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宅闺秀 卷一 第三章
  接着是清脆的啪一声,碗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哎呀,三姊姊,你怎麽这麽不小心呢,要是烫伤你自己的手了可怎麽办?」还没等齐茉莉哇哇叫,齐梓珊先发制人的先「关心」起来。
  齐茉莉气得脸色都变了,猛地站起来,对着齐梓珊吼道:「你居然敢将粥泼到我身上!」
  「三姊姊,你说什麽?我没有啊……」齐梓珊露出慌张的神色,这个样子看起来跟平时无异。
  烟云眼中的狐疑之色更加浓厚。小姐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还没等齐茉莉再次开口,齐梓珊就迅速将头转向齐翩然,可怜兮兮的问道:「四姊姊,你刚才也看到了,你告诉三姊姊,我有没有故意泼她!」
  齐梓珊紧紧盯着齐翩然,刚才她站的位置,应该是看不到自己做的小动作。依齐翩然的性格,应该……
  「三姊姊,刚才不是六妹妹故意的。」齐翩然开口解释,让齐梓珊松了口气,「我看到是你自己不小心将碗打翻的。」
  谢天谢地,齐翩然这样一板一眼的性格,虽然不会偏袒谁,可也不会捏造事实——虽然这个事实是齐梓珊自己弄出来的假象。
  这下齐茉莉是气得话也不知道该怎麽说了。
  她之所以喜欢带着齐翩然,一是觉得她呆板好利用,二是看重她嫡女的身分,带着她做一些事也方便些。可今天,她简直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齐梓珊,你……」齐茉莉往前走了一大步,看上去就像要打齐梓珊一般。
  齐梓珊见状,连忙用手扶额,嘴里虚弱地叫唤,「唔……头好痛……烟云,我头好痛……」
  烟云一见,连忙紧张的上前,不着痕迹的将齐茉莉挤到了一旁。
  她扶着齐梓珊躺下後,转过身朝齐茉莉和齐翩然福了福身,道:「抱歉,三小姐、四小姐,六小姐身子不舒服,恐怕得歇着了。」
  这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很好,齐梓珊,我记住了。齐茉莉在心里阴狠的放了一句狠话,然後瞪了齐梓珊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齐翩然有些莫名其妙,同时也有些不满。明明是三姊姊拖着她来的,现在却撇下自己先走了。
  齐翩然看了眼躺在床上柔弱哼唧的齐梓珊,丢下句「六妹妹好好休息」,便也转身离去。
  【第二章 不一样的六小姐】
  等人一走,齐梓珊的呻吟声立即停止,爬起来朝门外看了看,确定人走远了才对烟云说道:「烟云,我饿了。」
  「奴婢再去盛一碗粥。」烟云说着就要走。
  齐梓珊一把拉住了她,「让翠竹去吧,我身上的衣裳还得换呢。」
  翠竹一听连忙接话,「烟云帮小姐换衣裳,我去盛。」说完,就赶紧走了出去。
  烟云看了眼翠竹离去的背影,又看向齐梓珊,不解的问道:「小姐,你为何要将翠竹支开?」
  不得不说,烟云的确是个很有眼力又很敏锐的人。
  齐梓珊却意外的沉默下来。
  为什麽要支开翠竹……难道要告诉烟云,是因为她不放心翠竹吗?可是如果烟云问起原因,她又该怎麽说呢?
  前世,翠竹原本对她忠心耿耿,可是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翠竹却被齐茉莉的娘—— 秦姨娘给收买了,竟背叛了她。
  当未婚夫被齐茉莉抢走,她才察觉到翠竹的不对劲。
  可不管她怎麽逼翠竹,翠竹都只是哭着说对不起她,只说自己是有苦衷,不愿意说出原因和收买她的人。
  直到自己被迫嫁给金尚书为妾,这才恍然大悟。
  而这一世呢?这一世的自己,预知日後将会发生的事情,自然也会全力以求躲过,那……翠竹会不会依旧背叛自己?
  齐梓珊心中没底。
  「小姐?」见她半天不说话,烟云又唤了一声。
  齐梓珊将声音压得低沉,道:「烟云,以後你好好看着翠竹,若她有什麽不对劲的地方,立即告诉我。」
  重活一世,她不会让事情再次重演。既然不知道翠竹是什麽时候背叛的,那就从她还没有背叛的时候好好关注,将一切可能扼杀在摇篮里!
  这样坚决的表情,烟云今天已经在齐梓珊脸上看到三次了。
  为齐梓珊换上新外衫,烟云终究是没忍住,「小姐,奴婢觉得,你好像哪儿有些不一样了,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齐梓珊身子僵了一下,状似随意地问道:「哪里不一样了?」
  「总觉得,不太像个孩子了。」烟云憋了半天,才憋出这麽一句。
  齐梓珊噗哧一下笑出来,眼睛笑得弯弯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说道:「你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呢,说得好像你多大了似的。」
  「不过小姐,你今天怕是得罪了三小姐了。」想起齐茉莉走时生气的样子,她不免替小姐担心。
  齐梓珊笑了一下,「就算没得罪,她也不喜欢我。」
  不但不喜欢,还经常找她麻烦。
  「可是,三小姐一向狡诈精明,奴婢怕你日後会吃亏。」
  「怕什麽?我同她均是姨娘所出,我娘还是最受宠的呢。」齐梓珊故意说得有些俏皮,显露出一些小孩的气性,「咱们小心一点,见招拆招便是。」
  齐梓珊表面上像是不怕惹事的小孩,心里面却早已经掂量过了。上一世,她会被三姊姊和秦姨娘设计陷害,是因为她娘亲未曾教过她明争暗斗这些事。
  可这一世,她身体里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什麽也不懂的小丫头了,她就不信,她活了二十年,还斗不过一个九岁的孩子。
  她不但要斗,还要赢。
  养病的日子过得很快,不过七日,大夫终於松了口,齐梓珊已然痊癒,可以自由活动了。
  得到解禁的齐梓珊,几乎是第一时间在烟云和翠竹的服侍下穿好衣裳,整理好妆容後,便跟着白莲一起去给齐老太太和大房主母大太太请安。
  齐茉莉气得脸色都变了,猛地站起来,对着齐梓珊吼道:「你居然敢将粥泼到我身上!」
  「三姊姊,你说什麽?我没有啊……」齐梓珊露出慌张的神色,这个样子看起来跟平时无异。
  烟云眼中的狐疑之色更加浓厚。小姐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还没等齐茉莉再次开口,齐梓珊就迅速将头转向齐翩然,可怜兮兮的问道:「四姊姊,你刚才也看到了,你告诉三姊姊,我有没有故意泼她!」
  齐梓珊紧紧盯着齐翩然,刚才她站的位置,应该是看不到自己做的小动作。依齐翩然的性格,应该……
  「三姊姊,刚才不是六妹妹故意的。」齐翩然开口解释,让齐梓珊松了口气,「我看到是你自己不小心将碗打翻的。」
  谢天谢地,齐翩然这样一板一眼的性格,虽然不会偏袒谁,可也不会捏造事实——虽然这个事实是齐梓珊自己弄出来的假象。
  这下齐茉莉是气得话也不知道该怎麽说了。
  她之所以喜欢带着齐翩然,一是觉得她呆板好利用,二是看重她嫡女的身分,带着她做一些事也方便些。可今天,她简直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齐梓珊,你……」齐茉莉往前走了一大步,看上去就像要打齐梓珊一般。
  齐梓珊见状,连忙用手扶额,嘴里虚弱地叫唤,「唔……头好痛……烟云,我头好痛……」
  烟云一见,连忙紧张的上前,不着痕迹的将齐茉莉挤到了一旁。
  她扶着齐梓珊躺下後,转过身朝齐茉莉和齐翩然福了福身,道:「抱歉,三小姐、四小姐,六小姐身子不舒服,恐怕得歇着了。」
  这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很好,齐梓珊,我记住了。齐茉莉在心里阴狠的放了一句狠话,然後瞪了齐梓珊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齐翩然有些莫名其妙,同时也有些不满。明明是三姊姊拖着她来的,现在却撇下自己先走了。
  齐翩然看了眼躺在床上柔弱哼唧的齐梓珊,丢下句「六妹妹好好休息」,便也转身离去。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