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妖妃又何妨? 下 V第六章[06.11]
  【注:豆豆小说VIP书籍,以下章节设置了防盗,如果UC浏览器出现漏字错字,建议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开始并没有怀疑柳贵人,直到太后千秋宴上,柳贵人出神入化的一手好针法引起了她的怀疑。再仔细观察此人说话行事,便觉得十分可疑。
  「什么?」杨贵嫔一愣,「那会是谁?」
  白筠筠摩挲着长歆嫩嫩的小脚丫,抬眼看向她,「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那晚去搜你屋的人,是景泰宫的李福。」
  杨贵嫔浑身发冷,仔细回想那晚的事。端着男靴和信件进来的,的确是景泰宫里的太监总管李福。难不成是太后?
  杨贵嫔摇摇头,不可能,太后没有理由那么做。
  「难道会是贤妃么?」杨悦儿猜测。
  白筠筠微微拧眉,「贤妃不太可能控制得了李福。」毕竟李福是景泰宫的太监总管,除非太后允许。有些事看似不合理,但是细细寻找总有合理之处。若是太后,这些事就可以说得通,毕竟李福受她掌控。
  可是太后为什么这么做……
  「总之,你小心些就好,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和长歆。」白筠筠小口品茶,赞道:「一宫主位果然不一样,连茶都是顶顶好的。」
  杨悦儿给她添满茶,「是皇后赏赐的。说起来,幸好皇后处处照应,不然我的日子更不好过。皇上喜欢你,你抓紧机会赶紧生一个。依我看,日后可不止贵嫔的位子。」

  白筠筠笑笑未语。
  二公主的满月宴与皇后生辰恰好同一日,办的格外热闹。
  正值傍晚,夕阳还未全落下山,玫色的晚霞笼罩在皇城上方,别有一番美妙景色。长春宫里张灯结彩,布置的喜庆但不张扬。
  皇后身着朝服,端坐于长春宫正殿,接受嫔妃和命妇们的恭贺。待恭贺完,这才给二公主举办满月礼。满月礼有讲究,请全福之人给二公主剪胎发。
  这全福之人不难找,杨夫人就是现成的。
  杨夫人手持金剪子,边剪边念叨着一些祈福的话,小心翼翼的剪了三朵胎毛,放在一旁准备好的金盒子里。民间常有用胎毛做毛笔的法子,作纪念之用。
  待剪完了胎发,皇后亲自为小公主戴上吉祥如意项圈,这就算差不多了。
  宴席在殿内摆的满满当当,又在园子里摆了几十桌。
  白筠筠如今是婉仪的位份,已经从后排的位置移到了前排,坐在杨悦儿下首。
  还记得刚刚进宫时,只管藏在后面的人堆儿里,别人记不住她是谁,也不会在人群中多看她一眼。
  如今,不一样了。
  宴席吃得差不多,命妇们开始轮番上前敬酒,满脸的笑意十分亲近。位份比她低的嫔妃也上前敬酒,顺便聊几句凑热乎。
  白筠筠最会做人,笑眯眯的来者不拒。做人嘛,能交善就不交恶。
  不过杨贵嫔显然不这么想,面色清清冷冷,并不愿意与人多话。宫里的嫔妃都知道她的性子向来如此,连面对皇上也并无两样。可还有宫外头一次来的命妇,险些以为白筠筠才是二公主的母亲。
  柳贵人笑盈盈的上前与杨贵嫔说体己话,杨贵嫔随意应付几句,便说身子不适,带着公主回了樱福宫。
  柳贵人站在原地,低头默默不语,用帕子拭了拭眼角。旁边有位份低的嫔妃上前去安慰几句,柳贵人的眼泪开始决堤,嘤嘤哭泣着诉说自己的委屈。
  「我不过就是做了个梦,也没有诋毁二公主的意思,没想到杨姐姐生了我的气。」
  一旁的张选侍劝道:「贵嫔娘娘的性子素来就是这般,也不只是对你一人如此。柳贵人还是不要放在心上的好。」
  柳贵人还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委屈,不料一旁的何贵人抢道:「今日是皇后生辰之喜,你能不能去外边儿哭?免得染了丧气。」
  白筠筠从未听何贵人说出这般有水准的话,想来定时柳贵人哪里惹了何玉儿不痛快。柳贵人决堤般的眼泪瞬间收了回去,哽咽道:「何姐姐别生气,妹妹就是委屈了些,也为小公主担忧。」
  何玉儿看向她,纯属好奇,「你担忧什么?」
  柳贵人犹豫道:「就是觉得杨贵嫔性子生冷,若是日后小公主也变得这般,那就……」
  话一出口,柳贵人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是妹妹瞎想罢了,诸位姐姐妹妹千万别放在心上。若是传扬出去,怕是给妹妹惹祸了。」
  众人没说话,可是不得不承认柳贵人的话有几分道理。贤妃整日言笑晏晏,膝下的长华公主便爱笑,雪玉团子般可爱。想一想若是长歆像杨贵嫔那般冷若冰霜,不闻人情世故,的确有些可惜了。
  谁也不傻,这话听着便罢了,没人去附和。
  「柳贵人说什么,可否再说一遍给本宫听听?」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人群后传过来,只见杨贵嫔就站在众人后面,满脸的冰霜之意。柳贵人打死都没想到杨悦儿竟然会返回来,直愣愣的看着她都忘了哭。
  杨悦儿讥讽一笑,「本想邀请柳贵人一起聊个体己话,看来不必了。柳贵人今晚吃撑了胃,胡言乱语。本宫罚你去樱福宫外跪着,一直跪明日朝阳升起之时。」
  柳贵人的脸面算是掉地上了,帕子捂着脸只是站在原地哭。
  见她不动,杨悦儿扬声道:「你若不服气,我们这就去见皇后娘娘,请皇后娘娘断一断本宫罚的合不合理。」
  柳贵人这才拿下帕子,自知理亏,囔囔道:「臣妾领命。」
  热闹没了,人群也散了,杨贵嫔也回了樱福宫。殿外进来一名小太监,猫着身子穿过人群,凑到白筠筠面前:「见过婉仪小主。贤妃娘娘正在凉亭里,邀您一同前去品茶。」
  贤妃是她的主位娘娘,既然开口邀请,如何能够不去。
  跟着小太监来到凉亭处,只见德妃与贤妃在凉亭里,一旁还有乳母和长华公主。长华公主玉雪可爱,正是疯玩的年纪。围着亭子不停地跑来跑去,也不怕天气热。后面跟着两名乳母,面色紧张的跟在后面,生怕公主磕到哪里。
  白筠筠请了安,贤妃笑眯眯的免了礼,让她坐在一旁,还亲自为她斟满茶水,行为举止一贯的亲和。「说起来,与婉仪妹妹同住一宫,甚少有机会聊上一聊。都怪姐姐不好,平日里只顾着长华,忽视了妹妹。」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