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甜妻 卷二 V第三十章[07.22]
  外面的传言越传越盛,公孙仪大师的名气在百姓中就越大,因为他教出了弹琴让鸡鸭下蛋的程大小姐。
  连带的乐师世家公孙家也出名了,上门拜师学琴艺的人更多了。
  其中最多是家境比较贫寒的学子。
  让公孙世家的人对程如意这位大小姐又爱又恨。
  可惜他们都偷偷试过了,没有弹琴让鸡鸭下蛋的能力,程大小姐此举是独树一帜。
  在荣亲王府里礼佛的荣亲王妃从心腹丫鬟丁香那里听说了这事后,脸色更差了,想到慧远大师说过不能和有功德金光的人作对,不然会倒霉。
  她现在可不就是倒霉透了,连翻身都无望。
  唯一支撑她的就是儿子了。
  只要荣亲王没有将她休弃,她就还是荣亲王妃。
  偏偏府里那个依柔贱人却一直撩拨勾引她引以为傲的儿子,想到前些天,她好不容易让丁香将王爷请来,说了依柔贱人给他和人私通的事。
  想要借着王爷的手除掉依柔那个贱人。

  谁知道王爷的反应差点没让她睚眦欲裂,王爷竟然轻飘飘的说:「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
  荣亲王妃自从那天过后一直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不敢再轻举妄动,生怕王爷真的发现了什么。
  但是她对容陌的恨意却越来越深。
  一想到容陌,她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双充满绝望和恨意的双眸。
  这些天,程如意的日子过得非常逍遥,每天除了给鸡鸭弹弹琴,让它们勤快下蛋外,就是不断的给府里的果树施展异能,努力给木系异能升级。
  无论在哪里,实力才是安全的保障。
  这一天,程如意给鸡鸭弹完琴后,满意的看着一群鸡鸭又下了不少蛋蛋,容陌就回来了,看到程如意的时候,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如意,要不要出去逛逛?」
  程如意想着好些天没有出去了,便高兴的点点头。
  「好啊。」
  今天的京城特别热闹,听说是新科状元,榜眼,探花在游街,吸引了不少名门贵女前来观看,特别是探花郎罗非,最受欢迎,他不仅容貌俊美,还才华无双,备受瞩目。
  新科状元年纪也不算大,约莫三十出头,五官端正,身材微胖,早已娶亲生子,并没有受到贵女们的青睐。
  榜眼是个四十来岁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家中儿女满堂,也不是贵女们的菜。
  唯有探花郎罗非,年纪才二十出头,是历届探花郎中最为俊美的一个,尚未婚配,没有通房妾室,简直就是贵女们眼中的香饽饽。
  茶楼里,难得出来散心的程青瑶死死的盯着下面游街的俊美探花郎,这个罗非是哪里冒出来的,明明上辈子的探花郎并不是此人……
  到底是她的记忆出了错,还是因为她重生回来,改变了一切。
  似乎一切都是从她谋划毁掉程如意名声开始改变的。
  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改变而已,可是现在却出现了许多与上辈子不同的事,寄居在长乐侯侯府的容陌双腿突然治好了,原本名声极好的荣亲王妃臭名远扬,相国寺的慧远大师当起了苦行僧,程婉茹和唐书华定下了亲事,她也被迫和魏王世子楚元恩定下了亲事,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变数——探花郎。
  程青瑶突然有点茫然。
  只觉一切似乎脱离了她的掌控。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程如意穿来引来的蝴蝶效应。
  如果容陌和原来的轨迹一样被截掉了双腿,他就没有机会救下罗非,罗非会在还未进入京城就遇难,也就没有了现在的探花郎。
  只能说,时也命也。
  程如意不经意间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
  此时的容陌和程如意并肩在聚源酒楼二楼的窗棂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骑着骏马游街的状元,榜眼和探花。
  「阿陌,那个探花郎罗非长得有点像娘亲,特别是那双眼睛,特别像,你看像不像?」程如意像似发现了新大陆般,兴致勃勃的盯着罗非看。
  不知为何,她对这个罗非有种亲切的感觉。
  容陌深深的看了一眼骏马上的罗非,双眸晦暗不明,淡淡道:「嗯,他很像姑母。」
  「我就知道,阿陌,他就是你救的那个学子吗?」程如意显然被罗非勾起了兴趣,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罗非看。
  容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看着旁边兴奋的小未婚妻,手不自觉的握紧,心头陡然升起一抹惶然,如果,如果他不是如意的表哥……如意还会喜欢他吗?
  「嗯!」
  「阿陌,你怎么了,好像不怎么高兴?」神经有些大条的程如意总算察觉到了容陌的异样,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容陌抿了抿薄唇,凝视着她关心的双眸,猛地将小未婚妻抱在怀中,紧紧地,仿佛要将她融入骨血中一般。
  「如意,如果……如果我不是你的表哥,你……你还会喜欢我吗?」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忐忑。
  程如意被抱的有些紧,不过她感受到了容陌的不安,伸出手回抱着他,仰起头,困惑的眨眼:「阿陌,你问的话好奇怪,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你是不是我表哥有什么关系。」
  容陌心一颤,是啊,他怎么忘了,他的小未婚妻不是一般人呢,当初他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寄人篱下,一无所有的人。
  但小未婚妻就是选择了他,不是吗?
  他还有什么好不安的。
  想通后,容陌释然一笑,俯首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珍重而怜惜。
  「如意,谢谢你!」
  程如意感觉容陌的态度怪怪的,忍不住问道。
  「阿陌,你今天好奇怪!」
  容陌轻叹一声,松开环绕她腰间的大手,轻抚了一下小未婚妻的秀发,决定坦然相告。
  「如意,我查到了一些事,我不是容家人,真正的容家人是罗非,罗非才是你的亲表哥。」
  程如意一愣,整个人怔住了,半晌,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