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排列3 第八章
  「崔大夫客气了,若是你有闲空也可以去寺里帮忙,我跟大师挑了几个肯吃苦的孩子,教他们识草药,若姿质可以的,就教他们一点基本医术。」
  「行,老夫愿意。」
  「太好了,咱们可说定了。」她笑得眼儿弯弯。
  两人就回京后的合作说得畅快,直至薛飒寻来,打断他们的对话,崔和健便先行离开了。
  薛飒说请来的何太医并没有另开药方,直言原本的药方开得极好,照着吃便行。
  那不就好了?还有事吗?她不解的看着薛飒,他于是说出还有另外一件事。
  「大人要跟我大伯母道谢?为你们号脉的人是我啊。」她不懂。
  他蹙眉,「她是你的长辈,这两日劳烦你来看诊,总是叨扰,也许误了侯爷夫人什么安排。」
  「没什么安排啊,我们就是来此祈福赏景的,如果你坚持,我替大人引见就是了。」
  杜月钧说得无奈,那双璀亮的明眸就是一副「你干么那么多事」的眼神,让堂堂相爷胸臆间隐隐冒火,可明明他是难得动怒之人。
  「麻烦五姑娘了。」他礼貌颔首,很想脱口提醒她何谓人情世故。

  杜月钧无所谓的点点头,两人便往另一个厢房走去。
  杜月钧让守在门外的婆子先进屋通报后,他们才进入屋内,叶氏母女都在,一见薛飒进来便敛衽行礼。
  薛飒微微颔首,随即简单表达对杜月钧施援手的感谢,担搁她不少时间,也对影响她们此行的游兴感到抱歉。
  「大人多心了,此行没有什么要事,万无担搁之虑,就是两个孩子与小五有缘,更庆幸她在有限的所学中能帮上忙。」叶氏出身大家,话说得客气。
  杜月钧在两人说话间端坐喝茶,这一听,忙将茶水咽下,出声抗议,「大伯母此言差矣,小五天赋非常,所学医术举一反三,药方信手拈来,不输诊脉数年的老大夫,所学绝非有限——」
  「哪有姑娘如此夸自己的!」叶氏忍不住打断她的话,脸都羞惭得红了。
  「也不是小五自夸,是崔大夫如此称赞的。」杜月钧委屈的鼓起腮帮子,原就肉肉的脸儿,这一鼓看起来有点滑稽,又极为讨喜,让人不自觉的想笑。
  杜月铮忍俊不住的噗哧笑出声来,但又觉尴尬,只能低头。
  连薛飒看到杜月钧这逗趣模样,都只能握拳放在唇边,掩饰那微微勾起的笑意。
  杜月钧正哼哼斜瞪着眼梭巡众人呢,见他这模样,哪不知道他在偷笑?不过,他这眉眼柔和了,俊美的脸蛋倒是更好看了。
  「小五。」杜月铮低低的轻唤。
  杜月钧再眨眨眼,对上薛飒冷峻的黑眸,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太久了,她撇撇嘴,收回目光。
  薛飒黑眸微眯,见她看向瞪着她的叶氏,那眼中就写着「矜持」二字。
  双方再客套一番,薛飒便告辞离去,室内顿时跌入一片怪异的安静中。
  叶氏跟杜月铮都看着杜月钧,神情带着探究,叶氏终是开口,「小五跟大人——」
  她先是一愣,随即笑出声来,「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是吗?比起那三个努力在找机会与相爷巧遇的自家姑娘,叶氏倒觉得这丫头的才情还比较配得上,「这两天都忙着在看诊,等会好好的去拜一拜。」
  一行三人在奴仆随侍下,前去庙中燃香叩拜,行走间也遇到多名香客,多是京中夫人,彼此倒也有往来,于是约在厢房一同休憩吃斋饭,几位夫人小姐说些家中事,杜月钧听了没啥兴趣,以尚未四处走走看景为由,先行离座。
  夕阳在林荫间洒下一片橘红色,监于明早用完早膳后就将离开,杜月钧把握机会绕到后山去看风景。
  此时,除了入住客房的香客外,大多已下山,因此十分幽静,除了春樱绽放外也有晚开的寒梅,在枝桠间重重叠叠的竞相吐芳,粉红粉白的相当吸引人,然而,视线再穿过这些粉嫩花朵时,她就见到薛飒。
  夕照下,明暗不均的树影打在他脸上,将那张俊美出色的五官衬托得更为诱人,尤其那隽秀的眉眼锁着漠然,再看着站在他前面的竟然是——
  她倏地瞪大眼,她身后的银心也看到这一幕,正要出声,她立即伸手捂住她的嘴,摇了摇头。
  「姑娘请自重。」薛飒冷冷的道。
  「月眉是真心的,我——我对大人一见钟情。」杜月眉含情脉脉的道。
  他根本不理会,转身就走,感受到后方有异动,他霍然一动,侧身一避,袍袖一挥,让冲过来要抱住他的杜月眉被劲风带得直接咚咚咚的扑倒在杜月钧面前。
  杜月眉痛呼一声,这一扑跌,不仅灰头土脸,手上还擦伤了,但这么难堪的状况被杜月钧撞见,她窘着一张无地自容的红脸,不理会伸到面前要扶起自己的白嫩双手,她咬紧牙硬是撑着起身,泪如雨下的快步离开。
  杜月钧使个眼色,连忙让银心追过去。
  薛飒面无表情的看着杜月钧。
  她微蹙眉的看着他,嘴角微动,「大人故意的。」话说得不清不楚,但彼此都明白指的是什么。
  他眼眸微眯,「何以见得?」
  她挑挑眉儿,「三姊跑得再怎么快,也不可能跌到我面前来,我们距离那么远。」
  「人自重而后人重之,何况男女授受不亲。」他直言。
  「好吧,她的确不该抱大人,积极是件好事,但用在这里是有点活该,我其实也不太喜欢她的。」她煞有其事的说着,还长叹了一声。
  他先是一愣,下一秒,竟然笑了。
  她眼睛倏地一亮,这男人长得太漂亮,但就是太冷,这一笑当真能与日月争辉,又如冬日百花盛开,着实养眼哪!
  「大人知道吗?病患需要药物,然而,若能再添上暖心的亲情特效药,药效更能加倍,当然啦,你习惯冷着脸看人,两个孩子也看习惯这样的脸色了,但像大人眼下笑得温润迷人,他们绝对会跟你更亲近。」她嘴角上扬的道。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