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皇后 上 第三章
  萧睿可又惊又怒,大声说:「好,我把你妹妹废了、把你祖父贬了、把你小叔的家产全部充公、看你回不回来!」
  萧睿可忽地一下从长榻上坐起,喘息着看了看四周,院子里依然静悄悄的,只是殿门处的树丛忽然窸窣作响。他下了长榻紧走了几步到院中,拨开树丛,厉声喝道:「谁!」
  树丛里空无一人,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猫叫,他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暗笑自己的疑心太重。
  殿门口守卫的御前侍卫杨名杰听见动静,急促地低喊,「陛下有何吩咐?」
  他飞速上前,锐利的双眼四处梭巡了一番,低声说:「陛下,下次还是不要让臣离开左右,吓得臣出了一身冷汗。」
  「能有什麽事情?羽林军把整个皇宫守得水泄不通,只怕连个鸟都飞不进来。」萧睿可不以为意地笑,进了殿内,他又吩咐,「叫人把这些东西都撤了吧,朕要去甘露殿。」
  杨名杰应了一声,刚要去叫人,萧睿可忽然沉声说:「慢着!」
  杨名杰回过头,不由得一愣,只见萧睿可脸上的表情又是惊异又是迷茫,还带了一丝欢喜,怔怔地看着案几上的那堆残羹冷炙,问道:「你来数数,这上面的芝麻糕还有几块?」
  杨名杰有些莫名其妙,「这……还剩两块啊。」
  「冷面好像也少了好多……」萧睿可喃喃自语着,忽然整个人为之振奋,「难道……难道是文渊回来了?」
  萧睿可快步走出门口,又倒了回来,对着杨名杰沉声说:「叫田中郎将来,对今日宫中所有进出的人进行彻查!」

  【第二章 旧人重逢】
  一连几天,萧睿可上朝的时候都面带微笑,显然心情颇好,下朝後方思瑜忍不住问:「陛下,最近有什麽好事吗?说出来也好让臣也高兴高兴。」
  萧睿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方卿多说点方家的趣事给朕听听,朕的心情一定更好。」
  方思瑜笑着说:「臣家能有什麽趣事,家长里短的。」
  萧睿可也不作答,微笑着往殿外走去。方思瑜紧跟了几步,终於下定决心说:「陛下,臣有一事,想恳请陛下恩准。」
  萧睿可一怔,回过身来,颇有些奇怪,「方卿有什麽事情,刚才在朝堂之上为什麽不说?」
  方思瑜撩起衣袍跪在地上,沉声说:「陛下,臣的外侄方文渊随陛下出使大楚後一直音讯皆无,蒙陛下恩情,一直为方家四处搜寻,然这些年过去了,想必已经天人永隔。臣的大伯年事已高,一直盼着能让文渊归入宗庙,祭奠亡灵,期盼他早日超生,恳请陛下恩准。」由於皇上不信方文渊已死,方家至今不敢为其举办丧礼。
  萧睿可的脸色一沉,冷冷地说:「方大人,谁说文渊已经死了,是见着屍首了还是见着魂魄了?」
  方思瑜愣了,心想:这不是找碴嘛,这麽些年过去,就算有屍首也已经烂了,上哪里找去啊。想到这里,他委婉地说:「陛下圣明,臣有个折衷的法子,不如陛下定个期限,要是再找不到,就请陛下体恤臣下恩准了吧。」
  萧睿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得方思瑜心里直打鼓,半晌才惴惴不安地问:「陛下,不知臣脸上有什麽不妥之处?」
  萧睿可的嘴角微微上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其实最近文渊托梦给我,朕已经有线索了,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文渊了。不过既然方卿要朕定个期限,那不如就定个十年吧,要是十年後还找不到文渊,就依方卿所奏。」
  说着,他得意地看着方思瑜目瞪口呆的样子,心情甚好地踱着步子走远了。
  到了甘露殿,不一会儿,李公公禀告说羽林军中郎将田仲乐求见。
  田仲乐是名三十多岁的武将,负责皇城的守卫,这几天按照萧睿可的要求将皇城进出的所有人等都仔仔细细地筛查了一遍。
  「陛下,那日进出宫的所有人全部彻查了遍,没有发现任何二十岁上下,酷似方大人的人。为防遗漏,臣和李公公一起,把宫内所有二十岁上下的太监都找来,一个个仔细辨认,也没有发现相似的人。」田仲乐禀告说。
  「不可能,」萧睿可烦躁地踱了几步,「朕的芝麻糕有三块,醒来後却只剩了两块,文渊最喜欢吃这个,一定是他。」
  「这……这会不会是李公公放错了?」田仲乐发愁了,看着李公公问。
  李公公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这个……咱家向来是每样放三块的,难道是这次数漏了?」
  「再说了,如果方大人回来了,为什麽不回方家、为什麽不来求见陛下?陛下和方大人这麽交好,这,这没道理啊。」田仲乐纳闷地说。
  萧睿可的脸色阴沉,脑子里转过了千百个可能,越想越不是滋味,说:「叫杨名杰来,李瑞,待会儿你们换身衣服,朕想出宫去透透气。」
  萧睿可少年时顽皮,经常和方文渊一起偷偷溜出宫,登基以後没人管了,却反而很少出去。
  走在京城的大街上,熙熙攘攘一派热闹景象。他暂时把不快抛到了脑後,市集边有对年轻夫妇在卖艺,女的身段柔软,把身子弯成不可思议的弧度,男的裸着膀子费劲地上演着胸口碎大石的好戏,一旁的人都看得拍手叫好。
  杨名杰看着萧睿可津津有味的样子,忍不住说:「公子,你喜欢这样的?小人回去给你演上一百遍,还是不喘气的。」
  萧睿可乐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自然知道这把戏没什麽看头,但你看这两夫妻患难与共,情比金坚,不是很令人感动吗?」
  杨名杰挠挠头,「公子,原来我们看的是人,你看的是情,到底比我们深了一层。」
  「就知道拍马屁,去,快给人家赏钱。」萧睿可朝着那个端着盘子讨赏的妇人努了努嘴。
  不一会儿,杨名杰脸色古怪地回来了,吞吞吐吐地说:「公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怎麽那个女子冲着我抛媚眼啊?」
  一旁的李公公「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给了多少赏钱?」萧睿可问。
  「我帮公子给的,自然不能少了,给了十文。」杨名杰说。
  「你要是给了一两银子,那女子的媚眼将更足了。」萧睿可笑了笑,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麽,笑意越来越浅,转眼又沉下脸来。
  李公公看了心里直打鼓,连忙使了个眼色,杨名杰会意,赶紧说:「公子,你肚子饿不饿,前面就是京城有名的天宝酒楼,不如我们去喝点茶?」
  萧睿可想了想,说:「那里有什麽好去的,就这麽几样东西,我都吃腻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卖豆腐花的,十分好吃,走,我带你们去。」
  说着,他兴致勃勃地钻入了一条小巷,七拐八拐,领着两人到了集市的另一头,角落里果然摆着一个摊,有好几个人坐在那里,人手一碗豆腐花,边吃边聊,十分热闹。
  「这倒是奇了,大下午的喝什麽豆腐花。」杨名杰喃喃自语。
  「这儿的味道很不一样,老板的料足,还加了自制的秘方,自以前就十分红火。」萧睿可想起往事,颇有些怀念。
  拣了位置坐下,不一会儿,那个上了些年纪的摊主就给他们一人上了一碗豆腐花,雪白的豆腐淋上绦红的酱汁,再洒上一层虾皮,喝起来果然带着一股特别的香味,三个人三两下就吃完了,意犹未尽地再各叫来一碗。
  摊主忙不迭地又送了过来,忽然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萧睿可,笑着打招呼说:「哎,你不是从前那位公子吗?我前两天还在叨念你呢,怎麽都这麽久没有见到你来了?」
  萧睿可怔了一下,笑着说:「老伯,你还记得我?」
  「是啊,那时你们两位公子器宇不凡,一看就不是常人,老汉的孙女儿没嫁人前还老是惦记你们呢。」
  「如今大了,事务繁忙,不能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了,只能偶尔得空出来。」萧睿可微笑着解释。
  「是啊,刚才那个小公子也这麽说。」摊主点点头感慨说:「小夥子都大了啊,我眨眼就老了。」
  萧睿可低下头喝了一口豆腐花,忽然又倏地站了起来,拽住了摊主的衣袖说:「老伯,你刚刚说的是哪位小公子?」
  摊主吓了一跳,呐呐地说:「就是以前常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小公子啊,长得十分清秀的那个……」
  萧睿可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他来过这里了,他可说起我了?」
  「是啊,他才刚走,我还纳闷呢,你们俩怎麽今天不一起了,莫不是吵架了?」摊主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奇怪地说。
  萧睿可不假思索,往摊主指示的那条小巷疾步跑了过去。然而小巷里空无一人,他又快速穿过小巷,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热闹的大街,街道上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却没有好友的身影。
  杨名杰和李公公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问:「公子,找到了没有?」
  萧睿可摇了摇头,心里有几分薄怒,暗骂,好啊方文渊,我苦苦找了你这麽多年,你却居然如此薄情,平安回来了也不来见我!说什麽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看来全是骗人的!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