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出手富满门 第七章
  「不放,你每次都骗我,上回你说瞧见长了双翼的飞天牛,结果害我跌到水池里,又说有幼虎崽在山边转,害我跑去瞧的时候被山猪追得满山跑……」她一口气举出此人不可尽信的十几个实例,由不得狡辩。
  「原来你都这样欺负我妹妹,难怪我叫她到你家借几两盐她都不肯。」真相在此,水落石出。
  莫长欢腿上一疼,他回头瞪向咬了他一口的孟家老二。「她运气差也能怪别人吗?」
  他趴着,左腿由老管家莫福抱住,右脚刚被孟明鑫拉住,一人抓一脚防止他救人不成反陷险境,一起下滑。
  「先把我妹妹拉上来再说,她在下面一定很害怕。」孟明鑫重重捏他脚踝,警告他再不照做就掰弯脚脖子,让他无法行走,当跛子。
  「对呀!对呀!长欢哥哥你是好人,天上地下第一好,你好人好上天,帮人帮到底,我这般吊着很难受。」脚不踩地的感觉很空虚,好像自己快掉下去了。
  「没力气了。」他猫逗耗子似的静止不动。
  「莫长欢……」孟明鑫怒视。
  「你再不拉我上去我要开始哭了,你确定要我使出杀手鐧?」她作势要放声大哭。
  「等等,不许哭。」他头皮一麻。
  「我偏要,谁叫你见死不救,哇呜——长欢哥哥欺负人,呜——呜——哇——哇——莫爷爷,快来打死这个不肖子孙……呜哇……他仗势欺人,强男霸女,见到老婆婆踢翻人家的菜担子,见到黄狗洒尿也跟着尿,还偷大婶婆的肚兜……」说得像个穷凶恶极的二世祖。

  「够了,别再说了,我拉你上来。」败给她了,这丫头的不要脸太叫人发指了,什么话都敢往外倒。
  怕了吧!他还没完全领教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好人有好报,长欢哥哥一定长命百岁,子孙满堂。」
  「你确定这不是讽语?」他手臂用力一扯,聒噪的小身影连人带兔往上高了几寸,他再往后挪了几步,吓白的小脸近在眼前,再一拉,半个身子上坡了,惊魂未定的大喘气。
  「淼淼——」孟明鑫手一松放开莫长欢的脚,飞快的拉住妹妹往后扯,半抱半挟的远离危险区。
  「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也不想想他还在陡坡边上,顺手拉他一把会少掉一块肉吗?
  「是你先不仁不义,明明我妹妹吊在那里吓得脸都白了,你一使劲便能拉起来,可是你故意吓她,存心让她夜里作恶梦,功过相抵,打平。」谁也不欠谁,相互抵消。
  「啧!你们一家都姓赖,无赖的赖帐,救命之恩即使不做牛做马以身相许,至少也要泉涌以报,没有我急伸援手,她能毫发无伤的和你站在一起吗?」末了他又嫌弃的一瞟,「还有那只蠢兔子。」
  「啊!晚上加菜。」孟淼淼提起被晃昏的兔子,喜孜孜的想着一会儿有兔肉吃了。
  「嗯,我会过去吃饭。」吃垮她。
  闻言,她愕然,「你要过来?」
  莫家的主子就两个,一个是平时爱与村民闲聊,为人风趣的莫爷爷,他的全名为何没人知晓,只知年岁已高,他要别人喊他一声老莫,或是小辈口中的莫爷爷。另一个便是眸色如墨,神色如冰雪般的莫长欢。
  他们还有个老管家叫莫福,一位富态的厨娘富大娘,平时由富大娘到村里买菜,或是莫福使人送鱼肉来,两位主子不管事,由着下人们侍候。
  祖孙俩的宅子与孟家就隔了一道墙,听说是座三进院的房舍,没人被邀请进入过,只能道听涂说。
  传闻很多,越传越邪乎,连狐狸化身都有了,但是没人敢上前问个明白,怕被狐妖一口吃了。
  「怎么,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你不是允诺要给我一只兔腿?」小气神附身,抠门。
  「可你说不吃兔肉呀!」她睁着大大的杏眸,想着如何打发老和她抢肉吃的邻里。
  孟家大概是东山村唯一和莫家祖孙走得近的,不知为什么,这一老一少总往孟家串门子,顺便送上一块肉、一坛酒蹭饭吃,两家人莫名其妙越走越近。
  「人的口味是会变的,我不吃红烧兔肉,但吃麻辣烧兔,多放点麻椒,整只烧匀,用手撕扯才够味。」莫长欢很高,比孟家兄妹高出许多,他朝下睥睨,脸上挑衅的神情让人想往他身上打喷涕。
  孟淼淼回以天真无邪的神色,「长欢哥哥真挑嘴,我娘只会做红烧兔肉,没做过麻辣烧兔。」
  到人家家里做客就规矩些,别让人看出教养不好。
  「那你做。」看他有多挑。
  她把双眼睁得又大又圆,「你敢吃?」
  「你不会做菜?」只要吃不死人,他都敢咽下肚。
  她忽地嫣然一笑,「我娘从不让我下厨,她怕我烫着手,你看我这双纤纤玉手比雪还白嫩。」
  「妹妹。」孟明鑫面色不善的瞪向盯着妹妹小手直看的莫长欢,将她往身后一拉。
  「姑娘家不会做饭,以后找不到婆家。」她的手真的很细、很白,一点也不像做粗活的乡下人。
  事实上孟淼淼做过最重的活是端盘子吧!她娘连小衣都不让她洗,一家人娇惯着唯一的女儿,他们只想宠着她,没人舍得让她做家事、干农活,宁可自己带干粮去吃,也不让她日正当中送食物,晒黑了他们更心疼,说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也不为过。
  孟淼淼十指不沾阳春水,七岁那年学针线手指扎出血珠子后,家人严禁她再碰针尖物,使得她无聊得只能看书、每日练字打发时间。
  不过也因为她常习字,写得还不错,隔壁的莫爷爷给了一句评语——有大家风范。
  「你管太多了吧!我妹妹要不要嫁人是我孟家的事,你姓莫,没事一边凉快去。」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呀!对着人家的闺女说出莫名其妙的话。
  孟明鑫不喜欢别人靠近妹妹,大哥出门前有交代,凡是男的一律杀杀杀……斩草先除「根」,谁都休想跨过三步的距离。
  「你还是学好厨艺,日后起码给你夫婿下碗面。」热呼呼的汤面暖胃也暖心。
  孟淼淼正想回一句「懒得理你」,她哥哥的手已伸了过来,一把拉住她,「回家,娘还在家里等我们。」
  「嗯!回家。」她还有家可回。
  兄妹俩一前一后顺着平缓的山路往下走,两人都没回头看,不然他们会看见堂堂太傅嘲笑自家孙子的嘴脸。
  「到底是把你养坏了,养出个不中用的小白毛。」猴子都比他长进,摘花送果子,梳毛捉蝨子。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