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个男人当相公 中 第五章
  小英点了点头,「对啊,少爷很快就要动身了。」
  「他居然骗我,根本不是人了。上次明明说带我去的,人在哪里……?」在得到确切的方向之後,月白白就以一副衣冠不整的形象奔跑起来,跑到程独的面前一把拽住他,「你为什麽不带我去?」
  程独刚想上马车,被月白白抓着,微微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
  月白白现下是急着去西城,软硬皆施,「你带我去吧,程大爷,到时候我满足你一个愿望,真的,你带我去吧……」月白白趴在他的身上,抱着他的手臂蹭啊蹭的,直到程独怒了,一把拽着她扔到了马车上,月白白才笑了起来,「程大爷,你是好人。」
  程独声音冷冷清清,「月白白,给我安份点。」
  昨晚还伤心欲绝的她,今日倒是又开心闹腾了。她说她想那个「他」,到底是真是假?月白白的那双清澈的双眼瞪得透亮,眼波流放光彩,「我这次一定要去乱葬岗,实现我的愿望。」
  「你有什麽愿望?值得你这麽执着?」程独不经意地问出口,此刻他有了一种想窥视到她内心的想法。
  月白白看在程独让她上马车的份上,奸奸一笑,「我的愿望可多了,比如再种十个八个的男人出来,又或者可以不用生育就有孩子蹦出来,又或者我能冬天吹暖风,夏天吹冷风,嘿嘿……」
  某人在奸笑的同时,只听得程独凉凉一句,「你多种些男人出来,我让他们给我当靶子。」
  呃……月白白不说话了,等她静了心才想起来,她还没有作什麽准备,比如她还没有吃早膳,刚刚应该顺手从小英的手里拿两个包子来,再比如她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带。路途中,因为禁不住月白白的吵闹,程独只好随意买些馒头让月白白止止饿。
  当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程独言简意赅,「到了。」

  呃……乱葬岗……这里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浓烟,里面是繁杂的丛林,从外面看起来有些诡秘和恐怖的色彩,月白白也不管程独是否愿意就拉着他一起往里面走,进去之後才发现这里白骨一堆,杂草丛生,总觉得往前踏一步就会心惊肉跳。左右两旁总是有些屍骨,让她触目惊心。
  程独拿出个什麽东西敷在月白白的鼻子上,「有毒气。」月白白心下感动,只是略点了点头,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上的不知名的东西,又往深处走进了一步。
  走了很久之後,月白白才转头问程独,「你觉得这里哪棵树是最大的?」
  程独眯起了眼睛,「你以後在办事前,能不能提早说你要什麽?在出口处。」
  「哦。」月白白应了一声之後突然慌乱地叫起来,「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我做了标记。」程独的声音听在月白白的耳中显得很是沉稳,她不由暗暗佩服,「程独,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程独没有理会她的恭维,找到了入口出的那棵树,这棵树的确是极其大,约莫二十来个人才能将树干抱住。月白白绕着树快速地转了三圈,直呼着头晕,然後扶着树,盯着程独眨了眨眼,「我有火眼金睛了吗?」
  他冷哼一声,「白痴。」
  月白白又眨了眨眼睛,脑中居然出现了一幅真实的画面,她闭眼感受完了之後道:「程独,我看到幸运之星在宋羽凰那破木屋前的小溪里,幸好我上次去过,否则还真不知道。」
  「去看看。」现在的程独对於这些旁门左道并不排斥,若是以前他一定不会相信,而如今他已经能够接受。
  进了一条两旁种满了绿色竹子的石子路,月白白的心就开始雀跃起来,特别是看到雅致屋前的小溪,月白白的脑中再次闪过了幸运之星所在的位置,她感觉得到溪水在幸运之星的上面轻轻流淌而过。她激动得想马上跳进去,却被程独一把抓住,「做什麽这麽急?」
  「哦。」月白白不舍地朝溪水望了一眼,被程独带到了木屋里,宋羽凰此刻正在房间里逗猫,月白白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声,「你的腿明明是正常的,干嘛作假?」
  宋羽凰似乎有一刻间的恍惚,手上不由使力,掐疼了手中的猫,猫儿轻叫一声,挠了他一下就跳开了。
  宋羽凰漫不经心地转头看了看少女打扮的月白白,一脸素容、一身素袍,面目清秀,脸上在看到他的时候带着一种不屑。他在她的脸上逗留的时候瞥见到了程独眼中的一丝冷意,便将视线转移到了程独身上,「程少,你可真是守时。」
  「时间对於商人来说就是金钱,既然你我合作,我自然不能让你久等。」
  月白白听着无聊,不由又重复了一声,「宋羽凰,我真的看到你的腿是正常的。」
  「白白,不准无礼。」程独扯了扯她,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後。
  月白白怔了怔,自己到底是怎麽了,突然就是有这麽一种感觉在,或者来说,她还对於上次宋羽凰下毒的事儿耿耿於怀,总想着怎麽报复回来,她又继续任性道:「他的腿就是正常的,他不过是为了欺骗世人,故意削弱自己的实力而已。」
  程独无奈,转身瞪了月白白一眼,声音带上少许的温柔,「听话,自己出去玩。」
  月白白走了出来,见到了宋羽凰逗弄过的那只小白猫,玩心大发,拿了根狗尾巴草一直挠牠鼻子,小白猫被月白白弄得没有了脾气,呜呜地低泣着。
  宋羽凰和程独出门的时候就正好见到了月白白咧着嘴,露着一口阴森森的白牙,蹲在那里欺负小白猫,宋羽凰看了一眼程独,只觉得他娶了个幼稚的夫人,略带嘲讽道:「尊夫人实在是可爱的紧。」
  程独眼中带笑,「是很可爱,不过宋兄不好评价人家的夫人吧,听说皇上有意将二公主嫁以予你,颁旨那日,宋兄的腿就突然废了……」他故意停顿下来,不去看他,而是朝月白白道:「白白,过来。」
  听到程独唤她「白白」,月白白心中自然是有一种被宠爱的感觉。她放了手中的猫,朝程独跑去,程独拉着她道:「跟这位宋公子说再见。」
  「宋伯伯,再见,祝您的腿早点好、早点站起来。」月白白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你叫我伯伯?」宋羽凰也不明白这个月白白为什麽总是喜欢针对着他。
  「听说居住在清幽环境中的男子都会比较年轻,相信你的实际年龄应该挺大吧,唤你一声伯伯是应该的。」月白白眯起眼睛,很有礼貌地对着他笑了笑。
  月白白很认真地回答完,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脸,她也发现自己今天不是很正常,怎麽老是说这些胡话,她主动上前拉起程独的手说:「我们告别了伯伯,就回家吧。」
  走了几步突然对程独道:「刚才我将你送给我的玉镯子给掉到水里去了,怎麽办?」她背对着宋羽凰,朝着程独拼命眨眼睛,然後指着幸运星在的地方道:「就在这个下面。」
  程独也明白,纵身跳入,果真在不算太深的小溪底部找到了一块手掌大小的五彩石头,他将此石头塞入了怀中,便从水里跃了上来。上岸之後也没有再与宋羽凰打招呼,拖着月白白走出了宋府。
  「为什麽知道宋羽凰的腿是正常的?」程独的声音恢复了两人独处时的冷漠。
  「嘿,我也不知道,你知道吗?我从乱葬岗那个里回来之後,我发现我真的有一双火眼金睛,能够看清楚人的心。」月白白又顿了顿,「除了你的,但是你现在将幸运星取回来之後,我那火眼金睛消失了,所以……」
  程独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也无济於事。於是便默不作声往前走。月白白见程独根本没有将幸运之星给她的打算,便不依了,摊开手道:「你把幸运星给我吧。」见程独不理她,便把手伸到他的怀里,去拿石头,手却被程独一把拍开。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