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皇后 下 V第三章
  方文渊背对着萧可,冲着他挤了一下眼,笑着说:「你家公子在外面有点事情,只怕这几天是回不来了,你理几件你家公子换洗的衣服,我帮他送过去。」
  田七怔了一下,看了看她身后的两个人,嘟囔着说:「公子就是这样,每天影踪不定,叫我一个人守着这个宅子等得好苦。几位公子里面请,我去收拾一下,稍候片刻。」
  三个人被田七迎进了屋子,只见屋子里打扫得很干净,一点儿也没有主人数日未归的杂乱。萧可在屋子里一边缓缓踱着步子,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方文渊,只见她并没有跟着田七往内室走,而是负手站在堂前的八仙桌前,定定地看着墙上挂的那副仕女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田七拎着一个小包裹走了出来,递给了方文渊,方文渊并没有接,示意他把包裹递给杨名。杨名接了过来,瞥了一眼萧可,笑着说:「让我来瞧瞧田公子素日里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
  说着,他打开了包裹,只见里面有几件素白的内衣,两件外衫,都是绛红色的。
  方文渊皱着眉头说:「田七,你怎么拿了这个颜色,你家公子喜欢蓝色的,赶紧换两件。」
  田七嘟囔着说:「公子就是麻烦,穿什么颜色有什么打紧,人长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杨名想起那田景文每日里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忍住笑说:「莫不是田公子每日都要打扮好了再出门?」
  田七一边去内室拿衣服,一边大声应道:「这位公子,不怕你笑话,我家公子就这个毛病,不把人拾掇整齐了就不肯出门见人。」
  蓝色的外衫终于拿出来了,杨名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便放进了包裹里。方文渊也没有多做逗留,神色自若地告别了田七就往外走去。
  萧可暗笑自己疑心病太重,心里不觉有些愧疚,走到方文渊身边,笑着问:「文渊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我叫内务府帮你多裁制些衣服。」

  方文渊侧过脸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我倒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颜色的。我只知道你最喜欢白色和青色,每日睡前必喝一杯蜂蜜茶,用膳最喜有酱油配菜,看书时不喜折书,写字时喜欢浓墨……」
  她这一细细说来,竟是把萧可平日里各种习惯和爱好如数家珍,萧可怔了一下,终于回过味来:原来,文渊是在变着法儿地抱怨我对她的关心太少了。
  许是那晚最后受了点刺激,萧可这几日得空就往长乐殿跑,和现今的方文渊在一起,亲密无间如同往昔,可这亲密无间里,仿佛有多了些许意味不明的甜蜜,方文渊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可五官清秀,尤其是那双眼睛,轻灵通透,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令人百看不厌。
  萧可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和她肌肤相贴,总有股冲动,想要抱抱她,亲亲她,仿佛这样才能感觉到她是真正地在自己身边,才是真正地拥有了她。
  那日方文渊说的话萧可一直耿耿于怀,乐此不疲地开始观察她的一些小动作,每发现一处就跑到她面前邀功,弄得方文渊颇有些哭笑不得:「陛下,我就是顺口随便说说,你不必太当真。」
  萧可盯着她忽然说:「文渊你看,你笑起来怎么一个嘴角先往上翘?这样笑起来有些狡诈。」
  方文渊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往铜镜里看了看,奇怪地说:「咦,怎么从来没人这样说过我?你眼花了吧。」
  萧可笑而不语,搂着她一起往铜镜里看去,只见两个人脸贴着脸,一副甜蜜幸福的模样,心想:文渊,没人说过最好,今后我再也不会让别人有这个机会了。
  乾王妃送来了一个调理身子的方子,萧可着成太医院照着方子每日煎了药送到长乐殿,方文渊总是推三阻四地不肯喝,萧可只得每晚拿了药软硬兼施,蜜饯、糕饼、梨糖等等一大堆的甜点哄了又哄,骗了又骗。
  长乐殿前的侍卫已经撤掉了大半,原先的几个宫女也回到了原处,殿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经方文渊的恳求,萧可陪着她又出了两次皇宫,一次去看了方太师,一次去乾王府。
  方太师抱病在床,挣扎着见了萧可之后,恳求萧可让文渊单独和他见个面。萧可不敢驳老太师的面子,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文渊进了内室,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深怕方太师拿出了家法打方文渊一顿。如此挨过了小半个时辰,方文渊才红着眼圈从屋里出来,显然已经哭过了。
  萧可颇有些心疼,小声埋怨说:「太师也太严厉了,说起来他也有错,这事儿也不能全赖在你的头上。」
  方文渊以前的小脾气已经又有点被萧可养了回来,瞪着他看了一眼:「这事全赖你,要是那日赏春宴上我没有看到你就好了。」
  萧可顿时有点发急:「你还真后悔了不成?」
  方文渊噗嗤乐了:「我后悔又怎样?反正我现在就被困在你身边,想走也走不了了。」
  萧可沉下脸来:「我困着你又有什么用,总要你心甘情愿地留下来才行。」
  「那要是我说后悔了,你就放我出宫吗?」方文渊斜睨着他说。
  「你休想!」萧可悻悻地看着她,恨不得扒开她的胸口看看她的心有没有长歪了。
  方文渊瞅瞅四下没人,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骗你的,你赶我走我也不走了,陪你一辈子。」说着,她咯咯笑着就往外跑了,萧可这才回过神来,边追边恼恨地想:好你个方文渊,过几日等你身子大好了,看我不让你求饶为止!
  第二日两个人又一起去了乾王府。言芷一见方文渊便调侃说:「文渊,想不到这贵公子身里竟附着美娇娘,居然连我也走了眼,失敬失敬啊。」
  方文渊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地洞里去,红着脸连声讨饶:「芷姐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乾王府的小王爷才三岁,小名叫多多,粉嫩嫩地滚了过来,拽着方文渊的衣角,一只手塞在嘴里,口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娘,多多稀饭得得,他闻起来好甜啦。」
  这软糯糯的声音顿时把方文渊的心都融化了,把多多抱了起来,在脸上亲了又亲:「哥哥给你买糖葫芦,买棉花糖,让你也闻起来甜甜的,好不好?」
  小王爷两眼放光,使劲地搂着方文渊蹭,眼看着那口水流了他一肩膀。「多多真稀饭得得,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眼看着萧可的脸都快绿了,言芷浅笑着示意一旁的嬷嬷接过孩子,说:「这孩子不知怎的,就是喜欢吃甜的,对上门的客人都这样说,骗了不少东西吃。」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