲜。
  其实在徐离的记忆里,他对於邓姮娘没什麽太深刻的印象,勉强说得上的便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之时。
  那是在一场精心设计的宴会上,她的叔父邓猛表明要投靠徐家,为了展现诚意而将她当成礼物赠送给他。
  在乱世里人人想攀权附贵换取庇护,将家族里的女儿当成筹码以求取利益的事情屡见不鲜,他也没多在意,反正徐家家大业大,多一张口吃饭也不成问题,倒是邓猛拱手让出天险关隘汜水关,让他能不损一兵一将,顺利地打开了通往幽州的道路,日後他讨伐当时盘据北方的帝王萧苍,才能如此顺利。
  他抬眼仔细瞧了瞧邓姮娘,她双目似明星,炯炯有神,嘴角含笑,身上一袭鹅黄襦裙,搭着粉桃色的兔绒披风,浑身散发出一股温婉恬静的气质。
  徐离想着她的话,想着自己的嫔妃们其中不乏多才多艺者,可惜卖弄才情、卖乖讨好的人多,如今总算有个有点意思的人了。

  他一向不爱跟女人们聊心事,只因从前的他认为除了心里的她以外,再没人能懂得自己的心思,既然如此,她走了,他便把心尘封起来,不再对人诉说,可今日却对邓姮娘说了许多。
  是自己触景生情,心里感慨,所以动摇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怎麽回事,然而他并不讨厌这样的发展,因为邓姮娘比他想像中有趣多了。
  「你的这话有几分意思。」徐离眯眼看她,「看不开便不如不看开了,说得简单,要坦然地做到,却不容易……」他说着话一顿,眼光落在邓姮娘的身上。
  邓姮娘被他看得心头发悚,勉强一笑,回问道︰「皇上怎麽直盯着臣妾?」
  「你别笑,」徐离有心逗她,指了指她,「看你说得头头是道,想必是懂得该怎麽做,才能坦然地看不开,今日便要你帮帮朕,若是帮得不好,休怪朕气恼了,要拿你处置。」
  尽管他口出威胁,但他竟说要求自己帮他,对於邓姮娘来说,自己已是朝他迈进了一大步,难掩心中的兴奋,
  邓姮娘见他虽是板着脸,语气听起来却有些笑意,她从未见过这样子的徐离,不禁愣了愣,回神後又想起徐离所说的话,更是惊讶,「呃……皇上要臣妾怎麽帮呢?」
  徐离皱眉,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朕若是知道,何须你帮忙?」
  徐离见她苦恼地轻轻皱眉,颇为有趣,他记得邓姮娘的脸上大多没什麽表情,端庄婉约,彷佛只会笑的玩偶,不论遭遇到什麽事,那脸上都是挂着浅浅的笑意,就像戴着一张假面具似的,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她还有许多不同的神情。
  等了一阵,看她没什麽反应,他起身道︰「既然你也没办法,那便算了。」
  见他要走,邓姮娘挺舍不得的,连忙跟着起身,挽留道︰「皇上……呃,臣妾虽然一时想不出好法子,但只要臣妾帮得上忙的,臣妾定会尽力帮助皇上!」
  「是吗?」徐离转头看看她,这才回过身来,努了努下巴指向她刚刚所弹奏的那把琴,「那你再多弹几首曲子来听听吧。」
  邓姮娘一愣,莫非……皇上喜欢听自己弹琴?
  她颇为讶异,从前她也曾几次弹琴给徐离听,他总是意兴阑珊,没多大在意,怎麽今儿个却要她多弹几首了?
  她还愣愣地想着,却有人等不及了,心头又焦躁起来……
  「邓美人,朕要走了……」
  「是,皇上想听什麽,臣妾立刻弹!」
  虽然不知皇上为何突然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但无论如何,只要他需要自己,自己都心甘情愿地待在他的身边,为他做任何事,只要—— 他能够看自己一眼。
  【第二章 有刺客】
  在大昭寺用过午膳,皇家的贵人们才告辞了住持,摆驾回宫。
  徐离的御辇行在最前头,队伍平缓地前进,虽是刚用毕午膳,他的精神仍然好,并不觉得困。
  他揭开帘子懒懒地靠在靠枕上,一手撑着下颚看向窗外。
  外头尽是些白雪和枯枝,偶尔有几株红艳的梅花点缀,除此之外都是一大片灰扑扑的景色,来时已经看过一回了,他这时候更觉得无趣得很,最後忍不住了,胡乱想着,若能伴着琴音观雪应该会有趣一些。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他立即喊道︰「停车!」
  整支队伍都因他这一声停了,负责服侍他的大太监高勤凑到车边,「皇上有什麽吩咐?」
  「这一路腻烦得很,你去让邓美人过来陪朕说话吧。」他脱口说了这一句,又补充,「让她记得把琴带过来。」
  「是,奴才记住了。」高勤说完恭敬地退到一旁,招手喊来一个小太监,吩咐他快去传话。
  小太监急急地去了,邓姮娘听闻徐离的召见颇为讶异,她原还怀疑中午时徐离与自己一同品茶闲聊、听琴不过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他这麽快便要再见自己。
  她戴上帷帽缓缓出了马车,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往徐离的御辇行去,她的分位不高,所处的位置在队伍後方,一路往前走引得其他马车里的人频频探头看,经过皇后的凤辇时,她被人唤住了。
  「邓美人,你这麽急是要去哪儿呢?」这一声尖尖的叫唤是明知故问,语气中藏着些不怀好意。
  邓姮娘停住了脚步,她感到四周有许多目光不动声色地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她不急不躁,朝凤辇内的人盈盈一礼,禀道︰「回皇后娘娘,是皇上召见臣妾。」
  「皇上要见你?」薛氏嗤笑一声,她清楚地知道徐离近来都不曾正眼瞧过邓姮娘,怎麽会突然要召见她?「你这狐媚子,不会是又使了阴险手段勾引皇上了?」
  薛氏从以前就特别爱打压邓姮娘,邓姮娘也知道她的脾性是越受刺激越火爆,自己唯有逆来顺受才能不着了她的道,反正让她有如一拳打在棉花上,她觉得无趣了,自然会放过自己。
  於是她避开了这挑衅意味浓厚的问话,噙着笑意回道︰「皇上想来是要听臣妾弹琴。」又将手里抱着的琴举高了些。
  「听琴?」薛氏嫌恶地皱起嘴脸,她自己不通音律,便恨邓姮娘藉此讨丈夫的欢心,「就会卖弄这些没用的东西,你……」
  邓姮娘见她开嘴又要谩骂,怕她发起火来没完没了地找碴,万一害自个儿去得晚了,惹恼徐离就不好,赶忙打断她的话,「皇后娘娘还请恕罪,臣妾不敢令皇上久候,眼下不得不先行告退,尽快过去……」
  薛氏从前受过徐离许多教训,脾气虽是没有收敛多少,倒还知道惧怕他,一听这话满腔的怒气立刻减了几分,却很不甘心,「不过去弹个琴而已,得意个什麽劲,你有胆子就把皮绷紧一点!」
  邓姮娘一欠身,「谨遵皇后娘娘的教诲。」一礼完毕,她当即转身,莲步款款地走了。
  终於来到徐离的御辇边,她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在帘子外头报一声,方才入内。
  「皇上。」
  邓姮娘脱下帷帽,福身一礼,徐离抬手阻止她,只淡淡地道︰「你再弹早先那首《忆故人》来听听吧。」
  邓姮娘抬眼一看,内中已经布置好琴桌,她恭谨地上前落坐,再让带来的宫女帮忙把琴放好,接着开始拨弦弹奏。
  徐离听着那清泠动听的琴音,陶醉地闭眼倾听,似乎很放松,满意地直点头。
  待曲子结束,他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再弹、再弹!」
  邓姮娘看了看他,反手又抚弦再奏,又笑道︰「今儿个开春,臣妾献上这首《万物新》,祝我朝迎来新气象,在皇上的治理下早日展现盛世风华。」
  徐离静静着听了一阵,相较於《忆故人》,这一首曲调悠扬轻快,令人听着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