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 第三章
  当初就是出于担心,沈怡庆才让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王嬷嬷去了大坵,陪在妞儿身边好生照顾。
  如今她相当庆幸自己做了一个对的决定,有了王嬷嬷在身边照顾,妞儿的水痘早已痊癒,健康无虞。
  昨晚她便已想通,她要去把妞儿与王嬷嬷接回家,让王嬷嬷替自己出主意,商量着该如何与白敏泽和离。
  「妞儿在大坵住得好好的,你去带她回来做什么?」白敏泽不悦的指责。
  沈怡庆只是冷冷看他一眼,眼神如针一样锐利,好似已将他这个人彻底看透,再一次看得白敏泽心中不安。
  她没有回话,彷佛将白敏泽的话全当作耳边风,迳自转过身往外走。
  见状,白敏泽的脸色铁青难看,一旁的孙菁菁还在煽风点火。
  「看这样子,庆姊姊压根儿没把你放在眼里,你还想忍让到什么时候?」
  白敏泽转头望向孙菁菁,聚满怒气的双眼,顿时浮现杀机。
  「你去把事情好好办妥。」
  听见白敏泽这句下足了决心的吩咐,孙菁菁得意的笑了。

  「你尽管放心吧,这事,我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绝对不会留下一丁点的痕迹!」
  马车驶过京城最热闹的街道,各式店舖林立,沈怡庆揭起布帘,欣赏起许久未见的京城街景。
  蓦地,当她的目光掠过一间外观气派,红木匾额题着「凌记药行」的店舖时,心中一阵怔然。
  「把车停下。」当沈怡庆回过神时,她已经脱口让车夫停住马车。
  车夫长吁一声,勒停了马车。
  坐在马车外的萍儿掀开车厢帘子,用着与昨日截然不同的敬畏口气询问。
  「夫人可是忘了什么东西?」
  「我想上凌记药行抓些补药。」
  沈怡庆掀开帘子,在萍儿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
  她站在门面阔气的凌记药行前,仰高脸儿,望着门上那块御赐的匾额,不禁想起了当年未出阁时的回忆。
  不同于祖先靠着布庄慢慢致富的沈家,凌家是京中的百年望族,祖上出了一位大将军与一位皇后,原本该是武将世家,但不知怎地,后来凌家逐渐转往从商,开始涉足各类药材的栽种与买卖,近十年来在大晋各地开设了分号,俨然已经成了大晋首屈一指的药商。
  不仅如此,当今皇太后还是凌家的表亲,对凌家特别亲厚,经常命宫中内务府向凌家买办珍贵药材,供后宫妃嫔平日进补之用。
  大约七八年前,凌家就让内务府选为皇商,凌记药行所出的一等人蔘与灵芝,全数都由内务府高价收购,宫中平日滋补食膳所需要的药材,同样全由凌记药行供给,显见大晋皇室对凌家的信任。
  「咦?」一名锦衣掌柜见有客人上门,殷勤的迎了出来。「您是沈家小姐吧?」
  听见这许久不曾有人喊过的称呼,沈怡庆竟然有点热泪盈眶。
  她怀念起过去阿爹与阿娘仍在的日子,那时她还是沈家大小姐,无忧无愁,不知人间疾苦,被爹娘捧在手掌心上。
  沈怡庆朝那名掌柜一笑,说︰「您老眼力真好。」
  「里边请。」那名掌柜将沈怡庆请进药行里。
  进了辉煌的药行,掌柜先是请她在椅凳上落坐,又给她上了一壶香味四溢的热茶。
  「沈小姐,这热茶里添了白菊花与枸杞,明目沁脾,您慢些用。」
  「谢谢掌柜。」
  沈怡庆端起瓷杯,吹了两口后才送往嘴边,品尝热茶的同时,药行里的另名老掌柜一直盯着她。
  「沈夫人,我想你该来的地方不是这里。」
  当沈怡庆放下茶瓷时,那名老掌柜已来到她面前,一脸忧心忡忡的对她说。
  沈怡庆很是错愕,下意识反问︰「这位掌柜是什么意思?难道凌记药行不欢迎我吗?」
  老掌柜连忙解释︰「沈夫人误会我的意思了。」
  方才那位年纪较轻的掌柜出面缓颊,「沈小姐,我们的何掌柜略通医术,他的意思应该是你该先去找个大夫把脉。」
  「多谢掌柜的好意,我只是来抓些补药,仁心堂的大夫每三天便会来沈府为我把脉开药。」沈怡庆解释着。
  老掌柜听毕,皱起眉头打量起她,说︰「这怎么可能……假使真如沈夫人所说,大夫每三日便为夫人把脉开药,为何夫人满脸病相,而且一看就知是太过虚寒导致身子薄弱。」
  沈怡庆犹豫半晌才回道︰「不瞒掌柜你们,我前两个月才落了胎,身子一直养不好,老掌柜眼力当真好,一看就知我是体寒。」
  「可是,沈夫人的病相有些奇怪……若是落了胎,天天滋养进补总不该是这样虚寒。」老掌柜顿了一下,客气有礼的问︰「不知沈夫人可会介意让我替您把个脉?」
  见状,萍儿突然脸色大变的出声打岔︰「不成不成!我们家夫人可是金枝玉叶,怎能让不是大夫的闲杂人等胡乱把脉。」
  沈怡庆原本也是想拒绝老掌柜的,可是当她看见萍儿神情古怪,一副害怕老掌柜为她把脉的模样,当下就改变了心意。
  沈怡庆稍稍拉起袖口,将瘦如柴的手臂交给了老掌柜。
  「既然掌柜的这么有心,我怎好推辞,有劳掌柜为我把上一脉。」
  听见沈怡庆这么说,萍儿当场脸色刷白,直冒冷汗,身子僵硬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老掌柜拿来了一条锦帕,盖在沈怡庆的手腕上,隔着锦帕替她把起脉来。
  正当沈怡庆屏气凝神的等着老掌柜开口,蓦然,药行大堂里起了一阵骚动。
  「少当家。」
  药行里的掌柜与伙计,纷纷转向门口,朝着走进大堂的一抹颀长人影颔首招呼,态度相当恭敬。
  沈怡庆顺着众人这个势,也一并转头望去,看见一名身穿天青色合身锦服,腰带上系着一串碎玉,看上去气宇轩昂的俊美男子。
  她自当认得这名男子,他名唤凌少军,是凌家嫡传子孙。他自幼就聪明过人,在京中被众人谓为神童,而且继承了祖上的生意头脑,凌家药行前几年交到他手里之后,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