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娇柔易推倒 下 V第二十章[07.20]
  太后在宫中收到大安氏的讣告,沉默半晌,大安氏死得突然,果然人老了,还作天作地,最后作死的是自己,若是心平气和地修身养性,长命百岁也不是没有可能,偏偏还要逞强,最后气死自己。
  她正沉思着,外面的宫人报大长公主到,神情平静的大长公主踏入殿中,太后转换面容,笑道,「皇姑母今日怎么有空进宫来看哀家?」
  大长公主也不与她绕弯子,「太后莫怪,本宫是为世子纳妾一事而来。」
  其实见到大长公主,太后的心里也有底,怕就是为了那桩事情,最近几日,关于常国公世子要纳鲁国公府小姐为妾的事情,传得是沸沸扬扬,成了京中人无事闲聊的丑事。
  「我朝自建朝以来,以孝义治天下,既然鲁国公夫人去世,那鲁国公府的县主,依例便要守孝三年,京都人人皆知,姜县主孝义感天,与其祖母情深,本宫愿意成全她们的祖孙情义,这纳妾一事,可暂缓三年不迟。」
  听到大长公主如此打算,太后正了正色,「皇姑母言之有礼。」
  于是,太后将旨意下到鲁国公府,不止是小安氏,便是下人们都替县主不值,这三年守孝下来,县主便是即将三十的高龄,便是入了常国公府,以如此大的年纪,如何还能生下一儿半女。
  这以后子嗣难解,又只是一名妾室,在楮氏的手底下如何讨生活,一想到这,小安氏便怨起婆婆,她这一死倒是解脱,生生把个烂摊子丢给雪儿。
  然而,更让人鲁国公府措手不及的是,第二天,皇帝的旨意也下来,大意是姜蕴雪是先帝亲封的县主,可如今要为妾,自夏月王朝开国以来,便没有为妾的王室贵女,为免先帝清名受损,皇室颜面扫地,特收回姜蕴雪的县主封号。
  旨意一下,小安氏便病倒在塌,一点希望都磨灭掉,失了县主的身份,以后在大长公主面前还有何地位,这雪儿以后日子可怎么过?
  闺房中姜蕴雪木然地看着窗外,身子两侧的手握成拳,长长的指甲狠狠地掐进肉中!

  大安氏的葬礼办得虽然风光,可前来吊唁的人却不多,很多都是派家中的管事前来,京中的风向,上位者的态度,这些世家的鼻子最为灵敏,很快就嗅出鲁国公遭弃的前兆。
  有些依附鲁国公的官夫人们前来吊唁,看着一身素白,满脸泪痕跪在灵堂的少女,都不住地唏嘘,曾经的姜县主是何等的风华绝代,虽然此时身着孝服,清瘦下来的五官美貌不减,可往后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妾室,真真是让人想不到。
  姜蕴雪低着头,哀哀地低泣着,着实楚楚动人,她不住地偷瞄门口,可直到大安氏下葬,那大长公主府也没有派半个人上门,她的心冷了一大截。
  赵世子为何没有来?他既然不中意自己,为何要在宫中用丹书铁券换自己?
  葬礼过后,鲁国公府的气氛一落千丈,府中俨然是沈清瑚当家,小安氏病卧在塌,不理庶务,几天下来,府中的下人明显感到,昔日府中最是受宠的小姐,早就没有了以前的特殊照顾,一应供给都是按着定例来。
  姜蕴雪冷冷地看着沈清湖,对方也毫不避讳地回望她,然后两人错开身。
  来到小安氏的院子,姜蕴雪跪地请求前往广缘寺清修,为祖母守孝,小安氏躺上塌上默默流泪,最终,同意女儿的要求。
  姜蕴雪的这一举动,倒是博得一些夫人们的赞赏,可如今她的身份注定是个妾室,倒也无人再给她歌功颂德,便是平日里唯其是首的贵女们,也全被家中长辈勒令不得再与她来往。
  在一个无人相送的早晨,她坐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离开了京都。
  京郊的一处庄子的暗室中,浑身疼痛的大安氏在浑浑噩噩中醒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张嘴大喊,却见一个勾鼻的婆子阴森森地端着黑乎乎的碗站在她面前。
  「你是谁?」
  大安氏颤抖着声音,看着小小的暗室中昏黑的光线,鼻腔中还有那令人作呕的霉味,这是哪里?
  她会何为在这里?
  那婆子粲粲地笑起来,「安氏,这里如何?」
  说着走到她跟前,就要将那碗里的汤倒进她的嘴里,大安氏拼命挣扎,可敌不过婆子的大力气,那汤尽数流进腹中,她急得想吐出来,却被婆子死死按往。
  这药的香气?
  她一点也不陌生,正是红颜,当年那贱人生的女儿要被选为皇后,她将药偷偷下在饭菜中,果然没有任何人察觉,便是当年泽芝公主降生,有太医看出门道,说是公主带有胎毒,也无一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至死,那贱人生的女儿都以为是德妃下的毒!
  此毒的阴狠她一清二楚,是何人胆敢给她下毒,想着前次痛死之时,那如阎罗般的男子,她不住地打得寒战。
  难道是他?
  他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挟持朝庭命妇,还拘禁于此!
  大安氏拼命抠喉咙,想将那药汁吐出来,抠了半天,终是吐出一些。
  那婆子也不拦着她,慢悠悠地看着她急赤白脸的样子,嘲弄地开口,「别抠了,这药多的是,浪费一碗,我再煮一碗。」
  听得她这一句话,大安氏停住了动作,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什么?居然如此恶毒!
  「哼,安氏,这药滋味如何,红颜?算是便宜你了,一脸的老相,还配用名字如此动听的药,啧……」
  「你既知我是鲁国公夫人,还不快快将老身放了,老身必定重重有赏。」
  「哈哈,」那婆子大笑起来,「鲁国公夫人?世人都知鲁国公夫人前日才下葬,这世上哪里来的鲁国公夫人,安氏,你可真会说笑。」
  什么?
  她已经死了?
  可她明明还在这里啊,她的身体也是温热的,怎么会是死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