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皇后 下 第三章
  这软软的可爱声音顿时把方文荇的心融化了,她把多多抱了起来,在脸上亲了又亲,「哥哥给你买糖葫芦、买棉花糖,让你也闻起来甜甜的,好不好?」
  多多两眼放光,使劲地搂着方文荇蹭,那口水也流了她一肩膀。「多多真喜番葛格,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眼看着萧睿可的脸都快绿了,言虹浅笑着示意一旁的嬷嬷接过孩子,说:「这孩子不知怎的,就是喜欢吃甜的,对上门的客人都这样说,骗了不少东西吃。」
  多多在嬷嬷的怀里扭动起来,「没有,多多今天都没有吃!」
  言虹看着他,笑着说:「真的吗?那多多把衣服撩起来给母妃看看。」
  多多一下从嬷嬷身上滑了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衣服,嚷着说:「没有,多多的衣服里没有东西!」说着,跌跌撞撞地就跑到屋外不见了。
  嬷嬷跟着追了出去,言虹看了直摇头。
  萧睿可看着方文荇恋恋不舍的模样,不由得凑了过来,悄声说:「文渊,你这麽喜欢孩子,看来我要加把劲了。」
  方文荇愕然,顿时耳根都红了。
  临别前,两个男人在外面说话,言虹则把方文荇拉到一边,打量着她,满意地说:「现在气色还不错,再将养两天就好了。」
  方文荇笑着说:「多谢虹姊姊费心了。对了,听陛下说,当初虹姊姊为了找我,在大楚费尽心机,文渊真是惭愧。」

  言虹笑着说:「你把形迹掩藏得很好,连我的青衣骑都没有发现你的踪影。」
  方文荇不禁赧然,「多亏一个朋友帮忙。」
  「那得好好谢谢你那位朋友。」言虹随口说。
  方文荇点了点头,一下子有些心不在焉,半晌,她低声问:「虹姊姊,要是有件事情,你做了就会伤害王爷,可你又不得不做,那你该怎麽办?」
  言虹愣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俯仰无愧天地,你问问你自己,到底该不该做就是了。」
  方文荇的眼神幽远,落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良久,她轻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虹姊姊。」
  这时,萧睿可在门外叫着方文荇的名字,她应了一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歉然地朝言虹笑了笑,和萧睿可一起告辞走了。
  回到宫里,礼部送上来一套明日祈福要穿戴的服饰,按照萧睿可的要求,一龙一凤,一玄一红。
  萧睿可兴匆匆地拉着方文荇一起试穿,只见衣服层层叠叠,光穿就花了一盏茶的时间。
  穿好以後,方文荇已出了一身汗,苦着脸说:「陛下,你还让我上龙舟去过过瘾,可这身打扮,我……我还是不要和你一起去了。」
  萧睿可颇尴尬,顿时把那身衣服从身上扒了下来,说:「吴潜这办的什麽差事!想热死朕不成?」
  李公公在一旁提醒说:「陛下,不如穿那件锦绣坊前些日子才进贡的龙袍,天蚕丝的,十分清凉。」
  萧睿可发愁说:「那文渊可怎麽办?」
  方文荇立刻说:「陛下,我跟在你身後吧,不要做皇后打扮了。」
  萧睿可忽然有些不是滋味,说:「那怎麽行,我要你在我身旁。」
  「陛下,这……这也不急在一时,这众目睽睽之下,我一向不太适应这种场合,陛下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方文荇软语恳求说。
  李公公见状,也笑着说:「陛下,奴才觉得明日娘娘不适宜和陛下一起祈福,陛下到现在还没有改口过来,只怕会让人看出破绽。」
  萧睿可怔了一下,这才恍然明白,自己一直「文渊、文渊」地叫着,几个心腹听了虽没事,可放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是就把这个秘密曝光了吗?
  他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责怪说:「你们怎麽也不提醒我,我一定要多叫几声文荇,省得以後露了马脚。」
  方文荇不免有些怅然,低声说:「陛下,你就再叫我一天文渊吧,听着这个名字,我就想起我们俩的从前。」
  萧睿可不以为然,「文渊,你多愁善感些什麽,不管你叫文荇还是文渊,你都是你,在我眼里,都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方文荇瞥了一眼李公公,不由得脸颊绯红,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麽,高兴地说:「陛下,我们买的那些烟火呢?我们去长乐殿放烟火吧,去纪念一下这个日子,明天祈福以後,我就是方文荇了,就让方文渊去苦寒之地消失吧。」
  长乐殿里,夜风习习,风中带着一股草木的清香。偌大的院子里,宫人们都避开了,只剩下萧睿可和方文荇两个人,黑丝绒一般的夜空上繁星点点,月牙儿咧着嘴冲着他们俩笑着。
  萧睿可吹了一下火摺子,点燃了一根引线,只见火花四溅,骤然之间,绽出无数个绚丽的花朵,红的、蓝的、紫的……灿烂夺目,令人目眩。
  方文荇站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黑夜中的精灵,忍不住雀跃地道:「陛下,我也要放!」
  萧睿可生怕她伤了自己,刚想拒绝,只见她飞快地选了一个烟火圆筒,并从萧睿可手上抢过了火摺子,犹豫了片刻,将烟火圆筒放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引信点燃了,然後飞速地退到萧睿可身旁,屏息看着那引信滋滋作响。
  忽然,那烟火发出一声脆响,几点火花直射入半空,在天空中展开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的像星星一样徘徊在夜空,有的恍如鲜花一样傲然怒放,在瞬间的炫目之後,星星点点的火花从半空中飘落下来,夜空又恢复了宁静。
  萧睿可奇道:「咦,那小贩居然能做出这样的烟火,看来是个隐居民间的火药高手,霹雳堂的烟火也不过如此。」
  方文荇垂下眼睑,忽然意兴索然,低声说:「陛下,都收了吧。」
  萧睿可立刻牵住了她的手,「怎麽了?不是放得好好的,怎麽就不高兴了?」
  方文荇有些怅然,「烟花易冷,虽然此时灿烂炫目,只是过不了一刻便成为灰烬,惹人伤感。」
  萧睿可笑了起来,「傻文渊,何苦钻这个牛角尖,更何况,虽然烟花易冷,但它已经拚尽全力,没有留下遗憾,比我们许多人都强上百倍。」
  方文荇沉默片刻,终於展颜一笑,点头说:「陛下说得甚是。」
  【第二十一章 长乐殿走水】
  第二日便是端午祈福,萧睿可一大早沐浴焚香,更衣着冠,銮驾前羽林军开道,銮驾後文武百官跟随,声势浩大。
  不知怎的,他心里总有些七上八下的,往身後一看,只见做男子打扮的方文荇隐在百官之中,一旁跟着杨名杰,没有什麽异常。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把李公公叫到身边,吩咐了几句。
  到了昭阳河边,大型的祈福台早已备好,红色的地毯铺在祈福台上,上面竖着八面锣鼓,台前七艘龙舟分别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蓄势待发。
  萧睿可上前焚香祈福,把礼部呈上来的祷文读了一遍,祷告上苍,降福大衍百姓。随後,他上前抡起红锤,在第一个大鼓面前击了一下,刹那之间,那七艘龙舟宛如离弦之箭,往前划去。四周鼓声四起,雄壮的呼喝声不绝於耳,两岸的百姓们忍不住都大声喝彩。
  萧睿可後退来到祈福台上的龙椅旁,一看,方文荇和杨名杰已经站在旁边了,他不由得心里一松,悄声说:「怎麽样,这次看清楚了没有?」
  方文荇眉头紧皱,微微呻吟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一旁的杨名杰回禀说:「陛下,方公子有些不舒服。」
  方文荇咬着唇,摇摇头说:「没事,我忍一忍就好。」
  萧睿可有些急了,「忍什麽,你到底是什麽地方不舒服?」
  「我……我肚子痛,可能是早上贪吃了一盆冰镇荔枝的缘故……」她的脸色都有些白了。
  「你……你叫我说你什麽才好!」萧睿可又气又急,往四下看看,赛龙舟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他根本不可能离开。「杨名杰,你速带文渊离开,小心点进宫,让御医即刻往长乐殿里为文渊诊治!」
  杨名杰点头应是,方文荇却没有动,只是不舍地看看萧睿可,犹豫着不肯动脚。
  萧睿可以为她还想着看热闹,低声劝说道:「好了,你要是喜欢,下次我让他们再安排一场单独赛给你看。」
  方文荇一手按着肚子,定定地看着他,语声有些发颤,「陛下如此厚爱,文渊定然结草衔环,至死不忘。」
  萧睿可轻笑了一声,凑到她耳边说:「傻瓜,朕只要和你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方文荇眼里隐隐浮起一层雾气,旋即便笑着说:「只要陛下不嫌弃就好。」
  「好了好了,快回去好好休息,朕这里一结束就去看你。」萧睿可叮嘱了几句,方文荇点了点头,和杨名杰一起退下了祈福台,往宫里而去。
  宫中冷冷清清,众多的羽林军和侍卫都护驾去了,连带着好些太监和宫女也随侍銮驾。杨名杰和方文荇刚回到长乐殿,方屏就迎了上来,笑着说:「哎呀,杨大人来得正好,後门好像坏了,阖也阖不上,杨大人快帮我去瞧瞧。」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