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总裁来讨婚 第二章
  这人说出国就出国,她也不是非要拦着他破坏他的前途,但是他好歹跟她说一声,就那么不声不吭的走了,明明是她和他之间的感情问题,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是被甩了的人?
  实在太过分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曾雯霜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起身走人,恰好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柏翔川率先走了出来。
  曾雯霜看到这一幕,瞬间转身坐回位置上,经理跟在柏翔川身边,对办公室的员工说了一句,「大家下班吧。」就送翔川离开了。
  曾雯霜一直坐在位置上,等了好一会儿,估摸着柏翔川的车肯定都开出好远了,这才跟做贼心虚似的缓缓吐出一口气。
  想想又觉得自己孬种,分明是柏翔川以前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为嘛不敢见人的居然是她?
  拎着包包下了电梯,曾雯霜走出公司大门,正打算过马路去坐公车,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就停在她面前,车窗一片漆黑,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曾雯霜疑惑的瞥了一眼车窗,正打算绕过车子继续过马路,就看到车窗缓缓降下,柏翔川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这么露了出来。
  心里咯噔一下,曾雯霜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她还是装作很淡定的视而不见,埋着头踏着匆匆的脚步离开。
  「曾雯霜。」柏翔川开口唤她。
  曾雯霜才不打算理他,埋着脑袋只恨自己脚上怎么没装风火轮。
  「你等一下!」柏翔川直接拉开车门下车,一把抓住曾雯霜的手臂。

  「你干嘛,放开我!」曾雯霜大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柏翔川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这又是在大马路上,继续纠缠下去只会影响交通,只好被动的教柏翔川拉着往回走。
  砰的一声车门被打开又关上,曾雯霜瞪着眼睛看着柏翔川,发现对方根本不理睬自己,最后还是只能默默的鼓着腮帮子把安全带系好。
  「你到底要干嘛?」曾雯霜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漠一点。
  「还记得我吧?」柏翔川轻哼一声,双手握着方向盘,「在公司不是一副恨不得从来不认识我的模样吗?」
  「你这是在责备我?」曾雯霜气极反笑,「怎么?当时那种情况你难道是很希望我大声叫出你的名字,然后和你来一场久别重逢的拥抱吗?」
  柏翔川没说话。
  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
  「你不要生气了。」许久,柏翔川像是无奈似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曾雯霜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生气?是哦,她这场气生得有点久,都好几年了呢。
  「你想多了,我们现在只是陌生人而已,我还不至于那么小气,对陌生人都要生气。」曾雯霜心里梗着一口气不舒坦,说完了,才想起问柏翔川,「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吃饭。」柏翔川说道:「你中午也没吃什么东西,一定饿了吧?」
  「你开会那么忙,真难为你还有空注意我吃饭没有。」曾雯霜语带嘲讽。
  柏翔川那一瞬间清楚的意识到,他还是高看自己了。
  他知道曾雯霜一定会很生气,他也作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然而真的看到了这样冷漠的曾雯霜,他还是觉得……没有办法接受。
  他已经被那个开朗的,可爱的,狡黠的曾雯霜给宠坏了。
  「霜儿,我们冷静下来,好好说会儿话,可以吗?」柏翔川低声说道。
  冷不丁被柏翔川叫出小名,曾雯霜立刻清醒了。
  她何必还要觉得愤怒?
  她现在和柏翔川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就是吃顿饭,就像是高中同学叙叙旧咯,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啊。」她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两人毕竟这么多年没见,就算心中对彼此没有怨怼,怕是也难有以前的熟稔。
  这晚,柏翔川带曾雯霜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高级法式餐厅,需要预约的那种。
  「不错嘛,才刚回国,就把知名餐厅都摸清楚了,应该没少带女孩子来吃吧?」曾雯霜嗤笑一声。
  「只有你一个。」柏翔川摇头说道。
  「这话我不信。」曾雯霜讽刺道:「你当初也跟我说你明天要去亲戚家吃饭,谁知道第二天你就直接出国了。」
  那种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印象实在太深刻,曾雯霜就是想忘也忘不了。
  对于这件事,无论柏翔川有多少理由,在曾雯霜看来都不过是藉口。
  多年之后,柏翔川也意识到自己那时确实太懦弱,连分别的话都不敢亲自向曾雯霜开口,出国之后他给曾雯霜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之后每年回国也总是要去她家门口走一走,可惜这么多年,两人竟是没一通电话也也没再见过一次面。
  或许真的是没有缘分……
  想到这里,柏翔川的脸色有点冷。
  就算是强求也好,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曾雯霜的。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以后要让我带你吃烛光晚餐。」柏翔川亲自为曾雯霜拉开椅子,看着曾雯霜坐下,才打了个响指。
  很快,餐厅里面的灯光暗了下来,正中央放置了钢琴的地方被一束光打下来,有钢琴师坐在那里,开始演奏。
  曾雯霜这才意识到,这家餐厅今天竟然是被柏翔川包场了,他早就作好准备。
  换言之,今天她和柏翔川的重逢,也许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她不仅没有觉得惊喜,反而只觉得心情越加复杂。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没给她任何交代,现在回国了,也还是突如其来,没给她任何作准备的时间。
  他总是这样,自顾自的,不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红酒很好喝,牛排很好吃,钢琴曲子也很优美,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也很帅。
  这一切都曾经是她高中时期,殷殷幻想的场景。然而现在,曾雯霜切下牛排送进嘴里,心里毫无波动。
  迟来的弥补比路边的狗尾巴草还要廉价,她又不是狗,被主人伤害了躲起来伤心了,只要主人再次招招手,她就又能继续甩着尾巴蹦躂上去。
  「好了。」吃完最后一口牛排,曾雯霜放下刀叉,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柏翔川,「饭也吃了,旧也叙了,我们就此别过?」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