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第三章
  【第二章】
  客厅里的谈飘灵显然没有预料到书房里的言忠哉会突然开门走出来,所以当她的视线与他交会的瞬间,两人都沉默了几秒。
  接着,言忠哉又开始有了揉额头的冲动。
  「你头上顶着小孩子用的便斗做什麽?」
  祖宗们说她不正常,这麽一看,似乎有点像了。
  谈飘灵霍地涨红俏脸,「什、什麽便斗?这个才不是呢!」
  「你先把它拿下来。」
  「我为什麽要?」
  「因为我会忍不住一直瞪着它!」言忠哉眯眼睐了她一眼,谈飘灵慑於他的气势,只得缓缓将手中高高捧着的椭圆形容器放下来抱在怀里。
  「它不是便斗。」小嘴嗫嚅着,没敢再多看他的眼。
  「不然它是什麽?」

  「它、它是……」
  「愣子,谈飘灵就是利用这个古怪的东西在蒐集我们!」言戒慎气愤的在旁说道。
  言忠哉不自觉地颦起飒眉,更加审慎地细瞅她捧在怀里的鬼玩意儿。
  蒐集?
  将这个东西顶在头上四处乱晃,能蒐集到什麽?
  他横看竖看,都觉得它就是个小孩专用的塑胶马桶!
  站在客厅角落的谈飘灵低垂着螓首咬住唇,彷佛在犹豫着要不要对他说实话。
  「为什麽不说话?」
  有些不耐的言忠哉皱眉抬起头,那一抹孤零零的瘦削身影清晰地跃入眼帘。
  是昏黄的灯光才让她看起来如此可怜兮兮吗?
  刹那间,他的心……恍如被什麽撞了一下。
  再开口,他低沉的嗓音有点僵,「别站在那里,过来坐。」
  一旁的言家祖宗们听了只差没跳脚!
  「你居然还叫她坐?应该要当场把这个女人赶出去啊!」
  「天啊,老爷、大姊,我要疯了,我真的要疯了!」
  「愣子,你都亲眼看到她心怀不轨了竟然还完全没有反应?」
  「呜呜,我们家愣子被这女人迷得好惨啊……」
  这一刻,言忠哉真想塞住自己的耳朵,叫这些鬼别再唱了!
  听不见半空中的鬼哭神号,谈飘零抱着那只容器缓缓走向他,飞快扬眉望了他一眼,在他的示意下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她还没想到要怎麽解释,他也不催她,就这麽默默地等着,结果几分钟後……
  「它不是小孩子用的东西。」她小声开口。
  「不然是什麽?」
  吸了口气,谈飘灵似乎是鼓足勇气,直视他的眼。「它是灵魂探测器!」
  一瞬间,言忠哉有伸手掏耳朵的冲动。
  「麻烦你再讲一次?」
  「它是灵魂探测器,卖这个东西的人告诉我它能够侦测灵体的磁场跟气流……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看他伸手揉额头,她急切的想要让他相信。
  「这里有个灯,你看,当它感应到周遭有鬼魂存在的时候,这个灯就会发亮!」
  言忠哉的视线顺着她葱白的手指望向那个小圆点,再瞟了她一眼,接着不动声色的又稍稍往上瞄,看着家里的祖宗们也好奇地凑在她的头顶,七嘴八舌的张望。
  这副情景让他忍不住开口,「它坏了吗?」
  「什麽?」
  「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个灯,它曾经亮过吗?」
  说到这个,谈飘灵就难掩失望,「没有。」
  这下,言忠哉更加肯定的点头,「它坏了。」
  这个便斗的旁边就绕了四只鬼,不但张牙舞爪还骂声连连,说有多吵就有多吵,结果它闪也不闪一下,不是坏了是什麽?
  啊,还有另一种可能。
  她被骗了!
  「你没有花很多钱买这个垃圾吧?」
  谈飘灵难得有气势的瞪他一眼,「它不是垃圾,它很贵的!」
  嗯,看样子是个价钱很贵的垃圾。
  言忠哉不以为然地瞥了她一眼,一个念头倏地闪过脑海,他眯起眼。「搬进来没几天,你忽然说你很穷,希望能够用煮饭跟打扫折抵部份房租,该不会就是因为花钱买了这个……」垃圾。
  除此之外,他实在不晓得该怎麽称呼那个水桶。
  「被你发现了?」谈飘灵羞赧地伸手轻刮自己的粉腮,「对不起,等我手头宽裕一点之後我会……」
  他蓦地伸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没错没错,愣子,不需要再听她乱讲了,直接把她赶出去!」言义大声叫好。
  言戒慎也点头如捣蒜。「就是说啊,没看过这麽荒谬的事,居然想要侦测我们!」
  「愣子,立刻叫她抱着这个马桶滚!」
  真的,很吵。
  尽管他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在祖宗们嘶吼呐喊的一瞬间,言忠哉仍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半空中的阿飘们似乎也懂得察言观色,霍地住嘴。
  这小子虽然是晚辈,他们年长而他辈份小,可是他却诡异的有足以震慑他们的气势。
  「你是不是在生气?」谈飘灵看见他略显阴鸷的脸,羞愧的低头,「我已经尽量节省了,所以房租方面绝对不会拖欠……」
  「我不担心这个。」
  「咦?」
  言忠哉深邃的眼与她对望,「我不差你这份房租过活。」
  她怔了怔,然後微笑点头。
  这倒是事实。
  虽然自己老是对他的写作内容颇为诟病,但是事实上,他的《好色侦探》是赫赫有名的畅销冠军书,只要一推出新续集立刻就会占据各大通路的排行榜冠军,无一例外,据说这已经成为一项无人能打破的纪录。
  谈飘灵抱着灵魂探测器仰头笑望他。
  有谁会想得到呢?众人口中争相讨论的神秘畅销作家,在邻居的眼中竟是个娶了鬼妻,昼伏夜出、足不出户的怪怪宅男!
  「你干麽抱着马桶对我笑?」他很有礼的请教。
  谈飘灵气极了,「这不是马桶啦!」抡起粉拳就想打他。「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我这辈子长这麽大,从来没有一口气花过那麽多钱,你居然瞧不起它」
  省吃俭用被人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麽啊?
  「你为什麽要找鬼?」
  她迅速望了他一眼。
  「找到鬼之後要做什麽?」
  谈飘灵倏然的沉默与低垂回避的螓首让言忠哉着实不满。这个女人在他的屋子里四处乱晃说是要找鬼,难道他连问她原因理由的权利都没有吗
  然而,他隐隐翻腾的不悦却在看见她小巧可爱的脸黯了下来之後,毫无理由的迅速消褪。
  「随便你,我懒得理你!」他不知道是气她还是气自己莫名其妙就妥协,口气很差的丢下一句。
  谈飘灵怯怯地问:「你生气了吗?」
  「没有!」
  「那你继续跟我说话啊。」
  「什麽?」
  她眨动着翦水双瞳,坦率地望着他。「我已经摸清你的个性了,你如果真的不生气就会继续说话,如果真的动怒,就会绷着一张鬼脸不理人。」
  言忠哉死瞪着她。
  这个女人……在胡说什麽?居然说他的脸是鬼脸,而且还当着他的面讲
  不远处的余瑛无声无息地飘了过来,手搭着曾孙的肩,凑在他的耳边阴阴低语,「看不出来这个姑娘对你这麽了解。」
  了、了解啥啊?他才没有这样!
  「太奶奶我好高兴啊,呜呜……」余瑛再度哭了起来,在他肩膀上。
  这种事有什麽值得哭的啊?
  「你在看什麽?你的肩膀有什麽吗?」谈飘灵困惑的看他。
  言忠哉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有苍蝇!」
  闻言,余瑛鬼吼得更大声了,还在空中表演泪奔,「呜呜,愣子居然说我是苍蝇,我好伤心啊……」
  言戒慎啧了一声,见怪不怪的说:「娘,这算什麽,这混帐有一次还说我是臭虫呢!」
  言忠哉真想翻白眼。
  真不知道祖宗们的脑袋是什麽做的,难道要他大剌剌的说他肩膀上有鬼吗
  「喂,你到底什麽时候要让我吃饭?」
  谈飘灵「啊」了一声,「白饭应该已经煮好了,你先坐着等我吧!」
  「没看过效率比你更差的煮饭婆了。」
  她偷偷对着他的瘦削高俊背影吐了吐舌,做鬼脸。
  言忠哉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因为他身边有四只报马仔。
  「还有,以後不准再顶着马桶在我家晃。」
  抱着探测器的谈飘灵气恼得连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有没有人说他是个讨厌鬼啊?
  「贺,找个女人好好爱吧!」
  我不确定……她是否看穿了我刹那间的僵直。
  「你知道吗?」
  我忍住抬头看她的冲动。
  「幄高曾经不只一次说过,有一天他也许会死在一朵玫瑰的手里。」
  话说完,我看见那一双高跟鞋离开了我的视线,开门与关门的声响交错响起,而後留下的只剩我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豆豆网官方网址01:topsaham.com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豆豆书吧(www.ddshuba.com)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