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V第二十二章[07.21]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谈闵开了口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
  以前他只为自己负责,只求对得起自己就好,从不赘言替自己解释什么,但是她的眼神,却让他觉得自己深深的伤害了她。
  「为什么?」方洁恩看着他,淡淡开口。
  你为什么需要给我交代?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想清楚了吗?你决定选择我了吗?你弄清楚自己的感情了吗?」他总是用这些话语来搪塞她,没给过她一句正式的身分,没让她有过踏实的感觉。
  她看似温柔实则指责的话语,一句句丢在他的脸上,他不懂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伤心。
  「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你不该有这样的感受,这样的伤心是不需要,也是不必要的。」谈闵没有刻意隐藏未婚妻的事,因为未婚妻压根儿就不存在,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只是,他忽略了这个虚假的事实,还是让方洁恩感受到难过了。
  不需要,也是不必要的?
  「你想过我的心情吗?」方洁恩冷冷的瞅他一眼,瞧他说得好像……情绪是能控制的一样,可以上一秒说开心,下一秒就能笑出来似的。
  「很抱歉让你觉得不舒服,但是我不觉得自己有错,我没有办法替另一个女人的态度负责,我只能说,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在乎也是真的,所以,别那么伤心,相信我,别去听信别人的话才是正确的选择。」他理智的分析着她的情绪,不希望她太过伤心。
  不过男人的逻辑,跟女人的心绪,似乎永远都兜不在一块儿。

  男人重视的是对错,女人在乎的却是情绪,所以他的话没有让她觉得舒心,反而让她更心冷。
  是不是人都这么自私?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因为担心她的情绪,陪了她一晚上,像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一般。
  而这感情牵扯到彼此时,对错反而成了他考量的目标。
  「好的,我知道了。」方洁恩发现自己无法与他沟通。
  如果一个人只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事情,那两个人不会有交集。
  如她在乎的,却是他认为不重要的,那事情又有什么讨论的必要?
  她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是的,但是她感受到的情绪却是最真实不过的。
  「你知道就好。」谈闵还以为自己「解决」了问题,向前走了一步,想拥她入怀。
  「等等。」方洁恩伸出手阻止他靠近。「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也懂你想表达的意思,但是我更重视我所感觉到的情绪,我知道我现在并不想见你,我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经过一次感情的伤害,方洁恩学到的是在爱情里找到自己。
  曾经,她万般迁就林存圣,得到的是被全面的忽略,现在,她很明显的察觉自己与谈闵的差异,却不想再一次的屈就。
  「你没有听进去我说的话,你根本不用把未婚妻放在心上,她只是合伙人的女儿,喜欢我、自作多情,我没有随她起舞的意思,你不需要觉得难过。」谈闵再一次强调他所谓的「事实」。
  「纵使你觉得我不需要难过,但我已经觉得难过了!」方洁恩打断他的话。「不管需不需要,我已经觉得难过,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很理性的来处理这件事。」情绪没办法说关就关,说转换就转换,她没有那个能耐。
  她曾经哭天喊地的请求林存圣回到她身边,到最后尊严没了,自信没了,男人也不会回来。
  她不知道男人要的是什么,但是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体谅,是包容,是呵护跟爱宠。
  现在的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她得把「自己」留着,如果谈闵给不起……她就必须思考他们的未来。
  谈闵沉默的看着她,两个人以一步之遥,注视着彼此,情感与理智在拉锯,原则与理念在纠结,在思考着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懂……一个不存在的未婚妻,为什么会造成我们的问题?」谈闵真心不明白她在执着什么。
  方洁恩突地笑了,带着一点点的无奈。
  就冲着这个男人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陪伴了她,她应该给他更明白的指示,直接告诉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无论他愿不愿意给,她都应该把话说明白。
  「在处理事情之前,你应该先处理女人的情绪。」一如初见那时,他没多问什么,只是陪着纵容着她,让她感觉备受珍视,而不是像现在,他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人总是这样,对陌生人多了一些容忍,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却总是斤斤计较,不愿在感情上认输,甚至是屈居下方。
  「这些情绪是莫名其妙的。」这是谈闵最不明白的地方,纯粹是浪费时间罢了,没有实质意义。
  「我不喜欢你用现在的眼神看着我。」方洁恩直言道。
  眼前的他在无言指责着她的胡闹,但事实上,她只是需要一些安抚罢了。
  「我不希望我们把时间花在这种小事上。」谈闵真的觉得自己疯了,竟然在这里跟她争执这些。「我是特地过来看你,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方洁恩摇摇头,这个人真是死脑筋,她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始终没理会她的心情,没有优先处理她的情绪,仍在指责她。
  看到他眼中的不耐,方洁恩又长叹了一口气。
  「再见。」她缓缓的关上门,这一次,谈闵没有阻止她。
  被莫名其妙的拒绝,谈闵很无奈,甚至觉得愤怒。
  他喜欢方洁恩是事实,甚至他必须承认,他对她的喜欢不只一点点。
  为了她不远千里,为了她心急如焚,而现在,则为了她满心烦躁与无奈,还揉入不少的心急。
  他看得出来她很失望。
  是为什么要这样?理由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又何须道歉?又何必为了另一个女人喜欢他而感觉到歉疚?
  或许她只是在生气,过几天她心情平静下来就好了,他不停的这样安慰自己。
  纵使他眼里、心里,都是她失望的眼神,似乎一辈子都忘不了。
  心酸的日子,一天过了一天。
  虽然谈闵曾经打过电话,但是对于那天的事却避之不谈,让她十分失望。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