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贵妻 下 第三章
  「才没有呢!」荣孝马上反驳,不过这话一说完她脸上的表情就变得讪讪然的,「我不过就是想要两个夫子而已。」
  「夫子?」平帝挑眉,荣孝的事情他自然都是知道的,之前燕归楼的事虽然他们都是在雅间谈的,可是平帝想要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并不难,尤其是有着吴良卓这一个彻头彻尾的皇党存在。
  公主除非是和皇子们一起上学才会有男性的夫子,私下教她们宫中礼仪的不是女官就是嬷嬷,也会另外请女夫子来宫中教公主们,但要荣孝想望的那样让外头的男子进出後宫教导公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哪怕荣孝是他很喜欢的女儿也是一样。
  只是荣孝在一些事情上的任性平帝也是懂得的,为此他还头疼了一段时间,後来见她和他每隔三五天的信件之中并没有提到这一件事情,他也就没有再放在心上。这会儿见着荣孝又再度提起这事,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吴良卓和沈凌确实是不错,只是你毕竟是公主,这事不成。你想学什麽我都给你去找夫子,就是这两个人不行。」
  荣孝扁嘴,对这一件事极不满意,不过她也是在宫里生活了十年的人,也知道这是规矩,可是却还是不甘心。
  「我想要学兵法、学战术,有女的夫子可以教我吗?苏将军都过世百年了,父皇你还能给我请出来吗 」荣孝负气道。
  荣孝口中的苏将军指的就是江家的那个老祖宗,身为朝廷唯一的女将军,她自然有着能让人牢牢记住、不被历史冲刷掉的本事。
  「你学兵法战术做什麽?大平朝有的是将军,还差你一个不成?」平帝笑道,对荣孝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
  荣孝见着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她的想法放在眼里的平帝,抿嘴思虑良久,最後终於下定决心咬牙道:「父皇,斯兰国可是以武为尊,女儿没有习武的天分,总是要在兵法战术上有所长才是,若是只是这些政务的事情,女儿未必会被斯兰人放在眼里。」
  平帝手上的动作一顿,低头对上荣孝极为认真、还带点委屈的目光,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深深的看了她几眼,拍了拍荣孝的头,并没有否定她的话,叹息道:「好孩子,父皇定然给你找一个好夫子,断然不会让你受委屈。」

  为什麽平帝的儿子和女儿那麽多,荣孝会是他最宠的一个,甚至还不惜折了太子的面子,原因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歉疚而已。
  打从一开始发现荣孝极为聪明,很多事情一点即通,而且有着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平帝就开始打算起荣孝的事情了,所以他从小就把荣孝带在身边,比教导太子还认真几分的带着她,而且对她的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几乎都没有不答应的。
  而这些所谓的恩宠不过就是因为他打算把荣孝送到斯兰国联姻而已。
  斯兰国的国情很特殊,民风彪悍,虽然没有大平朝强盛,可是却也并不是小国,他们一直在大平国的边疆闹腾着,除又除不尽,而且认真打却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历来斯兰国都是大平朝最为头疼的敌人。
  不过有一点就是斯兰国可以女子为王,而且历史上有许多夫死妻继位的例子,对於血统他们并不怎麽遵从,他们认亲缘关系,父子父女继位、兄弟姊妹继位、叔侄继位,甚至夫妻之间继位的都有,只要压得下反对的力量,最低下的民众都会支援继任者,不管继任者是谁都一样。
  在看到荣孝聪慧之後,平帝就考虑起联姻的事,现任斯兰国国王的儿子还未娶亲,而且据探子打听的消息是说在七、八年内也不会娶。斯兰国风俗习惯是男子一般要到二十五才会娶妻生子,这一点倒是给了平帝很多的想法。
  於是平帝对荣孝的教育也都是按着太子的教育做的,这也是荣孝会和太子起冲突的缘故,虽然荣孝是女儿,可是有着斯兰国的先例,太子并不敢确定平帝没有那样的想法。
  荣孝终於在平帝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从平帝日常的蛛丝马迹里推断出不合实际的念头之後,从没怎麽安稳的心终於平静下来,原本荣孝以为自己会委屈难过,甚至质问,可是真的得到答案之後她更多的却是感到松了口气。
  「谢谢父皇!」甩开这沉闷的气氛,荣孝继续缩在平帝的怀里撒娇,一如过往。
  「好了,现在你人也回来了,正事可别忘了,那边可还有一叠东西要你处理呢,快些去吧。」平帝任由荣孝在怀里撒娇了好一会儿才把她拉起身,然後指着自己左手边有着她身高一半高的奏摺堆,对着她说道,完全不管她那几乎皱成一团的表情。
  在荣孝被折腾得半死的批奏摺的时候,江家却是一片风平浪静,江夫人因为江子钰不去姨娘房里的事情和沈诗音闹着,可是时间长了她也没有精力在这一件事情上一直管着,再说京城里头一夫一妻的人家也不少,江子钰这样做也不算是什麽不对的事,若是他一直留恋在姨娘那,从不去嫡妻的屋子那才是大事。
  而姨娘们在连续一个月都拦不住江子钰後,也开始学乖了,至少是没有之前那麽明目张胆的勾引。纷纷隐藏了手段,只是这样却也更让人琢磨不透。
  只是这三个姨娘之中却有一件事情慢慢的浮出台面,渐渐将灰暗的一面延伸……
  【第二十六章 绝育】
  沈诗音这日在周礽玫屋里闲谈,忽然君竹就过来告知她李姨娘身边的丫鬟素月过来说是有事求见。
  李姨娘的态度一向是张扬的,这和江子钰从前只宠她和沈诗音嫁进门後不爱管她们有关系,李姨娘很高兴自己在後宅里彷佛只在沈诗音和江子钰之下的样子,比其他人都高一等,有的时候甚至连沈诗音都不放在眼里。
  比如有一次请安的时候赵姨娘就略微刺了刺李姨娘放肆,可是李姨娘却只是看了看自己涂得鲜红的手指甲,笑得张扬道:「三爷就是喜欢我这放肆的模样,这我也没法子。」这一句话气得赵姨娘脸色发青,便是张姨娘的表情也变了,可是这话是实话,赵姨娘她们根本反驳不了。
  这事沈诗音不管,而李姨娘也就更加的放肆,有的时候做事也不经过沈诗音答应,自己直接就安排吩咐下去。
  沈诗音独霸了江子钰,表面上对後宅的事不表现在脸上,那是因为自觉对李姨娘她们三人感到有些愧疚,所以只要不太过火的事情,她也就不管由着李姨娘去。
  从扬水县回来京城一个多月里头,除了最初的时候李姨娘摸不着沈诗音的意思,老老实实的过来主屋外屋请示过,之後就再也没有请示了。
  现在听见素月有事求见,沈诗音自然惊讶,马上想到这事估计就是以李姨娘的姨娘身分做不了主,江子钰後宅的事情她做不了主的不多,所以应该和外头有点关系。
  怎麽说她也是当家嫡妻,下头有事她总不能不管,挥着手让君竹带着素月进来,也不避讳周礽玫,直接对着素月问道:「怎麽了?」
  「见过夫人。」素月对着沈诗音行了礼,然後道:「姨娘身子不适,想喊个大夫过来看看,还望夫人派人去请个大夫过来。」
  大夫一向是男子,若非是沈诗音或是江子钰准了的话,以李姨娘的身分确实是不够,而且也平白添了很多闲言碎语,请大夫不算什麽大事,沈诗音点头准了,她让君竹到外头要小厮外出请大夫过府看诊。
  看着素月离开,沈诗音脸上却浮起几分疑惑,一边的周礽玫见着她这模样,笑问道:「怎麽这副模样?有啥不对的?」
  「没。」沈诗音摇头,「只是早间的时候还见过李姨娘,脸色还不错的样子,看不出有什麽不舒服,也不知道怎麽会马上就病了。」
  周礽玫眉头一挑,心里马上想到很多阴私的事情,不由得道:「既然这样你也过去看看好了,事有反常即有妖。」
  「不必。」沈诗音回得乾脆,拿起茶杯吹了吹茶叶,「大夫是随意请的,看病的时候也有请大夫的小厮跟着,到时候还会有人和我禀告病事,我在那儿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又何必过去呢?」
  听沈诗音这样一说,周礽玫也就不再说些什麽,又继续和她聊起来。
  而此时此刻赵姨娘跟张姨娘那儿也是收到了李姨娘病了的事情,像是和沈诗音有着一样的疑虑,也都派了一两个丫鬟去打听李姨娘到底是怎麽病的。
  没有多久李姨娘的病情很快就传到了沈诗音和赵姨娘、张姨娘的耳里。
  沈诗音听到消息眉头就皱了起来,三个多月没有来月事,李姨娘现在也都已经到了二十五了,月事早就应该稳定下来的,断然不会出现这麽长时间月事不准的事,这样的情况在现代也是要去医院看病的,对这一件事沈诗音也无可奈何,只能让人给李姨娘抓药熬药,让李姨娘好好歇着调养身子。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