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医品郡主 V第二十四章[09.20]
  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买画糖给她吃这种像是在宠小女朋友的行为,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不过她不讨厌,甚至还有点欣赏。
  毕竟在这男权至上的古代,很少有男人会注意到女人们的心情好坏,给她们关心关怀,更别说买糖安抚她们的情绪。
  因为这条小街较窄,人潮又多,他们两人没法再并行,她便跟在他身后,一边舔着画糖一边跟着他的脚步前往打铁铺,同时看着他伟岸挺拔的背影思索着。
  陆大哥救了她两次,现在又要搭他的车回去,要是不表示一下怪失礼的。
  想了下后,见人没那么多,宋婧灵追上他的脚步跟他并行,「陆大哥,你今天早上送来的蟒蛇肉肉质细嫩,很好吃,我煮了姜丝蛇肉汤,非常清甜,那蟒蛇肉你有弄来吃吗?」
  「没有,我不擅烹调,弄了也是糟蹋食物,直接把蟒蛇载到酒楼卖了。」
  其实是让他那群留在琅琊山上的暗卫们解决了,他只是将蟒蛇扛下山让村人看见虚晃一招,出了村子半路就交给手下处理了。
  「那太可惜了,要不这样好吗?陆大哥,我煮蛇羹请你吃,你也尝尝那条蟒蛇的味道,你要是不尝尝那味道就太可惜了,当然,不只有蛇羹,我还会很多其他料理,今晚你来我家晚饭,算是我对你的答谢。」她跳到他面前眨着眼睛望着他。「可好?」
  她望着他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尤其她那双晶亮眼睛一眨一眨的,就像天上璀灿繁星一样,勾人心神……
  晚上孤男寡女的对她的声誉不好,他本想拒绝,可不知怎么看着她的眼睛,竟然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好。」
  进到村子后,为了她的声誉,陆宁宇要她自己先进村,她采买的东西他会帮她送过去,不过因为宋婧灵表示药材还要再处理,就先拿回了竹篓子。

  她拔了根狗尾草,开心的哼着歌,顺着蜿蜒的小径往自己的小屋走去。
  忽地,耳边又传来白儒碎碎念的声音——
  「丫头,不是跟你说不要跟陆宁宇太过接近,你怎么老是不听,现在还要请他吃饭!」
  「什么叫救命之恩你不懂吗?他救了我两次,我请他吃顿饭怎么着?」她摸了下疤痕,朝白儒所在的方向瞪去,「他可不像你,看着我发生危险也不会出手救我!」
  「我是鬼怎么救你,要是晚上我还能把人定住一下,白天我能出现已经很勉强,其他心有余力不足!」对于这一点白儒也感到很无奈。
  「所以你有什么好反对的,我还没对他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咧。」她没好气的说。
  「千万不能!」白儒就怕她一时冲动,连忙惊呼阻止。
  「为什么不行,你也给我个理由。」
  「不行,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记住不要跟他太过接近就对了。」这陆宁宇算是生活在刀光剑影之中,跟他太过接近容易小命不保啊,谁知道哪天这小丫头会不会替他挨刀,还是让她远离他一点才安全。
  「切……」
  就在宋婧灵要转进自己住的小屋的那条小径时,陈家突然传出阿离撕心裂肺的哭泣喊叫,「娘、娘,您怎么……」
  「是阿离,阿离怎么了?」
  白儒惊呼,「糟了,那陈氏出事了,你快过去看看。」
  她一刻也不敢耽搁,拔腿便往阿离家狂奔,一推开虚掩的大门,便看到陈氏昏倒在被午后的太阳晒得热烫的地上。
  「阿离,你娘怎么了?」她冲了过去,扶起陈氏焦急问道。
  「我娘刚教我背书,这才背完一篇,娘才刚要站起身就整个人突然往后倒去。」阿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方才的经过交代了下。
  宋婧灵赶紧将身后背的竹篓子放下,「阿离,帮我把竹篓子拖进屋内。」同时背起昏迷的陈氏,陈氏虽然不重,但是对于一样十分纤瘦的宋婧灵来说,背起她也十分吃力,她一路摇摇晃晃将陈氏背进屋内,放在缺了一脚、用几块大石支撑起的木板床上。
  她气喘吁吁地用手背将额头上冒出的热汗抹去,交代道:「阿离,你赶紧去倒杯凉水来。」
  「好。」阿离不敢有任何耽搁,放下竹篓子,飞快地往后头的灶房跑去。
  她是故意支开阿离的,宋婧灵摸了下额头的疤痕,便看到白儒已经站在床边观察着陈氏的症状。
  「白儒,现在怎么处理?压人中?」
  白儒横她一眼,「去把金针拿来,必须马上施针将她身上的毒素压制住,否则她三天后就成了活死人,一辈子躺在床上了。」
  事关一条命,宋婧灵可不敢开玩笑,赶紧从竹蒌子里拿出刚买的金针,还有一壶烈酒,并以酒先替金针进行简单消毒。
  「跟着我指的穴位扎针,放轻松别紧张。」白儒指着陈氏身上其中一个穴位。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