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个男人当相公 上 第五章
  程独没有回答,只是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当月老爷、月夫人听到月如如说月白白私下藏了男人,又是惊讶又是生气又还有几分说不出、道不明的感受,心情是自然是十分复杂的,不过当见到与月白白携手而来的男人之後,说实话,只看那外貌和气势,十分满意。
  可是,无论如何,女儿将一个陌生男子藏在自己的房间里,这种行为,很是伤风败俗。月老爷终归来说,还是怒气占了上风,见到程独过来跟他行礼,不由将头别了过去。
  月白白从头到尾都有些不敢抬头,可是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很镇定,他甚至拉过月白白的手,跪在月家二老前面,「伯父伯母,我爱白白,愿意一辈子照顾她,请你们将她托付给我。」月白白惊悚地瞪大了眼,脸上布满了红云。
  而月老爷,此刻一家之主的气势已经拿出来,「混帐,男未婚女未嫁,居然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在下几日未见白白,实在是思念得紧,才偷偷潜来见她,一切都是在下未考虑周全,请伯父责罚。」月老爷听到这个理由,也觉得合情合理,也觉得毕竟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的女婿,面子还是得给的。瞪了一眼月白白,「你,怎麽说?」
  「爹,我们感情很好,我非他不嫁。」月老爷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来气,看着月白白一脸坚定的样子,叹了口气。想了好久之後,又觉得两人既然是两情相悦,自己又何必棒打鸳鸯,如今所做的便是先好好了解这个男人才是。
  月老爷开始与程独攀谈起来,只是在刚开始听到「程独」这个名字的时候,手不由抖了一下,茶杯掉到地上摔碎了,三姐的眼中也带着异样,盯着月白白,月白白被他们看着发毛,想说话,可见到他们各个神情奇怪的样子住了嘴。
  聊天的过程中,大家对於程独的言行举止都显得很满意。月家留程独吃了饭,离别之际,月白白去送他,可是又不知道将他往哪里送,便嘱咐他,「你等一下去後门哪儿,我迟点带你回来。」程独也不说话,只是伸手将她的手往手中紧紧一握。
  月白白回大厅的时候,月老爷眼睛瞪着月白白,却尽量压低声音道:「白白,你跟那程独到了什麽地步了?你听我说,你们不适合。」
  「爹,我或许都有他的孩子了,哪里还有适合不适合的。」
  大家都听懂了,猜测是一回事,亲口听她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月白白也不解释,她想爹怎麽知道程独的名字後反应那麽大,良久,才见到他爹的脸上出现了一副破釜沉舟的表情,却还是皱着眉头道:「那程独可是个无情的人,心如铁石,邪教中的一个神话首领,现在我就等你一句话,若是你与他没有半点关系,我马上就报官。」

  「啊?」月白白惊吓,想起那日在路上采集头发的时候,那个男那嚣张的模样,可是这个程独是自己种出来,又「恰巧」长得一样又同名而已。月白白阻止道:「爹,不管你信不信,他与那个程独真的无半点关系,真的,而且我与他已经私定终身,三姐说得对,我跟他该做的都做了。」月老爷一脸不相信。
  月白白又道:「爹,我发誓,可能只是名字恰巧相同而已,程独两字又不是十分特殊,天下同名有的是,否则我的嘴就长满水泡。爹,过一两日,他就会上门来提亲了,到时候还望爹爹不要拒绝。」
  「唉。」月老爷叹了一口气,月夫人说话了,「我见那孩子不错,挺喜欢的,白白,你有眼光。」三姐也打趣道:「白白,不错。」月白白有些小得意,咧嘴对着大家笑。
  月白白又向爹娘告别,当她走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嘴的一圈很痒,她起先还不在意,当她走到後门放程独进来的时候,只听得程独道:「夫人,你的嘴怎麽了,长了水泡?」
  月白白小嘴儿一扁,哭丧着脸道:「虽然你不是程独,可是你还是程独,这是不可抹灭的事实,我疏忽了。」
  「你说什麽?」
  「程独,我们成婚好吗?」月白白深沉地叹了一口气,「现在弄得众人皆知,我可不能再金屋藏娇了,否则我爹会打断我的腿的。」
  「所以我们要搬去我家?」程独笑眯眯地问道。
  「你家哪儿?」
  「程宅。」程独很自然地说出这两个字,然後他彷佛想到了什麽微微皱起眉头。月白白吓了一跳,暗想着:那可不是你的家,急忙道:「程独,我们进房去。」月白白又使用了老招,吹笛子。其实她不是不好奇他,自从知道了程独乃是邪教首领之後,她很想问清楚一些事情,但是转念又一想,他不是程独,他是自己种的,便与那程独无关。
  晚上,三姐找她,她便嘱咐程独先睡觉。三姐与月白白关系感情最好,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姐妹俩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三姐似乎有心事,这回终於有了地方发泄,对着月白白说了一大串三姐夫的罪行。月白白心中叹气,原来结婚成婚後的小夫妻总是会有这麽多的不顺利,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顺心啊!当月白白回到房间的时候,程独已经熟睡,月白白突然不知道该怎麽办,因为床只有一张,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娇小的身体要不要在他旁边躺下。窗子还没有关上,窗外清幽的月光透了进来正好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那绝美的容颜,这麽一张脸毫无预兆地打在月白白的心底,让她着实狠狠地震了一下。卷密的长睫显得很为生动,薄唇轻轻地抿着,躺得很是笔直。
  月白白一阵心神荡漾,一时挪不开步子,不知道站了多久,传来这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还要杵在那儿多久,不累吗?过来睡觉。」
  月白白的脸突然红了,她转过头去说,「我先去关窗。」
  关了窗她慢慢吞吞、磨磨蹭蹭地挪回来,「我睡哪儿?」
  「你睡里面吧,我在外面护着你,免得你睡到半夜摔下去。」
  「睡不着?」一双结实的手伸了过来搂住她的腰,将她贴近自己的胸膛。
  「程独?」月白白突然想起方才三姐说的,不由心生困惑,「你以後会对我好吗?」
  「那是自然。」程独吻着她耳朵,声音低沉。
  许久之後,低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月白白,嫁给我把。」这一夜月白白睡不着,因为,他说她要娶她,所以她一颗心似乎一直在雀跃地跳动。以後,程独会对她好吗?应该会吧,他可是她种出来的呢,还是得好好研究古籍,好好管教他,让他一直对她好下去。
  嘴巴痒个不停了,真是的,明知道他和那个程独是有关联的,还非要发什麽誓,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次日睡到了中午才起床,起床的时候,身边的这个男人已经不见踪影,她吓了一跳,赶忙跑了出来,见到月小丫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小姐,这姑爷出手真是阔绰,那聘礼多得吓人哪……」
  「啊?」
  「老爷说,这个月的十八是个好日子,就那日让你们成婚。还有,三小姐有喜了呢,姑爷方才哄着她回去了!太好了,真是双喜临门哪。」小丫开心嘿嘿道:「小姐,您也要努力生个孩子出来,这样……哎呦……」
  「滚!」月白白跑到了大厅一看,十箱金灿灿的黄金、十箱玛瑙、首饰以及各类丝绸、布帛,这些东西虽说月府不缺,可是这些聘礼,也算是七个女儿中最为体面的了。月夫人笑得合不拢嘴,月老爷也开心一边喝茶一边与程独说些什麽,似乎是在问家世之类的。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