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个男人当相公 下 第五章
  杨小雄在月白白走後,只是自顾自地苦笑,桃花怎麽可能会回来,如今他的手受到重创,她怎麽还可能会要他。她或许只是他年少时候的一个梦,她一直说他要不起她,如今这个梦醒了,也就淡了,可是他答应了月白白,或许他只是想知道她究竟能够替她做到哪种地步。他还记得昏迷前那凶残的男人抱起她的瞬间,眼中的戾气消散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温柔,他只是想知道,是什麽让他变了一个人。
  月白白回府後心情不是很好,看到程独握笔流畅地写些什麽,不由生气起来,夺取他的笔,「你们作风怎麽那麽狠,他的手都废了,以後好不了了。」
  程独皱眉看了看笔被抽离而染上手掌间的墨痕,忍着脾气道:「你向毒六讨药去,筋断而已,即使是断骨了,也有办法完好如初。」月白白楞了一会儿,大喜过望,「你说的是真的?」
  「不过毒六还要过两日才能到,我们伤的人,自然有办法医治。」月白白看着程独辨不出表情的脸色,不由开心起来,小心地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你早点说嘛。」
  「活着的人会因为一个伤而记得你一辈子,我可不想别的男人没事想我的女人,所以既然选择让他们活着,就让他恢复原来的样子。」
  「那你将他的女人还给他吧!我都答应了,一举两得,既讨好了我,又还给人家一个人情,是不是很好?」
  「讨好你?」程独便过头来看她,扬了扬手将自己手中的墨痕都往她脸上擦去,「讨好你就非要用这种方法?」
  「你干什麽?」月白白怒了,手里还拿着墨笔,想要报复一下的,可是程独却已经夺去她手上的毛笔,让她坐过来,触及着她脸上细腻的肌肤,一下一下轻轻抚摸,惹得月白白脸色通红。
  「这事儿你爱怎麽玩就怎麽玩,我放纵你玩,但是我自己不方便,你若觉得一个人玩不够,你去找叶临来,那小子这几日正想着法子从家里溜出来。」
  「嘿嘿嘿,好办法。」月白白的脸上染着脏兮兮的黑色墨蹟,笑得十分舒畅,眼睛微微弯起,如同一轮新月,程独看她这个样子,知道她又在想什麽馊主意,不由摇了摇头。
  下午的时候叶临来了,不过是从後门进来的,府中无人瞧见。

  「你头上的伤是怎麽回事?」
  「哼,不谈这个。」随即月白白对着叶临笑得那个叫做阴森,将他拉到了房中与他细细地商量了一番,然後笑得见牙不见眼,叶临看着她不由摇头,「你还真像个疯子,我看整个龟灵国吃醋吃成你这个样子的,还真是少见。」
  「我哪里有吃醋啊,死小孩,找死吗?」月白白气呼呼地吹了吹额头上的浏海,死活不承认。叶临突然笑了起来,「程独向我要了相思结,你可带了?」
  月白白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手腕上的红色的相思结,「他自己给我带的,我又解不开就这麽带着了,反正也挺好看。」
  月白白看了他一眼,黑色琉璃的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听得他继续道:「我现在看到程独也不讨厌了。」
  本来那二十个女人在程独外出的时候,就要来跟月白白讨个说法,前一日月白白出去了不在,今天来倒是被抓了个正着,叶临提早用了个隐身术,因此她们到了的时候,瞧见房中只剩月白白一人。
  「听说你唆使王爷将我们送走。」对於月白白来说,眼前的二十名女子穿同一款式的衣服,同一样的颜色,月白白除了认得那站在最後的桃花,其他的人对於她来说都长得差不多,为首的那名女子若是不要用这麽凶悍的神色的话,月白白觉得她是这麽多人中最漂亮的。
  月白白一脸无知状,「谁说的?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舞姬跳舞了,翩翩起舞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仙女,所以我才不会让你们走。」
  「居然说我们是舞姬?」
  女人们开始喧闹,月白白道:「舞姬怎麽了,王爷可最喜欢看舞姬跳舞了,而且王爷有个嗜好,就是喜好看美女在天上跳舞,顺便在跳舞的时候散花瓣下来,就是所谓的天女散花啦。」
  月白白见她们一瞬间的呆滞不由神秘一笑,「你们知道为什麽王爷会对我特别宠爱吗?因为我能在天上跳舞啊,虽然我跳得不怎麽样,可是我能在天上飞,低空中的风大,穿上漂亮的舞衣,被风一吹,说多漂亮就多漂亮。」
  说着月白白也不管她们是什麽神情,就大步走了出来,站在园子当中,嘴里嘟嚷着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後身体就逐渐飞向了天空,她压抑着害怕,四肢舒展开来,飞了起来,随即回想着舞女跳舞时的样子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做完之後,她又回到了地面。
  这飞起飞落当然是隐身着的叶临在施法。
  下降之後她又对她们 说:「在天空中跳舞的感觉很好,王爷性子冷,却很偏爱这个舞步。每当看到如此,他总会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後她又故意看着桃花道:「我也不是什麽小气人,非要霸占着王爷。现在王爷不在,我倒是可以跟你们一起分享一下王爷的喜好,甚至将这升天的咒语告诉你们,对於这个咒语啊,可是我花了重金还透过不少关系才从巫师那里买到的,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就会失效的。」
  桃花避过月白白的眼神,脸色一变,唇上的血丝一下子褪去。这群美女们本来还对月白白心存敌意,听了这几句话,对她的好感明显上升,与她开始姐妹相称起来,而桃花依然站在最後,也不舍得离去。
  月白白很认真地教导她们念了一段「咒语」,美女们一句一句地细心地学着,站在最外层的桃花也想学,却尴尬不敢上前,月白白索性大声念了几遍,让她一字不落地听在耳中。
  桃花在心中默念着,叶临隐着身子,转在她们的周围,以便能够看得清楚她们的表情,看到谁准备好了,便默念着咒语让谁先飞上天,桃花就是第一个。刚顺利地默念完咒语,双脚便开始逐渐飘离了地面,逐渐往上飘起,她本是一惊,随即镇定下来,嘴角带起淡淡的微笑,一袭紫色的长裙,配着深紫色的长纱在半空中被风吹着,纤柔漂浮,煞是漂亮,她在空中不由自主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地上的女子一时之间忘记了念咒,只是楞楞地看她,眼中全是惊艳,回神之时准备继续念咒然後升天。
  却听得月白白突然大吼一声,「你们先别念咒语,我忘记了告诉你们怎麽落地的咒语了。」
  等月白白教完她们升天的咒语之後,桃花已经越飞越高,下面的人看她就那麽一点大了,犹如那越飞越远的风筝。
  月白白恐慌道:「她怎麽这麽心急呢,你们快飞上去,告诉她下来的咒语,否则她会一直飞一直飞,飞到别处去的。我只能在低空飞飞,我有恐高症,飞不到她那个地方。」
  其他十九个女子低头不说话,随即将头抬起问道:「今天,桃花去了哪里?」
  「啊?」月白白不理解。
  「桃花今天肯定是跟着王爷出去了,我们一大早就没有见到她。」一个美女说道,随即她们对月白白笑了起来,「谢谢你的咒语,我们一定不会泄露出去,你也不要再告诉别人了。我们先去排舞,排好了再来飞,到时候你帮我们看看。」
  桃花本来还微笑着起舞,可是突然瞧见自己越飞越高,心中不禁慌乱起来,开始大喊,可是,没有人听得见她强烈的呼唤声,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远。
  月白白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赶紧对着一旁的叶临道:「快将桃花弄到桃花寨去,不过,这些美女们的心肠好冷。」
  「是你刚才那番话,让她们寒了心,她们毕竟是进贡品,反正少一个竞争者对於她们也是件好事。」叶临施了法,将那桃花送去了桃花寨。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