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大吉 第七章
  「李四,你和东村那个寡妇纠缠不清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一样不要脸吗?我呸!」同为帮工的王嫂子大声的冷笑道,为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嫁了这么个不是人的东西感到不值。
  「你闭嘴!」李四恼羞成怒的怒吼道,自然知道王嫂子针对他的原因。
  「为什么我要闭嘴?」王嫂子丝毫不惧,冷冷地看着他继续说:「你可以在这里胡乱造谣泼青灵妹子脏水,就不许我在这里说实话吗?我真是搞不懂,那寡妇年纪都一大把了,长得又丑,还跟好几个人牵扯不清你也下得了口?果然贱人就喜欢贱人吗?」
  「刘朵儿!」李四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如果目光能杀人,刘朵儿可能已被他千刀万剐。
  一旁的张三眼见话题都要被转移了,赶紧出声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来。他朝始终不发一语的伍青灵挑衅的扬声叫嚣,「当事人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不说一句话吗?」
  伍青灵面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疾不徐开口,「我以为你们的话还没说完,想等你们说完了再说。」一顿,她问:「所以,你们说完轮到我说了吗?」
  「我倒是要听听你怎么说!」李四将怒气转向她,动手卷了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好,那你们听清楚了。第一,对简家我问心无愧,如果老天有眼自会给我公道,无须你们这些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第二,做生意凭本事,自己没本事却去怪他人有本事,不觉得可笑?第三,我伍家生意豆.豆.小-说提供若真有人在背后帮忙,那也是我伍家的本事。有本事的话你们也可以去找人帮、找人靠啊,就怕你们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怎么会没有,他们可以去找东村的寡妇帮忙啊,那寡妇裙下之臣众多,说不定还真能找个能人出来帮他们。」刘朵儿接话接得极快,瞬间就把在场的村民全都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贱人,终有一天我一定要杀了你!」李四目露凶光,恨恨地咬牙迸声道。
  「各位都听见他说的话了?如果我刘朵儿哪天惨遭不幸,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他李四!请大家替我做证,为我报仇!」刘朵儿不惧的大声说道,机智伶俐的反应让伍青灵刮目相看。

  「放心,如果真有那天,我绝对会出面替你做证,绝不会放过那个凶手。」和刘朵儿交好的田嫂子认真的点头道。
  「我也是。」
  「我也是。」
  「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那凶手!」
  其他帮工的嫂子、婶子们也纷纷出声应援,让李四听了差点没气死。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多人围在我家门前?」去镇上送货的伍丰回来了。
  「伍叔你回来得正好,有人趁你不在家的时候跑来欺负青灵妹子。」刘朵儿大声说道。
  从人群后方走出来的伍丰脸色有些难看,他先找到女儿所在位置确定女儿平安无事后,又转头环顾围在他家门前的村民们,最后才将目光落在刘朵儿脸上。
  「铁柱媳妇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谁欺负我家灵儿了?」他沉声问道。
  「就是他们两个。」刘朵儿伸手指向张三和李四。
  「谁欺负人了,我们是来讨公道的。」张三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辩解道。
  「好,那你说说你要讨什么公道,又要向谁讨公道?」伍丰双手抱胸的看着他说,然后又看向李四。「你也是来讨公道的?」
  「他们哪是来讨公道,他们是眼红伍叔家的凉拌野菜卖得好,他们仿效的结果却是做白工,一毛钱也赚不到,才跑到这里来找碴。」刘朵儿嗤声说道,一顿后又加了一句,「就只会窝里横欺负女人的东西。」
  「你说什么?」李四怒目相向。
  见李四像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张三当真是后悔莫及,他谁不好找怎会找了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合作呢?算了,看样子想学伍家卖凉拌野菜赚钱的想法只能作罢了。
  张三想罢,冷淡的出声道:「伍叔,我本想咱们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你们靠卖凉拌野菜赚大钱,应该不介意让同村的我们也跟着赚点小钱才对,可是没想一样是卖凉拌野菜,我们却连一个铜子都赚不到。我们也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气极了才会忍不住跑到这里来说了一些浑话。不过刚刚青灵妹子说的对,做生意凭本事,赚不到钱是我们自个儿没本事,所以这事是我们不对,我在这里跟伍叔和青灵妹子赔个不是。」
  说完,他转头招呼李四一声,「李四,咱们走。」然后直接转身离去。
  李四虽然有些搞不清楚他怎会突然说走就走,但也知道孤掌难鸣的道理,于是啐了一声后也跟着转身离开。
  少了闹事的人自然也就没戏看了,村民三三两两的转身准备回家,却突然发现路边站了两个一老一少的陌生人。
  好奇的村民走上前问道:「大娘,你们是什么人啊?到这儿来是要找人的吗?」
  【第三章 收留落难祖孙俩】
  人生总是充满了许多意想不到。
  伍青灵虽一心想拥有一个热闹又温暖的家,成员不拘男女、不限年纪,无血缘者亦可,但是她真的没想到这成员会来得这么突然,而且一次就来了一对祖孙。
  据伍丰所言,他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见这对祖孙的,当时老人家瘫坐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直喘息,孙女焦急的抱着她奶奶哭泣,一副求助无门的可怜样。
  他见状上前关心才知道老人家心疾犯了,得找地方休养一段时间才行,但她们身上的盘缠所剩无几,根本没办法投住客栈休养,只能硬挺着继续上路,结果就是昨天才犯了一回病,今天又犯了第二回,而且情况一回比一回严重,孙女才会抱着奶奶不知所措的坐在路边哭泣。
  然后,她心软的爹就把这对祖孙给带回家来,决定收留她们一阵子了。
  这对祖孙外表虽然皆形容憔悴,身着粗布衣裳,身上除了几块小碎银子之外,从头到脚都找不出一件有价值的贵重物品,感觉就像她们所说的是出来寻亲,奈何寻亲不着,盘缠却快用尽的寻常老百姓,但教养这种东西却是骗不了人的。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