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相公是戏精 下 第五十九章
  她说着说着,竟是哭出来了。
  等她察觉到眼泪流了满脸之后,才有些惊诧,立刻伸手擦眼泪。
  「今儿怎么哭了,我不想哭的。都怪你!」她觉得丢脸,又把锅往他头上甩。
  「或许不是你想哭,而是你肚子里那个想哭。」
  「啊?」她愣住了,有些闹不明白他说得是什么。
  「你有喜了,我要当爹啦!」他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顿时萧瑾瑜反应过来,道:「真的?」
  「真的,所以你不饿也得吃,他饿了!」他将面碗递过去。
  萧瑾瑜乖乖地接了,吃了两口,又道:「那你以后更不能这样以身犯险了,我们是一家三口了,你更得对我负责,带着个拖油瓶都不好改嫁!」
  「是是是!」
  他连忙举手讨饶,等她吃完了,又给她揉了揉胃,才道:「其实不疼的,我之前在刘有德那里待着的时候,他经常打我,还告诉我,无论什么都是可以习惯的,疼痛也是如此。一开始感到痛,后来就不痛了。」

  他还想说什么,结果刚说了一半,就见萧瑾瑜红着一双眼,立刻住了口。
  「你就是想我心软,好了,我答应你,以后无论你怎么欺负我,我都不咒你断子绝孙了!」
  「呵,你还这样想过呢。如今这愿望是成不了了,咱换一个许诺我啊。」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之前他俩有旧仇的时候,她那真是恨不得他断子绝孙才好呢,当然现在的确实现不了了,毕竟她就怀着他的孩子。
  「那你要什么?」
  「不改嫁吧!我活着你跟我好好过,我死了,你捧着我的牌位过!」
  「呸,不许胡说!」她伸手去捂他的嘴,道:「你要是再怎么没轻没重,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不改嫁,我就跟皇上要座郡主府,成日在府里养面首!」
  两人靠在一起,很快又和好,一起想着孩子未来的名字。
  七个月后,燕北王萧荣得一子,众人恭贺,皇上赐下无数赏赐,恭喜皇弟老来得子。
  同年,萧荣又得一外孙。
  第二年,十皇子病逝,他终究是没撑过去。
  同年皇上驾崩,遗诏传位皇弟萧荣,开启了锦源盛世。
  「凤阳公主到!」一道太监尖细的通传声传来。
  萧瑾瑜头戴着凤冠,快步走过来,隔了老远就听见一阵孩子的哭闹声,等进入大殿之后,就见太子萧启,和自己的儿子齐然正抱在一起厮打,身上的袍子滚脏了,发髻也散了,乱糟糟的像个小疯子一样。
  「娘,舅舅欺负我!他这个长辈一点都不爱护晚辈!」
  「姐,齐然咬我!他这个晚辈一点都不敬重长辈!」
  两个小家伙被她一手提一个衣领给拽了起来,都是嚎啕大哭,各自告状,跟五百只鸭子一样吵。
  萧瑾瑜头痛,这俩小家伙天天见面天天掐,不让他们见了吧,又想得慌,各自可怜巴巴的求人带去见面,到一起好不到几秒又吵,甚至还打起来,皮得很。
  「驸马爷到!」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救星来了。
  齐衡带着他俩去洗漱了一番,换了新的衣袍,并且进了内殿说教,把她一人扔在外殿,说是要进行一场爷们儿的交谈,她这个女人家不好听。
  她白了一眼,根本不稀罕听,主要是能甩掉这俩包袱,得一刻的清静也挺好,乐得自在。
  结果他很快就出来了,两个小家伙一脸欢天喜地的模样,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似乎她身上有什么宝贝一样。
  「怎么这么看着我?」她疑惑地问了一句。
  两小家伙对视了一眼,都贼兮兮的笑起来,然后对她道:「这是秘密,我们要去跟少渊哥/陆伯伯学本事了!」
  这两人虽然同龄,但是差辈分,因此喊谁都是差了一辈儿,有时候萧瑾瑜听着都变扭。
  陆少渊那么严肃守礼的一个人,结果被这点小豆丁喊少渊哥,真是吃亏了。
  两人说完就手拉手跑了,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你怎么让他们去找少渊哥啊?他俩不是最怕少渊哥了?而且最不喜欢学东西的人,竟然喊着要学本事儿了。」
  萧瑾瑜有些好奇,齐衡总是这么有本事儿哄好孩子,明明都是出坏主意,可孩子们就是喜欢他。
  陆少渊娶了长公主之女,长宁县主,说起来也算是老熟人了,当初萧瑾瑜进京与国公府的徐姑娘闹矛盾的时候,长宁县主还被交代了任务,办了一场骑马射箭的宴席,就为了让她俩关系缓和。
  说起来长宁县主要嫁陆少渊的时候,让不少人感到惊奇,陆少渊虽然一表人才,可是整天黑着一张脸,许多小姑娘都怕他。
  长宁见到他更是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最后竟然要嫁他,而且天天渊哥哥长渊哥哥短的,把齐衡嫉妒得要发疯了。
  不过齐衡自然不会在陆少渊面前表现出来,他跟陆少渊的长女关系很好,三岁的小丫头,最喜欢围着他屁股后面转,天天齐叔叔长齐叔叔短的,把陆少渊气得半死。
  可是他过去逗女儿,就把小胖丫头吓得直哭鼻子,这亲爹当的也是憋屈。
  「他们俩爱学习还不好,文成武就都得学。陆少渊那根木头肯定会尽心尽力的教,让他们俩没工夫烦你,不是很好?」
  齐衡反问了一句。
  萧瑾瑜点点头,是这个理儿。
  「那他俩临走前,那样看着我作甚?」
  「因为我告诉他们俩,要是表现地好,你就有时间陪我了,我们俩就可以给太子生个冰雪聪明的小侄女,给然哥儿生个小妹妹啦!」
  萧瑾瑜白了他一眼,知道这人惯会哄孩子。
  因为那俩孩子都喜欢陆少渊家里的小胖丫头,疼的时候疼不够,闹腾的时候就把人给弄哭了。
  「走走走,我们回府去生孩子。」
  「不回!」她瞪他。
  「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得,明明还哭着喊我衡哥哥来着,怎么用完就丢!」
  「你再胡说,我要打你了啊!」萧瑾瑜追着他出门,两个人在石板路上追逐着。
  这座巍峨的皇宫,曾经他俩进来请安的时候,连一步路都不敢多走,就怕有人会要了他们的脑袋,如今他们已经可以自在的在宫里奔跑笑闹了,再不会有人说他们无礼。
  齐衡跑了几步就停下来,等她追过来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挣脱,而是握紧了,两个人十指紧扣往宫门外走。
  不止是走这一段路,以后还要走一辈子。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我家相公是戏精 上》作者:温凉玉
  02、《我家相公是戏精 下》作者:温凉玉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一分快三(http://topsaham.com)】
  【一分快三电脑站:topsaham.com;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